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tmb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最強仙帝 起點-第1725章 萬年陰沉木熱推-ph1yi

r7tmb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最強仙帝 起點-第1725章 萬年陰沉木熱推-ph1yi

都市最強仙帝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仙帝
面对着叶晨的射日大箭,武长林感受到了压力。
这也让他不敢太过靠近叶晨,只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自然就不怕射日大箭,但是想要攻击叶晨,也就变的困难多了。
其余的人也都跟在武长林的身后,都害怕射日大箭,真要是射在了身上,这滋味可是不好受。
但是看到上面人的四面合围,叶晨并没有放在心上,自己想要突破对方的这个大阵,应该是不太难。
自己就是带着他们玩一玩,看一看下面有没有什么好的药材。
这个湖还真挺深的。叶晨感觉到自己好像是下潜了二百多丈,下方居然是出现一堆奇怪的药草,他认出了水牛草、九品水参、紫茎蒲、双生塔头。
这些药材真的是太难得了,居然是还有十几种自己见都没见过的,但是上面的灵性十足,也就顺手采了下来。
上面的这些人一看,好家伙!居然是还有心情在这里采摘草药,真的是太没把自己当回事了。
大家已经是把包围圈做好,就等着收缩阵势,一举把叶晨拿下。
别看叶晨在收集药材,其实他也是在想着对策,他不由的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
对方也是临时的布置了一个困阵,但是这个大阵准备的一点都不充分,而且在水中,没有固定的阵脚,所以只要自己集中全力攻击一点,很快就能找到突破口。
双方保持着十丈左右的距离,对方害怕叶晨的射日大箭,而叶晨也害怕对方的全力一击,毕竟这三十多个人,全力的一击,合击之力还是非常的大,就是大神王也不可能做到一点不畏惧吧?
叶晨一看到下面的淤泥,心中暗想,我就给你们来一个浑水摸鱼。
想到此,叶晨马上发动了攻击,只不过他攻击的是下面的湖底。
一记重拳下去,湖底的淤泥就出现了一个十丈多深的大坑。
马上又对着上面的人打出一拳,这样一来,就搅动了整个湖底。下面的泥沙俱起,刚才还清澈见底的湖内,此时已经变得一片混浊,用眼睛是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这引起修炼者都是用神识在观察周围的景物,虽然是这些泥沙对观察事物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却给人一种心里上面的压抑感。
叶晨又是连续的几拳打下来,突然间地下一阵颤动。
连同湖水也跟着颤动了起来,这让叶晨感觉到奇怪,难道又要地震不成?
此时大家把注意力都用在了地下,看一看又要出什么怪事。
就看到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厉害,突然之间,一声轰响。
湖底爆炸了,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冲天而起,好在叶晨早就有了准备。
一面盾牌护在了身下,同时又用出了妙有之道领域,抵挡这一击。
不过上面的这个囚笼阵可就挡不住了,当时就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这样的机会叶晨自然是不会放过,马上向上冲去。
武长林不由的叫道:“大家站好位,不能让这个家伙跑掉。”
他还在叫大家注意呢,但是这一次叶晨的攻击目标就是他。
叶晨一箭射了过去,然后自己在后面一飞冲天,以最快的速度杀向了武长林。
武长林一直在防着叶晨的这一箭,刚才那一箭已经是让他心有余悸。这一箭他早有准备,用手中的长剑直接把射日大箭挡开,然后一剑刺向了来袭的叶晨。
武长林毕竟是一家之主,手中的功夫相当的了得。二人转眼之间就过了十几招。
都没有找到对方的破绽所在,武长林也不由的大吃一惊,他真没有想到对方的剑术居然是这样的精妙,对方才是一个小神王,如果成长为神王,自己一定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其余的人也都包抄了过来,叶晨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掉头又逃。下面的震颤更厉害,但是此时的叶晨也管不了那么多。
不过刚到湖底,他想再轰一拳,就在此时,突然之间,下面就有万道的霞光冲出了天际,把整个湖底映的通明。
一座宫殿居然是从地底冒了出来,这宫殿长有十余丈,宽有六七丈,宫殿的顶部全部都是琉璃瓦,这万道的霞光就是这些琉璃瓦散发出来的光彩,大殿的正门上面有一块匾额。
神武宫!
