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e3y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樹海林深 愛下-第三百二十三章 都是演員熱推-4zbuh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动作一顿,“在哪?”
“假传镇狩令。”白爷道,“降谷一回来就去请罪了。”
我看着白爷,一时语塞。
花開半世 婷在書裏
白爷看了我一眼,“当年老疤还活着的事,之所以瞒了他那么多年,就是因为太了解他。本想着让他在凡间安安稳稳的,等到仙灵尊那老东西想起来家里丢了孩子,赶紧把他接回去。老疤毕竟是个凡人,能活的时间就那么几十年,而且那种恶行满贯的人,早晚横死。降谷那人就是这样,只要是他认为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不计后果,但也会承担后果。”
我说道,“老头,赶紧起来做饭。”
白爷悠哉道,“你不是说今天不会有人吃饭了吗?”
“坐牢饭!一会儿我跟你一起给降谷送饭去。”我一把把白爷拉起来,“快点啊!我跟你一起做!”
關河風雲 鋒刀冰河
白爷起身走到灶台前,“你跟我一起做饭行,一起送饭,不行。”
我说道,“放下那些无谓的规矩吧!现在他们都在仙灵廷凑热闹呢,不会有人看到的。”
“监过仙灵不会去凑热闹,所以你小子就死了这条心吧!”白爷转头对管家说道,“一会儿给我看好这小子,他要是跑了,我回来为你是问。”
白爷走后,管家直接用仙力把门给封上了,然后一屁股坐在门前打坐。
我站在他面前,“至于吗老管家?跟防贼一样!”
管家闭着眼睛回道,“你谦虚了,防贼可比防你容易。”
我无望的坐回藤椅上。
無限之神話重生 望穿冬水
我以为小粉在诛灵塔里,待个三五天就会出来,结果眼看着半个月过去了,白爷还在坐牢饭。
而且这段时间,白爷担心我跑去诛灵塔,每天走到哪,把我带到哪,就连执初轩也没让我再回去。
我盘膝坐在藤椅上,“老头,你不能助长我逃学的歪风邪气啊,你这家长要是这么当,就不着调了。”
“我压根儿就没着调过。”白爷道,“赤尧和赤迅两个刚被处死,现在外边天天都是这个话题,你小子现在是风口浪尖上的人,你就给我安生待在这吧。”
我说道,“这件事开头我是受害者,到尾我是有功者,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干嘛要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白爷瞪了我一眼,“事情是因谁而起啊?”
管家道,“这件事也不能怪赤目,他们几当年远狩扇形刃白狐也是正义之举,怪只怪这事后续牵扯的人太多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不过就是揪出来两个老鼠屎,还以为是做了件好事,结果却演变成现在四大执行上仙中,除了白羽,另外三个全部因为这件事先后进了诛灵塔。
因为赤尧和赤迅一个是绾尘殿的人,一个是浮扇宫的人,他们两个虽然被处死了,但是白沁和白涣身为他们的执行上仙,都难逃监管不力的罪责。
赤尧先有私自修炼扇形刃禁术的罪,之后又故意让我迷失竖峰,想借刀杀人,然后还放火烧怅寻阁,最后更是把我带到了雪域,想直接要了我的命。
赤迅则是先有擅自放走镇狩恶灵妨碍公务的罪,接着又毁坏蒸馏塔,最致命的是硬闯仙灵界阙门,还杀了两个禁阍司。
白爷还说,要不是那两个禁阍司死了,我当时挟持赤尧下凡这件事也逃不了责罚。现在所有人都以为,被挟持去雪域的人是我。
就连赤墨也因为私自把巡习期修练的灵符送给了我,被罚刻了两个冰块……
白沁和白涣是带四个月期进的诛灵塔,而小粉是自己请的罪,所以是没有刑期的,按理说,他应该很快就能摆平那个诛灵石出来的。
我问道,“老头,降谷是不是打算跟白沁和白涣一起出诛灵塔?”
白爷道,“你跟我想一块去了,我也是这么问降谷的。他说他原本就是想等到分属那天再出来,没想到白沁和白涣的刑期,也差不多是到那个时候。”
我问道,“他还真要待那么长时间啊?为什么啊?”
“谁知道他!”
我问道,“那这四个月的镇狩,岂不是都要白羽带怅寻阁的弟子去?”
白爷笑笑,“所以现在这个仙灵界里,有人比你更想让降谷从诛灵塔里出来。”白爷大腿一拍,“不早了,该烧饭了,你们吃完我还得送牢饭去。”
趁着白爷和管家忙着烧饭的时候,我悄悄迸出金甲,随即又给肖愁使了个眼色,肖愁立马意会,他向前走了几步后,忽然倒在了地上。
“肖愁!”我马上配合,金甲用力在藤椅上一扣,藤椅一下散架,我也顺势坐在了地上,“哎呀我的屁股……”
白爷和管家都吓了一跳,白爷扔下锅铲就跑了过来,“你们两个都怎么了?”
管家正想扶起我,我说道,“不行不行,我这腰好想闪了,你先去看看肖愁吧!”我故作痛苦状,“这藤椅什么质量啊!还不如黑市里的东西呢!”
