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en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夏逆-第一百零一章、我是他師傅熱推-fkgyz

jken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夏逆-第一百零一章、我是他師傅熱推-fkgyz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为郑双寻找合适的心法,花了潘龙不少时间。
他当然有上乘心法可以教,无论是“从心所欲”还是“九转玄功”,都称得上是整个九州世界最顶级的上乘宪法。甚至可以说,这两门心法全都能够帮助修炼者打通从凡人到妖神之间的一切关隘——是否成就仙佛,三分靠运气七分靠脑子,跟功法没多大关系。
但问题在于,这两门最最高级的上乘心法,不适合郑双。
心法这东西,不是越高级越好,而是要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
自古以来,就有“不是徒弟找师父,而是师父找徒弟”的说法,意思是讲,就算前辈高人,想要找一个心性和资质能够完美契合自家心法的徒弟,也颇为不容易。
当然,这个问题只对那些追求较高的人有意义。如果不在乎徒弟学得怎么样,或者说对徒弟的要求是只到先天境界就好,大概就不用在乎这些了。
但只要希望徒弟有冲击真人境界的希望,心法和人之间的契合度,就是不可不考虑的问题。
郑双的心性只能算是普通,资质更是中等偏下——这还是潘龙使用灵药帮他洗毛伐髓之后的结果。毕竟他练武太迟,一口先天元气早就散尽了不说,长年的辛苦劳作也给他的身心都造成了许多伤害。
伤害可以想办法修复,但因此损失的资质,却是很难修复的。
为这么一个徒弟寻找合适的心法,实在不容易。
潘龙为此求教过屠龙宝藏里面的文超残影,他的建议是:“既然资质不行,那就修炼不需要资质的,我这里有完整版八门遁甲,配合血魔不灭体,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最后只要不发狂入魔,一定能成为绝世高手!”
“发狂入魔?可能性多大?”
“……当初这么练的都入魔了,我也不知道究竟可能性有多大。”
潘龙大吃一惊,问:“你还做人体实验?”
“我当初也没想到副作用那么大啊!”文超叹道,“要让资质低下的人修成上乘功法,自然只能另走蹊径。风险……当然也就免不了。毕竟这东西跟收益是挂钩的,天底下哪有收益巨大而风险很小的事情呢?”
潘龙也只能苦笑。
后来又他趁着老师在世外楼疗伤的时候,去请教三位长生者。
兰陵况表示“庸人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列御寇说“为什么不考虑帮他投胎转世换个身躯呢”,只有自家老师毕灵空最靠谱,一番思考之后,帮潘龙想了这么一个主意。
元气蛊神之法。
这法门在云州武林的“上流社会”里面传播甚广,各大宗门都有保存。它不算是一种很上乘的心法,迄今为止,修炼这门心法成就最高的,是一位被称为“小蛊仙”的疑似妖神。
但这门功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有限度地改善资质。
观想五脏五行化为五蛊神,可以获得五种相应的神通。然后驱使五蛊神争斗吞噬,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过程颇为艰苦,但却能够实实在在地改善资质。
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云州的真人宗师们若是想要培养某个晚辈,恰恰那晚辈资质又不好,便会传授这个法门。
当然,修炼这门功法也是有风险的——文超所谓“收益越大风险越大”的说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正确的。
修炼元气蛊神之法,最大的风险就在于观想演化五蛊神。
因为五蛊神是人内心的映射。
人的心中都有善有恶,正常情况下,只要善念能够压倒恶念,这人就是一个好人。就算恶念更强,也有法律和各种外来的强制力量。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哪怕是那些心中充满了负能量的人,也并不会为非作歹,最多就是喜欢说一些让别人不高兴的话,从中获得扭曲的满足。
但五蛊神映射出来的,可不是一个人完整的内心。
绝大多数情况下,五蛊神映射出来的,都是一个人内心的“执念”。
一个人如果特别在意某件事、某种东西、某种感情……那么在演化五蛊神的时候,往往就会形成与之对应的蛊神。
在这种情况下,善念更善,恶念更恶。
若是这善恶之念过于激烈,就会不受主人的约束。然后……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善念跟恶念打起来了。
乍看上去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元气蛊神之法第二阶段,本来就是要让五蛊神互相争斗吞噬,最后五合为一。
但问题在于,这种争斗必须是可控的,必须在主人的控制下让它缓慢进行,而不是五蛊神刚一演化,就不问三七二十一,先打个你死我活。
这样打一仗,甭管赢的是善念蛊神还是恶念蛊神,主人肯定都是大输家。
辛辛苦苦修炼了五蛊神,结果刚一出来就死了至少一个,损失一种神通倒是小事,五蛊神对应五脏,这样硬打一场,死掉一个蛊神,就相当于毁掉了一个内脏啊!
