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q9i火熱都市小說 天網建築師 步天機-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看書-1ohnh

01q9i火熱都市小說 天網建築師 步天機-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看書-1ohnh

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贺平的父亲仔细的回忆着平城这个城市发生的一切,其实一个特殊的城市早就被他们从头到尾的研究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让他能够和别人聊聊,他还是很开心的。
几句话就跑偏了,再这样的调整回来,那就非常的轻松了,他很快就找到重要的节点。
天网集团的号召力。
世界第一大集团,最富有的公司,并且公司的股份绝大多数都是属于司凡的,那就说明司凡可以乾纲独断,在一个超级巨型的企业的最开始阶段,这是一种最有魄力的阶段,当然抗风险能力会直线下降。
贺平的父亲有不了解的,但是也知道,这个城市的发展就是因为天网集团的存在而变得忽然之间有了竞争力,吸引八方的豪杰。
他在仔细的思考,还拿出来一个小册子记录。
旁边的贺平妈看着自己的老头子这个样子,十分的无奈。
“你看,我家老头子就是个工作狂,一遇到工作上有帮助的事情就把什么事儿都忘了。就连今天的主题都忘了。”她也只好硬生生的想要扭转过来。
司凡带着笑容的点头。
“国家有了叔叔这样的人才能发展起来嘛,要是国家多了一些叔叔这样的人,一定会繁荣昌盛的。”老调重弹,但是人家爱听啊。
夫妻两个都是十分爱国的,他们接受了几十年的爱国教育,并且为之奋斗,这是根正苗红的爱国血液的。
贺平的母亲也非常开心,带着笑容的和司凡闲聊,不过她的手已经悄无声息的在旁边的贺平爸的身上不知道什么位置掐了一把。
“嘶!”吸了一口凉气,贺平爸转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最后带着满脸的苦笑转回头。
“我们今天是来谈小平的婚事的,你就不要研究工作上的事情了,下个月你们不是还要来考察么?到时候再来麻烦人家司倩的哥哥也好啊。”她说道。
贺平爸早就反应过来了,接连道歉:“抱歉,抱歉,我这一忙起来就忘了正事儿了,咱们谈婚事,谈婚事,绝对不谈公事了。”
这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您想要说什么都行,不过咱们越该上菜了,边吃边说。”司凡在桌子旁边的一个按钮稍微按了一下。
当时就走了进来一个服务员,他看着司凡的方向。
这是专业服务他们的人员,只是刚才因为谈话不方便,所以没在这里等待而已。
司凡说道:“可以上菜了。”
说完之后,服务员答应一句,也就走了,不过另外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这就是应该有的了。
“请问先生是否开酒,这是我们的酒水单。”她说道。
这是另外的专门负责酒品的服务员,他有专业的素质可以将酒品的味道完全的挥发出来。
“我自己带酒了,给我打开就好。稍微醒酒几分钟。”司凡说道。
服务员非常的恭敬的看着司凡,当看到司凡的目光方向,找到了司凡带来的白葡萄酒。
一眼看过去,她就认出来这酒的酒庄了,再看看年份,那对司凡的品位更是心中赞许,也知道遇到真的土豪了。
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蒙哈榭白葡萄酒
,号称干白葡萄酒之王,而2012年这个年份的葡萄酒一共就酿造出来了不到一千瓶,这个数字分散到世界各地,然后再去除掉一些真正的藏家手里的珍藏,那这瓶白葡萄酒的出现就已经是尊贵无比,按照她的了解,这一瓶酒在平城能换到一套小房子。
也就是几百万的价格。
一瓶酒代表的东西太简单了,她现在那是真的小心翼翼,这瓶酒她赔不起,而能够开一瓶这样的酒,够她吹嘘一辈子了。
小心的准备醒酒的工具,司凡带了这红酒自带的一套水晶的醒酒器和纯天然水晶的杯子。
让女品酒师小心的进行醒酒的工作。
白葡萄酒一般都是不需要醒酒的,这蒙哈榭作为最高档的白葡萄酒其实也可以不醒酒,但是她知道,客人要求醒酒可能是因为邀请的人员中有人不是太会品尝美酒,所以需要进行少量的醒酒减少那种蘑菇的味道。
她照做,并且十分的小心。
察言观色的本事贺平的父母还是有的,那服务员本来轻松的表情到看到那瓶酒之后就开始小心的样子他们知道,这酒不是那种几百块或者千八百的东西。
贺平别看是半个码农,在IT方面创业的人,他接触的东西还是有一些的,下意识的看了眼那酒瓶子,他的瞳孔就是一缩,他认识那个牌子,那是当年参加IT人士聚会的时候一个超级大佬曾经拿出来炫耀的一瓶红酒,是一样的牌子。
自己连混一口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其中的酒变成了白葡萄酒而已。价格不知道,但是品牌就决定价格的底线。
这是奢侈品。
“大家品尝一些美酒,这是我特意从酒柜里取出来的珍藏,再尝尝我们平城的顶级大厨炮制的美味,有了好心情,咱们再来谈谈结婚这个愉快的事情。”司凡邀请他们。
贺平和贺平的父母听着司凡的话,带着笑容的等待着红酒和美味。
菜上的很快,酒店是全力以赴的应付现在的这个房间,整个厨房这一刻从主厨到最优秀的厨师都在为他们忙碌,其他的客人暂时是顾不上了。
一道道的菜肴接连上来,速度非常的快,他们几个也闲聊几句。
主要是见到这个场面,贺平的父亲也知道得拿出来真正的诚意才能把姑娘娶走了。
他咬着牙看着司凡。最后说道:“那个……咱们的婚礼我们想要举办两场,在安津一场,在平城一场,所有的婚礼事宜我们一力承担……”
他们还在说着,对面的司凡听了一半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那个,我可以打断一下么?”他说道。
对面两个人一愣,贺平的父亲说道:“请讲。”
司凡终于可以说自己的想法了。
“我前些日子答应过我的妹妹,我要送她一场全球最盛大的婚礼,所以这场婚礼我希望由我来全权负责,至于地点,我希望由他们小两口商量,至于行程,吃穿住方面我全包。”司凡顿时霸气侧漏。
贺平的父母稍微一愣神,然后商量了下也就同意了,人家哥哥的一番心意,也就收下了。
“那彩礼方面我们想,就给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吧,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