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vm84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笔趣-第三十九章 選擇的代價-s3jwo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死?你想多了,对于我们而言,一个活着的你显然更有价值。”
窦遥可不会相信柳道真会是幡然醒悟一心求死的人。
如果他真有求死的勇气。
当年他早都和拒绝与妖魔合作的受污染的半妖修行者们一道死去了。
现在他说出求死的话,更像是在麻痹放松他们的警惕。
尽管柳道真并非自己的对手。
可难保他有什么诡异的逃命手段,毕竟大家都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狐狸,遇到危险绝境的时候,谁还没有一点保命的底牌啊。
逃之夭夭:壹歲太子妃 滄海·鏡
“柳道真,我还是那句话,乖乖束手就擒吧,千万不要和我耍什么心眼,既然今日我亲自出现在这里,那么我便有绝对让你无法逃脱的把握,不相信的话,你大可试试。”
面对言语间充满强烈自信的窦遥。
柳道真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而他那张平静的脸容上都忽然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遺忘時之城 何友盡
“看样子你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了。”
话音刚落。
他浑身收敛的妖气都再次散发出来,在浓郁的妖气萦绕下。
柳道真原本白皙的皮肤都变成了暗青色,眉心处更是突出了一根尖锐的长角。
宛如翩翩公子的形象都渐渐化为了一个青苗獠牙的妖物。
但他的整体实力却猛然涨了一大截。
若是之前的柳道真。
窦遥可能花上六七分实力便能轻易制服对方。
至于现在。
他恐怕要拿出全部实力才能镇压对方。
“妖化……柳道真,现在的你还能称得上是人吗?恐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窦遥见状都不由摇了摇头。
“从我成为半妖的那一刻开始,我便已经不再是人了,即便我想当人,可你们却会给我当人的机会吗?”
完成妖化的柳道真面容狰狞地冷笑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在成为半妖前我同样是人,所以我心里非常清楚,人类方面是不可能接纳我们这帮成为半妖的异类。”
“这就是你们投靠妖魔反过来残害原本是自己同族的理由?”
窦遥面露讥笑道。
“任凭你们说得天花乱坠都改变不了你们贪生怕死的事实。”
紫薇仙侣 吉美巴林
“我想活着有什么错!”
或许是妖化后导致理性的缺失。
以至于柳道真闻言后情绪都忽然变得激动失控起来。
“当年赤海一役我同样浴血奋战在前线抵抗着妖魔的入侵,为此我都不知道受过多少伤流过多少血!甚至还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亲爱的同门师兄弟妹们死在了自己眼前,在成为妖魔的俘虏前,你知道你口中贪生怕死的我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杀了多少妖魔吗?”
“你以为我想成为半妖吗?你以为我想投靠妖魔吗?可在我们最无助的时候,你们又在什么地方?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一个人来救我们!你体会过那种绝望与痛苦吗?”
“……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窦遥没有打断柳道真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发泄。
直至他说完后。
他才耸了耸肩表示遗憾道。
“曾经的你或许的确不愧为人类的修士,可惜,曾经那个受人尊重的你早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妖魔罢了。”
一个人犯了错后或多或少都会找个理由安慰自己。
错的不是我,错的是别人,又或者是这个世界。
至少这样会让自己好受点。
柳道真想要活着并没有问题,
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力。
但他既然选择以投靠妖魔的方式活下去,那么他便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而不是千方百计为自己的选择解释与推脱。
窦遥向来喜欢干脆爽直的人。
诸天谣 龙七二十一
如果柳道真一开始便痛快承认,他就是为了活而投靠妖魔。
这样窦遥反而会高看对方一眼。
起码足够坦荡像个汉子。
“都是你们逼我的!”
柳道真宛如发狂般嘶吼一声。
转瞬间他便化作一道流光激射向远方。
“想逃?做梦吧。”
窦遥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窜逃而去的柳道真。
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祭出了一柄长剑。
长剑悬浮在半空。
顷刻便分化出无数道剑芒朝着远处的柳道真射去。
尽管理性有所缺失,可不代表柳道真没了脑子。
正面交锋下。
他自知不可能是窦遥的对手。
哪怕以死相博,恐怕他都无法给予窦遥重创。
而拼死逃脱的话或许还能觅得一线生机。
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片刻。
網遊之唯我獨尊 墨墨
一声凄厉的惨叫便在这方天地回荡响起。
“辛苦你们了。”
这时候。
窦遥却转身朝一旁忽视的李焕与念凡点头道。
“趁着这片空间尚未崩溃前,尽快带着那位受伤的小友离开吧。”
“是!”
李焕神色复杂地看着窦遥,旋即便二话不说抱起念凡便离开了。
身为镇妖司监察司的副司率。
他自然是知道窦遥的身份。
对于他的出现。
李焕和柳道真一样都非常意外,只是在默默聆听完窦遥与柳道真的交流后,他才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
原来——
苏小花歪传 查小姜
他和念凡都是饵。
引诱妖魔的饵。
虽然他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但他却没有当场询问。
毕竟他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等到事后他自会前去拜见夏明渊,到时候他相信夏明渊会给自己一个解释。
念凡的伤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
别看念凡伤得很惨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并未伤到根基,大体上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便又能活蹦乱跳。
“小爷没死?!”
当念凡悠悠醒来的时候。
望着眼前熟悉的房梁屋顶。
他顿时下意识喃喃说了一句。
“难道你很想死吗?”
下一刻。
李焕漠然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起。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既然能活着为什么要死?更何况小爷还风华正茂没活够滋味呢!”
念凡起身的时候不忘习惯性地怼了回去。
“嘶——这一剑可真是痛呢……对了,发生了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会在客栈里?”
“关键时刻有人出手救了我们。”
李焕言简意赅道。
“谁?”
“还能有谁,自然是我们的夏大司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