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你不太行啊!閲讀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就在天道宗众人,全都感觉无解之时,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人出现了。
无尘宫殿前广场外的屋檐上,林云嘴角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夜倾天!
一时间,全场惊呼,所有人目光全都愣住了。
就连神道阁好些弟子,也是惊愕不已的看向来人。
“这就是夜倾天吗?天道宗最近崛起的剑道奇才,不过他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这家伙怎么出来的?”
不仅他们一头雾水,眼中尽是不解之意,天道宗好些人也是极为不解。
传言中,夜倾天早就被天璇剑圣给失手打成重伤了,甚至还有说他被打死了的。
可眼下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了,实在令人疑惑不解。
“好家伙,我就知道不会看错人。”王子岳在桌上狠狠拍了下,兴奋之极的笑道。
这夜倾天果然情痴一个,浪荡不羁的外表只是假象,内心则是一往情深。
世间无人能懂,唯有我懂!
白疏影抬头看去,神色未变,心中却泛起些许波澜。
这几日她都在刻意淡忘此人,一旦想起,圣仙池中种种就会出现。
她不知为何,居然感到了丝丝害怕,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情绪。
唰!
夜倾天从屋檐落下,笑眯眯的道:“有人似乎不太欢迎我。”
他视线一扫落在了一脸惊愕的白奕洲,夜青鸿等人身上,嘴角笑意不减。
“夜倾天,你擅闯禁地犯下大错,还敢偷偷跑出思过崖,你将宗门规矩放在何处?”夜青鸿立刻呵斥起来。
林云直接找到一处地方坐下,笑道:“我听到有人弹琴,下来透透气罢了。圣女在此,轮的到你来教训我?小兔崽子,你这是不把圣女放在眼里!”
夜青鸿顿时被堵住了,脸色通红,和林云打嘴仗似乎一直都未讨到便宜。
“圣女,这淫|贼不配待在无尘宫,还请圣女准我将他赶出去!”夜青鸿冷冷看了眼林云,拱手请命。
“说的没错,戴罪之人,有何脸面,待在无尘宫。”白奕洲马上说道。
林云丝毫无惧,他喝了杯酒,笑道:“我可无罪,谁给我定罪了?我只是有过,两位就不用教圣女做事了,她若不要赶我走我能坐下吗?”
白疏影心中恼恨,这家伙脸皮咋这么厚。
“聂无霜,琴弹得不错嘛,继续啊,夜某可还没听够。”林云冲着广场对面的无霜公子笑道。
无霜公子笑了笑,双手落在琴弦之上,没有答话也没动琴弦。
无尘宫殿前广场,众人目光看向林云,有些惊讶于他的轻挑。
这可是神乐世家无霜公子!
方才一首杀无赦,压的天道宗众人完全抬不起头来,说句颜面尽失都不为过。
夜倾天,剑法超群但初入涅槃。
对比之下,无论如何都没有撼动对方的实力,在众多圣传弟子眼中。
即便是七元涅槃得普通圣传,也未必会是无霜公子的对手。
只有夜青鸿、章魁、白奕洲这些拥有传承功法,又是世家大族的翘首,才能真正和无霜公子斗上一斗。
可这几人屁股粘在椅子上一样,动都没有动一下。
不仅如此,甚至还出言讥讽本宗圣传,对无霜公子各种吹捧。
看的众人气愤不已,偏偏又无可奈何。
无霜公子英俊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他轻声道笑道:“我来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声,不过说句实在话,你其实不太配听我弹琴。”
“哦?”
林云来了兴致,笑道:“这样啊,实不相瞒,我也懂些音律,要不你来听听?”
噗!
夜青鸿嗤笑道:“夜倾天,你可别丢脸了,你和无霜公子比起来,不过是阿猫阿狗罢了。人家可是神乐世家世子,你自己丢脸就可以了,别丢我天道宗的脸。”
白奕洲冷声嘲弄道:“跳梁小丑,思过崖上待了这么久,秉性还是半点没改。”
无霜公子身边,一名琴童冷笑道:“你给我家公子提鞋都不配,还想在我家公子面前弹琴。”
“做人果然不能太低调啊。”
林云笑了笑,看见许多玄女手中都有乐器,笑道:“那位玄女姐姐,随便借点乐器给我。”
“夜倾天,用我的。”
“夜师弟,用我的。”
……
这些玄女对林云本就颇有好感,一时间各种乐器,铺天盖地朝林云飞了过来。
瞧见这般热情的玄女,天道宗诸多圣传,不由自主的嫉妒起来。
林云选一把古琴,稍稍把玩一番,便放在了桌前。
无霜公子打了个眼神,旁边琴童心领神会,冷喝道:“放肆,谁准你在公子面前弹琴了!”
嗖!
琴童闪电般窜了出去,轰,这小小琴童竟然有五元涅槃的修为,看的众人惊讶不已。
他速度很快,可林云速度更快,早已勾动琴弦。
砰!
一声炸响犹如平地惊雷,高吭的琴音,震耳欲聋。
噗呲!
