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kby熱門玄幻小說 樹海林深 起點-第三百二十八章 五子棋鑒賞-f5x7f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小粉不拦我,我也不用绷着了。
我两手一背,搬出了以前跟白爷抬杠的舌头,“请恕弟子对浮扇上仙的看法不敢苟同。无人不晓,怅寻阁以下凡镇狩为主,多年来,平乱镇压恶迹不计其数,维护了三界的和平安定。他们做的是我之前做过的事,去的地方也是我待过的凡间。我不敢说自己对镇狩有什么经验,但起码不算陌生,选择一个自己熟悉的领域,有何不可?”
白涣道,“我们其他三家的领域,不能为你提供大展拳脚的机会,终究是我们的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我说道,“镇狩凭靠的是武艺,武——是怅寻阁各弟子的本事,艺——则需要外力的扶持。我不能跟随绾尘上仙和执初上仙,学习练制法器和绘制灵符的手艺,是我没那个福气,也没那个本事。但是,我可以在镇狩中,通过运用各位仙灵劳心沥血制造出的法器灵符,为仙灵界出一份绵薄之力,这也是我对绾尘殿和执初轩,以表敬意的一种方式。”
赤夜插话道,“说来说去,原来是觉得我们浮扇宫没有能教你的东西了。”
我白了他一眼,“别的我不敢说,礼训你们是肯定教授不了我了。这诺大的仙灵廷之上,不乏上仙,平仙,和德高望重的师长前辈,更是有仙灵尊坐驾于此。敢问,是何人给了你这个小下仙特权,为你撑腰,你才可以狗仗人势,无视众仙灵,在此任抒己见?”
“你!”赤夜恼羞成怒的指着我。
“住口!”白涣低声呵斥了赤夜一声。
赤夜立马没了气焰,唯唯诺诺的退到一边,抬眼瞪着我。
白涣道,“你在我浮扇宫,虽说是巡习期一年,但实则,还没待够半载。如果你觉得我们浮扇宫教不了你礼训,不知对于酒训,你又知晓几分?”
“温克。”我说道,“多饮自持,不失言,不失礼,不失态。”
白涣冷笑一声,“嘴上说说,何人做不到?”
何仲容傳 忘卻紫天
白涣看了赤夜一眼,赤夜当即意会,主仆二人相视的那诡秘一笑,看我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赤夜随后离开了仙灵廷。
白涣扇着折扇,悠哉道,“我浮扇宫的弟子,不仅熟知酿酒,对酒训的理解和运用,亦是如臂使指。倘若你能遵守酒训温克,又能道出对此佳酿的见地,那便是我浮扇宫再无其它可以相授与你。”
没一会儿,赤夜端着一个托盘回来了,上面放着一个白玉酒壶和一个酒杯。
赤夜眼睛微弯,吊着一边嘴角,笑得格外难看,“这是我们浮扇宫的上乘珍品——婴苏。”他拿起酒壶,“这一杯婴苏,我为赤目师弟斟上,关于酒训,烦请师弟身教。”
我看了眼小粉,发现他眉头微蹙,一脸担心的看着我。赤念也同样满眼焦急,他抿着嘴,用微乎其微的动作对我摇了下头,可惜我实在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只能隐隐感觉到,情况不妙,因为就连白沁和白因等人的神色,也越发的忧虑了。
被他们这么一带,我心里也开始发毛了……这到底是酒还是毒啊,怎么一个个都愁成这样?
未來之錦繡人生
随着赤夜倾斜酒壶,一道蓝色液体从壶嘴流出,顿时酒香四溢。我心里一惊,这不是之前在黑市喝过的软语吗?
穿越之追夫记又名梦瑶知多 糖幸子
我看着软语,一阵晃神,这是白三最爱的酒……
仙灵界怎么会有这酒?
我猛地想起来,树林那些被人摘尽了白果的守望树,原来是浮扇宫这群王八蛋干的!
