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cm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第423章 不單純熱推-gnf4s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风黎反倒笑了,说合计?还合计个毛啊,反正是这帮秃驴们自己的事,老子眼不见心不烦,还是走了省事。
话虽如此,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直接撂挑子走了,我们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爽的。
陈玄一撒开手,叹气道,“现在的麻烦,就是这帮喇嘛没什么斗志,压根不想再和光复会起冲突,没有他们的协助,我们三个什么也做不了,不如去一趟布达拉宫,将此时呈禀,让那些高僧们自己定夺吧。”
黑道少爺的野蠻丫頭
风黎说屁话,莲竹法师不就是布达拉宫的大德高僧吗?你也不看看他当时什么鸟样,我估摸着,这事可能性不大,你还是别费劲了。
陈玄一只好将双手一摊,说那样的话,我也没辙了。
愛的2次方 妖妖玲
怀着憋闷,我们在白云寺上渡过了一整个晚上,实在想不出招,只能主动向阿江提出告辞了。
不管怎么说,该做的咱们都做了,该想的办法我们也想过,形势如此,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魅影随 冷月流
于是乎,在第二天清晨,我们三人便一同走向阿江的禅房,敲开门,准备安慰这小喇嘛一番之后,便提出告辞。
谁知当陈玄一将禅房大门推开后,房间里却不见了阿江的身影,我们三人同时愣住,回过味来,赶紧全寺查找,结果只在禅房的被褥下捡到一封自己弯弯扭扭的书信:
林大哥,玄一师兄,此仇不能不报,你们下山去吧,我就算拼得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将般禅舍利找回。
望着上面用鲜血写下的誓言,我们都懵了。
暴风法神 余云飞
阿江虽然极有可能是灵童转世,但他没有经历过灌顶,对世界一切邪恶,都懵懂无知,而且就身手而言,比我刚出道的时候好不到哪里去。
反观他需要面对的人,却是个个穷凶极恶,就不提姬云飞和虹月禅师了,光是梁金龙手下的雁山十二杰,以及那一众黑教的喇嘛僧们,哪个不是心狠手黑的主儿?
我慌得一比,赶紧带着书信,重新找到了般智上师,想找他商量对策。
重生之改造命運(逐浪) 傻男
谁知般智上师看完书信后,却阖眉一笑,摇摇头道,“无妨,这是他必须经历的一劫,只要能安稳渡过此劫,必成正果。”
讲真,听了这番话的我,顿时就有了骂娘的冲动,直接站起来说,“万一渡不过这场劫难呢?”
般智上师把双手合十,默默诵经,并不回答我。
我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撕掉书信,扭头往外走,来到佛殿之外,我把陈玄一和风黎都召集起来,恶狠狠地说,“不成,这帮喇嘛是指望不上了,咱们自己干!”
风黎有些不爽,反问我决定怎么干,和谁干?我们连阿江去了哪儿都不晓得,该怎么搞?
就在我们争论不休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道脚步声,陈玄一率先回头,却看见面容粗犷的多达喇嘛,正拿着一根铜棍朝我们快速走来,气势汹汹地说,“几位施主,我知道阿江去了哪里,如果你们肯帮忙,我愿意跟随你们一同前往。”
这番话让我脸上稍微出现了一点笑容,看来这帮喇嘛僧队伍中,多少还是存在几个愤世嫉俗的有为青年的,既然多达喇嘛表示知道目的地在哪儿,我们也不再争吵,赶紧跟随他去了后堂,询问起来。
多达喇嘛气冲冲地说道,“昨天虹月禅师说过,黑教宝禅圣地有了麻烦,所以他才迫不得已,选择与魔教联手,按照我的推测,这些人在夺走我师父的那股虹化力量之后,应该不会马上离开藏区,而是前往了黑教的宝禅圣地,阿江肯定也想到了这一重,才会趁夜离开。”
我和陈玄一都觉得有理,赶紧点头,说然后呢?
多达喇嘛说,“只要前往宝禅圣地,没准就能半路拦截阿江,顺便也能搞清楚,魔教到底打算做什么?”
风黎则心眼一动,又追问道,“这个宝禅圣地,究竟是个什么去处,危不危险?”
多达喇嘛将眉头一眯,摇头道,“那是个天外之地,我只是耳闻,并未听说过,所以并不知道其中的详细。”
随后他又讲述起了宝禅圣地的历史,据说千年之前,藏区喇嘛还是一心同体,并没有黑黄教派之争,只不过最后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导致禅宗被内部分裂。
而导致这种分裂的,便是那个所谓的宝禅圣地,传闻这个地方,存在着一股来自于不同时空的力量,黄教主张将之封印起来,而黑教则觉得,如果能利用还这股力量,就能泽福苍生,成就不世的大功德。
重生,黑道狂 月撒樓
就这么着,俩教由于理念不合,开始分裂,最终发展到水火不容。
说到最后,多达喇嘛叹了口气说,“这些年以来,宝禅圣地,一直被黑教所占据,禁止黄教染指,那地方俨然已经成了黑教的老巢,与中原道门所说的洞天福地区别不大。”
风黎咂舌道,“这么说来,这地方驻扎的黑教僧侣,也势必很多了?”
“那倒也不尽然!”多达喇嘛摇头道,“事实上,黑教已经在与黄教的历年争斗中败下阵来,这些年逐渐式微,已经难成规模,虹月禅师自认为雄才大略,妄想恢复以往的荣光,但也只是痴人说梦而已,他们那套教义,根本就没几个潜心修佛的人会认同,所以黑教组织的人手,其实并不多。”
我点点头,但内心还是有些担忧。
虽说黑教日渐式微,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僧侣,可光是虹月禅师一人,就足够逆天了,更何况在他身边,现在还纠结了姬云飞等一众高手,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还是不够啊。
陈玄一却嘿嘿冷笑道,“林峰,你未免把这些人看得太高了,你也不想想,虹月禅师这样的老魔头,怎么会心甘情愿受姬云飞驱使?而姬云飞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帮助黑教解决问题呢?”
我大惊道,“你的意思,这两拨人马并不能兼容,翻脸只是早晚的事?”
“当然!”
陈玄一点头一笑道,“你想想看,姬云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获得了这股虹化的力量,他的目地何在,难道真是单纯的为了替黑教出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明年的五一劳动奖章,国家就该颁发给光复会了,他费劲心机进入宝禅圣地,目地绝不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