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tyd熱門連載小說 攻約梁山 愛下-669波瀾異起讀書-ermrr

1mtyd熱門連載小說 攻約梁山 愛下-669波瀾異起讀書-ermrr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大理使臣显然还并不知道南城门这场厮杀是怎么回事,极可能只是想出城逛逛溜溜马什么的,结果正遇到了宋军内斗,所以,他在奔马而来时看到了厮杀还哈哈大笑起来,召唤说这么热闹呀。
战马奔腾,转瞬离城门更近了,
使臣听到了围观者呐喊加油或嘲笑的内容涉及的是曹文诏家,也大致看到了马车的镇国府标志,又咦了一声大喊:“曹文诏,如此忠臣功臣上将竟然人刚走了,家中就遭遇如此虐杀,天理何在?”
怒喝声中,与他来的一行三十骑卫队默契的催马急进,根本无视挡路的围观宋人,直接凶猛撞踏了过去,吓得围观者惊叫连忙躲向两边,
但人群密集着哪那么容易散开,很多人被撞得猛烈飞起或惊恐踩在马蹄下,眨眼间死伤鲜血铺了一地,比城门前的短暂却极凶猛激烈的斗杀效果血腥瘆人多了。
马群过处留下各种怪形怪相的破烂尸体与倒地伤者悲惨无助惨叫哀嚎,越发令人惊恐,马群还在猛烈前冲对围观者继续制造扩大着血腥……这些轻浮虚荣无良者为自己的卑劣付出了代价。
不等躲避开了的幸运围观者仓皇回过神来,在守城军和守门军都惊骇看过来以及在马踏过的伤者的撕心裂肺哀嚎呻吟嘈杂中,马群已暴然飞出一条条细线,
那是急飞的箭,
奔射……
向来不以骑兵为能的这些大理护卫军竟然人人都是骑射高手,在如此高速奔腾的战马上射击仍然有极高的精准度。
被射的目标正是围攻曹家的守门军。
一波三十只箭就是射中了三十个围攻禁军,竟然无一落空。
凶恶积极欺负曹家的这些官兵以小团体组合优势克制了曹府亲兵的骁勇善战不畏死也确实难死,之前的用公务执法者的正义合法形象玩以众凌寡作恶,结果却抢得急死得快,死伤惨重,惨败,惊恐退却被京城人热烈辛辣嘲笑,当众丢尽了人,现在则占了绝对上风,
这些家伙被耻辱和血腥刺激得,被肆意作恶暴虐的正是国家最顶级高官上将家的异样快感刺激的,还有其它的比如争功,比如最习惯最热衷的欺人害人地痞恶棍老恶习性什么的复杂心理因素驱动的,一个个的在血腥对抗中不禁杀红了眼恶蒙了心,凭着绝对上风奋勇起来,杀得连不可触犯的顾忌都不顾了。
本来他们只是想借机杀掉曹府这几个亲兵,让曹夫人孤独无助陷入惊恐好看当众出尽丑……败尽曹府已形成的光辉形象……看你们死得只剩下两个弱女子后,在这个混乱复杂极度凶险的世道还怎么不敬皇威不鸟朝廷敢毅然回乡…..却原本是绝不敢真把曹夫人怎样的。
皇帝在这个时候也绝不敢当众欺辱虐待曹府遗孀半点,更别说当众玩凶残虐杀了。
可是斗杀很快就杀红眼了,
这些坏蛋兵本就人品低下到严重缺乏人性与良知也太缺乏自制力,而且低贱太无知而不晓得事情厉害,得势就猖狂,在混乱咆哮激战冲动中就忘了顾忌,骨子里的凶残暴**邪劲全上来了,竟然开始在曹府亲兵顾不到的部位凶狠攻击马车,刀枪猛劈猛扎车厢。
这种四轮马车的车厢虽然比较结实,却也只是并没多厚的木板制成的,板材也不是什么坚固难破的高档木料,哪经得住官兵恶汉用利器如此猛烈破坏。