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原来是想用软语的独特喝法,让我出糗难堪。
“师弟,请。”赤夜将酒杯递给我。
白涣道,“倘若你可以将婴苏的酒训,正确的示范给诸位仙灵看,那我便不再强留你了。”
“浮扇上仙,你就这么想把我留在你的浮扇宫?”我接过酒杯,眯眼问道,“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白涣甩了下衣袖,不悦道,“每一位执行上仙都是爱才好士之人,我当然也不例外。”
我笑了笑,“婴苏?这么好的名字,想必一定是美酒佳酿了。”我用力吸了一口气,“光闻这酒香,就已入醉三分了,如果再同时饮酒入喉……”
我扬起头,一口喝下,轻轻皱了下眉,只见浮扇宫的人无一不在窃喜。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无名之风
“入口绵,落口团,尾净余长,果然是好酒,可惜不能饮嗅同施,只能从口出。”我放下酒杯,看到白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对白涣行一大礼,“多谢浮扇上仙赏识错爱。”
俯身行礼时,我偷瞄了一眼小粉,对他挑了下眉毛,小粉不动声色的扬起了嘴角。
白沁道,“恭喜怅寻上仙喜得高足弟子。”
我转身走到小粉面前,对他笑了下,跪地行礼道,“弟子赤目,恳入怅寻阁门墙,必将程门立雪,誓死追随,还望怅寻上仙不弃。”
小粉扶起我,果然也把手伸进了衣袖,我一阵心花怒放,琢磨着小粉会送什么宝贝给我,下一秒我的笑就僵住了……
他竟然拿出了一件卷的工工整整的粉色T恤!
抬起头,发现小粉正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0℃危情,犯上腹黑總裁 弄裏*
你爷爷的,这下亏大了!
小粉身后的弟子,都莫名其妙的互相对视,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表情。
赤岸撞了赤念一下,小声问道,“哎哎,怅寻上仙这是什么意思啊?”
赤念没回他,低头笑着。
分属结束后,人群散去。
我跟小粉慢慢悠悠的往回走,我看着手里的衣服,意难平,“我说小粉,人家执行上仙都送入门弟子礼物,你怎么送我个任务?”
小粉道,“一个星期后验货。”
我惊讶道,“还真是任务啊?连限定时间都有?我做女红可是求质不求量的!”
小粉淡淡道,“一个星期后,你会在厨堂烧鱼,还是会在怅寻阁烤鱼,就看你能不能完成任务了。”
“你什么意思啊?做不完你还要把我赶出怅寻阁啊?”我不满道,“你爷爷的,你不能再赶我一次了!”
小粉问道,“为什么不能?”
悍女不好追 宋清清
我按着胸口,憋了一脸委屈,“因为疼。”
小粉转头看着我,忽然笑了。
“赤目!赤目!”赤岸老远就跑了过来,“厨仙说给你的毕业礼物,已经到仙灵界阙门外了,让你去拿。”
“去仙灵界阙门外拿?”我疑惑道,“快递啊?”
赤岸摇摇头,“不清楚,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看向小粉,笑道,“走,拆包裹去!”
小粉点点头。
还没走近阙门,就看到前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人,接着听到一个禁阍司说道,“我已数次言明,凡物私物不可带入仙灵界!”
接着听到了玄叹的声音,“楚灵君,仙灵界有仙灵界的规矩,烦请您配合。”
另一个弟子劝道,“楚灵君,我们还要赶回怅寻阁复命,您就配合一下吧。”
禁阍司又喊了一声,“你们也来帮忙,这厮固执得很!”
我拦下一个刚看完热闹的仙灵,问道,“这位师兄,阙门前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说道,“好像是一个新来的仙灵,听说是不肯卸下凡物私物,禁阍司他们与之纠缠了好几个时辰了。”
我对小粉笑了笑,“这不是跟我当初来时一样嘛,快走快走,去凑个热闹!哎对了,你也顺便也把G宝宝的钥匙要回来吧。”
小粉笑笑没说话。
我走过去,费力的挤进人群,看到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的男人,被四五个仙灵界的人按在地上。此时,他的双手正死命的按在头上的那顶白色针织帽上……
我愣住,回头看向小粉,发现白爷和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他们三个站成一排,笑着看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