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33章 他的冷酷與絕情推薦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褚建白将褚宁央抱进了马车之中,景玉宸站在马车旁边看着他。
褚建白蹙眉问道:“二皇子,你难道不该想一想如何跟本王交代,而不是看着本王忙碌吗?”
景玉宸神色冷漠,开口提示:“郡王来的恰是时候,你的宝贝女儿是自己撞上去的!而且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也承认了,她有对月杉射箭!”
褚建白一脸诧异,“你胡说八道,我女儿与倪小姐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出手伤了倪小姐?”
“而且你将宁央当做什么了?将她手腕捆绑起来,牵着?你以为她是狗?”
褚建白满脸皆是愤怒,若不是景玉宸身为皇子,他现在一定送景玉宸去见阎王了。
倪莹莹喘着气,小跑了过来。
“郡王,郡主确确实实是承认自己射箭的事实!你就算再爱女心切却也不能包庇她!”
都市终结者 公众情人
倪莹莹一脸的义愤填膺。
褚建白回头看向倪莹莹,不屑道:“谁不知道,将军要休了你,所以你才这么着急踩宁央?”
HP之命运螺旋 眉毛笑弯弯
倪莹莹神色一僵,她张口还想说什么,褚建白已经翻身上了一旁的马儿,对车夫命令:“回去!”
景玉宸没有阻拦,倪莹莹着急的跺脚:“这个郡王太不讲理了!二皇子,你也是,那可是想置大姐于死罪的人啊!可你呢?却是不敢吭声?”
景玉宸目光锐利的落在倪莹莹身上,倪莹莹识趣的赶紧闭嘴。
入夜后的京城城门已经关闭,褚建白只好将褚宁央安排在京城外,给她请来大夫。
景玉宸与倪莹莹也在旁边客栈入住而下。
夜色深了后,段勾琼蹑手蹑脚的朝着房门靠近,然后环视一下四周,没有看见他人,悄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点燃着昏黄的油灯,忽明忽暗着,她缓步凑到褚宁央的床边,看见她还在昏迷着,而旁边的丫鬟已经睡着了。
段勾琼眼睛呼噜噜转了转,显得非常机灵,然后她伸手将一旁的丫鬟打晕,才去推褚宁央。
在段勾琼狠狠掐她人中的情况下,褚宁央在睡梦中惊醒过来,看见一张陌生的脸,正对着她笑。
褚宁央瞪了瞪眼睛,诧异的看着她:“你谁啊!”
她反应过激,往床边瑟缩了一下,扯动了额头上的伤口后,疼的她开始龇牙咧嘴。
段勾琼打量着四周说:“听说你因为嫉妒倪月杉这位好姐妹,所以你刺杀了她,现在你喜欢的男人找你抓你,让你陪命?”
褚宁央扶着额头,不悦的看着她:“你谁啊?这里又是哪里?”
段勾琼轻笑一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依旧喜欢二皇子啊?”
褚宁央有点迟疑的点头,然后有些激动的说:“可是他要杀我!”
“这个一点不重要,就在今晚,你可以如愿以偿!”
她对着褚宁央挑着眉,看上去无比调皮。
褚宁央眉头越皱越深。
客栈内的房间,建在二楼,深夜的二楼走廊上,空无一人,每个房门都紧紧关闭着,此时却有两个女子鬼鬼祟祟的从房间内走出。
然后摸索到一个房间门外,段勾琼指着房门,开口提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然和亲公主可要捷足先登了!”
褚宁央迟疑的看着手中的迷烟:“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帮我?”
“我是善良美丽又可爱的郡王府丫鬟啊?”段勾琼对褚宁央眨着眼睛,笑的天真又烂漫……
褚宁央嘴角一抽,有些不大相信,但她最终还是用迷烟捅破了窗纸,然后吹气……
房间里面安静如斯,四周很静很静,趴在门上听动静的段勾琼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进去吧,祝你早生贵子!”
然后她抬步离开。
褚宁央迟疑的伸手去推房门,但她没有想到房门直接推开了……
然后她走了进去,房间内,四周很是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她摸索着,适应黑夜后,来到了床边。
掀开床幔去看,以为会看见床榻上躺着一个英俊少年……
但她看见的不过是空空如也的床榻……
然后在她转身之际,脖子后面一疼,人被打晕了过去。
第二日。
丫鬟发现自己在桌子下面睡着了?
她诧异的钻了出来,第一眼便是朝床榻看去,看上面哪里还有人啊?
她惊恐的大喊,“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褚建白让下人将整个客栈几乎给翻遍了,想到景玉宸也不见了,他皱着眉,莫非……
是景玉宸带走了褚宁央?
