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3、白狐,一舞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说故事?
紫萱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来楼船之上的那些修行者也好,学子也罢,有送诗的,有演法的,有练剑的。
说故事,头一个。
“好啊,紫萱想听一听小先生的故事。”
紫萱脸上露出笑意,顺势坐到韩啸对面。
这小子是什么人?竟然让紫萱小姐对席而坐!
有人不忿的怒视韩啸。
讲故事?难道紫萱小姐喜欢听故事?
有人心头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本山野书生,为攻读诗文,在山中结庐苦读。”
“二十岁前,我已颇为有些学识,便想着游历天下,一展才华。”
“有一日,我来到北丘山。”
清一清嗓子,韩啸双目中有些迷离。
北丘山?这是何处?
没有人听过。
不过听韩啸说自己已是学识不凡,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想要与他比试一番。
“人言,北丘有妖狐,能幻化人形,迷惑众生。”
听到韩啸所言,许多人惊呼出声。
“狐妖,那是狐妖!”
“妖族不是不容于大楚,只在赵国生存吗?”
“人与妖岂能共处?”
……
紫萱伸手提起酒壶,将韩啸面前酒杯斟满道:“想来,先生是遇到狐妖了?”
韩啸点点头,又摇摇头。
“狐妖哪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正当紫萱微微失望时候,韩啸道:“不过,我刚好从一位猎人手上救下一只白狐。”
“那猎人告诉我,世上哪有什么狐妖,都是以讹传讹。”
没有狐妖?
那狐妖迷惑世人的故事也是假的?
很多人根本不信韩啸的话,只是此时不好出声打断。
“先生后来将那小白狐怎么样了?”
紫萱好奇的问道。
“那白狐受了伤,我以草药医治,三个月后恢复如初。”
“后来,我继续游历天下,这白狐也是跟着我,不离不弃。”
听到韩啸的话,紫萱眼中露出迷离之色,想象着一只白狐相随相伴的模样,再看韩啸,不觉有些羡慕。
“那白狐呢?唤出来让我们见见。”
“就是,我还没见过这么有灵性的白狐。”
大厅中众人开始喧闹出声,有几个修行者瞧瞧对视一眼。
此等白狐必是有灵之物,若是捉了,不管是豢养还是抽取灵魂灌注入法器中,都是好法子。
“白狐?后来我放她入山林了。”
韩啸一句话,让那些围观者露出失望神情。
紫萱虽然也有些失望,但脸上笑意更盛:“看来,这就是先生能得群鱼相送的原因吧?先生真是善心之人。”
原来是一个编故事来向自己说教的。
紫萱轻笑着,就准备起身离去。
“后来,我再未见到那白狐。”
剑娘 沧澜波涛短
“不过,我似乎又见到过。”
韩啸出声,让紫萱停住起身动作。
“三年前,我游学归家,准备治学著述。有一日,有一外乡女子到来,言家中遭难,希望我能收留。”
“先生仁义,必然会收留吧?”紫萱问道。
“她叫子君,我收留之后,她便为我端茶倒水、铺床叠被,自甘为奴为婢。”韩啸点头,接着说。
“去年时候,城中郡守入山打猎,与我相遇,赏识我之才学,欲召为书吏,并将贵女许配给我。”
“结亲当日,子君穿红衣见我,言她就是我当年放生之白狐,本欲与我白头偕老,但人妖有别,缘分,终是尽了。”
缘分尽了。
这句话似乎拨动了紫萱的心弦,她浑身一颤,心中一酸。
女儿家,不就求一个长相厮守吗?
若是有一日,自己钟情的男子离自己而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子君说这些时日与我相伴,每日红袖添香,是她修行千百年来最快乐时光。”
“为这时光,她耽搁了修行,只怕再度不过劫难。”
“她在我窗前一舞,祝我此生无病无灾身体康健。”
“之后,我再未见过她。”
故事说完,大厅中寂静无声。
韩啸伸手轻点桌面,打着抑扬顿挫的节奏,口中唱起奇异的歌谣。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 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
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
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 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
这歌谣曲调紫萱从未听过,可听着听着,她只觉得心中酸楚,眼泪禁不住留下来。
“先生,那舞,你还记得吗?”
完美仆人
“记得,怎么会忘记?怕是今生今世都忘不了了……”韩啸伸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紫萱站起身,向着韩啸低身一礼,轻声道:“先生,我想学那一舞,可成?”
学那一舞!
整个大厅中,所有人都看向韩啸。
“你学了又何用?便是学了,你能有子君舞姿之万一吗?”
韩啸将酒壶端起,为自己又倒一杯。
竟然说紫萱小姐的舞姿不如那子君的万一。
这话听着如此过分,可看到韩啸落寞样子,没有人出言反对。
便是紫萱也点头道:“就算不及万一,我也想学。”
“好,我欲往皇城,你送我去,我教你那一舞。”
韩啸长身站起,哈哈笑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紫萱轻笑一声,端起酒杯,向着韩啸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
皇城书院中,陶浩然看着面前的纸页默然不语。
那纸页上所书,正是韩啸所言的故事,还有那首白狐之曲。
“此子真是荒谬,不说人妖有别,光是这狐妖,从来都是魅惑世人,然后食用人神魂骨髓的存在。”
冯天行一脸愤慨,喝道:“这行径,竟是被美化成报恩、伴读、一舞。”
他看着陶浩然低声道:“老师,此子这是为骗取美色,故意编造故事,此等下作行为,实在不齿。”
陶浩然抬起头,看向冯天行:“天行,你随我修行百年,可在红尘厮混过?”
红尘厮混?
冯天行面色一变,高声道:“老师明鉴,天行一心向学,读圣贤书,绝不沾染红尘。”
陶浩然皱起眉头,看着冯天行良久,伸手递过去一颗褐色丹药。
“此丹为驻颜之丹,你服下吧。”
驻颜丹?
冯天行疑惑的接过丹药,一口吞下。
片刻之后,他的面貌化为三旬文士模样。
“或许这就是韩啸的想法吧。”看着面前茫然失措的冯天行,陶浩然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