车壁被砍出一条条瘆人裂缝,被扎出一个个吓人的裂孔,虽然被那些部位放置的被子等东西挡着还攻击不到在车中间侧门那里由亲卫退守牢牢护着的曹夫人和丫环,也没听到应该听到的曹夫人与丫环的惊叫或怒斥,但如此下去马车厢很快就会千疮百孔分裂毁掉,车里始终静坐的曹夫人必然陷身双方都杀红了眼的凶险中。
却就在这时,大理使臣竟然“巧合”的遇到了此景。
这些最积极最淫邪恶毒最猖狂猛攻曹家的守门军就成了第一批倒霉的。
他们当中很多的在惊骇扭头看向战马群冲来的一瞬间就中箭倒下了,眨眼围着马车倒了一片。
眨眼间又是一波箭粗暴精准射了过来,在稍后跟着嚣张进攻和鼓劲的守城军又中箭死伤了二十多人,这其中就有见乙方占了上风就上前奋勇督战的百人将副都头。这家伙很机灵,反应很快,但被重点照顾,中了多箭当即就倒地蹬腿放了个极响的屁挂了。
都头大肚魁大小是个领导,领导自然不用象部下的小兵小头头那样上前玩命冒险拼杀,在后边远远站着极威风体面的负责调度指挥就行了,却也因此逃过了两波凶疾箭杀。
这家伙慌得跟什么似的,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蒙了,却到底是黑色会出身的,往日和仇家团伙斗杀逃跑和官府捕快斗或逃跑,斗出了经验和胆识,能很快从呆蒙中反应过来。
他一把将紧跟在身边的马屁精小弟混充的亲兵抓住当了盾牌挡在前面,又高举挥舞着腰刀冲已奔腾到近前的大理使臣怒声大喊:“大理官,这是大宋京城,这都是我大宋的镇国大军,这的事是我大宋内部事务。某家正在抓捕凶狂乱贼,你难道想耍凶强插手干涉我大宋的事…….”
这是我宋国的地盘而且是重兵把守的京城重地,你区区西南小国大理还敢与我大宋为敌?
你这使臣团这点人马再骁勇能打还能斗得过我京城大军?
你敢凶强乱来,莫非是想找死死在这?
就这意思。
以大肚魁的卑微出身、混黑习性以及如今的低层身份见识,他也就这点见识说法了。
况且,近些日子赵佶和众臣一厢情愿又看到了大宋的光明前景又恢复到浮躁轻狂,这也影响到军中。
他以为自己如此凶猛有力一呵斥提醒,围攻又停止了,不需要大理方必须以凶暴果断手段解围了,大理使臣就会恢复理智常态,会顾及在宋国都城再行凶闹事的后果,然后就是谈谈…..
谁知回应他自以为说得精彩漂亮的威喝的仍然是箭。
一只利箭如电飞来,正中大肚魁当盾牌用的马屁精小弟的脖子,箭势如此强劲,穿过脖子把站在后面正兴起点顾盼自雄心的大肚魁的粗大脖子穿在了一起,箭透后脖子而出,又飞了段距离险些又杀了一个兵才无力地落了地。
大脚魁的眼睛瞪得牛眼大,
快瞪出来的眼中满眼的凶暴猖狂自得化为了惊骇难以置信……死寂,乱舞刀高举的手垂下了,腰刀当啷落地,他人也和盾牌小弟如并列倒下的两张纸牌一样一齐向后瘫软倒地。
他死在下面。盾牌小弟死在他身上面……当了好久好久的卑贱小弟,这下终于压到了老大上面,总算没白当了一回人肉盾牌,或许此生了无遗憾,解恨了,如愿了,死也可瞑目了……
相对应的,那些对曹文诏家有不忍心有点同情而没奋勇凶恶积极上的城门军就得了大便宜了,安安全全的一个没伤更没死,只是受到了惊吓,慌忙赶紧退远了,然后是万分庆幸…….
