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10q熱門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八百五十九章 奇洛與朗道研究所熱推-feac9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难以置信,你这样的家伙居然是……传说中的执行官之一?!”
犬夜叉之钢薇 天帅帅
奎里纳斯·奇洛眼角抽搐着,努力压低声音免得吸引周围人们的目光。
他的诧异倒是不难理解,毕竟吉德罗·洛哈特身上的头衔可不简单,那可是与一众传说中的巫师并列,在悄无声息间就可以左右文明世界走向的魔王执行官。
在实力为尊的魔法世界中,可不会有什么论资排辈,亦或者裙带关系。
按照那位“妖精女皇”艾琳娜·卡斯兰娜的说法,任何一位“天命”的执政官无不拥有着颠覆世界的“力量”,这也是他们之所以可以位于那个位置的原因之一。
毋庸置疑,格林德沃、邓布利多、尼可·勒梅、纽特·斯卡曼德……
几乎在看到这学期霍格沃茨新增教授名单的一瞬间,奎里纳斯·奇洛就猜到了大部分参与了这一阵营的传奇巫师——正如同那位妖精女皇所说的一样,这些赫赫有名的巫师聚集在一起,哪怕仅仅是些许闲聊和不经意的尝试,也足以在在世界掀起巨浪。
但是……
奎里纳斯·奇洛颇为怀疑地看了眼身边那名笑容灿烂、有着漂亮鬈发的男巫。
相比起那些沉稳、危险的“魔王们”,这位大大咧咧的小说家看起来更像是在非魔法站在聚光灯下的明星,丝毫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足以危害世界的“力量”。
作为同时期的霍格沃茨学生,奇洛知道洛哈特在学校中的魔法能力并没有多惊艳。
“嗯?奎里纳斯,你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我不能是执行官之一?真实的霍格沃茨和魔法世界可比你想象中的危险多了,譬如说你看看天上?”
“咦……嗯……天上有什么吗?”
奎里纳斯·奇洛皱着眉头,抬起头看了看上空。
“非常抱歉,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危险,您岔开话题的方式真生硬。”
天气和昨晚一样,灰蒙蒙的,云层压得有些低似乎随时可能要下雨。
除此以外,看起来与过去十年他在霍格沃茨看到的风景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倘若不是看在吉德罗·洛哈特那个唬人的头衔份上,他甚至都懒得抬头仔细看。
“这就对了,这就是答案之一。你的眼睛会欺骗你、你的耳朵会欺骗你、你的经验会欺骗你……你所感知到的世界,不一定是真实的世界——如果我说,天空中有一座钢铁铸成的天空之城呢?此时此刻,嗯,就在这里……阴影遮住了大半个黑湖。”
吉德罗·洛哈特摇晃着手指,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知道么?为了完成她,我与数百名巫师在遥远的冰雪中生活了大半年——而最让人惊讶的是,这样宏伟壮丽的瑰宝,却没有任何巫师传颂她的名字。很奇妙,对吧?”
“你在说什么……”
奎里纳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正要表示疑惑,洛哈特又接下去说。
“我从来没有这样自豪过,作为一名巫师,看着那样宏伟的、凝聚了魔法、科学力量的天空之城从冰冷的钢铁玩具变成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当然,我知道你并不明白我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总有一天,当你仰起头的时候,你会明白这一切。”
“唔——所以说,洛哈特教授,您大可以说得直接一些——”
“非常遗憾,这对于您而言并没有意义。”
末世重生之无敌召唤 冷风吹九城
快穿黑化男主霸上我! 墨染霜华
“为什么?”
“因为此时的你,暂时还没有权限了解这一切。”
吉德罗·洛哈特看了一眼奇洛,咧开嘴,微笑着轻声说道。
“在权限不够的情况下,你甚至连翻阅、记忆这些资料的资格都没有。当然,我相信以您的聪明程度,很快可以自己找到答案——无论是推断,亦或者是权限提升。”
“权限?记忆的……资格?”
奎里纳斯·奇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一枚银色的金属徽章摩挲着。
【霍格沃茨-C级教授-奎里纳斯·奇洛】
由于失去了魔力,奇洛没有太多可以检测这个徽章的手段,不过仔细看一看似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金属徽章,除了烙印着他的名字外,没有任何奇异的地方。
无敌咸鲲养成系统
甚至昨天他在边上刻下的浅痕,依然清晰可见,并没有如同金加隆那样自动复原。
“那么,洛哈特先生,我应该如何提升我的权限呢?”
“非常简单,尽可能地完成大小姐安排的任务,如果能在这个过程中,寻找到属于你不可替代的独特价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至于第一步嘛……”
吉德罗·洛哈特亲切地朝着奇洛眨了眨眼睛,推开了他们面前的那扇大门。
这是一个空间相当充裕的大厅,两边是带着浅褐色纹路的光滑石壁,十几根粗壮的、雕刻着无数规律魔法铭文的石柱分散在大厅中,支撑着上方天花板。
与霍格沃茨一样,每根柱子边上都镶嵌着魔法火炬,因此光线倒是相当的充足。
唯一有些区别的地方是,这里面的空间并不会比外边看起来更大。
或许在非魔法界中,这是一件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当它出现在魔法界尤其是霍格沃茨旁边时,就变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哪怕是霍格莫德村那个供小巫师们约会的咖啡厅,也有用魔法稍微扩张了些许空间。
而更让奎里纳斯·奇洛惊讶的是,这个大厅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电子仪器。
数十名与那天那个暴力女一样打扮的外国人在仪器边摆弄着,一边飞快地用急促的俄罗斯弹舌交流着,一边在手中的手写板上记录、书写着什么。
这在霍格沃茨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霍格沃茨周围充满强烈的魔法磁场,会对电子设备产生强烈的干扰,因此麻瓜的电子仪器和设备都不能在霍格沃茨使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从眼前这些奇怪的外国人的行为、以及堆在墙角的报废仪器上来看,他们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诺,这就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任务……”
洛哈特朝着大厅随意地摆了摆手,语气轻松地说道。
“正如同你所见到的,我们将作为魔法侧的学术代表之一,协助这些研究员在霍格沃茨搭建起实验室——可以让那些铁家伙正常运转起来、数值稳定的科学实验室。”
“这不可能!除非我们把霍格沃茨拆了!”
