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ptt-第九百九十九章 前輩早就算到了啊!閲讀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一时间,看着面前的画卷,涂风内心明悟起来。
明白了。
懂了。
这定然是前辈早就安排好的,要送给自己的。
毕竟是前辈,一切都在把握中。
既然算到了自己回来,自己所为何事,当然会想到要送给自己什么东西。
爆宠毒妃王爷请接招 磬声成殇
眼前这幅画作,就是前辈为了自己专门准备的。
说不定还是为了自己专门画的。
还有什么字画,能比前辈为我天狐一族专门准备的画作更加适合我天狐一族?
涂风深呼口气,一脸肃穆的伸出手。
双手微微颤抖。
缓缓拿起那普通的画卷。
虽然用的是凡间的纸张,但……涂风知道,只要自己展开,恐怖的道韵就将扑面而来!
“此番,多谢麒麟子。”涂风收好画卷,尽力保持理智的朝着张风恭敬一拜。
但狂喜之色已经溢于言表。
要不是张风在场,他恨不得立刻就看看前辈为自己准备的画作到底是什么样子。
只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都是这位存在的老丈人,至少当面还是要保持一下形象。
张风看着涂风那一脸傻笑的模样,内心更加同情。
这人一定过得格外凄惨吧。
捧着自己随便做的一幅画,就这么激动。
这幅画就算画得再好,也不过就是一幅画而已。
对于修士来说,琴棋书画虽然高雅,但在修仙大道之上根本没啥用。
最多就是在凡间卖点银子。
毕竟在这个世界,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一幅画撑死了能值几个钱?
“麒麟子,这幅画,我就拿走了啊!”涂风一脸兴奋。
张风看着涂风这模样,心里愈发同情,忽然从墙角堆着的那些杂物里取出一柄雕刻粗陋的木刀,递到涂风手里。
“这破刀你也拿走吧。”
“虽然是随便刻的。”
“但也能值几文钱,给家里孩子当玩具也是极好的。”
一时间,涂风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着张风手中的木刀,目光呆滞,随即呼吸都急促起来。
前辈,又给自己一个宝贝?
这……
这哪里是什么给孩子的玩具!
如此存在随意制作的东西,那得是什么级别的法宝?
怕是要超越仙器!
而且,这可是刀,是杀伐之器!
百兵之首!
涂山一族有了这种法宝,怕是从此之后,就算是妖帝也不敢为难涂山一族了。
毕竟那妖帝手中的罚天尺,相传也不过是这位至尊随手制作的而已!
“多,多谢麒麟子!”涂风连忙一脸小心的接过木刀,嘴角已经咧到了耳朵根,
张风看到这涂风小心珍重的模样,心中再次暗叹一声。
“好了,好了。”
“既然事情已经谈好,那你就先离开吧。”
“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以后若是想这只小狐狸了,你可以随时都来看看。”
张风摆摆手,随意道。
涂风点点头,恭敬抱拳:“那就不打扰麒麟子了。”
说完。
涂风走出小院。
随即头也不回的往妖界裂缝冲去!
一副生怕前辈反悔,要找自己要回这两件宝贝的模样。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赚大了!!
虽然自己也的确把女儿卖给了前辈……啊呸,是许配给前辈,但天可怜见,涂山月一个元婴小妖王,就算加上天狐一族公主的身份,外加体内的天狐精血,又怎么能值如此至宝?
说句不好听的,如此至宝别说一个涂山月。
就算是涂山一族都算是,也比不上如此至宝!!
不知多少强大妖族,愿意为了这两件至宝拼了一族的性命。
毕竟,这可是那位前辈亲手打造的。
直到此时,离开了张风视线,涂风才不再压抑心中的惊喜,在空中大笑出声。
同时拿出那柄木刀,仔细揣摩。
倒不是不想看看画卷,但涂风知道,这画卷若是展开,怕是有十分恐怖的天地威势。
弄不好自己看到画卷的刹那,就会被里面蕴含的道韵冲破心神。
那种惊天画卷,还是回到涂山之后小心欣赏才是。
而这把木刀,看起来却平平无奇。
木质普通,雕工也算是一般。
跟那些在凡间市场上,几文钱一把的小孩子玩具差不多。
但涂风知道。
这木刀,绝不会跟表面一样简单!
这可是那位存在亲手雕刻的木刀!
里面定然蕴含了无上的大道和恐怖修为!