人,之所以为人,还是留点人性,做人有点底线为上。
不要自觉得势或高明过人就太得瑟。
老天是有眼的,…….你看苍天饶过谁……那都只是个安慰人心的说法。
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朱元璋同志这话说得极有韵律,极铿锵有力,却没什么真正的威慑力,当官的该贪贪该腐败的仍尽情腐败,无非是喊着更圣人君子更神圣光辉更扭曲虚伪的口号欺世作孽而已。官不畏天,或者说是,人心实际并不真畏天。天,古往今来也从未展示过护善罚恶的神威。所以,庇护在上天难欺的大明王朝仍然如历代王朝一样被官腐败灭亡了,灭得甚至比鼻涕宋更丑恶更丢人。
但人既为人,不是禽兽,就不要那么嚣张得瑟得太招人恨,否则人心就会是最暴虐可怕的惩罚。这是人类发展的最基本社会规则。
不论你多有权有钱多聪明强大,都得屈服人心所向的社会最基本规则。
官,正是不畏天,更不畏人心,所以无论他是至尊的皇帝,还是自负智慧手段无边的高贵大臣都如割韭菜一样被人心暴起的厌恶、痛恨、贪婪等等形成的凶暴杀机割掉了,然后是又一波……
大肚魁这样的在社会最底层靠混黑出身获得意的小人物,只觉得人只有丧尽天良,做人无耻卑劣无底线,人生得势就应该纵情猖狂,这样的无知而真正卑贱之徒哪会有深刻的社会认知。
他不懂人之所以为人所必须遵循的最基本社会规则,以为有高俅撑腰为势就能随意暴虐失势的曹文诏家,结果就遇上了早晚会遇上的社会规则教训,以死宣告了他这一生的无聊无意义与活该。
象他这样的卑劣猖狂小人物,在历史滚滚洪潮中不知无声无息死了多少,后面人的不知教训,也不肯吸取教训,继续上演小人得志的丑态戏码,又成为被无视的事例,再上演。这也是人性有体现。
人的本性,有智慧生命的高雅光辉,也有,甚至更有禽兽不如的丑恶卑劣。
教育很重要,但人性卑劣不是道德能约束的。
道德标准是随社会变动而定的。若贪婪无耻噬杀等等禽兽不如成为社会风潮时尚,道德标准就会以禽兽之行为准则。谁更暴虐禽兽谁才更道德光荣。
这样的禽兽不如人类社会、族群、国家,在历史上不是没出现过,而是出现过很多很多。道德觉悟是靠不住的。
一个族群,一个国家的领袖的素质是极重要的,他是个什么人会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整个社会或国家是什么样的。领袖是个一心唯我利益的流氓,社会上下就会涌现争相当流氓。
说到底,人是为利益而争的,为了利益会不择手段,只要有那个条件……本质与野兽没区别。道德与道德自我约束力,在利益面前很容易崩溃,并且总是表现得不堪一击。
正所谓学好,三年也难成,学坏却三小时甚至三秒钟就行了。
天,不可畏。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人心中往往都藏着个蠢蠢欲动的魔鬼。
……………..
此刻,城上的值班禁军都看呆了。
没人料到大理使臣会插手这件事。
没了曹文诏,曹家就没用了。没用,没意义的事,谁会冒险插手强做。从朝廷到百姓到禁军,谁也没想到大理使臣会如此胆大果断强硬凶残参与此事。这可是在宋京城……
怎么办?
城上的守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守城有责,按理说是应该下城强力震慑大理人的,当场捉拿甚至杀掉也不是不可以。
值班将领和主要军官也面面相觑。
即便军官里面不少的是高俅的人或趋炎附势向着高俅的,比如说轮班守这段城墙的此营指挥就是高俅的心腹爪牙之一,他却也没敢乱动,僵在那满脸煞白的只顾紧张的思索。
他没大肚魁那么卑贱鄙陋没那么蠢,很清楚,当大肚魁愚蠢嚣张悍然挥军攻杀曹夫人的车驾时,这事就闹大了闹出轨了。
原本,按高俅的意思只是在曹夫人出城时好好刁难羞辱一下,并不是以兵威坚决不允许曹夫人出城而去,也不是真要把曹夫人怎么样,等出城离开了人眼再说。
谁知,曹府亲兵在如此失势陷入危难凶险中竟然还敢逞强当即杀人立威和报复。
大肚魁没见识,没脑子,也是没办法了必须兵围上去捉拿,由此引发了血腥厮杀。营指挥也就没出声喝止。
指挥使觉得守门军占着理,也就是他这个营领导占着理。
再怎么样,你曹府也不能拔刀杀城门军啊。
有委屈,你可以上诉吗。至于上诉肯定没用,那是你曹家没势力了活该倒霉。
谁叫曹文诏活着时救驾卫国皆有不世之功却就是不会当官拍马屁不得皇帝心,现在还死了,曹家彻底没用了,可以随意抛弃甚至耍着虐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