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y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二十五章 矛頭鑒賞-t45sg

kamy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二十五章 矛頭鑒賞-t45sg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树之星空修炼者无数,半祖并非只有那些大家族宗门有,散修之中偶尔也会诞生半祖,还有一些小家族宗门,凡成为半祖,都会被四方天平招揽,如果招揽不到就会被安排去背面战场,这是四方天平的手段,与星盟类似。
但对于半祖,他们不敢太过分。
乌尧是散修,心狠手辣,修炼之路伏尸百万,他是主动加入寒仙宗的,若非如此,此人必然要被扔去背面战场死战。
龙轲盯向乌尧,“与我无关”。
乌尧沉声道,“王正族长可以作证,宗主失踪,与你有关”。
龙轲盯向王正。
王正走出,“龙兄,我亲眼看到你从望屿外归来,还受了伤,在此之前,食神前辈可以证实你是跟着白腾宗主离开的”。
龙轲沉声道,“我确实跟着白腾离开,但我没对他怎么样,我自己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可笑,龙轲族长,你说的话自己信吗?”,乌尧不屑。
龙轲憋屈,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最后的印象只停留在白腾消失的一幕,其余什么都不记得了,等他清醒已经回到望屿,而且还受了伤。
到底怎么回事?谁对他出手了?白腾也失踪了?
“王正,你亲眼看到我对白腾出手?”,龙轲大喝问道。
王正摇头,“我并非证实你对白腾出手,而是证实白腾失踪,与你有关,至于是不是你出手,我不知道,寒仙宗已经查了”。
龙轲看向乌尧,“你寒仙宗可查到什么?”。
乌尧冷笑,“什么都没查到”。
“既然如此,凭什么抓我?”,龙轲怒吼,“你以为我族龙祖会甘休吗?你寒仙宗还不是当年的陆家,可以随意审判我”。
乌尧厉喝,“正因为什么都查不到,你嫌疑才最大,能从食神眼皮底下盗走少祖星资源,背后必然有极强者,对付宗主轻而易举,龙轲,你不承认也没用”。
顶上界另一边,神武天内,夏子恒等人都在关注龙轲被寒仙宗审问一事。
“龙轲为什么对白腾出手?以他的实力不可能悄无声息杀死或者抓走白腾,肯定是别人出手,在不引起食神注意的前提下让白腾消失,那人实力深不可测”,夏子恒道。
夏邢沉吟,“这倒是符合盗走少祖星资源的情况,但龙轲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对白腾出手?于理不合,而且他既然要出手,又怎么会让食神看到他跟着白腾离开,更不应该让王正看到他回来,还看到他受伤,如果是他背后的人对白腾出手,他又怎么会受伤?”。
“太奇怪了,整件事都不对”,夏子恒道。
说到这里,他看向一直喝酒的夏神飞,“神飞,你有什么想法?”。
夏神飞虽然常年沉迷喝酒,但却无人敢小看,四少祖时期,他沉迷喝酒,本身修为不比任何人差,而其后为了混入无界,直接戒酒二十年,对自己够狠,另一方面,他能在无界潜伏二十年并混到总部,让他们一举端掉无界的一个总部,这本就代表夏神飞的能力。
夏神飞放下酒葫芦,“按照目前的情况分析,一种可能是龙轲临时起意对白腾出手,或许白腾发现了什么,另一种可能,他被人陷害了”。
夏邢皱眉,“王正亲眼看到他返回望屿,被人陷害?难道是王正?”。
夏神飞长呼出口气,“也不太对,王正陷害龙轲没什么意义”。
“不可能是其他人陷害,王正亲眼看到龙轲回来的,除非有人能控制龙轲”,夏邢道。
这个猜想被否定,身处望屿,食神眼皮底下,盗走资源他们还能理解,控制龙轲,并与王正还有过对话,而且让食神完全察觉不出,半祖之中没这种人,如果是祖境,对他们出手干什么?
“还有最后一种可能”,夏神飞再次灌了口酒,睁开朦胧的双眼,“有人故布迷障,自己演戏”。
夏邢与夏子恒惊愕对视,故布迷障?这四个字代表的只会是寒仙宗。
他们当即联想一切,如果是寒仙宗自己演戏,白腾自己失踪,那所有的可疑就都说得过去了,龙轲受伤可能是与白腾争执过,但那时白腾无碍,他也不想对外说,而等他返回望屿后,白腾故意失踪,将一切矛盾对准龙轲。
这就解释了龙轲无法洗清白腾失踪的嫌疑。
可寒仙宗为什么这么做?
