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明尊 txt-第六十九章平生一念,長生逍遙讀書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天元神鳌出没的所在,已是出了东海的外海地界,此地海水幽深无尽,犹如深潭一般深邃纯黑,相比与前世无甚区别的东海,俨然另一个世界!
因为此地法则并不稳固,就连远古天界的星辰之光投射到此,也会被打乱,不成三垣,更难辨别东西南北。
因此对于凡俗,乃至修为稍差的修士来说都是绝地,故而又被称为乱星海、玄海!
“传说玄海的海水深邃无底,越是往下,海水越不像是水,也有人说这片玄海并非海域,而是如同虚空一般,乃是另一片世界。”
风阳子看到钱晨颇有兴致的凝视着玄海,凑到他身旁微笑道。
此地距离罗真仙门约有九万里,纵然以化神真人的脚程,也足足飞了近月,才来到东海和乱星海的交界之处。
看着那泾渭分明的玄黑、湛蓝的海水分界,钱晨倒是觉得这番传说未必无因,这地仙界就连日月星辰都是远古天界星辰天的投影,钱晨有十分把握,其并非是前世的星球结构,但也不是天圆地方,而是另一种更为玄妙的存在。
地仙界自从太古便有九州,历代洲宇陆沉,都有大能不惜花费天大法力,重新升起洲陆,绝非为了延续传统便能解释的。
仙秦、天周!
地仙界两大征服域外的神朝、仙朝,都曾经大费周章的升起洲陆,若说其中没有秘密,钱晨自是不信的。地仙界的九州,眼前的这片乱星海,包括上古地仙界的九天,这等事物都涉及到地仙界本身的结构,一定蕴藏着极大的秘密。
作为和远古天界一般古老的诸天之一,地仙界在太古之时又被称为洪荒。
传说冥古神魔大战之际,将混沌界打成三块,天、地、人!
天界、洪荒、九幽!
北京,无法告别的城. 安非anfei
地仙界便是人界洪荒,历经不知多少岁月,就连道门的历史在它面前都算不上漫长久远,这般古老的世界,埋藏的秘密定然数不胜数,无论是当年五虫反天之际,还是妖族对抗五色神庭之时,都要占据洪荒,才有反攻之力。
其地位可见一斑!
作为诸天之一,地仙界的底蕴深厚无比,楼观道传承的只言片语之中,也曾提到过就连太上道祖证道之际,地仙界也曾发挥过极大的作用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在楼观道收藏的一些古老的舆图之中,九州陈列的结构更是玄妙无比。
有九层层叠如塔;有八洲分列,镇压神州中土宛若莲花;还有九鼎镇九洲,宛若九个巨大的祭台;还有的甚至九个无边广大的洲宇,组成一个巨大的星舰,航行在诸天界海之中。
每一幅残图都古老无比,透出极为宏大的气势和玄妙来!
钱晨回忆起道尘珠中某些极为久远的记忆,那时候他似乎被某人拿在手中,那人回首,完整的看了地仙界一眼。
而那一眼已经模糊,但某种亘古不灭,浩瀚恐怖的力量余韵,却还能点滴回忆起来。
他出神了少顷,才开口道:“地仙界的秘密实在太多,许多隐秘太过古老,并非我们所能窥探。这乱星海也是其一!其下通归墟而无底,归墟究竟是什么已是难言,就连这乱星海究竟有多大,其他八洲各在何方都是一个迷!”
科学家异世修真实录 剧毒术士
“据我所知,就算是与神州联系最为密切的蓬莱洲,也只有通过仙秦留下的航道才能往来中土!”
说到这里,钱晨又是一笑:“这条航道也在乱星海上,不过却有蓬莱三岛横在中间,以至于蓬莱洲来我中土有路,而我中土前往蓬莱却无门,如此一来,未免让人担忧!”
云鹤真人神情微动,突然自霜翎鹤上悠悠开口道:“哦?道友为何担忧?”
“蓬莱与我海外向来秋毫无犯,无所往来,倒是中土数千年来都对海外有所图谋,多有摩擦!我等海外修士若想要逍遥自在,何必非得卷入其中?”
钱晨笑而不答,东海本就是中土的一部分,只是仙汉之后,中土几次大劫,渐渐失去了对海外的控制,如今重新归来,就算他们有所不适,也只有忍着。
“只要少清还在,海外终究还是中土的一部分!不过就连距离少清最近的东海,都有如此严重的排外情绪,看来大多数海外修士已经自成一派,不再将自己视为中土的一部分了!”
钱晨心中暗暗叹息道:“人心所向啊!”
再也不乖 席绢
但只是一叹,便又心中冷笑起来:“海外人心所向又何如?这神通显圣的世界,芸芸众生不过不知晦朔的朝菌罢了!地仙界亿万载春秋,就连几大仙朝也有万年之运,相比之下,就算是这些化神修士,也不过是一群蟪蛄!”
“人心所向……对于这般广阔的世界,漫长的时光而言,长生不死的元神才是人!”
“不成长生,终为蝼蚁!”
目极这无边辽阔的乱星海,钱晨心中骤然浮现一念。
自重生以来,一直立志于逍遥天地的钱晨,这一刻才有了一丝沧海桑田变化,无穷历史长河之中,对长生久视的感慨!
