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起點-第三十七章 我妹給你了(下)分享

這個詛咒太棒了
小說推薦這個詛咒太棒了这个诅咒太棒了
蜿蜒的山道公路上。
秋风迎面的吹。
落叶纷纷的飘。
只见一辆越野车,在山道中蹒跚前行。
就像一个得了哮喘的老人,走一步、咳嗽一步,非常的……悠哉。
“怎…怎么样?”透过车内后视镜,段野得意的观察陈宇和八荒易:“这车,开的现在顺畅多了吧?”
陈宇伸出双手,牢牢抓紧自己前后摇晃的头:“你特么能不能把…把离合松开。”
“是吗?”段野猛地松开离合。
“噗……”
越野车顿时熄火。
“你会开车吗?”不等陈宇开骂,段野就皱眉埋怨:“不会开别瞎指挥啊。”
“谁让你一下松开了?!慢慢松啊!”陈宇咆哮:“而且就十迈的速度,你特么挂六档?!神经病啊?挂一档!”
“你看咱宇哥。”段野对着八荒姚嘲笑道:“二傻子一个,六档都这么慢呢,挂一档还不倒退喽?”
八荒姚:“……”
陈宇:“……”
待车辆重新启动。
陈宇转头看向八荒易,摇晃着开口:“要…要不还是…是我开吧。”
“不…不用。”八荒易眼神毫无波动:“让他开。”
“那行。”陈宇一个战术后仰,靠在座椅上:“说…说吧。”
“说什么。”
“把我们的任务安排在你这…这里,又坐同一辆车,肯定是有事,要和我们说…说的。”
“嗯。”八荒易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陈宇:“……”
八荒易:“……”
陈宇:“……你倒是嗦啊?”
“不着急。”八荒易瞥了眼驾驶位上,正满脸兴奋的段野,道:“等到地方,再说。”
“等他开…开到地方,你都忘了要说啥了吧?”
闻言,八荒易探身,看向操控台里的迈速表。
已经十五迈了。
驾驶位上的段野察觉到了八荒易的目光,得意:“易神,我车技增长的很快吧?”
八荒易收回身子,开口:“那就现在说吧。”
陈宇伸手:“say。”
八荒易点头:“我妹,八荒姚。”
陈宇:“我知道。我还知道你爹叫八荒震。”
副驾驶座上,八荒姚顿时紧张,竖起耳朵。
“嗯。八荒姚,在你这很好。”
“然后呢?”
八荒易:“……”
众人:“……”
随着八荒易的沉默,整辆车内,似乎连引擎轰鸣都小了不少。
八荒易:“……我把她给你了。”
陈宇:“!”
侯爷,要暖床否? 拾夏
段野:“!!”
八荒姚:“!!!”
“吱嘎——”
刹车踩下,越野车瞬间熄火,停在了路中央……
陈宇和段野都震惊的看向八荒易。
八荒姚没回头,但那急促起伏的肩膀,暴露了她此时情绪。
“你……”陈宇上下打量八荒易:“你说什么?”
八荒易目光与陈宇对视,重复:“我,把她给你了。”
陈宇:“……”
八荒姚:“唔嘤……”
“等…等一下。容我先插个嘴。”段野忍不住举手:“这个‘给’,它‘给’的正经吗?”
不理会段野的发言,八荒易继续开口:“字面意思,把她给你了。要吗。”
“给我了?”
“对,给你了。”
陈宇双眼微眯:“像一个货物一样,给了?”
“不。”八荒易也眯起双眼:“是像一个人一样,给了。”
“哥……”八荒姚颤声道:“您…您要做什么……”
“闭嘴。”
“……”
“要不要。”八荒易语气仍旧淡漠:“要的话,她以后就是你的妻子。”
听到此话,八荒姚抖的更厉害了。
陈宇则是另有想法,下意识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这种事情,你说了算吗?”
“八荒家,我说了不算。但你的天赋已经初步展现,与你联姻,八荒家族不会反对。之后,我也会为你铺路。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世界前十大家族的八荒家,会是你最坚挺的助力。”
“卧槽……”段野目瞪口呆:“这是嫁女后送房、送车、送工作、送人脉、送存款吗……”
“那之后,你们八荒家族就不能控制小姚了吧?”陈宇问。
“能控制。”八荒易仰头:“只是,到时看你有几分手段了。如果你够强,整个家族反而都会被你控制。”
闻言,陈宇默然片刻,抬手敲了敲车顶:“段野,小姚,你俩下车。”
段野:“啊?”
