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仙宮-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搜魂看書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叶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心中确认了一些想法。
这些祭坛,包括之前的金庚祭坛上的那个金甲神人,就算他不是本源之体,都不能离开祭坛太远。
而黑伯此人,除了他之前第一次出现是从背后的雾气之中走出来的,之后出现一直站在原地从来都没有动弹过。
这并非是他不想动,给叶天打靶子,而是他根本就不能动。
他吞噬了本源,就不能再离开祭坛之地。
而且根本叶天所看到的,这祭坛本应该不在此处,而是在木林之后,只不过被黑伯搬迁到了这里,这也方就他掌控整个木林。
本源之力成就了他,但也限制了他。
就连叶天一次自爆金庚之剑,一次自爆金庚本源之力,他都是以泥土附身,抵挡了大部分的力量,未曾离开半步。
而第二次,金庚本源的力量实在是太过狂暴,就连叶天自己都被卷入其中,而且之前的泥土中蕴含的力量,已经在第一次金庚之剑自爆之时已经消耗殆尽。
再加上第二次内外夹击之下,他再也没有了支撑的力量,在自爆的毁灭之力中身死道消。
叶天看着地面的祭坛,目光之中若有所思,再深深的看了一眼黑伯死后留下的泥土,缓步走入了祭坛之中。
祭坛之上,一股绿色的光芒逐渐亮起,随后,将叶天整个人都吞没了进去。
就在叶天的身影逐渐淡去,此方空间仿佛成为了一处死寂之地。
忽然,那成为了一块块干枯的泥土,碎开了几块,中间,散发出丝丝绿光,绿光中,一个极小的身影,从中站了出来。
“今日之仇,我黑伯记下了,来日还长,这出死地,你走不出去。”黑伯目光阴鸷,他什么时候吃过如此大的亏。
要不是因为还有奎木本源在身,此刻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奎木之力,生机勃勃,虽然被金庚之力所克制,但却也为黑伯延续了不少生机,在如此巨大的自爆之中,竟然还能存活下来,这奎木本源之力若是被人见到,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就算是太乙,大罗层次的强者,都会对此等本源之力动容不已,黑伯之所以直接吞噬了本源之力,只是因为奎木本源,竟然想要吞噬他,另外一个就是看中了本源之力无穷尽的生命之力。
所以,他选择吞噬了奎木狼,抢占先机,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大大限制了他自己。
黑伯冷笑间,忽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身边,那处在现在的他看来无比宏伟的祭坛中,绿光消失之后,叶天的身影竟然没有走,还停留在原地,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浑身一颤,下意识想要跑,然而祭坛所在,他根本走不掉,次时代额黑伯没有任何一刻想要丢掉自己体内的奎木本源。
脸色数次变化,随后脸上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未曾想过前辈竟然还在此处,小小本源,不成敬意,前辈不如拿去。”
“前辈不像我等,是此地已经被不朽帝尊禁锢的奴隶,拿走本源,就会代替本源存在,外来之人可以随意拿走,恭请前辈享用。”
总裁大人甜宠妻
黑伯越说越顺畅,恭恭敬敬给叶天跪在了地上煞有其事的说道,直接将叶天尊为前辈。
叶天目光微闪,没有说话,只见空中风起,一只手陡然出现,直接捏住了黑伯的脖子。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叶天的面前,看着眼前这拇指大小的黑伯,叶天眼中漠然。
“本源之力,我自己会取,也不需要你献上,这本就是我的东西。”叶天伸出了一根指头,随后点在了黑伯的头顶。
随后,黑伯脸上浮现出极为痛苦的神色,不多时,一点点绿光在黑伯的体内被抽取而出,最后,绿光中,形成了一颗小小的树苗,树苗翠绿,只有两叶,却有着浓郁的本源之力。
不过和现在叶天手中的金庚本源一样,已经虚弱到了极致,金庚本源的自爆,和奎木本源抵挡,又是被克制,两相比较,近乎到了磨灭本源的地步。
“是是是,这东西本就是前辈的东西,不是我献上的,只要前辈开心,小黑都可以。”黑伯那老态龙钟的脸上浮现出极为谄媚的笑容。
叶天眼中浮现出一丝厌恶,屈指一弹,顿时爆出一股力量,直接将这拇指黑伯彻底给掐灭掉,现在没有了奎木本源的支撑,彻底陨灭。
到死,那黑伯只剩下了惊恐,想要怒骂叶天都还没来得及就被抹掉了。
转身邂逅爱
天府传说 从来不知死
“每个黑伯,还真都不一样啊。”叶天双眸之中微微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回头,重新走回了祭坛之上,之前并未离开,不过是他打断了祭坛的传送,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推测。
这写东西在恐怕是不朽帝尊于悬棺之中的布置,都是以本源之力进行推演,甚至演化出了空间。
而每个空间,都是独立存在,互不干扰,所以,黑伯假死,本源却没有出现,这就存在了很大的问题。
叶天只要不傻,都能注意到。
而本源就算是彻底枯萎,甚至是消散,都会有痕迹留下。
只能说这个黑伯太贪心,或者说,他已经虚弱到了极致,那时候根本不敢将奎木本源交出来。
叶天站在祭坛之上,不过就是想等黑伯出现而已。
再次站在祭坛之上在,奎木本源的祭坛都生机充裕,随着祭坛的再次启动,眼前的一切再次变得虚幻了起来。
下一个所在的本源之地,会是什么呢?难道是水之本源,再或者,不再是本源之力?
