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mfw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第三百八十九章:憤怒的緣由相伴-8evcv

b9mfw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第三百八十九章:憤怒的緣由相伴-8evcv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宁道奇那个老不死吗?看来这件事情和慈航静斋那群让人恶心的女人分不开关系,毕竟宁道奇和她们之间一直都存在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嬴不凡眉头微微挑了挑,然后用一种略带不屑和些许质疑的语气说道:“但让我不明白的是,就算如今宁道奇那个老货已经从当年那一次重创中恢复了过来,重新拥有了天人至境的修为,但他也不应该有这个能力覆灭我大秦一支数量在万人以上的精锐军队,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人插手了。”
嬴政伸手揉了揉感觉有些酸痛的眉心,开口回答道:“根据情报,有人在那里发现了魔师庞斑以及蒙古那位大活佛八思巴的踪迹,如果是那位大活佛亲自出手的话,除非凝聚了军魂,否则以他那近乎神鬼莫测一般的精神术法很容易就能摧毁一支军队。”
“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个被夫子一掌拍飞的老和尚,这老东西居然还敢来中原惹事,真是一个个的当真都不怕死啊!”
嬴不凡脸庞上充斥着冰冷的寒意,语气中不乏杀机地说道:“那这一次我会亲自出手,传国玉玺绝对不能落到别人手上,尤其不能落到隋宋两国和那帮蒙古人手里,那个早已定下来的计划不能就因此而受到阻碍。”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嬴政都不是一个温和的人,因为温和的人做不了一个成功的帝王,只有彻底的心狠手辣才能捍卫帝王应有的威严和权势。
但或许是因为这位镇国武成王和他之间相对平等的关系,这或许是因为这一次的确是他理亏,这位一向以强硬霸道著称的秦皇这一次说话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温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才会这么急切地把你从蜀地叫过来,这一次是我安排不周,需要什么帮助你尽管说,我尽量给你安排妥当。”
嬴不凡闻言神色微微一动,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便开口说道:“我记得在大隋的渗透工作主要是由影密卫完成的,我希望能够暂时掌控那边的影密卫,这有便于我在那边开展的行动。”
“影密卫吗?”
嬴政稍稍犹豫了一下,紧接着便也很果断地开口回答道:“可以,如果有必要的话,你还可以调动边境驻军,虽然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吞并大隋,但是打一场局部规模的战争,给这帮隋人一个惨痛的教训,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最后,一股暴烈的杀机在这位大秦帝皇身上一闪而逝,显然这一次传国玉玺的事情让嬴政无比愤怒,甚至已经逐渐丧失了对于原定计划的耐心。
原本嬴不凡与嬴政定下的下一个目标是宋国,毕竟相对来说宋国的国力要弱于隋国,但如果不是大秦此刻的国力的确不适合再度发动一场灭国之战的话,恐怕嬴政现在绝对会直接发兵攻打隋国,用最霸道的方式把这个打乱他计划的国度直接在神州大地上抹去。
“会有机会的,不过隋国内部烽烟四起,多的是可以被适当利用的机会,没必要为此耗费我们自己的力量”
传国玉玺的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涉及到了大秦的国运和大秦皇族的兴衰,所以嬴不凡脸上的笑容也多出了几分森然的意味,语气之中也饱含着对于南边那个国度的寒意:
“我这一次过去除了拿回传国玉玺之外,还会让那边的局势更乱一点,至少宁道奇和慈航静斋以及那些蒙古人必须为此事付出代价,让他们明白我大秦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说完,这位镇国武成王的身形便带着滔天的寒意和杀机如泡影一般消散在原地,无声无息地就离开了四海归一殿。
不过在确定了自家这位皇叔离去了之后,原本面色阴沉而又难看的秦皇嬴政迅速恢复了应有的淡然和威严,甚至嘴角还掀起了一抹似笑非笑般的弧度。