夏子恒盯向夏邢,“如果你分身的失踪是寒仙宗做的,他们想掌控星盟,并拉拢古言天师,此刻让自家宗主失踪便能洗清嫌疑,同时王正因为指证龙轲,王家与白龙族心生嫌隙,这一切,同样能解释”。
夏邢深呼吸口气,“你觉得如果事实就是如此,会是谁的手段?”。
“那个女人”,夏子恒毫不犹豫。
夏邢点头,惊叹道,“她有这种手段不足为奇,白龙族因为此事与王家产生矛盾,而我神武天也不会怀疑寒仙宗对我的分身出手,至于寒仙宗,损失的只是一个白腾,一个傀儡,得益的只有他们,真够狠的,说不定少祖星资源也是他们自己拿走的,只留下王家那一份,还让白龙族更恨他们,并将资源被盗引向王家”。
“好手段,什么都做了,彻底搅混了这顶上界的水,而他们下一步要做的”,说到这里,他看向夏子恒,两人同时开口,“玉昊”。
夏神飞睁眼,“如果真是寒仙宗自己做的,在顶上界被搅浑后,他们下一个要做的是拉拢古言天师,还有尽可能得到星盟禁制,父亲的分身被抓,我相信他们有手段让分身说出禁制”,见夏邢脸色难看,夏神飞道,“父亲不要生气,这么说不是瞧不上父亲的分身,只是寒仙宗手段太多了”。
“我知道”,夏邢道。
夏神飞继续,“我神武天禁制他们得到了,剩下的只有王家跟白龙族,看龙轲这样子,估计暂时离不开寒仙宗,就算他们也能得到白龙族禁制吧,那剩下的只有王家”。
“所以王家少祖星的资源才会被留下,是寒仙宗对付他们的借口之一”,夏子恒脱口而出,他想通了。
夏子恒与夏邢对视,后背发寒,“那个女人手段阴毒,就跟当年对付陆家一样,我们要尽快告诉白龙族和王家,不然寒仙宗一旦掌控星盟与古言天师,我们就落入下风了”。
“那个女人既然动用此等手段,或许她的实力,已经濒临绝巅,少祖星资源或许就是她拿走的,她已经有瞒过食神的能力了”,夏邢沉重道。
夏神飞咳嗽一声,“等等,这同样是我们的猜测之一,不要当真,或许真相未必如此”。
夏子恒摇头,“应该是这样,白薇薇在忆贤书院不断拉拢玉昊,寒仙宗的目的早就暴露,宗主分身现场留下生灵掌的痕迹,明面看上去是陆家遗臣做的,实则也可能是寒仙宗的仙凡遥”。
夏神飞沉思,这种猜测最接近真相,但,真的是这样吗?
有时候当有些人用最复杂的线索串联一系列事件后,下意识就会认为这是真相,线索越复杂,他们越坚信。
从夏邢分身失踪到白腾的失踪,他们串联出了一系列真相,矛头直指寒仙宗。
孰不知做这一切的陆隐自己都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抓走白腾,恰好龙轲来到望屿,时机刚好而已,没想冤枉寒仙宗,如果是维容和王文,或许能想到,但他没想那么多。
然而结果硬是被夏子恒他们推到了寒仙宗头上,这与四方天平内部争斗也有关。
寒仙宗现在也很迷茫,龙轲不像撒谎,但白腾确实失踪了,龙轲嫌疑最大,所以此人绝不能离开寒仙宗。
龙轲被寒仙宗留下更印证了夏子恒他们的猜测,他们决定立刻联系白龙族与王家,暗地里通气,绝不能让寒仙宗的阴谋得逞。
忆贤书院,陆隐返回后休息了两天,便找到未先生,在她面前坐着,开始听故事。
“在我树之星空历史长河中,诞生的祖境强者远不止如今这些,但有的要么死于背面战场,要么消失,行踪成谜,你想了解的文祖便是死于背面战场,来自永恒族祖境强者的绝杀”,未先生淡淡说着,见陆隐很认真的在听,继续道,“昊玉先生很喜欢历史?”。
陆隐点头,“其实我更想了解当今祖境强者”。
未先生摇头,她面色恬静,如清茶,“我了解的只有历史,别说当今祖境强者,就算是半祖,也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你好奇,可以去问院长”。
陆隐又问道,“未先生可了解九山八海?”。
未先生摇头,“不能说了解,只是知道一些事”。
“能跟我说说吗?谁都行”,陆隐道。
未先生淡笑,“可以,先说辰祖吧,辰祖原名夏殇,出生于神武天夏家旁系,神武天…”。
每次跟这个未先生在一起,陆隐都有种很放松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坐看历史长河缓缓前进,虽不能改变,但能看到,听到,也是另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