心、肝、脾、肺、肾,您说毁掉哪个比较好?
更惨的是,一般来说,五蛊神里面最激烈的都是心神——毕竟心属火,在五行之中最为激烈,演化的蛊神一般也最为暴躁;其次是肺神——肺属金,冷冽肃杀,演化的蛊神多半比较凶狠。
也就是说,大多数情况下,这么打一场,心肺两个内脏里面,基本免不了要坏一个。
提问:一个人的心或者肺坏掉了,会怎么样?
当然是呜呼哀哉,死定了呗!
所以这功法渐渐也就无人问津,最近这百来年,除了一些没门路的邪派中人,那些大门派的年轻人们都对它不感兴趣。
潘龙倒是也遇到过修炼这功法的人。那时候他跟着毕灵空,不断地找一个个黑店的麻烦,其中某个黑店的店主就藏着这么一本秘籍。
那店主修炼这门心法也算是小有所成,元气所化的五蛊神分别具有腐蚀、溶血、致幻、麻痹和发热这五种毒性,五毒齐上的话,就算是修成身异的先天高手,也撑不住半刻钟的时间。
潘龙原本打算将这秘籍烧了,毕灵空却说“元气蛊神心法被练成这样,小蛊仙要是知道了,怕是会来清理门户”——然后她就给潘龙详细讲解了一番这心法,潘龙才知道,原来五蛊神的神通属于“相由心生”那一类,这人实在是坏到透彻,五毒俱全,才会修炼出如此阴毒的五蛊神来。
也亏得他坏到彻底,演化的五蛊神都是邪恶的,才没有在五蛊神诞生的时候死于蛊神内战。
这大概算是错有错着,或者说是难得的好运。
只可惜这人怙恶不悛,终究还是浪费了这极为稀有的好运气——毕灵空说那话的时候,甚至显得有些惋惜。
郑双不大可能五种执念都是善的或者都是恶的,当他演化五蛊神之后,五蛊神之中想来应该会有一个邪恶的,然后被四个善良的蛊神围攻,大概率当场扑街。
正常来说,这意味着会内脏损伤而死,但潘龙却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为郑双准备了一道“七星替死符”。
七星替死符是一种奇门法术的宝物,只要携带在身上,当受了重伤的时候,哪怕是摘心砍头,也能暂时代替丢失的心脏或者头颅,延续七日的寿命。
当然,七天之内如果不能设法挽救,那最后伤势发作,人还是要死的。
但潘龙当然不会只有这一招,他还给郑双准备了一粒“夺命还阳丹”。
此药药性极为猛烈,健康人服用的话会当场暴毙,但若是眼看就要死掉的人服用,却有回天之功。非但能够治好寻常伤病,甚至于就算缺胳膊断腿乃至于被开膛摘心,也能凭空再长出来。
它唯一治不好的,就是丢了脑袋。
……毕竟丢了脑袋的人,服药之后需要长出来的是躯干四肢,数目太过庞大,药力也是有极限的。
区区内脏受损,五脏少了一个,对它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按照潘龙的计划,郑双一旦演化五蛊神成功,先是善良的四蛊神联手,一巴掌拍死邪恶的蛊神,然后七星替死符发动,为他延续生命。接下来他自己服用夺命还阳丹,便能将损坏的内脏修好,完全恢复健康。
唯一的缺点就是五蛊神只剩下了四个,少了一门神通。但有失就有得,提前吞噬了一个蛊神,日后五蛊合一的过程又比别人容易了不少。
为了这个老徒弟,他也算是着实花了心思。
但这些事情,他是不会告诉郑双的。
郑双要知道的,只有他编的故事。
在故事里面,“白虎星”剿灭黑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地下的密室,密室里面除了金银财宝之外,还有这份秘籍,以及黑店店主苦心收集的可以用来辅助修炼的灵符和灵丹——想来是这店主打算给自己孩子或者徒弟用的。
只可惜他孩子也好,徒弟也罢,都是以杀人越货为职业的,尤其是先杀人后越货,手段凶残,结果被白虎星杀了一个灭门绝户,连黑店都一把火烧了。
潘龙当时说:“他死了,但这套机缘却不该被浪费。正好你资质略差,修炼一般的心法很难有所成就,不如就顺水推舟,修炼这元气蛊神之法好了。”
当时郑双还有点担心,问:“修炼这功法,会不会像那黑店店主一样,变得凶狠恶毒?”
