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25s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六百七十八章 朋友閲讀-vdas2

rn25s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六百七十八章 朋友閲讀-vdas2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对新二组的行动,提了一个要求:动静可以足够大,但不能多死人。军统是要阻止中储券的发行,并非要制造恐怖事件。
因此,这枚定时炸弹的爆炸时间为周末。中储行上海分行本就没什么人,爆炸时间又定在周末的中午,所以爆炸中受伤和身亡的,都是中储行的人。
爆炸时,整个外滩都听到了动静。这家原来的华俄道胜银行,血肉横飞鬼哭狼嚎,柜台被炸飞,地面也炸出一个大洞。
爆炸之后不久,胡孝民就去现场看了,虽然死了几个人,伤了好几个,但死的都是中储行的人。当时根本没有顾客,就算有顾客,也可以归纳为汉奸。
范桂荣向胡孝民报告:“处座,这枚炸弹是藏在一个纸箱子,当时放在柜台下面,谁也没注意,哪想到就是一个大炸弹。”
胡孝民叮嘱道:“仔细盘问所有人,一定要找到线索,给死者一个交代,给伤者一个交代。”
“先生,我有炸弹的线索。”
胡孝民走出中储行上海分行时,旁边一个黄头发蓝眼镜高个子的俄国人,突然冒出一句中国话。
胡孝民心里一动,沉声问:“你有什么线索?”
俄国人摇了摇头:“我的线索是要钱的。”
胡孝民掏出钱包:“可以,要多少钱?”
俄国人伸出一根手指头:“一百美元。”
在上海,美元比卢布要好用得多。
胡孝民说道:“我身上没这么多钱,你可以跟我回76号拿钱。”
俄国人摇了摇头:“不,我只在租界交易。”
胡孝民在附近找了个酒吧,又让范桂荣回去拿钱。喝着酒,俄国人的话也多了起来。他说他叫伊万诺夫,是个白俄,手上有很多情报。他也认得胡孝民,知道他是特工总部的情报处长。
胡孝民拿到钱后,把一百美元推到伊万诺夫面前:“钱我可以给你,但情报必须是真的,否则,你也知道特工总部的手段。外国人在上海滩消失,似乎也不算什么新闻。”
伊万诺夫笃定地说:“放心,情报真的不能再真。”
胡孝民抱着手臂,望着伊万诺夫没有说话,正等着他的下文。
伊万诺夫抿了口酒,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地说:“陈定达。北极电冰箱公司的陈定达!”
胡孝民问:“陈定达是抗日分子?”
伊万诺夫摇了摇头:“不,他还算不上抗日分子,只是暗中帮助重庆的人。这次的炸弹,就是出自陈定达之手。”
胡孝民沉声问:“你是怎么认识陈佐成的?”
伊万诺夫手里拿着酒杯,轻轻摇晃着,似笑非笑地望着胡孝民,欲言又止:“这个嘛……”
胡孝民拿出一张十美元的钞票放到伊万诺夫面前,说:“你是一个合格的情报贩子。”
伊万诺夫的话,说明他与陈定达关系不一般。陈定达是有名望的富商,又怎么会认识伊万诺夫这种见利忘义之辈呢?
伊万诺夫笑嘻嘻地说道:“我与他曾经有过生意来往。”
胡孝民突然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你的情报,我要去调查核实。”
之所以不再跟伊万诺夫谈陈定达,一是为了保护陈定达,与伊万诺夫谈得越多,对陈定达就越不利。自己知道了,就必须调查。伊万诺夫不说的话,就当不知道。
伊万诺夫自信地说:“放心,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见胡孝民要走,他其实是有些失望的,他还有个重大情报,准备告诉胡孝民呢。陈定达准备暗杀汪即卿,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如果胡孝民想要,怎么也得拿个一二千美元才行吧?
胡孝民给钱给的痛快,他相信两人可以合作得很愉快。
胡孝民微笑着说:“伊万诺夫先生,希望我们以后还可以合作。”
伊万诺夫说道:“当然,如果有需要,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要是缺钱花钱了,我也会去找胡处长。”
范桂荣在酒吧外面等着,胡孝民出来后,马上迎了上去:“处座,有收获么?”
胡孝民随口说道:“给了他一百一十美元,得到了一个不靠谱的情报。他竟然说炸弹与北极电冰箱公司的陈定达有关,又说陈定达与抗日分子无关,你派人去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被人骗点钱是小事,抓错了人,到时候要赔罪就不好了。”
他没让范桂荣亲自去查,而是“派人去查一查”,说明他不重视,范桂荣也就不会重视。他们都不重视,下面的人也不会重视。
范桂荣应道:“我现在就派人去。”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这么急干什么,陈定达又跑不掉,快到吃饭时间了,去沪西大旅馆,我请兄弟们喝一杯。”
范桂荣眉开眼笑:“多谢处座。”
在沪西大旅馆喝了酒,自然得去享受一下,还查什么陈定达呢?胡孝民需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特工总部迟半天调查,他能做很多的准备工作。
下午,胡孝民去了趟虹口,渡边义雄邀请他看日本的歌舞,享受最正宗的日本歌舞,吃最正宗的日本寿司和清酒。
胡孝民给渡边义雄倒上酒,诚恳地说:“渡边君,喝一杯。”
渡边义雄喝了酒后,随口问:“胡桑,今天中储行上海分行的爆炸,有进展了吗?”
胡孝民说道:“应该是军统所为,我们已经怀疑一个人,正在调查,想必很快会有进展。”
渡边义雄点了点头:“那就好。”
胡孝民突然问:“渡边君,我们是不是朋友?”
渡边义雄愣了一下,说:“当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胡孝民问:“既然是朋友,是不是就要以诚相待?如果我身边出现了告密者,是不是也要告诉我一声?”
渡边义雄有些尴尬地说:“当然。”
胡孝民说道:“我想,把刘妈的儿子交还给她,刘妈在我身边没用了,应该让她回去,成为你的暗刃。”
刘妈在身边很危险,要么放回中统,要么解决掉。胡孝民会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回重庆活命,留在上海,死!
渡边义雄犹豫了一下,沉吟道:“这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