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s9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港樂時代笔趣-第416章 虎頭蛇尾讀書-5bur5

356s9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港樂時代笔趣-第416章 虎頭蛇尾讀書-5bur5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right turn!”
“align in open order,out!”
………..
在黄大仙警署的「大地」上,一群军装警员正在列队集合。
卢东杰把「保护证人组」剧组拉队过来,借用警署的场地来补拍几场外景戏。
大家都头上顶着烈日,一丝不苟地按计划开展工作,同时又要加快效率。
因为警署只给两个小时的拍摄时间,大家都抓紧拍摄,没有谁是敢来偷懒的。
何况他们的监制大人同样站在烈日下,大家都是一样待遇,谁也不敢抱怨半分。
“卡”这一声犹如天籁之音。
只见导演黄泰莱从椅子站起来,把扩音器扔在旁边,抹了额头一把汗水。
看着导演的满意的面孔,整个剧组都不由松了口气。
大家终于在中午之前,把上午的外景戏拍完,不用在太阳底下受煎熬了。
卢东杰扬扬手,“大家收拾好东西,休息一下,喝樽汽水,然后准备收队。”
不过哪还用他吩咐,大家纷纷找个遮阴的地方乘凉,拿起冰冻的汽水,猛灌起来。
这时有个中年男人笑着走过来,“专业人士出马,果然是速战速决呀。”
卢东杰主动伸出手,“还是多得徐sir你的帮忙,打搅你们真不好意思了。”
徐志昌客气地与他握手,“这都是我的职责范围的工作,何况大家的自己人。”
卢东杰打蛇随棍上地笑了起来,“那徐sir下次可要多多关照了。”
徐志昌连连摆手笑道:“那不敢当,都是大家相互合作。”
徐志昌是黄大仙警署的警民关系主任,警署对外的关系都是由他来负责协调。
卢东杰虽然离开了警队,但他同时还担任扑灭暴力委员,大家从同僚变合作伙伴。
虽然徐志昌不至于主动巴结什么,但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对他以后的工作开展没有坏处。
就在两人寒暄的时候,忽然有二十几个荷槍實彈的便衣探员在集结。
卢东杰略有意外地看了一眼,“他们搞这么大阵像,有大案发生?”
徐志昌摇摇头,“听讲嘉禾片场有人搞比武决斗,让他们去看下什么情况。”
卢东杰笑着点点头,“原来是这事,那真的是一场武林盛事了。”
剧组上午拍完这一处外景,收拾东西走人,下午继续下一场外景戏。
卢东杰想着自己没事干了,干脆调转车头,也跟着那帮CID去凑凑热闹。
他驾车开出警署沿着龙翔道,前往坐落在钻石山釜山道上的嘉禾片场。
钻石山、新蒲岗、慈云山这一片,都是低下阶层聚居的地方,四处可见僭建的木屋。
这片荒郊野岭的宽阔地,在五十至八十年代一直是香港的电影工场。
如永华片场、国泰片场与嘉禾片场,都曾经在这里有过辉煌时刻。
卢东杰进去嘉禾片场后,发现场面很是热闹,里边分成几派各站一边。
武术界就来两百人多,新闻界的中外记者都足有上百人。
加上其他围观的吃瓜群众,现场足有上千人在着急等待着两位主角登场。
今日是黄正利与郑麒膺的决斗门,两人的战书登在报章上,约定在嘉禾片厂会一会。
两人都是影坛的比较有名的武术指导和演员,是有货真价实的拳脚功夫。
对于今日的这场决斗,还传出两人签订了生死状,自然博得很多人关注的眼球。
卢东杰抱臂站在外围,随意打量着人群,等待观看这一场好戏。
也怪不得警方如临大敌了,这个场面搞不好,可能触发直接上演大乱斗的全武行。
双方各有一派支持的人马,如果台上打不妥,台下这些人难保不会发生冲突斗殴。
关正飞带着几分惊喜走过来,“喂,阿杰,你也在这里呀。”
卢东杰微微一怔,转过头微笑起来,“我刚好在附近拍戏,顺便过来看看热闹。”
关正飞邹邹眉头,“我听讲这里有大批三合会聚集,带了几个伙计,来看什么情况。”
卢东杰笑着拍拍他肩膀,“放心,拳头还能快得过子彈。”
片场的帮派份子最多,像今天这样的场合,自然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不过只看场中围绕着那两个有辨识度的男人,今日大概率应该还是没事的。
一个是陈慧敏,一个是向化强,两个人都有很深的三合会背景。
不过两人常年都是以演员身份活跃在影坛,被很多人都当做娱乐界人士。
陈慧敏不用多说了,性格暴躁,喜欢打架斗殴,三天兩日时有见报。
相比之下向化强倒是安分低调一些,基本少见有关于他的负面新闻。
不过向化强和丁姵夫妇这对娱乐界的名人,就在前几个月还一起吃过官司。
向化强的发妻吴真珠,以妨害家庭罪及重婚罪,一纸诉状把向化强和丁姵两人告上法庭。
台北地方法院开庭审理聆讯完毕,裁定罪名成立,判处丁佩及向化强入狱四个月。
当然,按照台湾现行的法例,刑期在半年内的判决,都可以用现金罚款代替刑罚。
换而言之,两人虽然是罪名成立,但没有入狱服刑。
就在此时,场中人群忽然喧哗了起来,大家齐齐仰头望向同一个方向。
记者纷纷端起手中的相机,捕捉着来人的身影,快速按下快门。
只见穿着一身短卦的郑麒膺,提前达到比武现场,身后还带着几个人。
他走起路来的样子虎虎生威,看起来还确实有几分唬人的气势。
郑麒膺站在台上中央,还朝今日到场的观众,豪气地拱拱手,完全是一副江湖人士的派头。
这次是他主动发起挑战,亲自下战书给黄正利来比斗。
黄正利也是放下豪言,号称可以三分钟内,彻底打低郑麒膺
这么浓的火药味,
眼看时间已经超十分钟了,台下观众不由暗暗着急起来,黄正利不会怯战,不来了吧。
正当郑麒膺宣布黄正利不敢应战,举起双手表示胜利的时候,黄正利刚好赶到。
不待众人欢呼的时候,几十个便衣警探冲上台,把两人分开,然后各自带离现场。
台下观众不由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明白这是要单打独斗,还是群殴。
随后嘉禾公司的一个发言人出来,明言接到当局的通知,拒绝把片厂给两人做比斗场地。
同时郑麒膺和黄正利来两个人,也同意取消今日这场以武会友。
台下的上百中外记者一片哗然,然后人人都口吐芬芳,句句都是三字经。
他们在这里苦苦等了半天,就等两人来场生死决斗,准备搞个大新闻。
结过一场好戏,雷声大,雨点小,他们甚至怀疑自己被利用当做宣传工具了。
卢东杰摇头笑了笑,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