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lkz好看的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186章 計謀得逞推薦-khsoz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作为担忧林品儿身体的她,是不是应该多去林品儿房间走动?
而倪月杉,景玉宸一定会让她远离的。
她的机会不就来了?
倪月霜心情不错的对身边下人吩咐:“所有人,为了以防万一不被感染,自个待在房中,没事不要出来走动!”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真的麻疹也好啊,她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府中走动了。
景玉宸有太医给的方子,按照方子让人抓药,只好煎好的药放在门外,景玉宸去取,之后喂下林品儿。
凶衣 苏白
翌日,府中因为林品儿患有麻疹这个消息,没人胆敢再随意走动,倪月霜心情却是不错,没惶恐,没不安,到了林品儿的房间,推门而入。
她看见在旁边软榻上,一个男子闭目养神,倪月霜故作一脸惊讶:“二皇子,你,你怎么擅闯女子房屋!”
异世神君 必做小四
景玉宸在睡梦中清醒过来,抬眸看去。
倪月霜一身荷绿色锦缎长裙,将胜雪的肌肤映衬的愈发白皙,她妆容精致,身段极好,腰间束着一根腰带,将不盈一握的腰肢显得愈发纤细。
景玉宸蹙眉:“你不知道她得了麻疹?你还接近?”
倪月霜一脸郁闷的说:“府中下人听说林嫂子得了麻疹,一个比一个跑的快,可她是我嫂嫂啊!我岂能不管,就算我或许会得上麻疹,但我不能见死不救!”
说着,倪月霜狐疑的问:“为何二皇子在这里呢?”
剑谷幽魂 倪匡
这孤男寡女的,景玉宸容易被人认为是图谋不轨啊!
景玉宸并不想与倪月霜多说话,他皱着眉回应:“本皇子对麻疹免疫,放心吧,你嫂子有本皇子照顾,今后不用来了!”
倪月霜双眼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不行,二皇子你是男子,林嫂子是女人,我都打听过了,麻疹患者需要勤换衣物,二皇子岂能代劳?”
所以没有女子不行,可下人一听说是麻疹,谁都是避之不及,她倪月霜愿意出手,就应当给她这个帮忙的机会!
景玉宸质疑的打量着倪月霜:“你当真不怕?”
“不怕!大哥在宫中,若是得知林嫂子得了麻疹,府中人,皆薄情的不管不顾,一定很失望,所以月霜必须要亲力亲为!”
倪月霜说的无比坚定,她像极了一个尊重爱护兄嫂的人……
景玉宸哪里会不知道倪月霜是什么人,他轻笑一声:“好,以后换衣服的事情叫给你,煎药送药的事情,也就劳烦你了!”
倪月霜低垂下头,有些羞涩的说:“二皇子,你这段时间尽心照顾林嫂子,自然你的衣食也要由月霜来负责!”
景玉宸微眯起眼睛,邪魅的眸最终是闭上了,他躺在床榻上:“本皇子先休息了,厨房的人知道药方,你去煎药吧!”
倪月霜脸上的娇羞,微微僵了僵,最终还是挤出一抹笑容来。
“是。”
她听话的转身离开,只不过并未亲自煎药,而是给景玉宸做糕点,做膳食。
倪月杉待在汲冬阁内,她也接触了林品儿,为了安全起见,身边的下人让他们隔离去了。
一个人在房间难免憋闷,她打开了窗户,头伸出去,看向屋顶方向:“邵爷在么?聊五文钱的天啊……”
邵乐成在屋顶上懒散的躺着,嘴里叼着一根狗一把草:“我觉得我这几天该离开相府了。”
“为什么?”倪月杉狐疑的询问。
“你们厨房现在厨子都不做饭了,冷锅冷灶的,你想饿死本帅哥?”
花都小刁民
倪月杉翻了一个白眼,“你走了,那我岂不是要饿肚子了?”
驅魔屋 結局後才明白
“……你自己做啊!”
“不会,好邵爷,去厨房给我做碗粥也是好的!”
邵乐成并不想动,无比慵懒的说:“算了,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馒头,给你拿两个来!”
他在屋顶上站了起来,飞身朝厨房方向而去。
只是刚到厨房门口,就看见里面一抹绿色倩影,正在忙着和面。
第六神座 月鼠
他趴在外面伸头去看,那不是倪月霜么?
所有人都躲在房间,避免接触,她倒是有闲情逸致。
邵乐成哼哼两声,转身飞走,去了集市上去买东西。
等他回来,手中多了糖炒栗子,还有一包桂花糕。
倪月杉觉得自己突然好幸福。
“喂,你这个二妹有问题。”邵乐成站在窗户外,看着乐津津吃糕点的倪月杉提示了一句。
倪月杉一开始就觉得倪月霜确实是有问题,只不过没有证据。
“什么问题?”
“她一个人在厨房忙活,煎药,还和面,那可不是一个人份量的面团。”
倪月杉错愕的看着他:“煎药?”
老婆的頭號黑粉
倪月杉沉默过后,对邵乐成笑着说:“不如,你帮我盯一盯?”
“……也行。”邵乐成倒是没有推脱,转身就走了。
缘来是你
林品儿的房门被推开,倪月霜手中端着托盘走了进去,她白嫩的手将盛着精美糕点的盘子放下,之后将药端到景玉宸的面前:“二皇子药已经煎好了。”
景玉宸回头看了倪月霜一眼。
她因为在厨房忙碌,额头上出了一些汗珠,脸颊因为身体升起热量,也跟着微微泛红。
唇瓣红艳欲滴,甚是诱人,还有她白嫩纤细的脖,微微挽起的衣袖,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臂,愈发觉得亮眼。
景玉宸收回视线,端起了药碗嗅了嗅:“可是按照药方煎的?”
“二皇子请放心,绝对是严格按照药方来的!”
月夏花仟洛 GuiltyMoon
倪月霜一脸诚恳,没有半点撒谎的迹象。
景玉宸这才吹了吹药勺去喂林品儿。
我的老婆是模特
倪月霜攥着拳,隐约有些嫉妒。
林品儿昨天夜里已经醒来了,觉得身体痒之外,脑袋还沉沉的,只不过,景玉宸亲力亲为,这让她很受宠若惊。
至于倪月霜,林品儿觉得,她或许大概是真的有心转好吧!
“林嫂子,你可要快些好起来啊,二皇子可从未这么屈尊降贵的对一个人。”
她都恨不得躺在床榻上的人是她了!
林品儿虚弱的点了点头,没有精神回话。
景玉宸在旁边提示:“二小姐若是不想得病,最好,送完东西就走,不要多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