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jf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ptt-48 軍鎖讀書-pktpo

vhjf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ptt-48 軍鎖讀書-pktpo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幽冥黄泉,地府、地狱、死亡之地,从很多故事中都能听闻有关这里的幻想,不过陆凝经历过那么多的场景居然也没到这个地方参观一下。
哦,她本来要去的,不过被集散地截胡了。
这里没有什么光线,只有一些疑似灯火一样发青的光亮飘浮在远处,光线的物理性质也很古怪,明明暗得只能勉强辨认,却能让人看得清脚下的事物。一些紫色或者红色的雾沉积在膝盖下的地方,无法判断那是本来的颜色还是因为光效变成了这样。到处都是黑色的嶙峋怪石,毫无特征,在许多大石头的顶部都被打入了钢钉,一些粗大的锁链沿着钢钉将这些石头串在了一起,就像是头顶多了一张网一般。
“这地方比起天堂入口可阴暗多了。”邵砸了一下舌头。
“废话,地府要是比天堂还光亮那里还收不收人。”吉斯撇着嘴说。
“你们也没来过?”晏融问。
“我们也就坐过一回,还是队长带我们的。那是天堂入口的车站,虽然比这里亮,但是亮得人心里发慌,也好不到哪去。”吉斯耸了耸肩,“等会找到车站我们就回去了,你们最好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资格,我们可不负责。”
“谁会来验证我们?”李移居借机问道。
“军铳坐镇天堂,军锁隔绝地狱,你们觉得呢?”吉斯略有些恶意地一笑,“四大军团里面军锁虽然不是单兵战斗力最强的那个,却是战术路子最野的那个,真不知道你们是幸运还是不幸。”
“什么叫战术路子最野?”晏融皱起了眉,她可是决定要打架的。
“军锁的部队因为军团长的风格,实际上什么都学,他们不像军剑一样将一种技艺发挥到极致,所有人都是全能的多面手,所以……嘿嘿。”吉斯冷笑了一声,“要是决定打架的,你大概会遭遇这个世界自古至今所有战斗技巧和武器的大杂烩。”
陆凝回忆了一下黑暗贤者给她看得那张照片,那个年轻而英姿飒爽的女性军团长,从照片中还真看不出这支军团是这个风格。
“但是车站在哪?”让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吉斯顿了一下,耸耸肩:“找呗,反正这地方看上去也不大,真正的地狱估计早就被军锁封住了。”
这样的寻找倒是不必分开行动了,按照吉斯的解释,特殊列车并不是固定时间发车的,Dacapo其实完全不需要去配置时刻表,当有人需要登车的时候,车会自然停在那里。
绕过了大约一公里左右的巨石镇,陆凝也已经习惯了这些风景,终于,在一片林立的石林之中,众人看到了一盏不甚明亮的白灯。
地狱里原本并不存在的事物,也就代表了这里有不是地狱的东西。晏融和袁捷依然走在众人最前面,小心地从岩石之间走过,而那个“车站”便无比自然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以就地取材的黑石组成了墙壁,打磨得十分光滑的金属板作为标识牌,白色的灯在围墙外昏暗却仿佛永远地明亮着,而在围墙之内,一些仿佛聚光灯一样的光线聚焦在中央的站台上,在光芒之外,一块平整的岩石上,有一名身穿甲胄的人正垂着头端坐不动,仿佛已经睡去。
“吉斯?”陆凝看了吉斯一眼,却发现他神色有点紧张。
“确实,这里就是车站了,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我可不知道军锁如今成为了什么模样,这地方太邪门了……带路已经完成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他那仿佛见了鬼一样的眼神让陆凝起了疑心。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告诉我就放了你。”
“没……没什么,就是见到一个可能死了的人,不过在这样的地方见鬼也不奇怪对吧?”
陆凝皱了皱眉,前面只有一个似乎在睡觉的军锁士兵,而且现在的角度根本看不着脸,吉斯有什么好怕的?