下方玄海之上,一群身长百丈的大海鳅正在嬉戏。
强横的身躯掀起数十丈的巨浪,一道黑影破浪而出,张开满是利齿的巨口嘶吼,只看那黑影的威势,搅动海水掀起巨浪宛如蛟龙一般,偏偏浑身无鳞无甲,黏黏滑滑,但只靠这身躯的强横,便不逊于结丹之辈,正是海外异种大海鳅。
此物神智底下,恐有一身强横血气,可以抗衡结丹修士,但神智却连钱晨最初见到的那一窝狐狸都不如,因而也不算妖兽。
这一群大海鳅约有三四十只,盘踞在玄海之上,将周围千里都视为它们的游乐场!
几人都是化神之尊,倒也不将这些大海鳅放在眼里,这身躯虽然雄壮,但他们任何一人出手,想要杀光这群大海鳅也用不了半天的功夫,因此便依旧驾着云头法器,施施然从这群大海鳅头上越过去。
大海鳅也无视这些从它们头顶飞过的‘蝼蚁’!
面团启示录
只是漆黑的玄海中突然传来一声悠扬沧桑的长吟,这声音不紧不慢,有一种毫无天敌的生物,特有的闲散自在。
媒婆王妃 艾林
那群大海鳅骤然听闻长吟,族群顷刻大乱,所有的大海鳅都掀起巨浪,急急朝着玄海深处钻去。
这时候才见一个巨大的肉鳍破海而出,如山如岳,接天连日,直接探到了一行人所飞遁的高度。
驾着火云的火发这才脸色一变,就连云鹤真人座下的霜翎鹤都有些不安起来。
随即便有一只仿若深渊的大嘴,在那群大海鳅身下张开,大嘴囊罗百里,简直一口能吞下一座小山,将那九成的大海鳅都吞尽。
然后海面翻转,一个无边无际犹如洲陆的背脊裂海而出,相比之下,那一对直径百丈的眼睛,落在这身躯之上只若芝麻一般,它好奇的看了天上的各色遁光一眼,便施施然翻了个身,继续吟唱……
“上古鲲鱼!”火发真人语气艰涩道。
云鹤真人也有几分感慨:“传言龙宫遣人豢养巨鲲,但想来不会是这般的上古纯种鲲鱼,而是某些杂交之类,不然至少他们得派遣一群化神去放牧巨鲲!”
藏山真人也苦笑道:“此兽体型太大,有些笨拙,应是奈何不了我等化神,但就算一位化神全力出手,也伤不了它!”
“那还用说……”
风阳子不屑道:“就算我们此行的人全数出手,只要不请来一件灵宝,都杀不了此鱼!最多让它稍稍受伤罢了!传言上古之时,这等鲲鱼在东海还有出没,真不知道那时候的凡人是如何出海的!”
钱晨的声音却从下方传来,他坐在鲲鱼的头上,大笑道:“外海的风景,真是壮阔啊!”
鲲鱼仿佛注意到了这个微尘落在了自己的头顶,兴奋的拍打巨尾,掀起数百丈的巨浪,身躯向前滑去,带着钱晨一起钻入了玄海之中……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钱晨手舞足蹈,高声吟唱,他被鲲鱼带着冲入海面之下,瞬息没入深海,天量的海水从他身边擦过,汹涌的大潮卷起亿万吨海水。
只是瞬息,鲲鱼便将他带到了海面数百里下,然后又是从这个深度,一拍巨尾,整个鲲鱼汇聚数千里的海水,两只肉鳍如巨翼一般,将这些海水拢在身下,借着巨大的反推之力,一跃冲出海面。
钱晨顷刻之间从深海急速冲出,无尽的海水在他面前分开,他几乎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破开海水,还未等飞溅的海水落下,他就看到大片的云海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下,已然跃入青冥!
鲲鱼巨大的身躯在青冥之上滑翔,犹如天上的一片洲陆,云海之中神山仙岛一般。
那些化神真人的遁光都被覆盖在鲲鱼巨大的肚皮之下,风阳子怪叫一声,急忙催动遁光,叫道:“这玩意要是砸下来,不比老子全力一击差了!”
“哈哈哈……”钱晨张开双臂,抱风长笑。
坐下的鲲鱼也发出一声高亢的长吟,一时间胸中壁垒尽去,将此行的种种算计都暂时抛在了脑后。
看着下方的一群化神真人手忙脚乱的催动剑光,就连一向假模假样的云鹤真人,那只霜翎鹤都发出一声惨叫,慌乱的拍打翅膀,羽毛乱飞!
钱晨仰头凝视苍穹,低声道:“绝云气,负青天……扶摇直上……九万里!”
“平生一念逍遥游!”
“不负大道上青天!”
他端坐在巨大的鲲鱼之首上,犹如坐在山岳绝巅一般,头顶之上便是一望无际,辽阔的天宇,如何不让人生出一种逍遥于天地的雄心来!
但才刚刚逍遥了数息,钱晨便感觉到抬升之势来到了最高,整个人转而朝下坠去,瞬间便撕破了云海坠落下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笼罩了整个视线的鲲鱼之身,忽然放声惨叫!
随即便随着鲲鱼一起,重重的砸入玄海,一瞬间,汹涌的海潮犹如携带十件八件水行法宝的巨力,正面冲击而来……
就算如此,兴奋的鲲鱼还想往下潜,准备飞一个大的,钱晨急忙以神念安抚,怕它把自己连带他一起砸成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