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fjn超棒的小說 奧特世界傳 起點-第484章 和平之星[1]閲讀-r3l01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司令室。
养奴成妃
喜比刚助走到坐在超级电脑前的绿川麻衣的身后问道:“麻衣,一会新闻发布会需要的资料都整理好了吗?”
绿川麻衣转过椅子来对着喜比刚助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的队长,我已经将新闻发布会所需要的资料全部都整理好了。”
说着,绿川麻衣从超级电脑里拿出光盘递给了喜比刚助。
喜比刚助接过光盘道了一声谢,随后转头看向风野信:“风野指挥你真的不一起去开新闻发布会吗?”
风野信淡定的举起茶杯抿了一口冲泡好了奶茶:“我就不去了,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那好吧,良,还有飞鸟,我们现在出发!”喜比刚助招呼了一声由美村良和飞鸟信后带着两个队员离开了司令室。
“麻衣,等新闻发布会开始的时候记得把发布会影像投放到主屏幕上。”风野信嘱咐了绿川麻衣一句。
“好的。”绿川麻衣应了一句。
很快,新闻发布会就开始了。
“注重于战斗力的在巷战里面发挥不出应有的力量,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架战斗机是专门为在巷战中战斗能提高命中率而制造的阿尔法斯佩里奥号,这将是巷战中的利器……”由美村良站在演讲台上笑着讲解着TPC最近制造出来专门在巷战中战斗的战斗机阿尔法斯佩里奥。
然而还没等由美村良介绍完,下面在听着由美村良讲解的羽须美却是站起来问道:“我是羽须美,我有个简单的疑问想要问超级胜利队。”
“提问请稍后。”由美村良对于羽须美的打岔依旧是笑容满面的提醒道,还并没想到羽须美有找茬的嫌疑。
“你们不觉得,你们仅仅是追求变强吗?”羽须美并没将由美村良的话听进去。
由美村良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她勉强自己笑了一下道:“提问的话,请……”
还未说完,羽须美再次打断:“你们现在首先要做的事,难道不是重新检讨一下根本的机制吗?”
飞鸟信有些生气的看着这个看似捣乱的家伙:“喂!你这家伙是想要干什么?”
喜比刚助拍了一下飞鸟信的肩膀将随时可能冲动的跑过去揍羽须美一顿的飞鸟信,随后伸手将麦克风移到了自己的嘴边:“你就是羽须美先生?你的报道,我已经拜读过了,当中似乎对我们有非常凌厉的批判。”
“是,”羽须美没有丝毫犹豫的承认了,“不公正,不过是以事实报道罢了,与以科学家为中心的非武装组织胜利队相比,现在的超级胜利队作为战斗武装部队的色彩极为浓厚,这就是喜比队长你的方针吗?”
“羽须美先生,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战争,”喜比刚助直视着羽须美的眼睛认真道:“但是,当人类向前发展的时候,向新的未知挑战的时候,或许会有不可避免的战争。”
“话倒是说的冠冕堂皇,”羽须美对喜比刚助的话并不买账,“特别是从您的嘴里说出来。”
“羽须美先生,正如您,有着和自己身为记者的自豪一样,我对自己的工作,也有着信念,那就是,相信人类的未来和正义!”喜比刚助郑重地说道。
羽须美盯着喜比刚助,一时间没有再发言,而新闻发布会经过这一件事之后也将剩下的介绍完就结束了。
飞鸟信气鼓鼓的回到司令室里,重重的坐在风野信桌子旁边的椅子上:“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故意来找茬的吧?”
风野信抬眼看着气成河豚的飞鸟信,拍拍他的肩膀,“消消气,他也许是还没从胜利队的时候出来吧,其实就算是胜利队在怪兽出现之后也是逐渐开始了武装来与怪兽对抗,更何况是现在踏入了新领域计划而变成了超级胜利队的胜利队,我想他在回去后也许也能想清楚。”
“我就是气不过。”飞鸟信说着,去给自己到了杯水一口气喝完,“算了,今天还有阿尔法斯佩里奥的测试,我就先去测试了。”
“嗯。”风野信点点头。
坐在商场对面的园香看完了商场上大荧幕上播放的超级胜利队的新闻发布会,摸着怀里的小猫斯蒂拉,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后,她站起身抱起了斯蒂拉走向了未知的方向。
羽须美站在窗边听着自己录下的喜比刚助说的话,心里很是复杂。
恶魔冢狱
随着新时代计划的序幕拉开,胜利队也变成了超级胜利队,人类越过了灭亡的黑暗向着崭新的时代前进。
大奸雄
死亡引领
但是在羽须美看来,真的是这样的吗?
比起现在的情况,他倒宁可让时光倒流……
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中,羽须美渐渐的感到疲惫便拿了张毯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在沙发上睡熟了。
一大早,是被身上传来的奇怪的触感给惊醒的,羽须美下意识的去抓住那个在他身上行走的东西,而后才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看向自己手上抱着的定西。
草根修仙傳
“这,这是什么呀?”羽须美看见自己手上的小奶猫有些懵,他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身上就长猫了吗?
“你终于醒了!?”别处传来的一道女声将还在朦胧状态的羽须美彻底惊醒,羽须美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看见一个身着红色上衣扎着马尾的少女在将手里的东西放回原处后看向他笑嘻嘻的道:“它叫斯蒂拉。”
“斯,斯蒂拉?”羽须美茫然的看了眼手上的小奶猫。
“它是只被遗弃了的小猫,”喜比园香蹦跶着过来接过羽须美手上的小奶猫摸着小奶猫的脑袋笑着道:“真抱歉,但是如果置之不理的就太不负责任了,从它的身上我能感受到和我们境遇相同的伙伴意识,所以很合得来啊!”