叶晨的心中不由的就是一喜,看来又有宝物出世了。
别的宝物他没看到,但是他看到在周围的栅栏,却是用万年阴沉木制造而成,自己不是正缺少这味药材吗?
看着这一圈万年阴沉木,别的不说,就是这些万年的阴沉木,就可以让自己发一笔小财了。
想要成为阴沉木,条件也是非常的苛刻,必须是特定的那几种树木,被埋入到水底之后,至少是在几千年的时间内,不能腐烂。
经历了万年的时光之后,这些木材就成了成年阴沉木,这些木头已经独有了自己的阴极属性,而且质地更加的坚固,不只是能用来炼器,也能用来炼丹,通常的情况下炼丹也到辅料的作用。
但是就是这一味辅料,却关系到炼丹的成败。
下面的人也看到这座神武宫,武长林不由的叫道:“先杀了这小子,这些东西咱们平分。”
叶晨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来到了栅栏旁,一挥袖子,立即就有一面栅栏进了他的口袋。
武长林一看,这个家伙居然是不害怕自己,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采药。
立即一剑刺了下来,叶晨也只有回头一剑,再没有时间采更多的万年阴沉木。
不过就在此时,突然之间,神武宫内有人大声的叫道:“拿了我的东西,快一点还给我!”
叶晨岂会听这个人的话,不由的说道:“拿了,就没有还的道理,不服你出来呀!”
“找死!”
随着一声吼,一个金甲神从神武宫中出来,身高三丈六,手中指着一把紫金降魔杵。
对着叶晨就是一下,叶晨也不客气,专门就缠在了武长林的身边,这紫金降魔杵个头也有丈余,抡起来也有万钧之力,要是让它给碰上,非互既伤。
叶晨的动作灵活,专门让这些人帮着自己顶雷,武长林让叶晨一缠也是逃不开身,也只有硬接这一杵。
顿时他就让紫金降魔杵给打出去数十丈远,胸口一阵的震荡,差一点就吐血。
雄厚斩也追了上来,对着叶晨就是一通暴击,不过叶晨闪过之后,雄厚斩就面临着金甲神的攻击。
金甲神是无差别的攻击,他只攻击叶晨,但是叶晨就在雄厚斩的身边,金甲神这一杵下来,攻击的范围足有一丈方圆,想躲在也躲不掉,除非是离着叶晨远远的。
武长林反应了过来,不由的对着大家叫道。
“大家一起把这个金甲神打爆,我们进入到神宫之中,里面有更多的宝物。”
雄厚斩却是大声的叫道:“不可以进去,神武宫乃是古羌族遗址的中枢所在,如果破坏了这里的风水,以后能不能进来,还不一定。”
听到这里,叶晨哈哈的笑着说道:“那可是太好了,我要打碎神武宫,让你们把这里当成你们家的后花园,不让我在这里玩,咱们就谁也别玩。”
听到了叶晨的话,武长林立即叫道。
“快把这小子杀掉,不能破坏了这里的风水和格局,保护我们的药园!”
