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pkv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拉馬克遊戲 txt-1053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二十八節)-jm5x2

qkpkv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拉馬克遊戲 txt-1053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二十八節)-jm5x2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龙女姐姐确实没有过勉强曲芸挑大梁的意思,但也确实如她所言,一直在“处心积虑”地把曲芸绑上大庸帝国的战车。
这话曲芸当着龙女姐姐的面也一样说,两人心知肚明毫不避讳,也不可能影响她们的感情。
龙女姐姐这样做并非是把自己的感情当做筹码交易,而是纯粹地眼光比当世众生皆更长远罢了。对曲芸而言这是值得欣赏敬佩的知遇之恩,却与两人间感情无关。
师生间,姐妹间,上下级间就不该有感情么?并非如此。世人诟病,皆因为许多当局者看不透感情中掺杂的杂质,导致种种恶果丛生,到最后连原本最纯净的初心也变了味道。
而对于曲芸她们这些立于苍生顶端,理智到无趣的智者而言,当是不会为情所累。正因如此,才可以潇潇洒洒去爱个天昏地暗,无需担心醉情误事。
对于她们这样的人而言,反倒是知音难遇。若是失去了彼此通晓的难得伴侣,怕是横空十万载也难再遇可以交心之人了。
仙子们自知讲道理没人能讲过曲芸,最终是毫无办法地由着她在石杯上割腕了。只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
照理说在生死一线的拉马克游戏中打拼这么久什么残忍的景色没见过?便是自身遍体鳞伤命悬一线也不知几次了,但她们偏偏就是见不得曲芸流血受罪。
嗯,或许除了某只莫得感情的无良蝙蝠只是怕自己忍不住食欲……
曲芸怕疼,但也是个对自己够狠的角色,一刀便割断了手腕大动脉。那血哗啦啦地像是踢翻了没扭上盖子的饮料瓶子一样地淌,几息间便灌满了杯子。
一刀下去曲芸也没傻等着,连忙吞下了一颗梅娴诗炼制的丹药。她可不是团队里蜥蜴啊蝙蝠啊那种砍掉脑袋浇点水就能很快再长出一颗的低等怪物,这具肉体凡胎可是金贵得紧。
除了依赖本身境界可以短时间内肉身跃维躲躲子弹爆炸什么的,便是街头随便拉两个中学小痞子都能给她打哭。不是没人劝过她稍微强化一点肉身省的她们光看着都揪心,但曲芸就是觉着那浪费点数。
事实上魔法师进化到最后确实对肉身没什么需求,既可以脱离身躯成为纯粹的魔灵体,又可以剥离灵魂制造命匣成为不死不灭的巫妖,还可以用魔力塑造身躯,随用随换神行百变……
但问题那是最后啊,即便是莫比乌斯大厅的资料库中仙子们也没翻到过哪个有名有姓的存在达到过那种程度。很显然,那根本就不是底层宇宙所能容纳的维度层次。
没有人怀疑曲芸能走到那个高度,但前提是您得活到那个时候啊。挂记着此人的那些人看着这货顶着如此一具凡人躯体在游戏里叱咤风云,那感觉简直就像看着她举着纸糊的盾牌在万军从中冲锋陷阵一样揪心。
嗯,还是那种架着重机枪迫击炮的千军万马。
很显然在作死的边缘游走了足够久,曲芸都已经总结出了丰富的经验。待丹药消化干净手腕的创口愈合,差不多正好灌满了一石杯的血。
然后整个祭坛便散发出奥法能量典型的荧荧蓝紫色光辉,一道传送门在祭坛正中,仙子们所站位置的身旁打开。
所料不差,在正确的位置灌注鲜血正是破解这间大厅的开门之法。且通向她们目标的下一段道路确实无法用物理方法打通。
任棉霜咬着嘴唇看了一眼曲芸那伤愈后越发吹弹可破的白嫩手腕,狠狠心便抬起盾牌向着传送门跨步而去,结果被蓝枫一把拉住。
“芸芸,你能记起后面还有些什么样的试炼么?我总觉得比起一道简单的试炼,这里设计得太过精巧了。怎么说呢。无论是这座诡异的祭坛还是一宿难眠那不合时宜的文稿……这房间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蓝枫有些纠结地解释道。她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却不清楚要怎样才能让曲芸明白。
幸运的是曲芸的理解力惊世骇俗,她既然选择带了蓝枫进来自然不可能嫌她多事,只是淡然地指着祭坛雕像正中高处那六翼使者道:“把那面具摘下来,你应该就会明白。”
蓝枫意味深长地看了曲芸一眼,然后听话地转身爬到祭坛顶端。手指轻触在面具上,入手的是黄金那冰凉光滑的质感。她轻轻一拉,竟没能将怎么看都没有嵌入浮雕的金面扯下。
微微皱眉,蓝枫手上稍微加了些力道;并不算太强,还在凡人力气大些的成年男子能够达到的范围内。
她本以为可能需要不断加力直到足以把石雕掰碎或者让面具扭曲变形的程度,但没想到这一次的加力却让黄金面具“啵”的一声像附魔法器一般绽放出光亮。
紧接着,黄金假面向四周扩散出一道球形的浅浅金光。金光向所有方向膨胀出数尺,随即无声消失。这一瞬间,面具骤然像斜刺里飞射出去。
蓝枫本握着面具加力,却被一股瞬间她难以抗衡的力量被面具挣脱了手飞离出去,惊得她失去平衡只得一个后空翻轻巧落地。
面具并没有飞射出太远,也没有像兵器般插入石壁,而是仅仅掉落在十余米开外大厅的边缘,甚至都没能撞击到墙壁的距离。若真是那么危险,曲芸也不会贸然让蓝枫去尝试了。
“这是怎么回事?”康斯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蹦蹦跳跳地留下一串残影闪身到大厅边缘捡起了面具。
“我记得臧王的笔记里提到,【使徒】组织中金面神使的面具本身是不附魔的,它只是方便与他们的神沟通用的载体,”差一步跨入传送门的任棉霜提醒:
“而且面具内部一定会有一个组织的标志,这一点我们在那些铜面具上都是亲眼确认过的。”
康斯妮把手中的面具翻过来看向里面,若有所思道:“确实有【使徒】的标志,一群人在跪拜正八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