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八十六章 那個小道士你給我站出來! 【6500字】分享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万山子面色铁青,看着沧海君。
上次沧海君信誓旦旦地给他出了主意,那副自信的语气,仿佛雷龙宝宝已经是囊中之物。
万万没想到。
计划没成功将就算了,随他来的北溟教徒全军覆没,一不留神竟成了光杆司令。
而失败的原因居然是被一头八岁的龙族幼崽全歼。
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
沧海君又微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清茶,“万山翁稍安勿躁,消消火气。”
“敢情死的不是沧海君你的属下,抓不回纯血真龙,受罚的也不会是你。”万山子怒道。
他先前说他在扶摇众之中位居其末,并不是谦虚,而是确实如此,所以这种跑腿的活儿才会交给他来。如果他再不成功,那扶摇众才会派出更有分量的大佬,来准备与偃月教或别人开战。
“只是我警告你,若是这次我空手而归,你也不要想着能相安无事。”万山子又看着沧海君威胁道:“我们教派行事的风格,想必你是知道的。”
“我自然知道。”
沧海君又微笑了下。
这些北溟教徒,根本就是一群疯子。稍有矛盾,便会受到不惜性命的报复。所以在江湖上声名狼藉的同时,大多数势力都不敢招惹。
若不是迫不得已,沧海君也不想与这伙人打交道。
他悠悠说道:“万山翁仔细想想,我给你出的主意,虽不多高明,但也险些成功了。可谁知到了最后一步,你那群属下连一只龙族幼崽都对付不了,这如何能怪我?”
万山子胸口起伏了下,然后身子猛一后仰,双手入怀。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脸上满是一副我就不讲理你能拿我怎样的嚣张表情。
沧海君略显无奈,道:“若是万山翁对那雷龙幼崽势在必得,我倒还有一字箴言可以赠与万山翁。”
“一字箴言?什么?”
“蹲。”
重生复仇:狂傲千金来袭 猫小瞳
“蹲?”万山子纳闷了下。
“没错,就是蹲。”沧海君认真道:“虽然今后再把龙族幼崽引出来不会那么容易,那德云观内厉害的只有小道士一人,只要小道士不在,万山翁就有足够的机会去把龙偷了……只要你有打败那条小龙的能力。”
“这主意是不是太笨了点?”万山子凝眉:“万一蹲不到呢?”
沧海君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总会蹲到偷龙的机会的。”
“老夫好歹位列北溟扶摇众,让我亲自去做这等守株待兔的差事……”万山子仍旧满脸写着拒绝:“未免太没面子。”
……
神洛城上翻滚的云层之中,一条通体银白色鳞片的煌煌天龙正穿行而过,倏忽间止住身形。
夭矫当空!
地面上的人们或许只是觉得一道云层忽的浓密了些,同时,或许有一闪而过的心悸,但也不会有太多人留意,只当那是一次剧烈的心跳罢了。
可白龙寺里,正闭目冥神的小和尚,却缓缓睁开了眼……
银鳞天龙在空中盘旋,上下腾云,似是在海中游曳。
它那一双亮银色的瞳孔里,燃烧着的金焰一阵转圜,流露出些许的迷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咦?”
“怎么找不到了?”
“先前感受到的天龙气息,明明就是在这里,相隔数千里仍旧清晰无比。”它在心中喃喃:“可此刻如此之近,怎么忽然感觉不到?”
“总不至于刚成为天龙就突然陨落。”
在高空踌躇片刻,它眼中闪过一抹决断,似乎是做了什么稍显艰难的决定。
继而。
它轻轻张口龙口,吐出一声低低的龙吟。
这声音似是呢喃般轻,但与此同时,一阵龙族独有的威压从神洛城上空滚滚而过!
在这轰然降临的威压中,神洛城里的所有生物,都感受到了一瞬间的心脏骤然紧缩!
