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衆神世界 起點-第962章 登神雲梯展示

衆神世界
小說推薦衆神世界众神世界
“原子论,有一个隐含的假设,那就是‘物质是可以不断再分的,但最小的物质微粒不可再分’。这个假设,我们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因为这是一种假设,不是真理,而且是无法验证的。我们只能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
魔法师们轻轻点头,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那么,如果用纯逻辑的角度考虑,我认为,原子论的假设,是有矛盾的。”
“如果物质是可以不断再分的,那最小的物质颗粒,依旧可以再分。如果最小的物质不可再分,就不再是物质!”
在场的魔法师们愣了一下,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什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既然物质是可再分的,凭什么说最小的物质颗粒不可再分?为什么不可再分?是因为分开的力量不够大吗?这意味着,只要力量足够大,我们依旧可以分解一切物质。”
“所以,我击穿这个假设,在这个假设之下,构建了新的假设。即,物质是可以不断再分的,一旦分到最小物质颗粒,再分下去,就不能叫‘最小物质’,而是叫‘最小存在’。”
“为什么要叫‘最小存在’呢?”
“第一,因为我无法确定‘最小存在’到底是什么,但我们可以确定,这个东西,它是存在的。哪怕我们感知不到,甚至无法理解,但它就是存在的。否则,我们的世界也就不复存在。”
“第二,我们不仅无法确定‘最小存在’是什么,甚至无法确定,他是物质的,非物质的,还是物质的某种奇特的状态。综上所述,只能暂命名为最小存在,这一点,大家理解吧?”
众人点头,又摇摇头。
“我们接下来讨论能量,能量,实际是我们衡量某种物质或某种状态的一种量化,他是一种感知,并不是一种存在。比如,每一位高阶法师都能发现,我们眼中的火、雷电,其实是由物质组成的,它并不是能量,能量只是一种抽象的感觉。我们所说的冷热,本质上跟能量无关,只是物质或物质间的作用。”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拉伦斯大师,也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在一起,有人会说一加一等于二,是两个人。但实际上,这个世界存在1吗?存在2吗?不存在。1只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代表的是一种抽象的存在,它有价值,有用,它组成的数学是伟大的。但,数字和能量一样,是我们用来衡量物质或物质作用的,本身并不存在。”
“除了物质,物质之间还有某种作用,我们可以称为力,或者场,甚至可能就是另一种物质,或者别的什么。这一切,其实和物质一样,同样是可再分的,因为我们也无法确定具体是什么,我们只能称其为,最小作用。”
“如果我假设的原理的表述是正确的,那么,一个模糊的魔法终极原理就出现了,那就是,最小存在与最小作用之间的关系。一旦我们确定什么是最小存在,一旦我们确定什么是最小作用,那么,魔法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但是,我们要记住一点,我们无法确定最小存在与最小作用到底是什么形态,是颗粒?是弦?是力?是场?是物质的不确定状态?都无法确定。甚至于,最小存在与最小作用,很可能是一体的,是同一个东西。或者,整个世界,实际就是由相同的最小存在构建。”
议事厅一片寂静。
“芝诺大师在吗?”
穿越之刁蛮逃嫁妻
“在。”一位额头饱满的大师站起来。
单面镜 离九月
“这位就是著名的大骗子芝诺。”苏业微笑道。
全场哄然大笑,芝诺露出慈祥的笑容。
“芝诺大师请坐。芝诺大师曾经提出一个著名的阿喀琉斯追龟悖论。阿喀琉斯是全希腊著名的奔跑健将,但芝诺认为,他连一只乌龟都追不上。他说,阿喀琉斯和乌龟相距100米,阿喀琉斯和乌龟同时向前跑,等阿喀琉斯追到100米的时候,乌龟已经向前跑了1米。接下来,阿喀琉斯只能再往前追1米。可这个时候,乌龟又往前跑了一点。于是,阿喀琉斯只能追上两者之前的距离,永远追不上乌龟。”
“但我们都知道,就算全天下的乌龟一起跑,阿喀琉斯也能追上。可是,为什么我们总觉得很难反驳芝诺这个老骗子呢?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反驳自己。”
魔法师们再度笑起来。
“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最终发现,根本原因是,我们在用连续性的、宏观的角度来看待阿喀琉斯追龟,而芝诺大师,却在用非连续性的、微观的角度看待阿喀琉斯追龟。”
“首先我们能确定,当我们用宏观的角度计算,任何数学家都算出来,阿喀琉斯可以追上乌龟。但是,如果我们用非连续性的微观角度看,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就要用到原子论。”
“我们不仅要把阿喀琉斯和乌龟之间的空间,拆解成无穷小,甚至,还要把阿喀琉斯与乌龟拆解成无穷小,最终,问题变成了一群最小存在去追另一群最小存在。”
“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组成影响阿喀琉斯追乌龟这个系统的最小存在,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是一个远比无限位面星辰、比无限位面生灵的数量都多的数字。”
“更可怕的是,在最微观的视角,每一个最小存在都是独立的,都是非连续性的。这就导致,我们每个人在同一时间,永远只能观测一个最小存在,而无法观测到其它最小存在。一旦我们开始观测下一个最小存在,我们甚至无法确定前一个最小存在的状态。”
“也就是说,在自然状态的微观世界,一切都是无法确定的,直到外界施加影响。”
“我们可以把组成阿喀琉斯的最小存在,想象成无数个小人儿,那么,那些小人儿在干什么呢?我相信,大家应该可以想象出那个画面,画面中,茫茫无穷多的小人儿,在胡乱跑!”