“下车,滚远点。”
“背人没好事!”段野不满。
八荒易开口:“你们下车。”
“得嘞!”段野瞬间变脸,欢天喜地的拉着愣神的八荒姚下车了。
“现在没人了。”八荒易道。
陈宇:“那车里有监听吗?”
“有。”八荒易打了个指响。
“啪!”
“滋滋滋……”
车内几处火化闪现,他点点头:“现在没有了。”
“好。”瞅了眼车外的段野,陈宇压低声音,语不惊人死不休:“青城市兽潮的变向,是你的手笔吧!”
八荒易面无表情,竟没有丝毫迟疑的承认了:“是。”
“我他妈就知道。”陈宇笑了,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自末世以来,兽潮从未被人为操控,你是怎么做到的。”
八荒易反问:“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青城人,知道的信息更多。加上我是二中的,那个邢碧也来过二中,就一步步推理出来了呗。”
吐出一口烟雾,陈宇语气平缓:“首先,我要感谢你。因为你调转了兽潮,我,和我的母亲、姐姐、朋友们才得以活命。但我想问,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因为青城市是你家吗?”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是。”
“你这种人,会在意家?”
“我不在意家。”八荒易身躯微微颤抖了一秒:“我只在意八荒姚。”
“兽潮来袭,八荒姚作为高中生,还是一中的尖子,肯定属于被最先撤退序列的,你调不调转兽潮方向,她也不会死。死的只会是你爹,因为他是局长,必须和城市共存亡。”
“我知道她不会死。但是……”八荒易眼中闪过一抹病态的光芒:“她的房间会消失。”
“……什么?”陈宇忽然被惊到了:“你说什么?”
“兽潮来了。八荒姚的房间会消失。”
“就…就因为一个房间?你献祭了一个城市?!”
“是。如何。”
“你他妈是变态吗?”
八荒易伸展双腿,从车载小冰箱内拿出一瓶红酒,自顾自倒上一杯,轻轻摇晃高脚杯内的红色液体:“八荒姚,生活在那。房子里,有她人生中,和母亲最美好的一段记忆。也有我和她生活在一起的记忆,自然不能毁掉。”
“那就毁掉隔壁鹤城市几十万人?”
“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八荒易轻轻饮下一口,单薄的嘴唇被红酒染出狰狞的色韵:“青城东侧,有一个更小的城市。但兽潮来自虚空,不吃饱不会散去,我就把它们引到人口更多的鹤城了。”
虽然陈宇是兽潮变向的受益者,可此时,也已经愤怒的不可抑制:“你是魔鬼吗?”
“我是八荒易。”
“……人作孽,不可活。后果你想到了没有。”
“想到了。唯死而已。”八荒易放下酒杯,看向陈宇:“怎样?”
“……我明白了。”
陈宇深呼吸一口气,点头:“明白你把我们叫过来的意思了。看来你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八荒易不置可否:“你距离我的层次,还太过遥远。人类上层的矛盾太深,我也只是个棋子。”
“所以你把八荒姚托付给我?”
“是。没有我,她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如果我不接受呢?”陈宇问。
“你为什么不接受。”
“她太平了。”
八荒易:“……”
沉默着,八荒易饮下剩余的红酒,眼中闪过一抹疯狂:“那我就杀掉她。”
“杀掉?你妹?”
“是。”
“……你真的是个变态。”
“这个肮脏的世界,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八荒易周身仿佛逸散出扭曲的煞气:“只恨,我时间来不及了。”
“你会死吗。”陈宇突然转移了话题。
學員 默 示 路
“我倒希望我会死。”
“最后问一个问题,接下来,京城会发生什么。”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
“这是大劫,你清楚。我可以让你们百分百存活。”
“……”
“……”
话落,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半晌后。
段野领着八荒姚走到车前,打量了一眼车内,敲窗户:“嘿,你俩完事了?”
陈宇:“……”
八荒易点头:“进来。”
“得嘞!”
拉开车门,段野和八荒姚坐进车内。
“嗡——”
启动引擎,段野回头道:“那咱们继续走了?”
八荒易:“走。”
“得嘞!”
吊了一嗓子,段野右手挂挡如幻影,猛地踩下油门。
“噗嗤。”
纨绔足球经理
“噗嗤……”
越野车,继续“摇晃”的上路了。这回,却明显通顺了不少。
八荒易一晃、一晃的收起酒杯,面无表情:“我只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
副驾驶位的少女身躯一抖。
“不用一天了。”陈宇指向八荒姚:“你妹,我要了。”
八荒姚:“!!!”
