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7gj都市小说 絕望黎明-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趁夜潛行分享-ikkkf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
冲出山洞,穿过丛林。
虽然周遭雾气腾腾,但赤炎身上的魔气,我却看的一清二楚。
它的魔气,如地图光标,指引着我。
无论它怎么右拐右拐,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你逃不掉的,别费功夫了!”
没用多久,我便重新追上了它。
看着赤炎的背影,我格外平静。
洪荒之陆压神君 大沐风
“离萧!你到底要干嘛?”
“都特么是魔界人,用得着对我赶尽杀绝么?”
“想要什么?我全都给你!”
赤炎手中提着大刀,额头上不停的有汗珠流出,看起来很是虚弱。
我冷声说道:“我说了,我们不是一路人。”
此刻,赤炎愤怒的吼着:“你以为杀了我们,你就可以在人间混下去?”
“醒醒吧!看看你身上浓郁的魔气,你这辈子,都是魔界人!”
或许,他满状态时,我不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他斩杀。
我晃了晃手中魔界:
“我怎么样,你管不着。”
“但你,来到人间,越界了!”
赤炎见我态度坚决,软硬不吃。
水系法師的春天 哎呦小韓
咬了咬牙,不再费力冲跑,停下来怒气冲冲的指着我:
“就凭你?”
“我要杀你,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离萧,我劝你最好趁我没发怒之前早些离开,否则的话,就休怪我对你下毒手!”
赤炎放起了狠话,打算以我与他之间修为的差距唬住我,以此威胁我离开。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被上百名终南山弟子围攻并受了重伤,或许他的威胁对我能有用。
“呵。”
我冷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
“行不行,试试看!”
许是他身上的伤,不允许他继续和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他怒喝一声,看向我的眼中全是怒火。
“你实在是欺人太甚!简直不知死活!”
话落,他用魔气控制着手中的大刀快速向我袭来。
终于动手了吗?
我迅速挪动位置,手中天煞魔剑与我一起晃动。
拖着阵阵黑雾,我根本没躲。
选择与他硬碰硬。
“锵!”
赤炎火红色的大刀和魔剑相互碰撞,发出一声闷响。
赤炎额头上的汗珠比先前更加茂密,他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我知道他受了伤,还用了禁法秘术。
如此硬撞,吃亏的肯定是他。
到时候心血不稳,早晚气息混乱。
这也是我多年战斗经验,总结出来的理论。
赤炎也是急红了眼,奋力挥刀。
可惜的是,那红色大刀别说触碰到我,就连我的身也进不得。
它的每一次攻击,要么被我四两拨千斤般的化解,要么被我硬碰硬的给撞回去。
“噗!”
一阵剧烈的攻击过后,赤炎终于体力不支,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来。
因为气血不稳,导致脸色煞白。
和它周遭的魔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原本紧紧捏着的刀,竟也因为手腕无力,再也无法承受重量,“哐”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赤炎眼珠子直转,它现在体内什么情况,比我更清楚。
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我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
若留它在人间,像赤炎这样的修为,不知会残害多少无辜修士的性命。
想必当他诛杀那些正道修士的时候,心中也不会存在一分一毫的怜悯。
说服自己后。
我心念一动,魔剑顿时脱手而出。
穿越上下五千年
“噌。”
魔剑飞驰而出,无数条黑红色的线条缠绕着赤炎,将他整个人凌空。
那些黑红色的线条此刻犹如脱困的猛兽,疯狂的席卷赤炎身体各处。
赤炎储藏了许久才爆发出来的勇气,就在黑色线条缠上他的那一瞬间消耗殆尽。
“啊!”
“不要!不要吸食我的魔力。”
“饶命……饶命啊!”
他一边挣扎着一边不停的大喊大叫。
然而他挣扎的越猛,魔剑似乎越兴奋,非但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想法,反而开始疯狂的吸收起了他体内的魔气。
只十几个眨眼间,赤炎体内的魔气就全部被魔剑吸食而尽。
“嗡!”
随着魔剑发出一声愉快的嗡鸣,我只觉得自己体内传出了一阵燥热。
似乎有无数道的魔气。在我体内不停的疯狂乱窜。
我连忙原地盘膝而坐,开始调节起体内乱串的魔气。
我能感知到,此刻体内拥有无尽的来自于魔气的力量。
那魔气有之前在九窑时所积攒的,还有此刻魔剑刚刚从赤炎身上所吸收来的。
我终于感受到了它们。
也感受到了魔体状态下,眉心的品级。
这是所有好转了吗?
我盘坐在地,闭目凝气。
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状态,我只能完全凭借感受,却看不见它们。
……
“灵元三品!”
……
“五品!”
……
“六品!”