槍火皇後:穿越絕色天才妃 度寒
管家道,“不应该啊,这把藤椅几日前,才刚从药物司局修好拿回。”
我问道,“这把不是我上次挨鞭子时,白爷拿去的吗?前段时间又坏了?”
管家道,“那次藤椅本就没有故障……”
白爷急道,“你别在那藤椅的了,赶紧去把我的药箱拿来,里面有一瓶……”
我插话道,“你们别让肖愁在地上躺着啊,又凉又硬的,赶紧给他背到里屋床上去!”
管家刚要背起肖愁,白爷一把把肖愁背到了自己的背上,两个人一起快步向里屋走去。
管家急道,“刚才还好好的,为何会突然晕倒?”
白爷还不忘喊一句,“臭小子,你给我看下锅!”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
看到他们进屋后,立马爬起来,撒腿就跑。心说,以前光被你们骗了,风水轮流转!
一路上,我头也不敢回一下。这个时间在外面闲逛的仙灵还不少,我一边跑一边喊着,“借过借过,刹不住了!要撞了!”
那些仙灵都错愕的看向我,纷纷给我让出了一条绿通道。
跑到诛灵塔时,早已上气不接下气。
玄尾诧异的看着我,“何事如此惊慌?”
“被……被仇家,追杀……”我弯着腰,双手拄在膝盖上。
玄尾看了看我身后,疑惑道,“仇家?”
“多亏我跑得快,估计是给甩掉了……哎呀,万一他一会儿再追上来怎么办?”我惊慌的四处张望着,“师兄,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能让我暂时藏身的地方啊?哎!我看这诛灵塔可以!”
玄尾一下拦住我,我转过头,看到他正淡淡的看着我,“你只能走到三层,但你想躲的地方却是九层,如何应对?”
“啊?我只能上到三层啊?”我搓搓脖子,“这个……如果能躲到三层也行,只要能暂时不被仇家发现就行……”
玄尾问道,“可是想见怅寻上仙?”
我尴尬笑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师兄啊……我吧,我其实就是想上去看一眼,保证下不为例!师兄,我不会待太长时间的,我主要是……”
“随我来。”玄叹转身走了。
“随……随……答应了?”我愣了下,下一秒喜出望外的跟了上去,“多谢师兄放行带路!”
我兴头头的跟在玄尾身后,估摸着整个仙灵界里,应该就只有我一个下仙,走过这道直通九层诛灵塔的阶梯了,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我说道,“师兄你放心,待会儿我留一小会儿就出来,不会让你难做的。”
玄尾道,“即便你想多留,怅寻上仙也不会同意的。”
“师兄,此话何解啊?”
玄尾说,诛灵塔每一层的磁场都不一样,层数越高,磁场越强。
像我们下仙这样的内力,如果跪了四五六层的诛灵石,内力会大伤,没有个千年的调养,是绝对不会恢复过来的。
如果我们跪了七八九层的诛灵石,那就直接死在上面了,没有任何悬念。
而且五层以上的诛灵塔,因受磁场的作用,即便没有跪在诛灵石上,只要一走进去,内力就开始流失了,待的时间越久,内力流失的也就越多。
我问道,“师兄,您看以我的内力,能在第九层里待几天啊?”
玄尾侧头瞥了我一眼,回道,“一炷香。”
“一炷……就半个小时啊?”我惊讶道。
难怪白爷那老头不让我来,原来是在顾虑这个。
我忽然想到带无期进诛灵塔的白略,就算没有诛灵石吸她的内力,每天被磁场这么个吸法也够呛啊……她这个诛灵塔的老业主,是怎么稳坐的?
恶魔总裁契约妻 猫月
我看了眼玄尾,“师兄,弟子有一事不明,想斗胆请教。”
“何事?”
我问道,“敢问师兄,白略上仙长年禁锢诛灵塔,不知每日是否也要被吸走大量的内力?”
玄尾没回答,从背后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網遊之天書
瀟湘爵爺 窺天落花壹起醉
我继续道,“如果弟子此言冒犯到了白略上仙,还请师兄责罚。”
“无妨。”玄尾淡淡回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
没一会儿,玄尾停了下来,我伸头望了望,前面雾茫茫的一片,我又上前走了三个石阶,站到玄尾旁边。
斗魂师 罗家神少
玄尾衣袖一挥,一条雾气缭绕的通道打开了,能见度不足两米。我眯眼看了半天,夜视也用上了,还是看不到里面有人。
穿越之五行修仙
“师……”一回头,发现玄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我轻手轻脚的走进通道,可能是因为听了玄尾说的,这里会持续吸取内力的那些话,所以产生了心理作用,总觉得四周冷飕飕的,小凉风直往脖子里灌。
走了十来步后,视线逐渐清晰。
我看到了小粉。
他笔挺的跪在诛灵石上,闭着眼睛,神色淡漠。
小粉淡淡道,“今天来早了,是因为赤目提前饿了吗?”
我脱口而出,“你爷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