“做多了亏心的事情就是如此。”
略显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那名士兵缓缓抬起了头,旁边白色的灯光投射在他半张脸上,照出了他脏污而长长的须发,这名“军锁”从石头上跳下来,一双依然如炬的双目看向了吉斯:“你身上所背负的业障实在太重,放在以前早就应该死了,但谁让如今世上已无审判生死功过之处了呢?”
“怎……怎么?军锁还要管这个闲事不成?我可不准备登车。”
“在冥府待久了,总会沾染上一些这里的特质。不过我确实不能代行审判,你的奸猾可以留你一命。”士兵抖了一下袖子,军锁的制式战甲为贴身的链甲,双臂则由延展性极强的合金覆盖,只是前臂部分和一般衣物相比不自然地粗壮,背后则背着一个如同小锅一样的背包。
没有武器。
“都说了就到这里了吧,邵,早未,咱们该走了!只是带个路没必要见这些怪物!”吉斯的声音不自然地放大,招呼一声扭头就走,邵和早未犹豫地对视了一眼,也就是这片刻的犹豫时间,吉斯忽然顿住了脚步,抬起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但从背后可以看到他从应该是嘴里拽出了什么东西,伴随着有些恶心的粘腻声音,一长条的事物被他从口中拽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吉斯?”邵惊叫一声。
“来了这里,就不要想着安全离开,地狱和天堂不一样,天堂只是驱逐罪的地方,但地狱可是审判罪的地方。即使已经没了,权能还在。”士兵轻轻摇头,“他不够强,若是真正的大奸大恶,凭自己的精神也能走得出去,可是他还不够。”
吉斯扑在了自己生生从嘴里拽出来的内脏中,喉咙中发出了两声仿佛溺水一般的咕嘟音,接着便不动了。
“这是什么攻击方式?吉斯他身上有财宝在的吧?”邵扭头盯着士兵。
“财宝……国王留下的东西啊,也算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不过那很难成为自己的力量。”士兵捋了一下胡子,“算了,总之,既然来了这里,幽冥列车将会把该走的人都送去内城,你们……都做好准备了吗?”
“是的。”李移居点了点头,“我们打算交付财宝以取得通行的资格。”
士兵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之前坐的石头:“放在那里,有几件可以走几个人。”
李移居旁边的男子走到了石头前,从腰带间摸出了六个造型各异的物件放在了石头上。陆凝瞥了邵和早未一眼,之前她已经知道了这些财宝来自吉光片羽,就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收藏这么丰富。
“六个人,进去等着吧。”士兵摆了摆手,“剩下的人呢?”
柳云清给陆凝使了个颜色,带着自己的队伍进去了。陆凝深吸了一口气,对士兵说:“我是有资格的。”
士兵挑了挑眉:“凭资格吗?这我可没有判断权,请等我一下,我通知军团长过来进行认证。你们全都是内城资格持有者吗?”
让、袁捷和祝沁源点了点头,在与暗黑贤者的交流最后,他们选择的都是有关身份的祝福,对辅助战斗的那些来说并不需要。
“我们……我们只是来送人的。”邵咽了口唾沫,“不上车。”
“哦,也好,愿你们找得到回去的路。”
“我准备挑战!”晏融拎着枪走了出来,“听说只要打赢了也可以上车是吗?”
“是的,如果能在普通状态的任何士兵手中胜过一招半式,你就可以登车了。”士兵点点头,“今日的考核应该就是我来进行。如果你需要的话,随时可以开始——另外几位请稍候,军团长很快就会过来。”
晏融等着他说完了话,将长枪一立:“那么我要进攻了!”
话音刚落,枪若游龙一般穿出,霎时间红网已经笼罩了晏融的半个身体,她整个身体上都烧起了暗红色的火光,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士兵一个收腹,身体骤然向左平移了一米,手指一扣一弹,尖锐的哨音乍响,在晏融的枪杆上打出了一声清脆的撞击,她的枪势顿时歪了一点。而士兵则呼吸之间又是一个进步,一脚便跨入了距离晏融不过一臂之距的位置,左臂弯肘向外格开她的枪路,右手则直接一记锁喉!