皇宫内,景玉宸将褚宁央丢在皇帝的面前,皇帝微不可察的蹙了眉:“你这是做什么?”
景玉宸也在旁边跪下,开口道:“父皇,她已经亲口承认,她曾对月杉射箭,还请父皇为月杉做主!”
景玉宸在一旁跪下,一脸的恳求。
褚宁央昨天被人打晕,等她醒过来便发现人在这里了,她惶恐的对着皇帝求饶:“皇上,臣女没有!”
皇帝神色间满是不悦,显然听惯了狡辩之词,不愿意多听。
景玉宸神色冷然,“父皇此事将军夫人可作证,还有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而她额头上的伤,也是为了逃避责任,自己撞的!”
景玉宸的表情很冷,对她没有半点的同情,褚宁央脸色苍白,只一味的摇头:“皇上,臣女真的没有!”
“皇上,儿臣有证物!”
他在袖子中拿出一支箭,往上递交。
褚宁央一脸错愕的看着景玉宸,就见那箭转交给一旁的公公,公公呈现给皇帝。
皇帝伸手接过,景玉宸站在下方解释说:“这箭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而箭身刻有褚家字样,为褚家独用,再加上倪莹莹的供词,父皇,褚宁央的罪,可治!”
褚宁央在看见那箭时,双眼瞪大,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摇着头,并不愿意相信:“不,不,我没有,皇上,我没有!”
皇帝看着手中的箭,最终朝下丢去,箭砸在褚宁央的身前,她垂眸看去,但她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承认,她不停的摇头。
“不,不会的,这箭,敢问二皇子是在哪里找到的?”
褚宁央目光凶狠的看着景玉宸,满脸的都是质疑。
景玉宸轻蔑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褚宁央摇着头:“皇上,还请你不要相信二皇子!”
但褚宁央的话听上去却是那么的苍白,没有任何为自己辩解的有力感。
“宁央郡主,你善妒成性,证据就在眼前,你让朕如何相信你?”
褚宁央泪水开始滴落,想要求饶,可是话到嘴边,不知道如何辩解,皇帝头疼的挥了挥手:“将人带下去!”
褚宁央被宫人连拖带拽的架出去,景玉宸还跪在原地,他开口询问:“父皇,这个郡主,你将如何处置?”
“你想如何?”
“她意图杀害皇子侧妃,其罪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判她终身软禁,免得以后还出来祸害人!”
“终身软禁?她可是郡王府的郡主!”
“父皇,月杉还是儿臣的侧妃!”
景玉宸态度坚定,势要为倪月杉讨回公道。
皇帝看着景玉宸开始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朕,没有想到,你喜欢倪月杉到这个地步,朕先将郡主交由你,你押着她前去郡王府,你亲自督办她 软禁一事!”
让景玉宸督办,等同让景玉宸自己去过郡王那一关!
郡王怎么会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被软禁呢?
超级歌星 尺愫
前去郡王府的路上,褚宁央坐在马车内,被捆绑着手腕,瑟缩着,她有些害怕,不敢去看景玉宸。
马车内的气氛太沉闷了,她尽量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到达郡王府,褚宁央觉得非常奇怪,她抬首朝景玉宸看去,看见的不过是景玉宸那张冰冷坚毅的邪魅容颜。
“为,为何郡王府还没到?”褚宁央奇怪的开口询问。
景玉宸斜着眼眸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薄凉的唇瓣紧紧的抿着,褚宁央觉得愈发怪异。
等时间继续拉长了许久,她没忍住,掀开了窗户帘子朝外看去,这一看才惊觉,这哪里是去郡王府的路上,这是去城外!
褚宁央瞪大了双眼,看着景玉宸:“你将我带到城外去做什么?皇上只是让我被软禁而已!”
面对褚宁央的咆哮声,景玉宸好似听不见一般,神色依旧平静到无一丝波澜,他只淡淡的开口询问:“你好奇,我如何找到那支箭的吗?”
褚宁央呆呆的看着景玉宸,怎么感觉到不祥了呢?
景玉宸冷漠的勾着唇,看着她笑:“那箭,是在郡王府偷的。”
褚宁央瞬间脸颊失了血色,景玉宸可以做到为了让她坐实罪证,而在郡王府偷箭,做假罪证!
而且他现在带着她前往城外,是想干什么?
她越想到后面,愈发感觉到不安和心慌:“你,你该不会是想将我带到荒郊野外去,说我潜逃,杀我偿命?”
她的双眼中写满了恐惧,明艳的面容上,满是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