……
我体内的魔气像是用之不竭,导致我的魔体开始不停的晋升起来。
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就从灵元一品持续突破到了灵元六品。
当然,至此,我的魔体修为提升结束。
修为境界仍然在持续突破。
我感受着来自眉心的变化,半个小时过后,我的魔体竟然持续突破到了灵真境!
没错,灵真境。
灵真一品!
我缓缓睁开双眼,兴奋的感受着自己眉心的灵真境标记。
“这就是灵真境呢!”
我捏了捏拳头,手中魔气仿佛聚起的乌云,夹杂着丝丝电闪雷鸣。
異世界的戰鬥奶媽
在此之前,别说想要修炼至此,即便是听都很少听说!
没想到此次我却因获得福,魔体一举突破!
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我再次踏上前往剑宗的道路。
虽然魔体已经突破到了灵真境,但似乎由于有魔剑的存在,我的五行之体还是无法转换。
我也尝试过开启手中的戒指。
然而,结果和以往一样,依旧打不开。
现如今,我魔体修为大提升,导致身上的魔气更加浓郁。
也就更引人瞩目了。
我尝试着,想要寻找控制魔剑的办法,可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以我现在这副浑身缠绕的魔气的样子,想要进入剑宗,简直是痴心妄想。
可剑宗我非去不可。
而当初逼问齐休时,我因为魔气影响,思绪也乱七八糟。
竟只问出了个剑宗,连具体的人都忘记了问。
奈何剑宗,该去还得去。
经过一番奔波。
我尽量低调赶路,避开了有人的地方。
剑宗所在的剑之巅。
剑之巅虽然叫剑之巅,实际上则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似山似剑。
据说,这把巨大的山剑,是当初神仙掉落的武器。
而想要进入剑宗,必须穿过山下的唯一入口。
此刻白昼,如果我唐突上前,必定会被剑宗弟子围剿。
我在附近观察了一会儿,熟悉好剑宗的地形后,决定等天黑以后再趁夜摸进剑宗。
…………
夜幕降临,转而是满天的星辰与一缕明月。
我看着身上勉强与黑夜混为一体的魔气,脚下轻轻一点,向剑宗大门的方向飞去。
此刻的剑宗门卫,竟没有我想象中的森严。
大门附近只有四名弟子,在懒散的聊着家长里短。
“唉,现如今咱们宗内分为两派,掌门又不只去向,以后咱们这些外门弟子可怎么过呀?”
“还能怎么过,要么下山做个野修,要么继续留在剑宗为胜者卖命。”
“说真的,你们觉得最后,武陵长老和元青长老到底谁能接管剑宗?”
“谁知道呢。”
“我听小道消息说武陵长老似乎与异势力勾结,如果此话为真,我当然希望元真长老胜。”
“如果元真长老输了的话,今后的剑宗恐怕就不是以往那个正派剑宗了吧。”
“唉……”
“我们还是好好的值班吧,小心有人趁乱混进来。”
“都这个时候了,门内已经明争暗斗,乱到不行,值不值班还有什么意义?”
“也是,想咱们哥几个,前途堪忧啊。”
剑宗内部出了乱子?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在不久之前,我确实听说,剑宗内有长老和异势力互相勾结之疑,没想到都发展成人人皆知的局面了。
这几个弟子所说的如果都是真的,那剑宗岂不是要来一场大换血?
守卫工作实在懒散,我悄悄来到他们身边,也未曾发现。
“喂。”
“你你你,李李李李……”
那人惊恐的瞪大眼,还未开口说清楚,就直接被我一记手刀劈晕了过去。
其他三人见状,刚要拿起手中的武器防守,或打算进宗门叫人,几乎同一时间,就又被我随意的三记手刀再次劈晕。
我拖着他们的衣服,将他们藏到了一旁的草丛里,以防被人发现。
然后脚尖一点,贴着山崖边一路前行。
我现在极度想要知道,刚才那些剑宗弟子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有发生,还是胡乱猜测。
或许能够知道其中原委的人,只有剑宗的长老了。
也刚好旁敲侧击的问问,我想知道的线索。
趁夜潜行,翻山越岭。
落在在山崖边的剑宗建筑,鬼斧神工,令人称奇。
路过一处断崖,断崖有溪,似瀑布。
崖边有个人,映入我眼帘。
只见那人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一半的黑色长发锤在身后,另一半的长发在头顶挽了个发髻,发髻上还插了一个简单的白玉簪。
身穿白色,袖口和衣摆绣有金色莲花花样的长袍。
衣着算不上华丽但却干净,最令人注意的就是他腰间带着的那块令牌,上边写着明晃晃的几个大字。
“剑宗三长老。”
下面还刻有两个小字。
“元青。”
天下第壹英雄
此刻那元青长老,正面带愁容,坐在溪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