奎里纳斯·奇洛表情古怪地摇着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又或者我们把它们全部改装成魔法驱动的设备,就好比是魔法电台、魔法烤箱,否则就算是邓布利多教授,也没办法让麻瓜设备在霍格沃茨范围内生效。”
“唔,你说的没错……”
吉德罗·洛哈特耸了耸肩膀,熟练地脱下长袍挂在了一旁的衣架上。
“准确的来说,单凭邓布利多教授,或者说魔法界的力量确实很难做到这一点——哪怕是把电子设备改装成魔法设备,前提也得建立在我们了解它的真实结果上。但倘若有了这些来自非魔法界的顶级科研工作者的帮助,倒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可是——”
“嘿,波夫娜、克利耶夫,我们这边的新人来了!”
洛哈特没有继续解释,而是转过身,朝着不远处正朝他们走来的几名前苏联学者笑着打了个招呼,指着身边那位还有些懵逼的年轻男巫,颇为热情地介绍了起来。
“奎里纳斯,奎里纳斯·奇洛,霍格沃茨1981级的高材生,正式教授之一。曾任霍格沃茨的麻瓜研究课教授、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他在魔法理论方面的功底,可比我要扎实太多了,你们看看他先跟着谁帮忙?我个人的建议,你们可以先和他聊聊看。”
“嗯,我知道这位先生的名字。这么说起来,你还真是一名巫师?”
阿尔希波夫娜扬起眉毛,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奇洛,大大方方地伸出手。
“重新认识一下,阿尔希波夫娜,前-朗道理论物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昨天真是不好意思了,如果可以的话,这段时间你先帮我解决魔法供能的问题吧。克利耶夫,反正你那边的三进制计算机也得建立在功能稳定的基础上,对吧?”
“朗道……理论物理研究所?”
奇洛困惑地重复了一句,除了研究所之外,另外那些是什么意思。
“没错,朗道研究所——在我看来,这是人类文明最顶级的物理圣地。”
看了眼满脸疑惑的年轻男巫,阿尔希波夫娜有些自豪地挺起胸脯,轻声说道。
“这么说吧,大致类似于你们霍格沃茨在魔法界的地位。当然,我们不教学生,我们是纯学术研究,而我现在所负责的课题主要是磁能解析。从实际意义上来说……”
新时代无赖
阿尔希波夫娜竖起大拇指,朝着身后那一堆仪器比了比。
“我们的任务就是,让那些宝贝儿重新活过来,并且还要想办法跑得比此前更快、更稳定、更精准——以科学所能理解的方式,而不是表面上的手工作坊形式。”
魔法界并非没有麻瓜工业产品。
小到照相机、手表,大到汽车、火车、船舶,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以及现代化进程对于人类文明世界的冲击,巫师们自然无法完全与这个世界脱节。
只不过,他们采用的是一种比较唯心的、奇怪的方式。
最简单的例子,可能就是巫师电台的原理——那些所谓的“无线电设备”并不是通过电力启动,而是靠魔法驱动,它们更像是由结果反推出来的奇怪黑箱产品。
在魔法世界的加工中,一台魔法收音机的生产过程大致是这样的:
首先,从麻瓜那边采购一台收音机,然后对它施展魔法,让它可以接收到魔法电台发出的“魔法讯号”,最后挥动魔杖,让它“学会”如何放出声音。
关于这方面详细的原理,艾琳娜倒是有些未证实的猜测。
这就好比是变形术在转化物质时的不同难度一样,如果说把树桩变成木桌的难度是初级,那么将它变成石头桌子显然更加复杂,而让它变成一只骗骗花那就更复杂了……
那么以此类推,最为苛刻的,自然是无中生有地凭空创造出全新的东西出来。
经过了此前几个月的尝试,艾琳娜、邓布利多等一众魔法侧的代表,以及阿尔希波夫娜她们这些来自前苏联的研究员很快就意识到一件事情——倘若不解决能源问题,那么所有的合作融合,不过是流于表象的模仿,亦或者是如同积木般的拼接组装。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巫师或许可以让一台电脑在霍格沃茨范围内正常启动,但是无法赋予它正确的算法、计算能力,乃至于最基本的代码、数据流都是空的。
而解决办法倒是很简单……
要么,让一名巫师逐渐理解那些蕴藏在电子元器件背后的知识。
显而易见,这也是吉德罗·洛哈特这段时间一直在补课的原因——洛哈特娴熟的记忆魔法可以辅助他加速这一进程的推动。
超級美食家 絕代夜妖
而另一个方法,则是以麻瓜视角,在魔法知识协助补充之下,反向破解一部分关于魔法界和魔法形成的黑箱理论。
从目前来看,暂时失去了魔力的奎里纳斯·奇洛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毕竟在如今的魔法世界中,很难重新找到这样一个曾经拥有不俗魔法实力,可以看见、感知到魔法,却又不会产生任何魔法磁场的博学的“伪哑炮”了。
————
————
咕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