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x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笔趣-第649章:苦肉計分享-g7awy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走了过场,我就在马帮文化的总部等翟林老师。
对于金融,规划,我们这些半吊子,是不懂的,还是得那些专业的人来管理。
肥狗走进来跟我说:“来了。”
我立马站起来,带着马帮的人去迎接翟林,到了外面,我看到翟林下车,我就赶紧走过去跟他握手。
我说:“欢迎翟老师。”
所有人都笑了笑,欢迎翟林。
翟林说:“都是朋友,不用那么客气,走走走,想帮你解决问题,下午我得飞国外,参加一个金融会议。”
我听着就很惊讶,我说:“怎么,下午就走?几点?赶的上饭点吗?”
翟林说:“吃饭下次再说,先帮你解决问题再说。”
我说:“好好好。”
我说完赶紧带着翟林去我的办公室,翟林就跟我说:“把你们马帮文化的账本,还有资产负债表拿给我,腾辉的我都看过了。”
我赶紧的让人把所有的账本都拿过来。
翟林直接拿着看,他看的很快,一边看一边记数字,很专业。
但是他越看,脸色越难看。
他说:“真的是挥霍的一干二净,这个傻小子,一百多亿,一点实业都不办,就想着炒作圈钱,这心啊,真是黑透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现在说那么多,都没用,您看……”
翟林说:“你之前在电话里跟我说的股权平账,可以,来的时候,协议我都帮你拟定好了,你们签字对接公证就可以了,至于规划,细纲我没办法帮你做,因为我自己的公司,接了好几个项目,我真的没时间,你啊,还是得把小余请回来。”
我说:“可是,我看她已经下决心离开我了。”
翟林笑着说:“一个女人要下决心离开一个男人,为什么?因为她觉得爱你太多,但是又从你身上得不到,尤其是搞金融的女人,很会算的,你啊,用用苦肉计,别他妈成天讲义气讲义气,你跟女人讲什么义气?女人需要你讲义气吗?小女人要你疼,要你爱,要你关怀,都不要的,大女人要什么?当然要你软一点,油一点,这样才能相互调和嘛,国学讲什么?不就是讲阴阳调和嘛,是不是?”
我听着就笑了,翟林可真是个老油子,这看世间百态看的很透彻。
相公,妳別跑
我说:“行。”
翟林说:“眼下呢,我给你做三个大的规划,现在你的业务太散了,人员分布太广,不利于管理,开支也大,之前咱们做分裂,现在,咱们做组合,把马帮跟腾辉组合在一起,你们有重复的业务,还分两个公司,那不是太傻逼了吗?”
罪恶之 我就是小
我点了点头。
翟林说:“至于怎么做,你找小余给你做细化,这个合约,我都给你们带来了,你们签字就行了。”
翟林把合约拿给我,我分开了之后,就让马妍签字。
翟林说:“这个钱啊,我已经存到了邢主任的银行了,走个过场,就到马帮了,到时候怎么平,找余安顺,我跟你说,你公司现在有很多优质资产,旅游,茶叶,翡翠,还有你的小钱庄,投资的那百分之49的黄金公司,这都是优质资产,你不要急,也不要怕,不要担心赚不到钱,财富啊,他是一个累积的过程,慢慢赚,一定能赚到。”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我知道。”
翟林立马站起来,他说:“这个合同签了字,找你们公司的律师,到证监会公证一下,你是上市公司老总,做什么事都得仔细一点,知道了吧?”
我点了点头,翟林立马看看时间,他说:“我得走了,你啊,赶紧把小余给弄回,看你们这些人,都跟傻子似的,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不懂,别好牌给打烂咯。”
我听着就很无语,急急忙忙的,看着翟林出去,我也不知道怎么留他,也不能留他,只能去送他。
给他送上车,翟林就说:“现在就想办法,用苦肉计,给小余弄回来,我得走了。”
他说完,我就看着车开走了。
凌姐笑着说:“这老东西,可真是大忙人啊。”
我说:“一个上百亿企业的老板,光是给别人做规划,做管理能赚这么多钱,可想而知,他有多忙,他帮我啊,纯碎是因为余安顺的面子。”
貴族學院羅曼史 雲雲周曉雲
特殊案件調查科 祖傳賣膏藥
马妍不高兴地说:“你可真是招女人啊,这是惹了一个又一个,让人爱,也让人恨。”
我掐着腰,立马疼我龇牙咧嘴的。
我看着手,又流血了,这伤口太深了,稍微有点不注意,就裂开了。
我突然皱起了眉头,医生之前说我这手可能会感染截肢,我这要是感染深了,我他妈不得没命了吗?
我笑了笑,我给余安顺打电话。
但是电话打不通。
但是,不是没有信号的那种,就是她不接。
我知道,他一定看手机了。
我跟凌姐说:“啊姐,你给余安顺打电话,你跟她说,我手伤口感染了,很严重,可能没命了,你让她回来给我做遗嘱。”
凌姐听了,就狠狠的揪着我的耳朵,她说:“你有毛病啊,说什么屁话呢?”
开疆辟域 寓言中的骑士
我笑着说:“不严重点,她会回来吗?”
凌姐无语的摇了摇头。
但是还是打了电话。
很快,电话就通了,我一听,心里就无语了,真的,余安顺就不接我的电话。
凌姐立马哭着说:“小余啊,出事了,我弟弟出事了。”
“什么事啊?”
凌姐瞪了我一眼,她哭着说:“我弟弟的手感染了,医生说太严重了,快不行了,我弟弟让你赶紧回来,给他立遗嘱。”
“什么情况?怎么会感染呢?”
我一听余安顺着急的语气,我立马就笑了,她急了。
凌姐使劲地揪着我的耳朵,她哭着说:“昨晚上他没去医院,就直接用酒洗了洗,第二天去医院,医生说来太晚了,没办法了,你赶紧回来吧。”
凌姐说完就揉了揉我的耳朵,心疼的跟我挤眉弄眼的。
“他怎么就那么轴?那么深的伤口都不去医院,他为什么那么轴啊?我马上回去……”
八十天环游地球(凡尔纳漫游者系列·第3辑) JulesVerne
我听着就笑起来,凌姐把手机挂了。
她说:“你别说,翟林那个老东西,绝对是个闷骚货,还真的懂女人。”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
我说:“走,啊姐,咱们,去医院看看兄弟们。”
我说完就上车。
医武宗师
余安顺,这次回来,你就别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