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ezm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日娛浪人 起點-第五百零六章急救車分享-tbbcc

tqezm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日娛浪人 起點-第五百零六章急救車分享-tbbcc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两个小时后这场演唱会宣告结束,台上响起最后一首《乃木坂之诗》的前奏,每位成员手中都拿着两根紫色的应援棒配合歌词舞动,台下的粉丝也随之摆动。
高桥浪人在台下静静看着她们的表演,刚开始激动的情绪逐渐平静,如今的他跟乃木坂的关系、跟奈奈未的关系只是合作同事而已。这次来他有彻底放下的念头,看她过得很好在自己认定的方面熠熠生辉就行了。
高桥浪人还有自己的生活。
在结束之前高桥浪人收回视线,旁边的箱推老哥尽管到了结尾依旧活力四射。
高桥浪人顺手将推巾和应援棒收起来提前离场。
两个小时的演出对出道一年的众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无论是体力还是情绪,但大多是年轻的小姑娘倒也不怕。越演越兴奋的情况出现在不少人身上。
这是她们的第一场大演唱会,在能够容纳九千人的场所,那种激动和兴奋是之后的演出难以匹及的。
麦麦的情绪也被带动了起来,拼命冲大家挥手,但她的性格让她不会像生驹那样左右奔走。
到了最后时刻麦麦又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个人。
她还在犹豫究竟是不是高桥浪人。然而犹豫当中等她再次往台下看的时候那人的位置只剩下一个空座位。
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麦麦如此想着,却还是忍不住在台上寻找奈奈未的身影。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看到奈奈未的情况,虽然分了手,但她觉得奈奈未对于这位高桥浪人的感情依旧很深——奈奈未本身就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
但是身为偶像,奈奈未极力压抑这一切,麦麦能够感受到。而且奈奈未还是人气成员,她承受的东西远在旁人之上。这人又非常喜欢把严重的事情轻描淡写化,让人根本看不出她究竟有多难过。
“娜娜敏啊······”善于感受他人的麦麦十分为难。
然而,麦麦在台上找寻奈奈未的时候却没发现她的身影。
“诶?人呢?”麦麦一惊。
结束演出之后奈奈未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大概是炎症发作,再加上一直没好的感冒。事实上从开始她就发现身体的异样,但已经开始,她咬牙硬撑着将整个演唱会给顺了下来。
总算是结束,她步履踉跄地下了台,工作人员发现她的异样立马叫了急救车。
演唱会结束奈奈未心里的那股劲儿也散了,头昏昏沉沉,身体重如千钧。
“桥本桑,桥本桑!”工作人员叫她。
她坐在椅子上稍微睁眼。
“急救车就在外面,走吧。”
“好。”奈奈未撑起身子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之下上了急救车。她离开幕张展览馆,身后的场馆还有热血沸腾的余韵。
高桥浪人提前出门,走的是渡边他们把守的特别通道,而在他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架急救车闪着红蓝光出现。那刺耳的声音跟场内的喧闹比起来倒不明显。
他看到急救车往场边的另外一道门走,顿住脚步。
“有人出事了吗?”高桥浪人问。
旁边的保安也不清楚,摇摇头:“不清楚。”
高桥浪人心突然有点堵得慌,他皱起眉头,正想说问问渡边——他此刻有着非得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执拗——渡边出现,看到高桥浪人表情顿了一秒。
“渡边桑,我看到有急救车,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沉默了一秒渡边在心里思虑着应该如何措辞:“有人生病了。”
“是谁?”高桥浪人刨根问底。
“是·······”渡边顿了顿,最后说出姓,“桥本。”
高桥浪人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毕竟是上急救车,总不可能先想是自己身边人吧。但是结合渡边刚才的表现高桥浪人很快明白。
“娜娜敏?”
“嗯。”
很简单的谈话,高桥浪人心猛地抽了一下,手脚冰凉。
娜娜敏怎么会跟急救车联系起来。
“出了什么事情。”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过度劳累?偶像这也不容易,光是我看到的她们就得每天从早到晚彩排。”
高桥浪人知道问渡边也问不出什么,立马改变策略:“哪家医院?”
“我也不清楚。”
高桥浪人闭眼深呼吸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忆刚才看到印在那辆急救车的字样,千叶···千叶···千叶西综合医院。
高桥浪人睁开眼睛,不再多说转身迈步。
“诶,你现在是去哪?”渡边叫住他。
“医院。”高桥浪人回。
渡边大概清楚高桥浪人现在的情绪,不过如果就这么去也不太好,他想劝住高桥浪人让他准备准备再去看望,但看起来高桥浪人不会听话。
“唉。”渡边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将现场这边的事情交给手下之后跟上高桥浪人坐上副驾驶。
高桥浪人默认渡边的跟随,用导航标明千叶西综合医院后驶去。
尽管很着急但高桥浪人也没有做出违规操作,老老实实开车,这让渡边稍微放下心来。看来高桥浪人的理智还在,而不是冲动成了愣头青。
抵达医院,高桥浪人停好车跟渡边一起进入。
到医院,但他们并没有奈奈未住院的具体信息,两人停在门口。
“我们好像不知道她住哪儿吧?”渡边说,“要不先回去,等······”
“渡边桑。”
“嗯?”
“那人是演唱会的工作人员对吧。”
渡边顺着高桥浪人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一个身穿工作制服的男性,他胸口有着乃木坂合同社的标志。
这男性正在旁边的付费柜台忙活着什么。
渡边心想高桥浪人眼睛真尖,点了点头:“是的。”
“能麻烦你去问问具体情况吗?”高桥浪人看着渡边说,“如果不行,我去也可以。”
“······我去吧。”渡边揽过,“你去别人也不认识,我去熟悉一点。”
“嗯。”
高桥浪人站在原地看渡边询问。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抖的厉害,开车的时候身体上的异样被压抑住,如今到了医院高桥浪人才发现自己是有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