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5ll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盛唐不遺憾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itu72

0f5ll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盛唐不遺憾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itu72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李安的子弹数量,自然没有叛军和山贼的人数多,不过,叛军和山贼并不是只会听命令的殭尸,他们在进展顺利的时候,还能有比较强大的战斗力,可一旦遇到硬茬子,他们就会陷入恐慌的情绪,然后一败涂地,这些乌合之众的战斗力,取决于最精锐的那一部分,最精锐的那一部分一旦被解决,后面的人马就如鸟兽散了,毕竟,他们是一群只为生存而没有崇高信仰的人,他们是为了一口饭吃而去战斗,若是小命注定保不住了,也就不用吃饭了,既然不用吃饭了,也就没有理由去战斗了,没有什么比小命更重要了。
赵戴文的做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就把亲自挑选的三千精锐,外加两千后勤兵交给了李安,这些后勤兵同样也是精锐,这几乎是归昌城内一百的兵马了,这足以看出他对李安的信任,他相信李安给他的承诺,他相信李安一定能够打败叛军和山贼。
李安此刻并不急于出兵,因为打仗最重要的是情报,只有准确的掌握了情报,才能真正的打胜仗,情报掌握的不好,往往是要吃大亏的,为了掌握准确的情报,李安不但动用东女国的情报网,同时,自己也亲自派遣部分心腹,去南部侦查情况,从而做到双保险,只要把对方的情况搞清楚,那么,打起仗来就轻松多了。
“李侍郎打算何时出兵?”
赵戴文见李安一连两日都不曾有出兵的打算,开口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不急,不急,敌人的情况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现在出兵还不是时机,大相不用担心,区区叛军和山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要想击破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都火烧眉毛了,李安还是如此的镇定,这让赵戴文大为感慨,这份镇定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这也很好的体现了他与李安之间的差距,同时也让赵戴文明白,为啥自己的女王如此爱恋这个男人,哪个女人能够抵御如此优秀如此自信的男人呢?
既然李安如此的自信,赵戴文的内心也平静多了,他此刻除了选择相信李安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不相信李安又能如何,让他自己带领大军去平叛,他自认为没有这个能力,麾下的将校并不缺乏勇猛之辈,但能够胜任平叛任务的,真的是一个都没有,这些将领都缺乏只会大兵团作战的经验,在面对数倍叛军和山贼的时候,难免会有力有未逮的感觉。
而李安就不同了,在大唐历练多年,李安的战术指挥能力,不是这些小国之人所能比的,李安指挥了无数次以少胜多的战役,早就是威震天下的牛逼人物了,只要李安挂帅的消息传出去,就能让叛军和山贼的战斗力直接减半。
李安真的有打赢的把握吗?这是肯定的,对于这些乌合之众,李安从来就没有真正将他们放在眼里,与曾经的北方强敌相比,这些乌合之众完全就是小角色,一种只能被蹂躏的小角色。
不论是正面战,偷袭战,后勤战,情报战,舆论战,李安都有足够的能力战胜这些乌合之众,这些家伙在李安的眼里,完全就是被蹂躏的对象,只要自己愿意出手,便可以轻松的将对手蹂躏。
在东女国的南部地界,叛军和众多山贼已经陆续出发,由于人马太多,他们分路而行,最大的一条路是赵长空的五千人马,外加三千零散山贼,一共有八千人,而其余四个次要方向也各有几千人马,西边的两条路分别是李大虎和瞎子的两路人马为主,东北的两条路是庞贵和新头领赵勇的人马为主,他们都额外配置一些小山贼人马,从而让这四路人马都在四千左右,实力基本上是相当的。
很显然,中路的八千人马是主力军团,也是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是段俭魏抱有最大希望的军队,两侧的兵马都是牵制性兵马,五路兵马一起出动,这种一线平推的战法会给东女国的军队造成极大的心里压力。
不过,这五路兵马并不是同心协力的,他们要是真的能够同心协力,倒也能够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可惜,他们是各怀鬼胎,每一路人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此,自然是无法形成合力的,而这种一盘散沙的方式,又怎么可能击败拥有强大战术指挥能力的李安。
按照事先的约定,五路兵马谁最先抵达并攻破归昌城,谁就能得到归昌城内的所有财宝,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奖励,不过,各路人马都不是傻子,他们都了解自己麾下人马的实力,仅凭他们任何一支队伍的实力,是绝对无法击败归昌城守军的,除非他们联合起来,才最有可能获胜,另外,越早抵达并加入战斗,损失的人马也就会越多,而所有山贼头目显然都不愿意让自己损失惨重,都希望让别人先上,等别人与归昌城守军耗的差不多了之后,自己才冲过去捡便宜,如此,自然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
五路人马几乎都这么想,所以,他们行军的速度都比较慢,他们都想晚一些抵达归昌城,从而最大限度的保存自身的实力,只有保存了自身的实力,日后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才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毕竟,就算自己极为英勇,第一个攻入归昌城,可若是麾下的兄弟全都死光了,自己也就成光杆司令了,段俭魏曾经的承诺也会变得毫无意义,一座城池的财宝那么多,若是没有一群兄弟做后盾,自己又如何能够拿到这些,就算拿到了也没命花,在任何时候,实力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没有实力一切都会变得毫无意义,而拥有实力的话,就会让拥有一切变得可能。
