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elk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討論-21我欠你個人情看書-gopgx

5jelk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民國之遠東鉅商討論-21我欠你個人情看書-gopgx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接着托尼就对周围所有人道:“听好了诸位,我不是来受气的,我只是来受刑的,如果再有人试图挑衅我,他就是下场。”
他的做法毫无问题。
你在一个陌生地方,又有背书,那么你就该立威。
让第一个冒犯你的人付出惨痛代价,从而让其他人有所敬畏。
这是马尼叔叔在他小时候就和他说过的话。
松开手的托尼蹲下身隔着栏杆用对方的衣服擦拭自己的手,慢条斯理的擦拭,然后点上烟。
抽了几口后,他将烟丢去对面监牢:“谁捡起来分享了,就跟我,不然我第一个办你们。老子不需要你们的友谊,只需要听话。这样除了在监狱里,出去后你们还能享受些好处。”
“对了,如果谁侮辱我的母亲,我会草他的全家。”托尼说完大吼:“看守!”
宋开春头大如斗的跑来:“什么事?”
“别装了,回头告诉我那个家伙的姓名和住址,我会派人去问候他全家。以及他们的。明白?”托尼问。
“知道了。”
“我这样拿钱开路的小子,进入这里后,游戏一定会有趣的多。”托尼提醒他,宋开春明白了,托尼依旧不想暴露身份,他就是要闹腾下去。
得,全国都是你家的,你说了算。
宋开春打开门,带人将那个倒霉鬼拖出后十分钟也到了今天上午的放风时间。
托尼率先走出门,然后坐在一处石凳上,谢特和格瓦斯警惕的站在边上。
对面监牢的南美人先过来,带头的那个瘦小的三角眼问:“你说的是真的?”
“要看什么事,和怎么做事。”托尼说。
“1000美金,打断他们的腿。”
“哦,这件事啊,当然是真的。不过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冲钱来办事的,我是老板,我并不欠你的,小子。”
三角眼实在忍不住了:“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吗?”
“这对我重要吗?愿意拿钱跟我做事,那就是我的人。不愿意,那就是敌人,但你觉得其他人会怎么想?”
“。。。。”
周围人都在观望,托尼毫不装腔作势的气定神闲着。
三角眼想了想:“一个月100美元,我们跟你做事。”
“你在为大家开价?你的意思是我花钱换取安全?每个人100美元每个月?”托尼问。
三角眼狞笑起来:“是的,不然呢?”
托尼哈哈大笑:“你在偷换逻辑。”
对方很想问逻辑是什么玩意。
但托尼笑声刚落,他忽然跃起一个侧踹,脚背外侧直接打在对方喉结上,三角眼都没来得及反应就捂着咽喉,他惊骇的看着托尼。
这货的喉咙艰难的作响,他似乎自己要扼死自己那样,就在他双膝缓缓跪下时,谢特上前抱住他的脑袋狠狠一拧。
第二个。
看着死去的白痴,托尼道:“中国人印第安人都来我这边,从今天开始我罩着你们!”
说完他指着对面的南美年轻人们,嚣张到极点的一字一句的道:“我来,变天了!既然你们这些南美的垃圾不识抬举,那么就开战好了。谁最能打,出来。”
人群后的华人囚犯和印第安人犹豫了下,立刻走了过来。
他们的人数其实比南美人要多20个左右。
他们站到托尼身后之后,托尼再问南美帮的人:“来啊,开战怎么样?”
对面没敢动弹。
托尼这才回头,对新手下们说:“我老子是武装警察部队的一个少将,他老子是白俄近卫军的大校,所以放心跟我们干吧。”
监狱也是社会的一部分。
虽然独立,依旧充满等级。
暴力是基础,但暴力之上是家底,托尼丢出的家底不大不小,足够他放肆还有人担着,但又谈不上多碾压。
这是他自己设定好的套路。
这种经验来自于维克多家族的老囚徒们,他们跟随查理之前,常年在纽约监狱进进出出,所以他们很明白应该怎么操作。
于是托尼有样学样。
没错,如果他的父亲不是查理,他不可能这样,监狱早就来镇压他了。
但是为什么不利用这个背景呢,如果故意装怂,导致对方膨胀,发生不幸的话,不还是要出动这种背景吗?
托尼将父亲的底线码的死死的,他明白这些是在范围之内的事情。
在他吃住南美人后,监狱管理果然才出面,一群武装警察如狼似虎的冲来,将他这个带头人押走,并打散聚集的小混蛋们。
托尼被押走时还在冲南美人叫嚣;“煞笔们,老子回来你们就死定了。”
少年囚犯区的波动很快传到成年区那边。
和少年区不同的是,成年区的囚犯里,华人和印第安人和南美人是半斤八两的。
南美人立刻要弄这个托尼。
但华人和印第安人立刻联手和他们干了起来,弄谁?弄你!
托尼抵达监狱干掉两个人,关进小黑屋。
而成年囚徒间因此发生最少十场打斗,大家打的头破血流后,也陆续被关进小黑屋。
小黑屋不在一起,不过都在一起区域。
最先进去最先出来的托尼在路过南美人的屋子时,冲门一脚,当里面的傻鸟懵逼的向外看时,托尼一口口水吐去:“老子再过两年就能进成年区了,到时候弄死你们!”
宋开春有气无力的道:“好了好了!”
“不弄他们,他们也要弄我,不如让他们趁早死。嗨,这位大叔,中国人?”
“嗯啊。少爷您哪家的啊,这么牛逼。”
“不谈这些,回头我安排人给大叔们加餐,谁特么弄死刚刚那几个傻鸟,一个人2000美金。”托尼说。
然后走过拐角,他和宋开春说:“让我打个电话。”
“。。。。”
“我话都放出去了,没钱给怎么行?”托尼低声吼道:“我不要脸啊?”
“好吧。”宋开春押解他去监狱长办公室,杜波头都大了,让他进去后,低声道:“托尼少爷,你都弄死两个了。”
“长官,不这样做我就会被他们弄死,这件事必须要有个首尾,帮我也是帮你,这件事之后一切都会消停的。”
“你确定?”
“华人死了五个,他们也要死五个,你不方便做我来。”托尼盯着他:“就当我欠你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