五大家族势力庞大,在这里得到的好处也是最多,他们自然是不想失去这样一个药园。
这一场战斗可就精彩了起来,叶晨躲避着金甲神的攻击,同时又跟五大家族的人纠缠到了一起,而五大家族的人也在躲着金甲神。
不多一时就有三个人死在了金甲神的攻击之下,还有几个受伤的。
武长林一看,这个家伙太狡猾,就是利用自己这些人来对付金甲神。这个金甲神又是一根筋,不懂得变通,如果真这样下去,自己的人反倒是受伤最多。
看这个样子,一定要先解决了金甲神才可以解决这个家伙,因为这个家伙太游滑,想要抓到他的弱点,还直不容易。
“大家一起攻击金甲神。”
武长林马上改变了攻击的策略,金甲神没有太多的思维,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三十多人,同时攻击一个金甲神,这场面非常的壮观。
在武长林的指挥之下,三十多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各样的攻击手段尽现。
一时之间,小湖内波澜壮阔,搅的湖面上面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各样的攻击汇集到一齐,就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金甲神凭借着本能,感觉到了危险,不过他只是加强了对叶晨的攻击。
一声轰响,金甲神被打的解了体,一时之间,再没有人来威胁叶晨。
叶晨立即对着大家说道:“真是万分的感谢,大家居然是帮我摆平了这个讨厌的家伙。”
武长林却是冷笑着说道:“你想的倒是美,这样一次你只不过是太狡猾,不过没有金甲神给你当打手,我看你还有什么样的手段?”
叶晨跟金甲神不一样,这些人就是想要利用合击之力,一举灭掉叶晨,那也是不可能的。
叶晨跟谁都是过一招,还不停留,把这些人给忙的团团转,却是找不到合击的机会。
而各自为战的攻击,却不能把叶晨留下。
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叶晨一头就扎进了神武宫之中。
一进入到了宫殿之中,就看到里面供着一个相貌威武的高大雕像,而在两边的偏殿内,却是巨大的齿轮,还有不少操纵机枢的把手。
看来这里还真是一个大阵的中枢所在,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大的遗址,全部控制在这里。
后面的人跟了进来,也看到了这一切,不过武长林却是非常的担心,不由的对着叶晨喊道。
“臭小子,你不要胡来!”
叶晨哈哈的笑了起来,非常得意的说道:“我胡不胡来,就要看你们胡来不胡来了,如果你们不胡来,我自然是不会胡来,如果你们胡来,我就要胡来。”
看到这里,武长林只有长叹一声说道:“这一次算你赢了,你可以走了!”
叶晨却是摇头说道:“你们先走,只要是留出一个安全的通道,我就可以出去。”
武长林也只有按照叶晨所说的办,叶晨可不是简单的留下来,等到了安全才会出去,他在仔细的看着大阵的枢纽,同时也在尝试着与那尊雕像沟通,看一看能不能得到一点什么启示。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点联系也没有,不过叶晨没有放弃,他熟悉时空之力,慢慢的与这时空之力沟通,并试着与之产生共鸣。
时空之力是一种玄之又玄,晦涩难言,普通的修炼者很难理解的力,古今之大成者当中,也没有几个人能掌握这种力。
叶晨已经是沉浸到了一种言出忘我的境界之中,只为搜寻到一丝与时空之力有关的讯息。
突然间,沉睡之中的老鬼,突然间说道:“我感受到了洪荒的气息!”
“老鬼,你醒了,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叶晨急切的问道。
“这里的气息很熟悉,不过我还是想不起来,我们有什么渊源。”
听到这里,叶晨不禁是有一点泄气。不过这事也急不来,马上劝道:“不用急,你慢慢想。”
“不过这里的时空之力好熟悉啊!他好像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也不知道这位老友能不能感觉到我的到来呢?”
老鬼的话刚落,就听到有人说道:“虚弥,是你吗?”
虚弥是谁?
叶晨突然间意识到,老鬼的名字好像是应该叫虚弥,看来他是遇到故人了。
“你是在叫我吗?”老鬼不由于问道。
这个时候,叶晨就看到那一尊雕像突然之间复活了,他站了起来,看着叶晨。
“小子,没有想到虚弥这个老小子,寄生在你的神识海之中,很好你也得到了他的一些传承,不过他伤的太严重了,我也没有办法治愈他,也只有靠机缘巧合,或许他还能恢复往日的神通。”
叶晨听了,立即行了一礼,非常客气的说道:“今日打扰帝君了,冒犯之处,还请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