4d9h4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ptt-288、【風光依舊風俗移】推薦-z0xm9

4d9h4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ptt-288、【風光依舊風俗移】推薦-z0xm9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老郭有些油滑的声音里面,透出几分自豪,但也透着几分不靠谱。
饭馆掌柜略有些好奇,但想到之前的诸多经历,他还是忍住表情,用十分淡然的口气对来人说道:
“这么多年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知根知底,这么多年老郭你也没搞成什么事儿……这次你又能弄什么好东西来?估计只是新鲜又不实用的东西吧。”
“我还记得上回,你弄了堆瓷瓶儿,让大家把酒灌进其中售卖,结果过路的客商们,对此并不买账,走南闯北又好酒的人,谁还没有个惯用且贴身的酒器?况且磁瓶儿又不耐颠簸。”
来人语气中顿时带上了羞愧感,但油滑的声音半点儿没变化,反而提高了些许嗓门儿:
“这回可不一样,这回是正事儿,对你有大好处的!”
饭馆掌柜笑道:“那便说来听听,反正不差你这一时半刻。”
老郭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从小到大办事比较跳脱,办成的事儿不多,办砸的事儿不少。
沙沙的声音之后,包裹很快被打开,露出里面东西。
“看看!”
“老郭,这是啥?”
“嘿嘿嘿,刚刚我可是说过,这是从中原搞来的好东西,一路过了,在咱们蜀地可是珍贵的紧,你要不要尝一口?”
“那我试试……啊!!!有毒!!!!水!水!水!”
扑腾腾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楼下才安静下来。方长扯了个鸭腿儿,一边啃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下面对话。
“太辣了,这是啥啊,老郭。”
来人带着些自得的声音道:“这是辣椒,我之前不是去过中原么?在那里吃到过几碗豆花,里面便放了这个,让我回味无穷。”
“第一次碰还不觉得,后来感觉有些趣味,就多吃了几碗。结果回到蜀地之后,越来越怀念,抓心挠肝地想。”
“我熟人不少,干脆托人从中原将其带了回来。做豆花又不费事儿,你也坐上一些,定然好卖。”
然后是一阵沉默。
饭馆掌柜的咂咂嘴,叹道:“竟然还真听起来比较靠谱,这倒是你惯常的风格,每次都能让别人相信你。”接着他问道:“那我便做了试试,反正费不了多少工夫,这辣椒,你带了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老郭拍胸脯保证。
“噢?”
“好吧,其实我托人从中原带来的不是辣椒,而是辣椒种子。”老郭的声音重新变低,“我已经种植成功了,今天这些都是摘下来装篮的。蜀道真难走,若真的是将辣椒运过来,成本不知道会跑哪里去。”
“嗯,这个说法倒是够老成……你先把这些留下吧,我和后厨大师傅商量下,看看哪些能用。这股味道,在咱们这里实在是能够提升食欲,驱散湿气,真个是好物件儿。”饭馆掌柜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继续说道。
“好啊,你且试着罢了。”老郭豪爽地说道,“我带了好几个品种呢。不过有一种需要熟透了才好吃,这次没带过来。那种熟透了之后,个头和小姑娘手指头差不多,红彤彤地甚是诱人,摘下来自然风干就好。”
“吃的时候,不用切不用剁,放在个小瓷碗儿里头,上面撒上些盐,将豆油在小锅里面烧滚了,从上往下一浇,滋啦一下就成了,待不烫嘴了吃,那滋味,啧啧啧,特别的好……
“还有人将其剁碎了过油,辣椒油辣椒末分开,各自用来调味,我在中原吃到过几次后,就忘记不掉。我打听过,这种作料在中原也是刚流传开来一段时间,因为地理阻隔,尚未在蜀地见着。”
“听说还有更多种吃法,但我上次去中原是有‘要事’,没能待上几天,兜里又没几个钱,主要还是和商队同吃同住,见识到的不够多。”
掌柜的此时有些迫不及待,他说道:
“我都记下了,那我赶紧去试上一试,你暂且回去,再多收割晾晒些。过个一两日,我这里有了成果,直接去你家商议。”
老郭见掌柜的被他再次说服,十分高兴:
“好嘞,我就知道你是个识货的,找你准没错儿,我这就回去静候佳音!”
而后便是关门声,还有饭馆掌柜去后厨和大师傅谈话声,那个背着包裹来空着手离去的老郭,嘴里哼着小调,乐呵呵地走远。
方长将最后一块蜜藕放进口中,细细咀嚼后咽下,接着起身下楼结账。
那个老郭带来的辣椒保密不了多久,估计一段时间以后,它的种子就会在蜀地被百姓们扩散开来,而此处的口味也会有些改变。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是十年,还是五十年。
出了小镇,外面是大片农田,方长远远地就看到了老郭那片地,里面辣椒种类真个不少。
前面的地形起伏开始变大,那是大地在亿万年里缓慢活动挤压出的褶皱。
前方远处有群山,白鸟崖便在其中。
对于和传说中的剑仙们一会,方长还是很期待的。
他看到的诸多书籍中,对于这群身在蜀地,以剑为修行根本的修行人,描述并不算多,但往往提到他们的脾气和行事风格很有特点,尤其是修行高深了之后。
而且由于剑乃兵刃,他们往往比常见那些性子淡泊的修行人,更为好战一些。据说,那些妖怪们传言中“喜欢斩妖除魔的修行人”,有些原型便是剑仙们中间,偶见的几个喜欢主动去寻找做恶妖怪,并加以处置的。
越往前走,山与树越多,有人烟地方的山里,还往往多茶树。只是此时并非春日采茶时节,没有百姓在山中劳作。倒是偶尔经过的人家,屋檐下挂着许多晾茶的竹匾和竹架。
这些器具的材料,都来自旁边山中。
竹林团团簇簇,甚至在有的地方连成一大片,覆满山坡。微风吹过,在山间淡淡薄雾中,竹林翻碧浪,摇曳生姿,煞是好看。
此处脚下已经没了路,还好方长修为在身,只需要寻找空隙,如履平地般走将过去。
“咦?”
方长忽然笑道。
他看到不远处,有只细小的竹精,正鬼鬼祟祟地,用根做脚,在山间迈着小碎步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