人类尚且算好,那些猪狗牛羊之属,突然间遭逢此事,大都猛地跪伏在地,胆战心惊!
天龙之威,哪怕只露出一丝,也不是凡人可以承受!
但它释放这道威压,自然不是为了吓唬这些生灵,而是这种威压也是同族之间的一种信号。
神识的寻找就像是目光,太过浅显。
通过这样的散发威压,它可以在一瞬间感受到周遭所有流淌着龙血的生物,无论对方如何变化,都会给出回应。
下一秒,它就收到反馈。
“嗯?”
这座城池以及周边,的确不存在成型的天龙。但是……居然还有一些意外发现。
那是一头纯血真龙?
豢龙国的纯血真龙虽然稀少,但是它们这些在祖地中生活了成千上万年的天龙,相较于其他真龙来说,也是难以企及的存在。
像是雷龙宝宝这种幼崽,自然不是它接触过的。
凭借着血脉的印记,它能感受到,这只龙族幼崽就是祖地中那一条雷霆天龙的直系后代,绝对出自豢龙国!
久违的愤怒感很快升起。
它愤怒的原因不止是有人劫掠了这条真龙幼崽,也不是豢龙国的人守护不利。
更多气愤的原因在于。
这条真龙幼崽居然在刷碗!
在它近万年悠久生命里,还没见过有龙族要做这种事情。
不。
听都没听说过!
就在它想要立即俯冲下去,将那条水深火热中真龙幼崽解救出来。
忽然,一道金光自眼前掠过。
咻——
光华敛去之后,一个披着宽大僧袍的小小身影出现在它面前。
万丈高空之上。
居然多了个唇红齿白的小和尚。
一个陆地神仙的气息如果内敛起来,哪怕是斩衰巅峰的大能都不一定能够看穿,说不定还会将他当成普通孩童。
但是同等级的天龙却可以轻易地感觉到,眼前的人与自己是同一等级的存在。
就像是某种玄妙的同类感应。
来人正是白龙寺内的老祖,也是多次转世重修,实际年龄高得吓人的一位。
他在白龙寺中修行,一向安稳。
若是有地仙以下的修者威胁神洛城,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像是上次诸妖王围攻铁牢,他也曾明确感应到,却根本懒得去理。
很简单,他们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即使是斩衰巅峰中极接近突破的半步地仙,与真正的陆地神仙,也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像是一道门槛,槛外人根本没有资格与槛内人对视。
但是。
同级别的存在就不一样了。
这条天龙不止在神洛城盘踞,还敢向下方释放威压。身为神洛城方圆唯一的陆地神仙,小和尚完全可以将这视作对自己的挑衅。
每一位陆地神仙,都不会容许有人在自己的头顶搅动风云。
“天龙?”
小和尚沉凝地望着对方。
云端之上,外表稚嫩、神情认真的他,与对面那盘踞在云海中、鳞片反射日辉的庞然大物,虽然体型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气势却丝毫不输。
“佛门修者……”
双方对峙了一下,还是那条天龙先开口道:“我无意冒犯,只是在寻找我的同族。”
“可你已经惊扰了下方的百姓。”小和尚的目光有些强硬。
“不得已而为之罢了。”天龙也并不畏惧,巨大的竖瞳映着小和尚的身影,“我感受到我的族人正在被人类欺压奴役,我必须去解救它。”
“哦?”小和尚沉声道:“如果是真的,我可以帮助你。如果是假的,你想在这里肆意妄为,可是打错了主意。”
“千真万确。”天龙回道。
“那我便随你一起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和尚紧盯着这条天龙,寸步不让。
对于一位地仙级别的强者来说,毁灭下方这座城池,可能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