“可能跑向前方,也可能跑向后方,也可能跑向左右,甚至往天上跑。谁也无法确定哪个小人能追上乌龟。”
“那么,为什么,最终到了宏观世界,我们所有人都觉得阿喀琉斯一定能追上乌龟呢?”
“我无法下定论,我能说的是,第一,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第二,我们永远不要只用一个角度、一套规则去判断一个问题。”
“第三,在微观世界,一切都是混乱的,而且越来越混乱,但在宏观的世界,我们的智慧,却能清晰一切,而后,构建进步的秩序。”
“最后,微观世界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而宏观世界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决定最喜欢的那个可能。”
“这就是我结合第一性原理、逻辑学、原子论、公理化,击破旧有逻辑基础和假设,诞生的原理论,以及微观世界。”
“我与德谟克利特、芝诺等等大师们一样,或许无法为诸位修建一条通往魔法尽头的大道,但是,我们在极远方,点亮了一座座属于魔法的灯塔。这些魔法灯塔,可能全部熄灭,但终有一天,会有人走到灯塔的废墟上,放下一朵白色小花。”
“哲学有原理,魔法有原理,每个人的人生,亦有原理。”
“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魔法与人生的终极原理。”
苏业说完,离开会议大厅。
召唤美女海盗团 巫行文
新光大陆。
大地轻轻震颤,兔子、老鼠们从窝里蹦蹦跳跳蹿出,喜鹊呼啦啦飞离树枝,成群结队的野牛野马慌忙逃窜。
各地的所有人慌忙跑出屋子,站在空旷的地方四处张望。
天空白云翻滚,被无形的力量撕裂成一条条,宛如白色布带。
慢慢地,一条条白色天云快速变化,宛如一条条云河呈放射状向四面八方涌动。
新光大陆的正上方,所有云河的汇聚点,一个巨大的洁白漩涡徐徐旋转。
踏歌入冬去
白色漩涡之中,雷霆闪烁,天火燃烧,仿佛连通另一个强大的世界。
所有看向云涡的人,双眼刺痛,双肩沉痛,被无形的力量徐徐按下头颅,难以直视。
咚……咚……
鼓声响起,传遍万里。
呜……呜……
号角长鸣,震慑四方。
所有人的余光看到,云涡下方,浮现一条长长的洁白云条。
冰雷控蛊师
随后,又浮现一条,一条又一条,不断自上而下铺设。
一座壮观的天云阶梯自上而下,落于新光大陆的中心,巨石阵山谷。
闪耀,光明,圣洁,伟岸。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淡白气息扩散,一环又一环,宛若云风,横扫整座圣元大陆。
所过之处,众生颤抖,万灵伏地。
鸟不飞,兽不跃,虫不鸣,鱼不游。
百花收卷,万树垂枝,野草匍匐。
“登神云梯……”一些老人喃喃自语。
突然,万千条黑雾从四面八方袭来。
条状黑雾的尖端,暴怒的人头大声咒骂,狰狞的兽头疯狂吼叫,诡异的魔头低声诅咒,祥和的神头一脸假笑……
无穷无尽的魔雾宛如草原烈火,瞬间燃遍天空,隔绝天云,击断云梯。
漆黑的魔雾笼罩整座新光大陆。
“完了……”
云神瑟瑟发抖。
老山神与巨树神对望一眼,惊骇至极,哪怕是作恶多端的黑巫神封神,也只有几万道魔雾而已。
可现在魔雾竟然遮天蔽地,何止亿万。
“汪!”小柯基仰天怒吼。

三月的第一天,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