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5xb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是太子妃讀書-0kl0o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国家一旦有事,阁下身为经济大臣,只知加田赋,除此,一无措施!辽东兵事,骤增饷三百万。议天下田赋,自贵州外,亩增银三厘五毫,得饷二百万。复工部以制器,再议增赋。于是亩增二厘,为银百二十万。先后三增赋,凡五百二十万有奇,遂为岁额。户部无能,堂官无耻,为一切苟且之计,苛敛百姓!”
阁臣以下第一重臣户部尚书李汝华又摄吏部事,自是维新重要目标,不幸的这位重臣直接被维新官兵们堵在了府上。
“请内帑不得发,不复田赋,国家焉能维持!”
身为重臣的李汝华对冲入府邸的维新官兵同样无所畏惧,为清流时,李汝华便以弹劾重臣扬名。今为重臣,面对乱兵,胆气比之当年更盛。
“鼠目寸光!”
我的青春正輕狂
公交女孩爱上我 笨笨小冲
第五师团作战参谋田忠怒斥:“万里之国,经济只土地二字,赋税只农民一户!此等治国,与逼民为反又何异!户部无能,则让位有能之士,如此尸位素餐,尔身为堂官重臣,难道不知羞耻吗!”
李汝华气道:“本官无能,谁有能!”
“能者,天赐魏公千岁!”
田忠话音一落,便听将士齐呼:“千岁,千岁,千岁!”
李汝华愕然,随后拂袖:“本官与你等没有什么好说的!”
“阁下的态度令我等失望,为了帝国的将来,请阁下也做出牺牲吧!”
田忠连开三铳,一铳打空,一铳击中李汝华下腹,一铳擦心脏而过。有人要求再行补刀,李汝华老妻扑倒在丈夫身边高喊:“别再打了,对老人你们也下的去手,不如把我一起打死好了!”
田忠等人不忍下手,便抬手:“统统有,向李尚书行举枪礼!”,说完就带队离开了李汝华府邸。
………
“队长,这里就是马堂的私宅!”
学霸终结者 浙东匹夫
司礼秉笔太监马堂是魏公公早年间的敌人,近来又视维新为洪水猛兽,各方面情报都表明此人是京里强硬主战派,故在维新内廷名单上排行第二。排第一的自然是那位亲近东宫的掌印孙暹。
击杀马堂的任务由步兵第17联队大甸攻击部队前往执行。但是大甸攻击部队扑空了,马堂在他们到来前半柱香的时候已经逃往宫中了。
“攻击皇城!”
大甸攻击部队指挥官游培忠立时命令全队转向直扑皇城。
萝莉难养 司幽
另一个司礼秉笔太监、维新派的敌人萧玉没有马堂那么走运,他被维新官兵堵在了私宅中。
“你们想干什么?咱家是司礼秉笔…”
萧玉惊慌中妄图摆出身份震住乱军,使他们不敢胡来,不想领头的军官却大呼“天诛国贼”便指挥部下向他开铳。
十数声铳响后,萧玉浑身浴血,身上如同筛子般重重倒地。
……….
皇城。
已经攻进皇城的维新各部队并没有对宫城展开进攻,而是对皇城及宫城进行了平面和立体的包围封锁。
进入皇城的部队,除占领内阁六部、太常寺、大理寺外,还占领了皇城各内廷衙门,切断了宫城对外的所有联系。
西华门方向有五军都督府官员梁清宏率京营兵2000余赶到配合维新,该部的到来使得维新力量对皇城的封锁大大增强。
与此同时,在熟悉地方的兵马司人员带领下,维新官兵先后抓捕了兵部尚书黄嘉善,礼部侍郎刘一燝等重臣。
黄、刘等重臣面对维新官兵虽然态度都较强硬,但幸运的是奉命抓捕他们的维新部队并没有自做主张对他们进行天诛,只将这些六部的重臣从府上押出解往维新指挥本部听侯处置。
睡梦中的御史左光斗是大门传来的砸门声惊动,随后二十多名手持武器的维新官兵便冲进了他的卧室。
“左光斗?”
得到确定答复后,一名军官上前很有礼貌的向左光斗敬了一礼,然后说道:“阁下,因为你的一些错误言论,本人奉命将你逮捕,希望阁下能够配合!”
左光斗微诧之后,便很镇静的穿好衣服随这队官兵离开了家门。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问对方是谁,抓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沿途看到房可壮、缪昌期等东林好友时,他也没有吭声。
倒是那缪昌期不停的挣扎怒吼,说什么自己乃是朝廷命官,福清相公的门生,你们这些乱军没有朝廷旨意,没有刑部公文私下逮捕他是违律什么的。
如此不配合的结果自然是遭到士兵的枪托重击。
“不用!”
一脸大胡子的杨涟被押到街上时,表现得也很勇敢,在看到和他一同被捕的几十名东林党人时,他甚至还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句:“大家不要慌乱,切勿为阉兵恐吓做出有辱声名之事,大不了便是个风波亭罢了。”
对在京东林党人的抓捕仍在持续,并非所有东林党人都如杨涟、左光斗那般视死如归,任由维新官兵抓捕的。
很多人在外面大乱时便躲藏了起来,对这些人的抓捕势必要有些麻烦。
…….
穿越張翠山
第五师团长安国寺将军与大本营侍从室主任宋献策在申时末自左安门进京,直接进驻已被占领控制的皇城内阁,将帝国的权力中枢作为维新指挥本部。
至此,除宫城以外,京师的要害衙门及重要目标单位全部被维新官兵控制。行动中,没有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
第五师团要求内廷司礼掌印孙暹从宫中出来谈判,但孙暹以身患风疾为由,拒不出宫。
我老婆是女學霸 太白貓
把守宫城的旗手卫和大汉将军也严阵以待,第五师团的一些部队本想夺门,解决那些驻守的侍卫亲军,但却接到了师团本部的命令不得妄动。
双方便在宫城外对峙,同时在对峙的还有东宫。
对峙的双方是第五师团的18步兵大队和锦衣卫都指挥使骆思恭从天津带过来的300多亲军和少量的东宫守卫。
千年壹吻
第18步兵大队的指挥官是魏公公的族侄魏学思,魏学思也是现在汉城负责朝鲜事务的魏学文弟弟。
魏学思所部不是没有能力解决那些锦衣卫的亲军,只是他们担心强行的武力解决可能会导致太子殿下发生不可测行为,因此没敢轻举妄动。
据可靠消息,不久前有数名朝廷官员逃进了东宫,其中好像有礼部侍郎韩爌。
增援部队陆续赶到,包围东宫的兵力已经接近3000人,从锦衣卫的那些亲军脸上明显露出的恐惧可以看出,他们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
卯时,魏学思和其余包围东宫的军官们接到了来自指挥本部的手令,手令要求他们务必于一个时辰解决东宫问题。
“那就行动吧!”
魏学思虽然疑惑师团本部手令上为何没有提及对太子的处置问题,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所以他还是下令所部准备战斗。
把守东宫的亲军可能是注意到外面的乱军已经等不急要进攻了,人心惶惶,面如死灰。
噬灵大师 老醋木耳
“各部队!”
魏学思拔出指挥刀,准备下令时,东宫的大门突然被缓缓打开,然后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一个宫装女人在一个年老太监的倍伴下勇敢无畏的向着维新官兵走了过来。
“我是太子妃,叫你们的将军同我说话。”西李平静的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乱军。
“小七子,你还不快去!”
太子妃身后的那个年老太监朝怔在那里的魏学思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