所以当得知对方可能是怀有敌意而来的时候,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保证对方不能脱离自己的控制。
在我的地盘,即使你要惩恶扬善,也要在我的监管下才行。
至于自己是不是这条龙的对手……
小和尚傲然一笑。
他丝毫没担心过这个问题。
嗖的一声,那条庞大的天龙摇身一变,化身成为一名气质典雅高贵、身着素白襦裙的中年妇人。
“我可以理解你守护人族百姓的心情,但若是你要袒护欺压我龙族的犯人,那我也绝不会容忍。”
这位由天龙化身成的“天龙人”缓缓说道。
“你大可放心。”小和尚昂首道:“若是果真有那般恶徒,我绝不会偏袒。”
两位高高在上的至强者,很快达成了默契。
小和尚随着那天龙人,一起化作光华,降落下去。
……
德云分观内。
小肥龙正与王龙七抱团厮打在一处,它的小短爪子揪着王龙七的胳膊,王龙七则连手带腿一起锁住它的龙爪,一只脚蹬着小肥龙的脸颊。
一人一龙,在院子里互相角力。
其实,即使在不放电的情况下,龙族的肉身之力也不是王龙七这样一个凡人能够比的。王龙七之所以能够与它这么嚣张,是因为小肥龙的一只爪子里高高举着一只鸡腿儿。
因为怕鸡腿儿蒙尘,它一直在单手应付王龙七。
每当它想将鸡腿儿塞进嘴里的时候,王龙七都会想尽办法抵住它的下巴,让它的嘴巴没法张开。
就在这场战斗难分伯仲的时候。
两道光华倏忽落下。
天龙人与小和尚落在德云观中。
小和尚左右看看,略微惊诧,竟然是这里?再低头一看,顿时更加惊讶了。
“哇呀呀——”
王龙七正死命蹬着小肥龙的下巴不让它张嘴,忽然余光扫到旁边出现人影,他顿时收回了脚,叫道:“不玩了、不玩了。”
他松了脚,拍拍土,站起身来。
那边小肥龙见他收脚,立刻一口将鸡腿塞进嘴里,整个鸡腿儿塞进去,一撸,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一根干干净净的骨头。
突出一个熟练。
“嗐嗐嗐……”
小肥龙爬起身,发出得意的笑。
但是笑着笑着,笑容就忽然僵住。
它也就见到了面前的两个人,尤其是那个天龙人,身上有一股让龙莫名亲切的气息。
小肥龙愣住了。
对面的光头小和尚面无表情,指了指王龙七,对天龙人说道:
“这二货就是你说的……欺压龙族的恶徒?”
“嘿……”王龙七一脸不爽:“你这小秃驴怎么开口就骂人呢?”
小和尚双眉一皱。
浑天斗地
然后李楚从前殿中走出来,迎道:“金坛禅师。”
小和尚的眉头又舒展开。
李楚是知道这小和尚实际地位的,便对王龙七道:“先领着它去别的地方。”
然后才重新看向来访的二人。
那天龙人看着李楚,虽然感受不到他的境界,但却莫名有一种“此子不凡”的直觉。
小和尚传音与它道:“你最好跟他好好谈,大家以和为贵。”
天龙人蹙眉回道:“你方才说不会护着他?”
小和尚嘀咕了一声:“也说不定是护着谁……”
三两句话,也让天龙人升起了忌惮的心思。因为它深知,能让一位陆地神仙重视的人,必然有超凡之处。
于是她向李楚问道:“你是这里的主事人?”
李楚颔首。
天龙人也点点头:“我有事与你谈。”
李楚向后一伸手,道:“请进。”
……
片刻之后。
杜兰客刚去前殿送完茶,回到后院,王龙七上前问道:“方才那俩人什么来头?怎么看上去怪嚣张的?”
“大来头!”老杜夸张地说道:“那位小和尚就是城外白龙寺的鸿都金坛,之前来过的。我方才听他们聊天,那位妇人,居然不是人,而是一条豢龙国的祖地天龙!”
“哇。”王龙七惊呼一声。
想起刚才自己那声勇敢的秃驴,竟有一股诡异的自豪感涌上胸膛。
这算不算是和陆地神仙斗得有来有回?