“吱嘎——”
娇妻来袭:总裁前夫请放手
车辆再次息了火……
……
当陈宇一行人,赶到小五台山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
黄昏的阳光洒在路上,泛起秋季独有的金黄。
“吱……”
车辆一顿一顿的停下,熄火,开门。
陈宇一行四人从车内钻出。
“你们太慢了。”山顶的霸王怒气冲冲走来,瞪着八荒易:“黑天了!”
“那就在黑天杀。”八荒易平淡的回复了一句,径直走到山顶悬崖,眺望下方密集的兽群。
“你们怎么这么慢啊!”波多结衣走来,急的直跺脚:“知道我……”
话音微顿,她小心翼翼瞅了霸王一眼,压低声音:“知道我在这待的多痛苦吗?太压抑了,要死了……”
“不怪我们。”段野叹气:“这车性能不行,我油门都踩到底了,还是跑不快。嗯,不说这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波多结衣一愣。
段野伸手,指着陈宇和八荒姚,语气充满怨念:“他俩,原地结婚了。”
波多结衣:“??!”
“啊……”八荒姚脸颊顿红,但在波多结衣面前,却莫名的生出一股得意:“哼嗯。”
陈宇:“……”
“沃德发克?结婚了?你们在车里就结婚了?”
陈宇:“是啊,多亏段野开得快,要不然孩子都有了。”
“放屁!”段野一挥手:“你们肮脏的政治联姻,还好意思怪罪在我的头上。”
“……八荒姚。”波多结衣看向少女:“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别听段野瞎说。”八荒姚垂下头,红晕从脸颊蔓延至脖子根:“我…我们就是口头订下了。”
“是的。”陈宇点头:“口头契约,属于订婚。并不一定结的那种。除非她有一天不那么平了。”
八荒姚:“……”
“听到没?”段野突然来了精神,凑到少女耳边:“就你这情况……他压根呀,就没想娶你。他搁这PUA呢……”
说罢,段野仿佛预知般的低下头。
然后,陈宇的巴掌就越过段野头顶,不受控制的拍在了八荒姚脸上。
“啪!”
响声颇为清脆。
引人注目。
陈宇:“……”
八荒姚:“……”
远处,站在悬崖边的八荒易似有感应,转头看了过来。
陈宇心里一惊,连忙作势,轻轻拍了少女两下脸蛋:“小姚,你的小脸真有弹性。”
“……”八荒易眯了眯眼,直接跳下悬崖。
接着,他悬浮在半空中,张开双臂。
“咚!!”
高达4级巅峰的劲气轰然爆开!
扩散的风暴,令陈宇众人纷纷后退。
“这种气势,不愧是八荒易。”波多结衣喃喃自语:“快比得上6级武者了……”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八荒易独自冲向了兽群内,最中央的巨型异兽。
“武法——成像。”
“唰唰唰……”
光影闪烁,劲气翻腾。
众人眼前一花,就见八荒易从一人,分成了十个人!以众星陨落的威势冲向中央的巨兽。
下一瞬,十影重合,八荒易重新腾空。
而那只至少五级巅峰的巨兽,已经断成了上百截。
血液、内脏、骨骼如炸弹般爆开……
陈宇:“……”
“卧槽……”段野目瞪口呆。
但八荒易的攻势,仍没有结束。
就见他悬浮在高空,双手合十,恐怖的气压骤然扩散!
黄昏的天空眨眼间被乌云笼罩。
陈宇:“……”
“卧槽卧槽……”望着那被狂风吹拂的长袍,段野攥紧双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袋米要扛几楼?!”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
八荒易单薄的体内,涌出海量的劲气回路。
“武法——遁空移刑。”
“咔嚓!”
在所有人的眼中,隐约之间,仿佛看到了世界被分成了两段。
“咔嚓!”
四段……
“咔嚓!”
八段……
悬崖下,数以千计的异兽,就仿佛被陈宇无坚不摧的利剑斩过,纷纷碎尸当场。
无一活口……
“呼……”
4级巅峰的劲气收回了。
腥臭的气味却弥漫开来。
一年2班全体,大脑都已经陷入停滞。
这种战力的表现,已经超出了陈宇三人的认知。
“宇哥……”
许久。
段野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努力合拢:“宇哥……他…他在这点你呢……”
陈宇冷汗直流,还贴在八荒姚脸上的手掌,略有颤抖的揉了揉:“宝…宝贝……你还疼吗……”
少女望着空中哥哥的身影,思绪空白,喃喃出声:“……疼。”
“求你别疼了……”
“……”
“……疼。”
……
ps:我更的快不快?
凌晨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