各路人马为了自己的私利,皆是裹足不前,行动非常缓慢,这让段俭魏非常的生气,他之前之所以如此部署,就是要激励其余四路人马争功,让他们先去耗损归昌城的人马,然后,中路的主力一旦杀到,归昌城就可以比较轻松的拿下了,但他没有料到,他的激励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这些人马较少的队伍,居然走的比中路的主力兵马还要缓慢,这让他非常的抓心,非常的生气,很想把思路自私自利的头领都给抓过来打一顿。
既然四路偏师行动缓慢,赵长空便也让麾下的叛军走的慢一些,随便找点借口就能成为麾下队伍走的慢的理由,对此,段俭魏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让主力最后出战也是他的既定战略,若是赵长空的主力正常行进,必然,第一个抵达归昌城下,万一主力折损没了,就靠四路偏师,显然是不能完成攻击归昌城任务的。
不过,五路人马全都行动缓慢,这也会引起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给归昌城的备战留下了更多准备的时间,也便于对方从各处调集援兵支援王城,他们的战役突然性也就失去了,速胜也就变得毫无可能了。
此时,段俭魏也就只能寄希望于北方的山贼能够被自己的心腹说动,出兵牵制各城的兵马,让他们无法抽调兵力增援归昌城,如此,他的计划还有成功的可能性。
而这个邪恶的计划显然算是成功的,在东女国的北方和东方,各城的防守兵马都很紧张,他们在得到赵戴文的勤王要求之后,全都做出了拒绝的答复,不是他们故意拒绝,实在是因为抽不出多余的兵力去勤王,每座小城的驻守兵力本就不多,防备周边的山贼已经压力山大了,哪里还有多余的兵马来勤王,这些小城的兵马大部分都是当地人,他们的财产和亲人都在小城之中,让他们放弃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家人,他们自然是非常不情愿的。
对于各城兵马的自私,赵戴文显得非常的愤怒,却也无可奈何,现在情况已经非常危急了,要是再把各城的兵马给逼反了,那情况就更加的糟糕了,这个责任赵戴文是负不起的,他只能无奈的接受。
此时,赵戴文的心情很是不好,不过,来年的心情却是非常的不错,南部叛军和山贼的情况,已经传到了李安的耳朵里,对于叛军五路并进的战略,李安内心已经有了很完美的打法了。
“休息这么多日,也该出手了,让各支兵马准备出战。”
李安在得到南方准确消息之后,就下达了出战的命令。
“是。”
陈龙应道。
出战的兵力并不多,只有三千精锐,两千后勤,还有李安带来的三百多精锐,这些兵马的数量也许不如叛军和山贼,但战斗力却远超对手,最重要的一点是李安的战略战术足够先进,且拥有更加先进的武器,所以,对付这些乌合之众不是什么难事儿。
很快,各路兵马就都做好了出站的准备,三千精锐的统领是五相赵武夫,龙武的统领自然是陈龙,这些准备做好准备之后,等着李安的检阅。
李安不喜欢这些客套,直接让他们出发了,让他们前往东部,准备先干掉东边两路的山贼,而且,李安有能力以极低的兵力先挫败一路,而后联合三千精锐彻底灭掉一路,而后,这盘棋就彻底的活了,那就是李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
“安,敌军来势汹汹,可千万要保重。”
赵曳夫为李安感到担心。
李安自信的说道:“曳夫不用担心,区区山贼和叛军是不足为虑的,你应该为他们感到担心才对,完全不用担心我的,好了,大军已经出发了,我也该出发了,相信我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上兔子肉了,还有城外梯田的蔬菜,应该也能够采摘了,等着我,曳夫。”
心情大好的李安,在赵曳夫的亲自送行下,策马离开归昌城,前往征讨叛军和山贼的大路上。
东路的两支山贼队伍,走的是盘龙山小道,这个盘龙山很大,但主要的通道只有两条南北走向的,还有几条东西走向的小路将两条道连在一起,但这些小路更小,大军通过比较困难,总之,盘龙山的地形比较复杂,所谓的道路其实都不能算是真正的路。
叛军和山贼为了保存实力,行进的非常缓慢,而李安是去平贼的,自然没有必要拖延时间,况且,兵贵神速,大军行进的越快,越能起到突袭的作用,所能取得的战果也就越大,李安就是要快刀斩乱麻,在叛军和山贼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各个击破,彻底排除他们对归昌城的威胁。
尽管道路难行,但李安下了死命令,要求所有出战兵马全速前进,能走多快就走多快,要用最短的时间抵达盘龙山脚下,然后,对东路的两股山贼进行突然打击,迅速将他们消灭。
参战精锐兵马,果然没有让李安失望,他们行进的速度很快,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抵达了盘龙山脚下,并立即扎下营盘,等候李安的下一步命令。
“李侍郎,左边一条路是庞贵领队,右边一条路是赵勇领队,两路兵马都是四千多人,我们先打那一路?”
五相赵武夫看向李安,开口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五相兵马驻守左路出口,我与龙武军进入右边通道,先破赵勇的四千兵马,然后绕到左路庞贵的兵马后面,与五相前后夹击,必然能够全歼庞贵的队伍。”
一听李安的计划,赵武夫立马就惊呆了,李安的计划是在是太疯狂了,简直狂的没边了,李安居然要凭借麾下的三百人,去挑战赵勇的四千多山贼,之后,还要绕到另一路山贼的背后,这是赵武夫想都不敢想的。
“李侍郎,山贼虽然是乌合之众,可也不能如此轻敌啊!”
赵武夫开口说道。
“轻敌?五相多虑了,没有足够的实力,我岂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放心吧!你部只需要守住出口就行了,让你们出击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们信号。”
李安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