咯啦!
晏融身体稍微向后一仰,颈间的“狂战士之死”中喷出了网格形成的手臂,和士兵的手死死扣在了一起,同时空着的左手抬了起来,狰狞的血网沿着手心向上蔓延成了一把新的短矛,扎向了士兵的面门——呼吸之间,攻守便是一转!
“不错的财宝,看起来和你融合得很好。”
士兵手肘一撞击偏了短矛,随即爆喝一声,将晏融颈部那只手直接捏碎,身体再次向后一瞬,掸了掸衣袖。
“这技巧……缩地?”晏融已经能看出士兵使用的一些身法窍门了,这反而使她更加兴奋,普通的武技已经无法让晏融感到满足了,她最近在钻研的便是一些近乎传奇的,甚至包括“武道”和“肉身成圣”这一类的技艺,而不依赖任何超自然力量产生的“缩地”同样是这一类技巧中的一个。
“接下来,认真一些,不要被你的情绪冲昏了头脑。”士兵告诫了一句,双臂一振,瞬间周边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锁链回响,陆凝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而晏融已经举起长枪向空中挑去。
转眼间十数道火光闪过,士兵再次一个缩地近身,背后的包内却同时涌出了锁链,这些锁链甚至比周围的环境还要漆黑,没有一丝光亮从锁链当中反射出来,在这样的环境下更是极难察觉。晏融挥动长枪将空中的锁链全部挡开,脚下却脚步一晃,整个人被一根贴地滑行的锁链扯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一块岩石上。
“喝!”士兵却完全不停止攻势,手向前一劈,袖中同样有锁链射出,带着鸣响向晏融下方一点的位置伸去截击。但锁链全部没入了石头当中,一阵炸开的火花将锁链弹开,却没判断到晏融的位置。
红色的网自她的腿到脚上,已经将晏融固定在了石头上,她抹了一下嘴角,咧嘴一笑:“挺厉害的,能不能再多展示点技艺?”
“哈哈,那便接好了!”
士兵一声长笑,五指一抓一收,袖口锁链立刻回卷到身边,扭成了一根长棍,他将长棍一舞,纵身跃起,整个人的动作气势猛然一变,招式宛如开山分海一般汹涌而上,晏融立刻脱离了红网的固定,反手拽出了背后的铳枪,随着一声轰然爆鸣直接撞在了士兵的棍上!
陆凝等人只感觉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双方的力量都是极强,这一记对撞竟然是平分秋色,反而让这群观众耳朵不好受了。
“用棍棒使斧法?”
“长柄武器,不需拘泥于形态,我所使用的本身只是锁链。”
二人一句交谈之前,单棍双枪已经对挑了十数下,原本晏融的枪法已经是陆凝生平仅见的灵活迅捷了,但士兵的速度以一对二却丝毫不落下风,真的是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枪术,现在又是长刀……换镰刀了!”
袁捷本来还想解说的,却发现嘴根本跟不上士兵切换架势的速度。一根锁链凝聚的长棍居然能将一应兵刃路数尽皆融入招法当中,并发挥出不逊色于原本兵器的效果,这对爱好武学的人来说不啻于一场饕餮盛宴。
晏融自然是越打越兴奋,随着她的情绪和战意愈发高涨,红色的网也开始遍布全身,开始形成花纹状,财宝正在和最适合的情绪发生着深度共鸣,她甚至逐渐开始跟得上士兵的招式变化,稳住了步伐,乃至转手反抢先机!
“这便是天赋吧。”让笑着摸了摸胡子,“晏融想得其实很少,但唯有武学这一路上,她会抓住每个机会让自己进步。”
陆凝也点了点头,恐怕到这个场景结束,都没人会得到比晏融还多的好处了。武艺、招式、意境……这些纯粹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相比各种神鬼妖魔的超自然能力虽然略逊一筹,却是集散地不会夺走的东西。
戗!
在晏融双枪一崩之势中,铁链聚合成的长棍终于被崩散,恢复成了漫天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