叶天内心警惕,准备着下一刻随时所面临的情况。
青光吞没,终于将叶天吞噬了进去,叶天睁眼未动,就在感觉应该已经抵达之时,忽然心中一紧,一股危机顿时降临。
顿时眉头一皱,想也不想,体表一道道金光之力旋转,同时体内的灵气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荒落之中,单人必然有古怪,先不管了,斩杀再说,提回去,那就是功劳。”
一道粗狂的声音在叶天耳边响起,伴随着强大的压迫之力突然袭来。
“不错,荒落之中,就算是遇到了正常人,杀了又能怎么样?谁又知道呢?反正都是我们的功劳,全凭我们一张嘴罢了。”
“杀杀杀,多多赚取功劳,方能有更多的资源,突破到更强层次去。”
数道声音也是紧接而来,骤然间,叶天睁开了双眼,瞳孔之中释放出一道金光,冷哼一声,身形转换,出现到了百丈之外。
回头一看,之间三个道袍男子对着自己刚刚所在的地方砸了下去。
并且,此三人的修为,都极为不弱,有着天仙之境的实力。
那三人看到叶天骤然消失,都是愣了一下,这人不是在盘膝打坐,连一丝声息都没有流出,竟然能够在三个天仙之境手中逃出,不是泛泛之辈啊。
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再如何强大,叶天的气息充其量也不过是真仙巅峰而已,或许实力强大,能刚刚好匹敌一位天仙,那已经是极致,而他们这里,可是有着三位。
“尔等为何斩我?”叶天身上凝聚气势,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只是缓缓的开口问道。
“看来还是个正常人,兄弟,只怪你命不好,在这荒落之中遇到了我们。”中间看起来身形极为壮硕之人在一愣神之后,狞笑着祭炼起手中一杆乌黑大旗,一瞬间空中鬼气森森,从中竟然冲出了一道金色魂魄,这魂魄的实力有着不弱于真仙之境。
“不错不错,竟然还是个硬茬子,这才有点玩头,捏惯了软柿子,还真有点不习惯。”左侧那人面容削瘦,眼神阴鸷,却祭炼了一个百丈大锤,冲向了高空之上,凝聚风雷之力,声势浩大,雷霆云动,轰然作响。
“下辈子记住,不要随就出入荒落,就算是进来,也要结伴前行,不过,这个忠告等你下辈子再用吧。”最后那人笑起来如沐春风,仿佛是在盯住自家的小师弟一般,但是出手却后发先至,比之前两人速度更快,而他手中祭炼的,乃是一座番天印,这番天印细看,乃是一座颇为不凡的山峰之间炼化,此时迎风而胀,轰然对着叶天砸去。
“祭炼魂蟠,风雷锤和番天印,有点意思。”叶天目光之中微微闪动,倒是已经从这些人口中得到了一点信息。
也就不再留手,身形一闪,出手如伴随龙吟虎啸之音,右手之上一个龙首虚影狰狞着伴随叶天手掌冲出。
叶天徒手直接接住了这后发先至的番天印,随后,直接捏在了自己的手中,再反手一拍,这番天印如同大山翻滚上天,直接撞在了风雷锤上。
最后一件魂蟠,叶天目光一闪,直接迈步进入那高空之上的魂蟠黑雾之中,一手擒拿住魂蟠中的金色魂魄,嘴巴一张,竟然硬生生吃了下去。
“口味不错。”叶天淡淡说道,随后,张嘴一吸,那滚滚黑雾,以及其中被壮汉祭炼抓取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生魂,统统吃入腹中。
这些生魂,早就已经被壮汉祭炼,连意识都已经被抹去,硬算不上是什么魂魄了。
但叶天如此生猛的举动,却霎时间把那三人给镇住了,举手投足之间,竟然以真仙之境的修为力抗三大天仙之境的强者,并且生吞魂蟠之魂,太过生猛。
“前,前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不如,饶了我们一条生路吧。”那壮汉脸色苍白,魂蟠以及魂蟠里面的魂魄,都是被他自己祭炼过的,和自身元神已经融为一体,如此大损,顿时元神已经遭受重创。
“这就怕了?”叶天淡然一笑,但是眼神之中极尽冷漠之意,冷很一声,骤然抓取到那壮汉想要收回去的魂蟠,徒手直接撕裂。
砰的一声,魂蟠直接化为一团黑雾,变成了废物。
噗~
壮汉脸色一白,陡然喷出了一口逆血,无限颓靡了下去。
另外那阴鸷之人和笑容和煦之人也是怔住了,三人合力,不仅没有讨到一点便宜不说,还被叶天立刻反击重伤了一个。
“快,快走,他就算是隐藏实力的老怪物,也最多是玄仙之力,金仙已经不需要和我们浪费这么多时间了,玄仙还留不下我们。”
笑容和煦之人当机立断,随手一招,将自己的番天印找回,身形已经是爆退而去。
阴鸷之人根本就没有说话,拿起自己的风雷锤甚至还要先跑一步,原地留下那壮汉,根本看都没有看一眼。
“跑,你们跑的掉么?”