那琴童刚刚起飞,瞬间就被琴音重创,一口鲜血吐出,居然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无比吃惊的看向琴音。
“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不过这狗叫的实在太讨厌了,我弹琴的时候,可不喜欢犬吠之声,无霜公子抱歉了啊。”
林云笑眯眯的道,说是道歉,可看这模样哪有半点道歉的样子。
“无妨。”聂无霜依旧风度翩翩,笑容不减,只是笑容中多了些杀意。
“哈哈哈,开始啦。”
当林云双手重新落在琴弦上时,他的气势似乎发生了变化。
本就英俊的面孔,透着一丝宁静和肃穆,似乎他真的是一名司乐,眼里只有古琴。
这一刻,好些女子的目光落在林云脸上,只觉得他有说不出的魅力。
即便抛开这张脸,身上那股气质也让人无比着迷,就连风度翩翩的无霜公子,似乎也差的很远。
锵!
娇妻不乖:妖孽殿下de罂粟新娘
忽然,琴音传出,却是无霜公子率先弹琴。只动了一道琴弦,就仿佛圣音在殿前广场炸响,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目光。
聂无霜动作优雅大气,十指白皙灵动,琴音悦耳,仿佛将人带入仙宫。
无尘宫内,风卷狂云。
林云笑了笑,他同样拨动琴弦,同样是圣音炸响,琴声如剑。
只见他闭上双目,似乎回到了他初入昆仑,在浮云剑宗的种种往事。
流氓神仙在异界 蚂蚁工
那会有迷茫,有豪情,有热血,还有对未来的种种期许。
不像现在这般,即便笑的如何灿烂,也无法忘却师尊寿元将尽的惆怅。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一曲红颜笑,此事何堪忆从头。
一曲梨花谢,唯有玫瑰雪中红。
一曲轮回苦,此身何处再逢君。
犹记当年豪情万丈,月圆之夜,吹箫杀人,葬花公子何等风情。
我本就是不是凡人,何必与你客气!
琴声暴走,林云猛的睁开双目,深邃的眼中藏着无尽锋芒。
“圣贤之音!”
众人大吃一惊,脸色哗然巨变,皆没有想到夜倾天竟然真的弹出了圣贤之音了。
且音律之妙,丝毫不在对方之下,比之前弹琴的周墟强了许许多多。
轰隆!
二人琴声中的异象对碰,发出剧烈的声响,方圆五十里一片昏暗。
林云的琴声,在这一瞬竟然压制住了对方。
聂无霜微微皱眉,眼中闪过抹冷冽之色,他也是没料到,对方居然还真有点能耐。
“雕虫小技!”
聂无霜冷哼一声,直接爆发出大圣之音,指尖寒气凝聚,他渐渐开始动真格了。
只见林云头顶上方,乌云密布狂风呼啸,有大圣之音凝聚的闪电直接落下。
众人的心顿时为之颤抖起来,之前周墟就是败在了这一招之下,夜倾天他能挡住这一击吗?
林云丝毫无惧,他的手指急速拨弄琴弦,琴音如剑一般,正在蓄积锋芒,欲要斩断一切。
“大圣之音嘛?我也会额。”
林云笑了笑,当他血色电光将要落下时,他手指猛的一勾。
砰!
电光应声而碎,像是一朵朵血色烟花,朝着四周散落下去。
“大圣之音!”
众人脸色再变,这夜倾天到底怎么回事。
掌握圣贤之音也就罢了,居然还会大圣之音,难道他也是音律奇才?
“这怎么回事?”
白疏影也是诧异无比,她看向林云,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这还是她印象中的夜倾天吗?
可台上情况,并未因为林云展露圣贤之音,就真正逆转结局。
聚集在林云头顶的气流,不断暴走,血色闪电仍在疯狂游动。
隐隐约约间,一个无比可怕的血色漩涡,正在缓缓成型。
林云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不受对方琴音干扰,在他身上有琴音如风。
那些风似乎有灵性般,在琴音之下偏偏而舞,一点都不暴躁柔和无比。
可就是这股意境,硬是让无霜公子始终无法寻到破绽,他眼中不由闪过抹诧异之色。
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其音律造诣,即便是放在十大神乐世家,也足以和那些真正风云人物媲美了。
此刻林云进入某种状态,大笑声中,琴音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
他的琴音还在不断高涨,众人骇然无比的发现,无霜公子似乎真的没法压制夜倾天了。
原本极为惊人的血色漩涡,似乎正在一点点瓦解,闪电也变得弱了许多。
“风起九天,云醉八方!”
林云大笑一声,琴音忽然暴走,蓄积已久得气势犹如利剑,伴随着琴音冲霄而去。
咔擦!
头顶层层乌云,被这一剑斩断,阳光透过裂缝落,化成一束束金光落在他身上。
他长发乱舞,衣衫鼓动,嘴角带着丝笑意,眼中神色疯狂不减。
“聂无霜,你这琴音不太行啊。”林云笑眯眯的道:“该我来玩玩了吧?”
哈哈哈!
大笑声中,林云琴音将头顶乌云尽数斩碎,轰隆隆,茫茫多多的琴音风暴,化作千军万马呼啸而去。
一曲乱江山,吾辈岂是池中物,此剑生来便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