“有点意思,看来那个传国玉玺并非只是一件沟通龙脉的器物,这其中真的有很大的秘密,居然能够让朕这个皇叔如此着急”
在嬴政这近乎于自言自语的话音落下后,一道稳重但却有些飘忽不定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还请陛下恕罪,传国玉玺中或许隐藏很大的秘密,但是族里那些老人对于传国玉玺这个话题忌讳颇深,这段时间属下几乎一无所获。”
虽然这道声音是在请罪,嬴政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因此而生气,说话的语气听起来相对而言还是那么平和:
“这也很正常,传国玉玺的年代太过悠久,里面的秘密多半还掌握在玄鸟一脉的那些老家伙手上,这帮老鬼心里真正认可的还是朕那位皇叔,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那些老家伙是不可能将大秦内部所有的底蕴对朕和盘托出的”
说到这里,嬴政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让他觉得好笑的事情,威严而又不失嘲讽的声音也再度响了起来:
“不过那帮老家伙估计也没有把所有的情况告诉朕那位皇叔,他们估计还指望用剩下的那点秘密对皇叔进行适当的掣肘和约束,更可笑的是他们还真的以为他们始终占着优势地位,这还真是一种愚蠢而又白痴的想法啊!”
“人家都说活到老,学到老,我看这帮老鬼是活的时间越长,表现得就越发愚蠢,看来他们在岁月里学到的东西都是一些无用的糟粕”
在最后的糟粕两个字落下了之后,嬴政脸上的神情彻底归于了淡漠和平静,心头一直在不断变化着的情绪也被其完全压下。
唰!唰!唰!
片刻之后,这座安静的大殿里再度响起了笔触在纸张上挥洒的沙沙声,这位大秦帝皇也重新投入了那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之中。
…………
细柳巷,镇国武成王府。
“没想到那真正的传国玉玺居然这时候才现世,这一件事的确是出乎本王的意料”
嬴不凡此刻已经换上了一件看起来极为华贵的金边白袍,并处于了一间位处于王府深处,极其隐蔽而又偏僻的密室之中。
而在其身边,则是坐着张良、贾诩、郭嘉三位顶尖谋士以及一道全身上下都被一件毫无缝隙可言的黑斗篷笼罩在其中,根本看不清容貌和身材的身影。
“慈航静斋想要代天选帝,想要结束大隋内部纷争四起的情况,从而进一步捍卫自己宗门在那一片土地上早就已经风雨飘摇的权威”
“可能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她们才会在这个时候不惜冒着得罪整个大秦,冒着暴露曾经欺骗过王爷您的风险,让宁道奇强行出手夺走那块传国玉玺,试图以此来施展计划吧!”
虽然密室里的气氛很是严肃庄重,但郭嘉依旧是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甚至还在那里一边说话,一边饮酒,顺便还在说完之后打出了一个响亮而又充满酒意的嗝,使得一旁的张良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多有不虞之意。
“慈航静斋不足为虑,但她们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惨重的代价,还有那个所谓的宁道奇,这一次本王要他形神俱灭”
“当年的欺骗,本王要一桩桩一件件都从她们身上讨回来,这些人一个个都逃不掉”
嬴不凡那一对幽深的双眸之中跳动着近乎化作了实质的怒火,身下的那张太师椅的扶手上在其生生握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说话的言语之中也充斥着森冷到了极致的杀机,仿佛让这间本就阴暗的密室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许多。
其实嬴政猜的并没有错,这位大秦亲王真正感到愤怒的并不是传国玉玺丢失这件事情,毕竟一块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器物还没有重要到让其失态的地步。
不过事情的真相也并不是完全像那位秦皇猜测的那样,让这位镇国武成王真正怒不可遏的,并不是什么隐藏在传国玉玺中那所谓的秘密,而是一件与传国玉玺有关,直到现在真相方才明了的旧事。
大概在十几年前,嬴不凡孤身一人游历隋国江湖的时候,曾经因为某些原因,凭借一己之力打上了慈航静斋的帝踏峰,慈航静斋整整十几位大宗师级别的高手都葬身于其手下,甚至那位闻讯赶来的散人宁道奇也被他以出其不意的方式重创了根本,在不得已之下从天人境界跌落了下来。
