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文明之星神劫-692. 追溯而去熱推

文明之星神劫
小說推薦文明之星神劫文明之星神劫
诸葛云必须要得到古多斯手中的圣器,不管那到底是什么!
因为,那东西可是鸟神像缺失的一部分啊!
尽管被包装成了别的样子,但他绝不会搞错的,不知道为何,那东西竟会流落到这个奇怪的时代、奇怪的地方。
但这件事还有一点,就连诸葛云也拿不准。
那就是,鸟神像的力量无比强大,操控因果律不是不可能,但以他的状态来说,现在还做不到。
因为,他的身体如果是被信息流带到这里来的,然后被莉亚娜莫名其妙的召唤出实体,那么毫无疑问,信息流也可以将其带回去,所以他本身就是个穿越者。
尽管拥有的能力还在,但他的能力还是不足以使用那种能力。
问题来了,如果他有能力再次启动那股力量,拿到了鸟神像的缺失部分,是否还能回到原来的时空中?
毕竟诅咒之血是湮灭在诸葛云体内所产生的能量,信息流也是因此而产生的,那是鸟神像升级后带来的能力,如果自己现在就使用穿透时空之力,那他是否还有足够的力量重返未来?
网游之黑心奸商 二谦
更让他不解的是,这股力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唉——管不了那些了,就在这里做个了结,将一切因果消解吧!”
诸葛云这样想着,苦笑了一下,漠然闭上双眼。
只要先找到那个女祭司,再拿到鸟神像的能力,所有问题都会有答案的。
能否活下来还未可知,也许得靠着一点点运气成分,虽然他的运气向来出奇的好。
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
如果这就是他的宿命,那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如同之前感受过的一样,诸葛云利用灵视捕捉到了能量尾迹的变化,这种变化,就像他初次被信息流带到此地,是一样的。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开启神识,打开了空间罅隙。
这个地方是莉亚娜在十分前来过的,通过庞大的计算力,诸葛云瞬间算出了几十亿个时空矩阵,莉亚娜在其中的运动轨迹极为模糊,但足够为诸葛云指明探索的方向了。
一阵波动的脉冲后,诸葛云的身影也随即消失,遁入暗影。
另一边。
被古多斯的通灵力量撕裂了空间,从而消失在本时间线。
转移到另一个时间线的莉亚娜,此刻处于毫无意识的状态下。
她竟然感受到了灵魂的力量,似乎正在与自己的躯体分离,这种感觉极为不真实。
就算以前有过类似经历,也无法与现在相比。
冥冥中,莉亚娜眼前似乎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个又一个梦境中的场景让她感到震惊。
周围幽暗的氛围极度压抑,硕大无比的双眼睛在一直凝视她,似乎从无穷尽的黑暗中,随时会出现怪物,将她吞噬。
“明明自己刚才还在密室里,怎么转眼就变成了这样?”莉亚娜骇然失色,完全要抓狂了!
改写唐朝历史
“咦!”
星子 小說
她眼前闪烁了一抹绿色,竟然是庭院中的景象。
“难道是我的身体到极限了么?居然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幻觉!”
莉亚娜心中骇然,极力想要摆脱这种压抑。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微弱光线向着不远处聚集,心随意动,她连忙冲了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什么!这……这是我的身体吗?”
莉亚娜瞥见微弱光线中,似有纯白色的触须飘舞,像是从未见过的海草一样,透明、发光,心里陡然一惊。
一个女人的身体像羽毛般轻柔,就漂浮在触手可摸的地方。
那双微闭的双目,那张熟悉的脸庞,居然与自己一模一样。
她真的看到了闭着眼睛的自己!
“搞什么……那是我的自己?可那具躯体……到底是……我在谁的身体里……这里又是哪里……”
她瞬间陷入迷惘和恐惧。
“难道与以前一样……我又入侵到另一个躯体的梦境中了么?”
莉亚娜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始终有种奇怪的感觉,她此刻竟毫无存在感?
灵魂……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来。
这种事情在她使用了寄生之种后,曾越发频繁的出现。那种莫名之力控制了她,带着她不停转换时空,就如同偶然触及到预示中的未来世界。
但这次是为什么?
居然在她清醒的时候,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什么……?如果这是我……那我……是谁……”
莉亚娜想要伸手出去,触摸那纯洁的身体,但荧光一闪——刚碰到那些白色的触须,却感觉抓了个空!
她心中顿时一颤,不敢再动了。
眼前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压抑感让她无法呼吸,除了身前那一点点光和那具身体之外,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她却能感受到周围有无数生命汇成的脉动声。
嚓呲……嚓呲——
白光在逐渐隐去,有什么东西在摩擦周围的东西,像是千百只蛇同时从地面爬过来了。
无可名状的恐怖力量抓住了她,缠绕上来,莉亚娜惊得惶然退后,迅速挣脱了束缚。
白光中的触须与自己身上的竟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有两个我!你……你是谁?”莉亚娜收回手臂,眼中恐惧大盛,在心底里疯狂呐喊,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
“你的生命即将燃尽……”白光中的自己开口道。
莉亚娜压制着心情,“不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要撕下你那拙劣的面具!”
她看到腾起的白光中,躯体无端变化,没有一刻安分,再次扭曲着形状,不停着向另一端闪过。
“你……当真要如此?”
转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那里,一层难以穿透的嗞嗞雾气,还笼罩着她的头部。
“你是……达夫里导师?”莉亚娜惊呼一声,凭借身体的特殊姿态认出了对方,一时呆呆楞在原地。
她想要奔过去,但脚步迟疑,走了几步后,与对方的距离丝毫没有变化,永远与她保持着七八米,迟迟不肯转过头来。
“我真不应该把希望放在除我以外的人上,这是浪费时间……”达夫里开口道。
“你、你说什么?”莉亚娜愕然呆立,导师从不会用这种口吻与她说话。
难道这是场噩梦?
“即使在梦境中我也不希望伤害任何人,可你究竟是谁?”
莉亚娜的脑子忽然清醒了,语气坚定。“从谈吐上看,你并不是达夫里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