叶天看着两人化为一道流光逃窜,声音不急不缓的开口说道。
随后脚步重重一踏,地面上一道无形波纹席卷了出去,再一步,已经出现在那眼神阴鸷之人身后。
“你的眼神,我很不喜欢。”叶天摇了摇头,淡淡开口,看似轻飘飘一巴掌拍了过来。
阴鸷之人脸色狂变,想要逃窜,却发信啊自己的身体竟然在不可思议的后退,也就是说,叶天已经到了领悟自身道则的地步,这一步已经堪比金仙。
此时他心中早就已经后悔到了极致,没事和他们出来阴什么人啊吗,他早就忘了,他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还是第一次碰到叶天这种硬茬子。
“前辈,前辈,你去杀他,你去杀他,我本来只是在门中修行,是他们硬要拉着我来,此事和我无关啊,求前辈饶过。”阴鸷之人脸上哀求的说道。
已经超过阴鸷之人的笑脸和煦听到阴鸷眼的话,顿时脸色也和煦不起来了,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好你个徐印,明明是你来戳穿我来荒落之中,现在竟然想要卖我求命,狗东西,等老子逃过此劫,必然亲自取你性命。”和煦脸嘴中大骂不休,但是却连头都没回,身形已经逾越雷光,只想远离叶天这个煞星。
“无妨无妨,尔等两位好兄弟,我一个都不会漏掉,一个一个来,都会上路。”叶天笑着,眼神之中没有丝毫感情,阴鸷眼已经落入了叶天手中,紧接着,阴鸷眼身体剧烈的颤栗起来,张着嘴巴极为惊恐,然而却连话都说不出,眼神之中已经满是绝望,哪里还有什么阴鸷。
砰的一声!
阴鸷眼在叶天手中化为的血雾,而叶天始终连眼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看着前方的和煦脸身影。
在一步,与和煦脸已经持平,与和煦脸没有再废话什么,直接一巴掌拍下,直接将和煦脸拍成了一团肉泥,才施施然转身回到了原地。
“你也上路吧,你两个好兄弟都在等你。”叶天看着原本已经重伤的壮汉竟然跑出了很远,淡淡一笑,空中骤然凝聚出一只手掌,转瞬之间追上了那壮汉的身后,直接抓爆。
叶天将此三人的尸体,都拿了回来,看着地面的散团血泥,心中微微舒了一口气。
前几日,在那几个鬼地方之中,除了一个诡异的黑伯之外,没有人说话,而且步步杀机,没有一丝能够松懈的地方。
心中积攒的戾气和杀意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的地步,正好此三人送上了门来,叶天也一泻心中戾气。
缓缓摇头,看着地面的三拖血泥,也不知道这三人的神魂被拍碎了没有,轻轻一招,竟然还真是,那阴鸷眼和和煦脸两人,神魂都没了。
倒是壮汉的神魂被叶天招了出来,看那壮汉神情恐怖,他可是祭炼魂蟠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神魂落在别人手中是何等后果,心中恐惧,但叶天却连让他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一抹金光直接摄入此人神魂之上,随即,这壮汉魂魄立刻变得浑浑噩噩的起来,双眼之中茫然,叶天一根手指点在神魂脑门。
顿时一股股属于壮汉的记忆拥入了叶天脑海之中,微微沉凝片刻,再看了一眼壮汉的神魂,叶天这么暴力的读取记忆,直接将这家伙变成了痴魂,变傻了。
叶天没有耽误时间,一挥手直接将此神魂陨灭抹去,摸了摸眉心,抬头看四野,这时候才有时间来打量这里的环境。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是一片荒山,草木稀疏,灵气也极为稀薄,按照壮汉的的记忆之中的叫法,此地名为荒落。
并非指此一地,而是绵延数百万里,都是叫做荒落,其中,人族寥寥无几,都是来猎杀一种叫做儡人的人。
击杀儡人可以在各大宗门之中兑换奖励,这种儡人,只有这大荒中才有,如何出现的,也不知道。
但是儡人都是正常人转化而成,但儡人尸身却可以作为一种特殊的材料,具体并不知清楚,不过他们这三人经常猎杀落单在荒落之中的人,并且每次上交上去,都没有被人识破。
叶天目光微微闪动,这些儡人,怎么和之前的奎木之地的人偶果有点像啊。
不多想,也没有探查这儡人的兴趣,找了他们记忆中的东面,缓步而去,那里,是人族宗派聚集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