这位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大秦亲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便名震大隋江湖,便是因为他以一人之力打趴下了整个慈航静斋,逼得这在大隋江湖中有着佛门圣地之称的慈航静斋不敢有任何的报复之举。
在那个时候,慈航静斋的确是遭到了百余年以来都从未有过的重创,稍有不慎的话甚至还有可能落到传承断绝的地步。
所以为了能够消弭这位大秦亲王的怒火,这些慈航静斋的尼姑不得不把传承的至宝和氏璧和自家的传承功法彼岸剑诀给交了出去,同时还将慈航静斋那一代最出色的弟子之一派到了嬴不凡的身旁,这方才消去了一场灭宗之劫。
彼岸剑诀总纲与和氏璧都能算得上是这世间不可多得的宝物,对于年少时期,修为功法尚未大成的嬴不凡来说很有帮助。
尤其是那一块据说曾经承载过神州气运的和氏璧,那更是让这位大秦亲王对国运之气有了充分的了解,让其修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不过真正让嬴不凡愿意接受慈航静斋的和解,并不是和氏璧中蕴藏着的力量,而是在大秦皇室流传下来的古籍中明确指出,神州大地上那件丢失多年的传国玉玺,有一个别名就叫做和氏璧。
当时由于这块和氏璧的确颇为玄妙,再加上自己前世记忆里的传国玉玺也有这样一个别名,嬴不凡这么多年来都把这个东西当做大秦的传国玉玺来珍藏,并把它当成一件不为人知的底牌,就连嬴政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但直到今天,嬴不凡从那赢政那里得知了传国玉玺这件事情之后方才明白原来自己当年拿到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传国玉玺,这才是他在四海归一殿里表现得如此震惊和愤怒的真正原因。
嬴政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所以要么就是慈航静斋的人拿到的和氏璧本来就是假的,要么就是在十几年前这帮老尼姑用极其高明的以假乱真的手段骗了这位大秦亲王。
原本这两种原因的可能性只是各占一半而已,但现在真的传国玉玺现世,却已经落到了宁道奇的手里,这就足以证明慈航静斋当年根本就没有说实话。
想到自己居然有足足十几年的时间没有发现这个真相,嬴不凡双眸深处的闪烁着的戾气就更加浓郁了几分,手掌微微一用力,身下那张椅子的扶手便直接被捏爆了。
嘭!
听到传出的那道脆响,看着这飞舞而出的木屑,密室里的其他人都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位镇国武成王心中那股难以遏制的怒火,神色也皆是微微一凛。
那原本还在懒洋洋地品酒的郭嘉更是迅速清醒了过来,身上的酒意在一瞬间被自动驱散,整个人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正经了许多。
“王爷,慈航静斋的确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是除了扬州之外,黑冰台在隋国境内的人手不算太多,咱们的事情不见得好办”
张良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说道:“陛下虽然将影密卫的支配权暂时交给了您,但有时候刀子从身后刺进来,才会是真正的致命一击啊!”
在短暂地发泄了一阵之后,嬴不凡也迅速恢复了冷静,并在听到张良的话之后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回答道:“这你放心,本王自有安排,在隋国的人手或许不如明宋两国那么多,但把大隋的局势搅乱却是绰绰有余。”
紧接着,这位镇国武成王转头看向了那道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身影,开口问道:“本王不日就将前往隋国,那边的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黑衣斗篷人微微拱手,恭敬地回答道:“请王爷放心,那边一切已安排妥当,您出行所需要的船只也已经准备妥当,随时都可以出发。”
嬴不凡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问道:“那我要你去送的信,你都送到了吗?”
这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微微犹豫了一下,说道:“都送出去了,但还有几个人并没有给出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