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o9h好看的言情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討論-第二零六章 正面進攻(四)熱推-i7yfj

eoo9h好看的言情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討論-第二零六章 正面進攻(四)熱推-i7yfj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这个临时休息,不仅是让骑兵部队缓一缓乏,而且也是让坦克、摩机部队的士兵,都下车活动一下筋骨,喝一点水,同时也方便方便。因为即使是在现代社会,长时间坐车也不是一件舒适的事情,尽管华东**在设计制造这些装甲车辆时,己经尽可能的考虑驾驶乘座的舒适性了,但受制于这个时代的技术条件,当然还是远不能和现代车辆相比,在训练的时候,几乎所有士兵都被车辆颠得大吐不止,因此一次训练结束下来,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丝毫也不比步兵的训练消耗小。
卡车、装甲运兵车还稍好一点,虽然颠波大了些,但车内的空间较大,还不算太局促,通风也较好;而坦克里的空间就要狭窄得多,结构紧促,不仅活动空间小,而且燥气,油味充满车内的空间,因此坦克兵是最辛苦的,即使是正常的行驶,也是消耗极大。因此在分析训练的测试结果之后,技术人员得出的结论是,坦克在行驶3-4小时之后,最好能休息15-30分钟的时间,才能保持战斗力。
在休息结束后,运输车队和骑兵继续出发,大约又行进了2个多小时,走出了40多公里的路程,这时无人机己发现了蒙古骑军,双方相距大约18公里,不过这时蒙古军队正在休息。
魏力闻迅之后,立刻也下令运输车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息,并且吃一点干粮,准备战斗。因此在这个时候,运输车队和蒙古骑兵实际是在相距不到20公里的地方都在休息,只是人民军知道蒙古骑军的存在,而蒙古骑军却不知道这时人民军的运输车队距离自己并不远,而蒙古骑军的探子只是按照常规,前出到大军前10余公里的位置,也就不可能发现人民军的运输车队。
等到蒙古军队休息够了,重新出发时,魏力也立刻下令,结束休息,全军该上马的上马,该上车的上车,但卡车和骑军留在原地,坦克连和摩机连出战。同时魏力和副连长、连指导员也都登上了自已的坦克,谁都没有想到,人民军的摩机部队成立之后的第一场正式战斗,居然是由一支后勤运输队伍打响。
行驶了大约10余分钟之后,前方己经可以看到蒙古骑兵了,魏力打出了排成横队的旗号,于是各坦克立刻纷纷调整自己的位置,12辆坦克排成一列横排,横向展开达200余米,并和后面的装甲运兵车拉开了距离;而这时魏力又打出了准备战斗的旗号,这时各坦克的驾驶员和机枪手也都纷纷关闭了自己的出车盖,改用车内的潜望镜观察车外的情况,同时炮手也向炮膛里激填炮弹,准备开火,而坦克的车长原来都是半截身子露出顶盖的,这时也都缩了进去,只露出半个脑袋,并且都捱了车顶机枪的手柄。
原则上在战斗开始之后,车长也应该进入车内,关闭车盖,用炮塔的潜望镜观察车外情况,但潜望镜的视野狭小,观察的范围有限,而且不能使用车顶的12.7毫米口径机枪,毕竟大口径机枪在对付步兵和一般性的防御工事,是有很大威力的,在正面进攻部队的进军中,基本没用过坦克炮,就是用车顶机枪和车前机枪搞定蒙古军队的袭击,当然这也是由于这个时代,坦克还没有真正的对手,实际的风险并不算大,因此在正式战斗时,车长还是冒险打开车顶盖,观察情况,并亲自操作车顶机枪。
魏力只将眼睛露出车顶,默默计算着和蒙古军队的距离,觉得双方的距离拉近到1000米以内之后,立刻大吼道:“开火。”
这时炮手早己经做好了开炮的准备,听到了命令之后,立刻向蒙古大军开炮,同时魏力也扣动了机枪的扳机,向蒙古大军射击,车前机枪几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开火。其他坦克的车长见连长的座车开火,也都纷纷开火开机,向蒙古大军射击。
一时间蒙古大军的队列中爆炸四起,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双方的距逐渐拉近之后,蒙古骑兵也在马匹上开枪射击,但子弹打在坦克上,虽然“铮铮”作响,火花四溅,但却伤不了坦克分毫,而在距离拉近之后,坦克火炮己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反到是两部机枪,火力全开,但也足够打得蒙古军队伏尸遍地,血流成渠。