“之所以看起来平平无奇,也正是因为这位存在已经到达了大道无形,返璞归真的恐怖境界。”
涂风摩挲着这柄粗糙的木刀,目光凝重,“当真是令人生畏的实力。”
“若是不知道的,怕是只会以为,这是一柄普通木刀。”
而就在此时。
涂风面前的妖界通道,再次扭曲。
一个身影出现在涂风身前。
眉目与涂风有几分相似,只是似乎年轻一些,而且缺少了一些威严的气息。
“二弟,你怎么来了?”涂风一愣,但随即脸色一沉。
眼前的中年男子,一身红袍破碎,露出狰狞的伤口。
“大哥,你没死!”涂家老二一愣,看到涂风的瞬间两眼一阵惊喜,但随即一脸焦急道:“大哥,快离开这里!”
“速速逃命!”
“嗯?”涂风心中顿时察觉到不好,冷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葱姜蒜三族……他们的族老带着所有族中妖圣追杀你之后,一去不回,三族料定你这个妖圣已经死了,直接将我涂山团团围住……”涂家老二狠狠咬牙,声音中是无比的仇恨。
但随即。
涂家老二一愣:“等等,大哥,你不是被追杀吗?”
下一刻,涂家老二猛然一脸紧张的看向周围,小声道:“大哥,你快跑,我来断后!涂山天狐的血脉可不能断!”
说完,涂家老二缓缓化成一只巨大红狐,身后九条尾巴随风摇摆,朝着周围的天空嘶吼道:“葱姜蒜三族妖圣,出来吧,莫要躲藏了!”
“我涂家老二与尔等一战!”
涂风:“……”
涂风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那个……咳咳,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涂风琢磨着自己该怎么说,才能不吓到自己这个弟弟。
涂家老二一脸紧张:“大哥,你特么就别说了,赶紧跑吧!”
“后有追兵,前有敌手。现在你还逼逼啥?”
“我就算拼了自爆血脉,也不一定能拖住他们,你特么还在这儿废话什么呢?”
浪子西门
涂风叹了口气。
懒得在思考怎么说了。
“算了。”
“我直接告诉你吧。”
“那三族的所有妖圣已经死了。”
此话一出。
涂家老二猛地愣住。
随即摸了摸涂风的脑门,快速道:“你也没发烧啊,说个屁胡话。”
“那些妖圣怎么可能全死了?就你的修为,就算是自爆,也最多重伤几个而已。”
倾城帝女戏魔君
“大哥,我知道你是想让我跟你一起跑。但不要再骗我了,我涂山妖族大难临头……”
涂风摇摇头,尴尬道:“可是那些妖圣确实都死了啊。”
“什么?”涂家老二一愣,看着涂风那一脸认真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大哥,你认真的?”
“嗯!”涂风狠狠点头。
“这……这不可能啊,大哥,你的实力我知道的……咳咳,虽然说出来像是在骂你,但就算是十个你,也不可能在三族所有妖圣的追杀下安然离开。”
“你怎么还可能毫发无损的杀掉所有妖圣呢?”涂家老二一脸疑惑。。
“因为,一个前辈……”涂风缓缓道。
对于这件事,他倒没想仔细解释。
毕竟关系太大。
那种前辈的存在,只需要他一个人知道就可。
否则一旦传出去,怕是从此涂山不得安生!
“前辈?莫非是与我涂山天狐有过恩情的人族修士?”涂家老二一阵惊喜,但随即脸色一变:“但现在那前辈已经离开了,大哥,还是快跑吧!”
“那葱姜蒜三族不知从哪儿又找来了几个妖圣,围攻涂山,要夺走所有可能拥有天狐血脉的族人。我还是拼了命才逃出来,那些妖圣就在后面追着!”
“大哥,还是快跑吧!”
涂风脸色阴沉。
却没有走。
看着涂家老二脸上的紧张和一身鲜血,涂风笑了。
他忽然明白了,为何前辈在自己要走的时候,还要塞给自己一把木刀。
原来这一切,都在前辈的意料之中!
前辈早在自己来之前,不光知道了自己所求何事,更是算到了涂山一族会遇到的险境!
否则,为何前辈会特意赐给自己一把亲手打造的杀伐之器?
“如此前辈,当真是运筹帷幄,算谋千古啊!”
涂风仰头看着天空,情不自禁的感慨一身。
声音中是满满的敬畏和感激。
一旁的涂家老二一头雾水。
“大哥,你这是……吹什么彩虹屁呢,前辈又不在这里。”涂家老二愣愣的看着涂风。
“呵呵。”涂风笑意深沉的看了涂家老二一眼,“不可对前辈不敬。”
“实不相瞒,前辈怕是早就算到我涂山有难。”
“就在方才我离开的时候,前辈特地叫住我,送给我一把亲手制作的杀伐之器!”
“有这般无上至宝在,断然能叫那些来犯妖族,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