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w8a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34章 層層關係閲讀-h26cu

khw8a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34章 層層關係閲讀-h26cu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陈北在琢磨着微拓公益基金,这事儿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他目前在做的是建立一个官网,
在项目本身之上,他和温晓光一致的以贫困地区的教育为重,不是说医疗或是环保不重要,只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物质条件丰富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共同努力去消灭因贫失教的情况。
温晓光个人和微拓集团共同为这个基金会注资,他们没有太多、太庞大的宣传,就连正式成立的仪式都只是在一间办公室里简单的举办。
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基金会还有其他人员的参与,仪式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荣誉感和参与感,同时记录下来这些美好的瞬间也能用于日后的回忆。
在温晓光的要求下,陈北担任基金会的执行秘书长,下辖项目、运营、财务、人力、传播等部门。
传播部门不是对外宣传,而是希望通过传递善念,来唤醒更多的人。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陈北带来了首个基金会的项目,隶属扶贫对象的一处乡村的教育支援。
项目不大,因为刚刚起步,老实说不论是金钱和精力温晓光都不可能有太多的投入,只是想着自己的钱再也花不掉了,倒不如来做点这样的事,
但做公益也不是简单的撒钱,所以也是要慢慢来。
多日不见,陈北也晒黑了。
温晓光在成立的仪式上说:“我们年轻人通常会被认为是爱好吹牛多过做实事的,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是我自己成立这个基金会不是为了向什么人吹牛。微拓的公益基金会有一个原则,我们不挑所谓的涨名声的大事去做,我们去做那些相对而言的小事,一个村、几十个孩子的教育……但是我的要求是要做好。”
“反过来说,花那么多钱,做这点事还做不好,那这基金会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们的基金会价值观很简单——善小须为之。”
财散、人聚。
这样的行为的确会让温晓光花掉一些钱,不过人的大脑不能都是些线性思维,有些事做了,花些钱反而是赚的。
在2014年的时候,去做这样的事,多少会捞些隐性的资本。
不过那也不是他们这帮人的主要考量,主要是……钱真的花不掉啊,留在手里干什么?
都他妈是数字。
往外捐钱还是很好办的,扩大注资更好办,陈北说已经和村里的办事人取得了联系。
“其实现在的教育多是免费,所以在国家政策之下,学费不是问题,甚至于硬件设施也在稳步改善,但麻烦的是那些留下的孩子,他们都是因为特殊的家庭原因才留下的。比如说父母去世,爷爷奶奶带,或者家中有重病人。”
会议桌上温晓光听着大家的讨论,越听眉头越锁深,按照2014年的国家力量,依然不能解决的真的都是很麻烦的。
陈北说道:“我特别想把咱们这个钱花到刀刃上,但是说实话很多问题不是给钱就能解决的,如果就是去建个硬件设施良好的学校,这可能是最简单的。”
“先易后难吧,记得善小须为之。”
“但是这样花钱会少了点效率。”
温晓光道:“效率的提高不是一两天能做到的,我不反对花钱在刀刃,但是要有可行的方案说服我,否则瞎花钱还达不到效果,还不如低效一点,至少硬件设施建好了,它不会不起作用。”
怎么也不能把自己当个救世主,上来就解决所有问题,能做到国家早就做完了。
再说没老师还不是因为条件太简陋,好的硬件设施当然有用。
会后黎文博则给他送来了关于基金会的后续评估,内容包含这样的善举会给公司带来多少可以量化的利益。
不可否认很多企业确实是有这样的出发点。
所谓外国商人全身心的做善事,那大部分是为了避税。
“这个我知道就行了。”温晓光大致翻了一下。
黎文博问道:“学校落成,你会去吗?”
“我……”他其实有些犹豫,因为任何一个行为都牵涉很多。
“我觉得那些小孩会希望你去。”黎文博随后又补充一句,“陈北说的。你是青年一代的代表人物,很多人视你为偶像,小孩子想要见你很正常。你本人也是一种激励。”
“那行吧。”
“会觉得是压力吗?被那么多人视为标杆。”
温晓光耸了耸肩,“习惯了。”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被各种完美的描述给包围。
当然在日本被拍到和美女同行,身边被拍到总是有美女相伴,这种事多少会被骂,尤其会被女权群体骂。
然而这些照片的流出,微拓都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控制的,然而每次请示到温晓光面前他都没有阻止。
所以至今网上还有他在日本街头与韩国美女吃面的照片。
有一次到商场去,身边是白钦钦,甚至于他的秘书宋一秋,那都是青春靓丽的。
但又如何?
又没结婚,又不犯法,更不牵涉到明星的所谓人设崩塌。
就是的确会有人骂他好色。
……
……
温春景回到北京之后,先是倒了个时差,随后去见了孙梦洁,与温晓光相比,她俩的亲戚关系远了点,但是父母都是真的堂兄妹,做不了假。
因为温晓光,这个家族的亲戚交流忽然多了起来,你说奇怪不。
太多人有意无意的聚集在温晓光周围,关系一续就续上了。
孙梦洁在北京的住处是温晓光早前购买的公寓,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便让她住了,不过因为拍戏,所以住的也不是特别多,凑巧这次也在北京而已。
“亲自下厨,做这么好一桌菜,你又打什么主意?”孙梦洁那点道行,温春景看都不用看,闻就闻到了。
孙梦洁嘿嘿笑着,“都说晓光要做不少投资,这事儿姐你肯定知道的特清楚是不是。”
“有这个事,不过你问这个干吗,你又不是制片人。”
“我不是,我替朋友问的嘛。”
温春景懂了,人情。
这种事在她自己身上也经常发生。说白了,就是托关系,一层一层的拐弯……我同学的二舅的媳妇的表侄,正好是某位领导的司机这种感觉。
“费那么多心思,不是一般朋友吧?”温春景提醒道:“之前你那男朋友的事晓光还记着呢,眼睛瞪大一点,别老让人给骗。”
“我没有。”
“没有你不敢问晓光,跑来问我?”
温春景叹息一声,“你就这样回答,不是资本不会大规模投资这个行业。”
说完全没有不行的,这会让外人觉得温家根本不重视孙梦洁,万一受了欺负损失钱无所谓,主要是人难受。
“那就是说还是有咯?”小姑娘欣喜咬筷,没有再多嘴,变得老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