虽然是斗嘴。
“它来这里啊,好像是要接雷龙宝宝回去。”杜兰客又看向小肥龙,“它就是从豢龙国被偷出来的,师傅应该也没理由不让它回家。”
“啊?”王龙七眨眨眼,颇为不舍地看向小肥龙,揉了揉它的额头:“好兄弟,你要滚蛋啦?”
“嗐嗐嗐!”
小肥龙瞪了他一眼。
然后转过身,一头扎进了厨房。
王龙七摇摇头:“这才几个月,它都学会说脏话了,过分。”
万界飞仙 霸蓝颜
杜兰客:“……”
他们本以为小肥龙是临行前要吃个痛快,便没再理它。
却没注意到……
过了会儿,小肥龙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个小包袱。
他蹑手蹑脚地溜到墙根儿边,然后蹭的一下就翻了过去。
毕竟翻墙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
没错。
小肥龙很生气。
在豢龙国里,由于真龙的数量稀少,每一位纯血真龙在幼年时期,大概率是接触不到同类的。而那些供养它们的龙侍,一直是类似于仆人的存在,从来不敢有什么逾矩的举动。
所以它的成长过程一直很孤独。
也只有这样的孤独,才能造就出真龙的“霸气”与“冷漠”。
直到来到了德云分观,幼小的它才感受到了“朋友”和“亲人”这些概念,很快就变得开心起来。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它已经喜欢上了这里。
在它的概念中,这里已经取代了那个出生以来的“巢穴”,成为了它的“家”。
包括那个恶魔小道士,虽然很可恶也很可怕,但也被它视作“家人”。
可是。
听到那个恶魔小道士居然答应让别人带走自己,小肥龙非常生气。
它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好。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白纽扣
既然你们不要我了,那我自己走。
没错。
小肥龙离家出走了!
很认真!
它翻墙走出德云分观,认了认路,又朝上次那家烧鸡店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然,它的目的地不是那里。
只是觉得……那个方向比较有吸引力。
可小肥龙不知道的是。
就在它的身影离开德云分观的那一霎,就已经有一道神识锁定了它。
两条街外的一间客房内。
万山子狂喜!
他之前听了沧海君的话,便来到德云分观附近开始蹲守。
不敢将神识探入德云分观,他只敢覆盖着那周边,只等小道士离开,便打算找机会去偷龙。
万万想不到,没看到小道士离开,反倒是小龙自己离开了!
沧海君诚不我欺。
只要一直蹲。
居然还真能蹲到机会偷龙!
轰的一声,万山子的身形化作一道黑风,飞掠出去。
一转眼,就已经来到了小肥龙的面前!
“嗐!”
小肥龙才走出没多远,就骤然被一道黑影挡住去路,它机敏地发现不对。抬起头,就看见前方一个脸上带着狞笑的老头儿,顿时发出一声惊叫!
转身就要跑!
“嘿嘿。”万山子抬起手,低喝一声:“哪儿跑!”
他的掌心突兀出现一道黑色孔洞,那孔洞中释放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瞬间形成了一个漩涡!
那漩涡的力道之强,雷龙宝宝肥硕的身躯毫无抵抗之力,一下就被吸了过去!
小肥龙回过身,双角一亮,劈出一道粗大的雷电!
万山子早有准备,先前几位属下身亡,他就料到这小龙定有神异的手段。
当这道雷霆劈出,他右手也抬起,猛地抵住左手,轰——
那黑色漩涡轰然扩大,化作一片无底洞似的,将小肥龙劈出的雷电纳入其中,顷刻没了踪迹。
小肥龙劈出这道雷霆之后也立刻萎靡下去。
魔鬼丫头治校草 惜缘
啪。
被他一把揪在掌心,拎住了后颈鳞,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天龙人站起身,对李楚说道。
“好。”李楚轻轻点头,对一旁小和尚道:“也劳烦金坛禅师做个见证。”
“善哉。”小和尚也点头。
三人正说着,那边杜兰客猛冲过来,忙道:“师傅,雷龙宝宝好像……又跑出去了!”