不过虽然伤亡惨重,但蒙古骑军却并没有后退,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双方终于进入了短兵相接的距离,这时各坦克的车长才都钻进车内,盖上了顶盖,毕竟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但尽管如此,蒙古骑军依然对坦克束手无策,因为既使是在近距离射击,依然无法击穿坦克的钢板,尽管有士兵拔出马刀,向坦克猛砍,也无济无事。而这时尽管坦克只有车前机枪还能正常开火,但对于骑兵来说,坦克本身就是一件庞大而可怕的武器,就凭体形、重量就可以轻易的辗压骑兵。
当然仅仅只靠用车体辗压,蒙古骑兵到是还可以抵挡一阵,但这时后面的摩机部队也跟上来了,车上装载的步兵已全部都下车,并迅速的依托在坦克的周边和蒙古骑兵作战,有了步兵的掩护,车长们又可以打开顶盖,重新开动车顶机枪射击,而蒙古骑兵也无力再突击到坦克的附近,因此完全被坦克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而玛克萨尔扎布、海山见势不妙,也只得赶忙下令撤退,而撤退的途中,又遭到了坦克的追击,在猛烈的火力打击下,死伤人数不计其数。
坦克一直追出了10余公里,才停止了追击,而这时在双方交战的战场上,几乎遍地都是蒙古士兵人马的尸身,枪支、马刀、旗帜也撒荡遍野。只有少数还没断气的士兵、马匹在痛苦的呻呤、惨叫,当然也有少数落马的蒙古士兵被人民军俘虏。
这时后面的运输车队、骑军也都赶了上来,魏力十分兴奋,不过也没忘了大局,这一仗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加上前面等待的时间,差不多停留了1个半小时,因此要赶在晚上到达达里诺尔湖营地,就不能再多耽搁时间,来不及清理战场,仅仅只能查点一下自己的损失,而经过查点,在这场战斗中,人民军竟然无一阵亡,只有16名战士受伤,但都不重,经过简单的包扎处理之后,完全可以继续行进。另外还抓到了34名俘虏,并收获了37匹马。
不过这耽误,差不多过去了两个小时,于是魏力下令,留下骑兵清理战场,而自己带领坦克、摩机部队、运输车队先行赶到达里诺尔湖营地。而俘虏的蒙古士兵也被运输车队一起带走,但将马匹留给骑兵部队。
而最终清理战场的结果,被人民军击毙的蒙古士兵达1271人,再加上受伤逃走的士兵,这一战蒙古军队的伤亡达到了2500人,连两名主将玛克萨尔扎布和海山都挂了彩,可以算是一场大败,因此当玛克萨尔扎布和海山逃回驻地时,全军震惊,谁都没有想到,人民军的这种古怪的战车竟然如此厉害,仅仅只出动了十几辆,再配上1、200名步兵,竟然彻底击败了3000蒙古骑兵。
主将达木丁**再招集其他诸将商议时,众人也都觉得束手无策,因为这一仗根本就没法打下去了,就连陶克陶胡都认为,这次人民军出动的怪战车,比和自己交战时更强大,更厉害,因此众人最终也只能决定,暂时坚守营地,同时派人回库伦去报信,并像俄国军官请教应对之策。
由于受国内命令限制,俄国军官不能离开库伦,随军出征,因此刚出战时,诸将还都十分高兴,因为诸将其实对俄国也并无多少好感,同时又怕俄国军官分夺了自己的战功,而现在走投无路,这才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俄国军官的身上。
其实面对人民军的坦克,俄国军官也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在库伦的时候,陶克陶胡曾将他遭遇到的人民军的装甲战车的情况告诉过俄国军官,但俄国军官根本就不信陶克陶胡的说法,认为陶克陶胡完全是在胡说八道,那有这种怪车,完全就是陶克陶胡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罢了。
原来被派到蒙古来的俄国军官都是从欧洲地区调遣过来的,没有和人民军交过手,当然对人民军多少也还有些不服气,如果是驻守远东地区的军人,就不会这样轻易的否定陶克陶胡的说法,因为人民军在与俄军的交战中,也出动过猛士装甲车,就算是没见过,但也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另外和人民军交过战的俄国军人,都见识过人民军的厉害,也不会对自己不理解的事务胡乱加以否定。
不过蒙古大军没有电台,因此要向俄国军官请教应对之策,只能返回库伦去,于是众人协商之后,决定派海山回库伦,毕竞他和俄国的关系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