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林子裏的茄子-第三百九十章 斬斷詭異展示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小說推薦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如果这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斐鲁神色恍惚,他脸上浮现出癫狂的色彩,他的身躯散发出淡淡灰色雾霾,渐渐飘散到空中。
因为这些淡灰色雾霾,天空中,出现了丝丝裂缝。
此时牧尘的刀锋已经高高扬起,他冷冷注视着斐鲁,旋即刀锋骤然落下,破空风戾!
“不!”斐鲁嘶声高喊:“真神,给我力量吧!”
这一瞬间,原本昏迷的邢易睁开眼眸,无力挣扎:“牧尘千万不要让他开启祭司,会有大恐怖出现……”
天空中的裂缝骤然分开数米,其中窜出了一条布满诡秘纹路的淡灰色触手。
“真神降临,真神之喻!”斐鲁忽然挣脱了牧尘的掌控,以某种类似于雾状形态飞到天空,紧紧抱住了那条淡灰色触手:“真神之喻,你们都要死!”
淡灰色触手甩动,平平无奇却又劈散了天空。
令天空犹如镜片般碎开,显露出深处的暗物质位面。
淡灰色触手骤然变大变长,这次直接朝着牧尘劈去,所到之处就连空气都产出了梦魇喃语,诡秘至极!
牧尘内心狂震,他竟感受到了不可抵抗的威亚。
这条触手,压根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与此同时,一阵阵欢呼声响起,竟是那些八阶强者都在为淡灰色触手的出现而狂欢,仿佛那条淡灰色触手才是他们真正崇敬的事物。
另一边的天空中,浑身湛蓝色光芒的陆羽脸色顿时一变,紧紧盯着那条淡灰色触手,逐渐将其与月球上遭遇的那个诡秘触手相叠合。
“看来这蓝星上,依旧存在某些相连星空的存在。”
……
啪!啪!啪!
淡灰色触手劈散了上千米高的山峰,令高山崩塌成碎石,在漫天纷飞的巨大岩石中,捕杀着其中流动闪烁的牧尘。
“哼,光凭蛮力就想杀死我?”
又一次猛烈拍击后,牧尘脚尖轻踏纷飞岩石,身形再次爆射而出踏上更高处岩石,一步步跳向了淡灰色触手中的斐鲁。
斐鲁已然变成雾状生物,他的器官薄透如雾,就连血管里的流动血液都能清晰看见。
他犹如麦子一般镶嵌在淡灰色触手的后端,神情癫狂已然丧失理智,不断嘶吼着:“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
每一次癫狂嘶吼,都伴随着一次触手猛击。
斐鲁的眼球已经纯灰色,里面只有不断闪烁的牧尘,关于其他人王殿成员的行动,他毫无反应。
“天哪,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这世上还有这种生物吗,这压根不是生物啊!”
“它好像北艾传说中的玛雅神,是那种邪恶至极的玛雅神!”
上万成员四处奔波,躲避着淡灰色触手。
“是真身之喻,奉献生命的时候到了!”
“我要侍奉真神,”
而那些八阶强者,却是狂热而坚定地奔向触手。
“快阻止他们!”邢易用破碎的战刀撑起自己身体,朝着牧尘竭力呐喊:“他们被蛊惑了心智,会被当成祭品吃掉,斐鲁不是地中海人,他是个玛雅人,用邪恶当祭坛的玛雅人!”
牧尘咬紧牙关,想要冲到触手旁边。
可奈何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接近。
但凡接近触手一百米距离,就仿佛身体机能和神智灵魂都遭到了非常严重的限制,要是靠近触手五十米,牧尘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灵魂陷入浑浑噩噩状态,整个人接近瘫痪。
无法接近!
牧尘无可奈何。
地面上,八阶强者们都在靠拢触手。
这些人,都是人王殿的中流砥柱甚至位于战力金字塔的顶端,若是折损太多,人王殿势必会元气大伤,更有可能无缘参与到未来的世界格局中。
天穹之下,湛蓝色光芒骤然大亮,伴随着一抹闪耀烈阳的刀锋,一个修长身影以势不可挡之姿冲向淡灰色触手。
“那是……陆神出手了!”牧尘震惊道。
豪門 天價 前妻 小說
地面上,邢易和各大分殿的成员们也驻步而停。
所有人眼望天空,望着那抹修长身影和绝世刀光。
“人皇回来了。”邢易呢喃着。
周围成员双目圆怔,顿时失神:“人皇……回来了?”
天穹中那个人,就是我们的人皇?
就在此时,刀光与触手相撞,天地失色。
陆羽持着阿修罗之刀,紧随在刀光之后,径直冲进了淡灰色触手的一百米范围。
那一刻,梦魇,呢喃,幻境,诡秘,种种负面场景和情绪席卷心头,但陆羽眼眸坚定如山,不受丝毫影响。
“论心智,这世间还有人比我更强吗?”
“这种程度的迷乱,于我无力!”
地面上的牧尘眼看陆羽安然无恙,不由松了口气:“一百米范围,陆神竟然丝毫不乱,胜我十倍啊。”
陆羽再度冲刺,瞬息间冲进了淡灰色触手的五十米范围,这时候的诡异环境更加真实猛烈。
无穷无尽的黑暗,永不停息的更新换代。
宇宙在流逝,浩宇在泯灭,一切都化为乌有。
真实还是梦境,无法辨别,相互参杂。
陆羽的眼前不再是天空,而是永远没有尽头的漫漫黑暗路,有枯萎老去而崩碎的星球,有被遗忘在星河深处的文明,有盘踞星空之中的不可言喻。
但这,也没有将陆羽打败。
“星空无垠,那我就以身化战舰,眼望星空最深处!”
“以手中剑戈为不朽战歌,护我不死不灭!”
“诡异,邪恶,黑暗,都是虚妄,给我破!”
随着最后一声怒吼,陆羽冲到了淡灰色触手的旁边他的眸光瞬间清醒,对着触手尾端里的斐鲁淡淡一笑:“原来玛雅诸神,就是你这副鬼样子啊。”
斐鲁脸色大变,而下一刻就有寒芒扑来。
噗嗤!
寒芒划破长空,也划断了这条淡灰色触手。
断掉的触手前端,化作了一条条细小灰线,迅速泯灭于空中,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恍若从未存在。
吼……
在斩断触手的那一刻,陆羽仿佛听见了空间裂缝里传出一声无性别的嘶吼声,那声音不像人,不像兽,超脱世间现存所有物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