“嗯?”李楚眉峰一聚。
“跑出去?”天龙人微瞑双目,神识瞬间覆盖全城,下一秒,她的眼睛骤然瞪大,“贼子敢尔!”
与此同时。
李楚和小和尚也都感应到了小肥龙的所在。
这三个人,随便哪个都有覆盖整座神洛城的能力,所以也不用沟通,一瞬间,全部消失在了殿中。
唯有杜兰客,就听耳边飒飒飒的三声响。
再抬起头,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诶?”
老杜眨了眨眼,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
他那边是怀疑眼睛,万山子则是怀疑人生了。
他才刚刚擒住小肥龙,想要带他一路飞回北溟,以免节外生枝。
才刚刚出城不远,就突然被三个人挡住去路。
这三个人,一个小孩儿,一个女人,一个……刚从土里拔出脑袋。
唯一的共同点是,万山子全都摸不透他们的深浅。
但是能如此瞬间出现,
而且那个道士,分明就是德云观中那位小道士。沧海君曾经多次提醒他,绝对不要考虑与小道士硬碰。
他问那小道士修为几何的时候,沧海君却也语焉不详。
总之就一句话。
不管多硬,但你别碰。
三对一,万山子心中一凛,自觉是绝无胜理。
想到这,他嘿嘿一笑:“三位……是为这小龙来的?”
对面三人没有理他。
尤其天龙人,看他的目光淡漠,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我说我是捡到的,你们信吗?”
万山子又尝试着问了一句。
对面三人仍旧没有理他。
虽然小肥龙在他手里,但是他连以它作为龙质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三个人,每一个都可以瞬间令他失去任何抵抗能力。
万山子显然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察觉到气氛越来越严峻,他再度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直接将小肥龙放下。
“不知三位能不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这就放了它,绝不再犯!”
三人还是不理他。
只是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死了。
万山子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悲愤,怒道:“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有种单挑!”
小和尚看着他,又瞥了一眼李楚,忽然颔首道:
“好啊,只要你能打败我们三个人中的任意一个,我们就可以放你离开。”
“真的?”
万山子心思电转。
对面或许都是斩衰大能,而他是万象巅峰。凭借北冥教派的秘术,他可以在一瞬间爆发极强的力量,未曾没有过击杀大能的战绩。
对方如果一拥而上,他自然没有任何机会。若是真的小瞧他,与他单挑……说不得要付出代价!
“自然。”天龙人也随之点头答应。
“可以。”李楚也同意。
“嘿嘿。”万山子不禁又笑了笑。
考虑该如何把握住这一线生机。
他的视线在三个人中逡巡一阵,然后,直接锁定了一开始说话的小和尚。
谁让他看起来年龄最小!
虽然大概率是大能转世……但就算你是大能转世,这个年纪又能恢复到几成修为?
于是他缓缓抬起手指:“这位小朋友……”
“干嘛?”小和尚抬眼问道。
随着他一眼望过来,周身气息猛地爆发出来!
轰!
万山子膝盖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陆地神仙!
斩衰境仅是气息不会有这么强的威压,绝对是陆地神仙!
我特娘诶……
万山子心惊胆战,忙道:“没事,我打个招呼。”
心里一下子将小和尚排除,又看向剩下两人。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万山子咬咬牙。
“我知道打女人不好,但是……”他正要抬起手指向天龙人。
忽然。
天龙人也一扬眉,双眸间金焰一跃。
轰!
万山子竟然感受到了一霎的窒息!
龙!
天龙!
我打你马的。
他一把握住自己的手,喝道:“没有但是!我绝对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
然后。
他伸手指向最后一个选择。
“那个小道士,就是你了!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你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