潘龙大笑:“你以为这是什么功法?那种能够后天改变修炼者性情的功法,连师傅我都只是听说,从未见过。云州修炼元气蛊神之法的以好人居多,像这种走上邪路的反而极少。就大的方向来说,这功法是偏向于善良的。”
这却不是他信口开河,而是三位长生者分析的结果。
人天生是没有执念的,执念必定在后天成长之中形成。而成长的过程,追求的是社会对人的反馈——在这个问题上,潘龙前世那个世界的科学家们,分析得很透彻。
人具有动物性和社会性,其中动物性趋向于自私,社会性趋向于团结。如果一定要以善恶来划分的话,就是动物性趋恶而社会性趋善——人之初性本恶,和人之初性本善,分别在动物性和社会性方面是正确的。反倒是人之初无善无恶犹如白纸,才是错的。
正常情况下,人的社会性总体来说是趋向善良的,也就是说,除非很极端很偶然的情况,大多数情况下,人的执念应该都是倾向于善良的比较多。
比方说,希望别人重视自己、希望得到亲人的认可、希望生活富足安定……这些都是善良的愿望,都是可以理直气壮说出去的。
就算是“我要一发十连全是SSR然后去QQ群里面晒”……你也不能说这种愿望邪恶,尽管它的确可能对广大群友造成一定的精神伤害,并且享受禁言套餐……
潘龙藏身暗处,看着郑双专心修炼的样子,想到当初讨论时候的情景,忍不住微微一笑。
这一笑,立刻就感觉到有一股神念扫了过来,却是长春子在闭关静室这边有警戒布置,发现了他的笑声。
潘龙摇身一变,变成了白虎星的模样,拦住了如同一道影子,沿着地面飞遁而来的长春子。
“在下云州白虎星,多谢道长对我徒儿的关照。”
长春子一愣,看了看潘龙的脸,虽然认出了他的相貌,但却没有立刻相信。
“你说你是白虎星,有什么证据?”
潘龙微微一笑,拿出了几大盒用来化在酒里,涂抹身体以强健皮肉的药物。
“此物名曰赤火散,乃是云州颇为流行的一种帮助增强身体,为初入武学之门打好基础的药物。”他说,“我之前就给两个徒孙留下了一些,这趟回云州又专门买了不少,大概足够他们五六年的用度——这么长时间,基础怎么也打好了。”
“道长您看,除了我之外,别人会随身带着这么多赤火散吗?”
长春子看着那堆起来差不多有两尺高的几个大盒子,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说得对,以你能够拦住老道的身手,带着这种武道入门所用的药材,除了是为自家徒孙奠基之外,的确没有别的解释。而且这赤火散,老道的确也见那两个孩子在练功之后化在酒里涂抹——没问题,请恕老道之前孟浪了。”
“道长对我徒弟多有照顾,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潘龙笑着又拿出了一个小玉瓶,“我看道长是法修之人,白某这里有几颗朝露丹,对于缓解施法过度造成的头晕目眩颇有帮助,请道长笑纳。”
两人推辞了几番,最终长春子终究是盛情难却,收下了这瓶丹药。
然后,潘龙就表示自己另有要事,这就要出海,告辞离开。
长春子倒也没劝阻——在他看来,“白虎星”大概已经到了先天巅峰,需要为冲击真人境界做准备了。去争夺那个战败逃亡的大妖内丹,倒也并不奇怪。
只是他并不知道,其实潘龙对那大妖,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就是来看一看徒弟的情况,顺便把之前没有全留下的赤火散交给徒孙——他本来就有很多赤火散,只是上次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留下那么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