“先不管这些,”羽须美总算是想起来了这个奇怪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进到自己的工作室里的正事严肃的盯着喜比园香问,“你到底是谁啊?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叫园香,我看你的门开着所以我就进来了,真抱歉。”喜比园香说着,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有一件非要调查的事情。”
“调查?”羽须美看了眼虚掩的门轻咳了一声,随后注意到喜比园香非常严肃的说出来的话的重点声音提高了一些:“这又不是什么私家侦探所!”
废土巫师
“大叔,你是记者对吗?这不是差不多嘛?”喜比园香嘟起了嘴巴看着羽须美。
两人对视。
片刻后,羽须美败下阵来:“我还没吃早饭,我先去吃个早饭再说。”
阳光朝前看
“我也没吃,大叔……”喜比园香不好意思的看着羽须美。
羽须美心里一堵,认命的带着喜比园香去吃了一碗拉面。
羽须美看着吃着最后一点拉面的喜比园香再一次拒绝了喜比园香的请求:“我说,你吃完了就赶紧回去吧,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小孩子玩侦探游戏,你听见了吗?小孩子要听话!”
喜比园香放下碗,并没有回答羽须美的问题,而是看向了老板,“我吃饱了,老板,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喝的吗?”
“小孩子,就喝这个吧!”老板从柜台里面端出了一杯热牛奶放到了喜比园香的面前。
喜比园香有些嫌弃的拿过牛奶。
看见喜比园香完全没有想离开的意思羽须美叹了口气,再度问道:“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你到底是谁啊!?”
“我是园香!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喜比园香低声嘟囔着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羽须美很是无奈。
“大家突然之间都变成了不同的人,”喜比园香的声音提高了些盖过了羽须美的声音,“秋也是,勇也是,都变了,一定是宇宙人干的!”
羽须美无语:“什么宇宙人啊?”
“甚至,就连翔也变了,实在是太奇怪了……”喜比园香没有理会羽须美,继续说着,“我想要调查清楚,翔到底是怎么了?这件事,我必须要调查清楚!”
喜比园香跟着羽须美回到了他的工作室,坐在沙发上渐渐的回忆起往事诉说着:“翔,是亲吻旱冰的领袖,大家都很喜欢旱冰,过去的时候一直都很快乐,不过,在一次约定活动的日子,来的人只有翔和我。”
“为什么呢?”坐在喜比园香对面的羽须美看着喜比园香问道。
“所以说大家都变了啊!”喜比园香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那一天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我和翔就去找了以前的伙伴的问清楚,但是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的是,他们放弃旱冰了,他们要开始认真的学习了。”
羽须美对于这样的答案却没感觉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单纯只是放弃了的话,只不过是以后不能一起玩了的朋友而已。”
“绝对不是!”喜比园香摇头否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翔也变了呢?那天我和爸爸吵架了去找他,但是得到的答案也是他放弃了旱冰,并且说不再玩这些毫无意义的游戏,还说要好好的学习了,这样的翔,根本就不像是翔了,突然醒悟了什么的,根本无法理解……”
喜比园香回忆起那天的事情不自觉的红了眼眶,羽须美急忙扯了些纸巾递给喜比园香,坐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看着突然哭泣的喜比园香,等着喜比园香发泄完情绪睡着了的时候,羽须美才深叹了口气,心情复杂的看着睡得安静的喜比园香。
“是无法相信现实和孤独让她认为是宇宙人的阴谋,从而在幻想的世界中逃避吗?”
羽须美拿来毯子给喜比园香盖上,随后关掉了灯和台灯,只留下了一盏闪着颜色的夜灯,他伸手拿起放在桌面上的自己的女儿的照片,看着照片里面的女孩眼里充满了温柔,旋即,他微微仰起头轻声说道:“总之,那就先调查看看吧。”
天变得亮堂了起来。
羽须美带着喜比园香,拿上照相机开着汽车来到了第一个人,也就是喜比园香最在意的翔的家等到了出来的翔,他急忙下车走过去拦住了翔说明了来意。
对于羽须美口中说出来的宇宙人,翔笑了一下:“宇宙人?园香那家伙还在沉迷啊?”
羽须美不解的看着翔:“可是为什么,你会突然认真起来了呢?”
翔微微颔首:“因为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嘛,也拜托您和她说一下,是时候为自己的将来好好的打算打算了。”
说完,翔稍稍的鞠了一个躬,绕过羽须美离开。
羽须美侧过身看向翔:“还是你跟她说吧,她也算是你的朋友。”
翔停住脚步转身看向羽须美:“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会太伤害到她了,告辞。”
醉玲瓏 十四夜
翔这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坐在车里的喜比园香望着翔离开的身影抿紧了嘴唇,将目光从翔的身上收回来再转头看向已经走回来上车了的羽须美。
羽须美绑好安全带:“我们去下一个地方调查吧。”
不凡天道 迷路De小安
羽须美带着喜比园香来到了翔所在的学校问着认识他的同学调查翔的情况,但是翔的情况越是调查羽须美就越是感到有些糊涂,他完全不明白翔这个男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在翔的同学的评价和喜比园香和她的朋友的评价完全就不一样。
羽须美开着小汽车跟着翔来到了一家餐厅。
在外面找了一个很好拍到翔的车位停下,羽须美拿出照相机对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开始拍照。
翔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让羽须美逐渐的想起了往事,甚至开始觉得眼前的样子才是应该有的样子很是烦躁的收回照相机。
喜比园香望着翔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地说道:“一家人团聚的样子就像是一幅画一样,真让人不快。”
新修真大时代
“怎么让人不快了?”羽须美情绪有些激动微侧过头向喜比园香。
喜比园香解释说:“据说翔已经很久没和自己的父母说过话了。”
而自己,也是和父亲一见面,总是会发展成剑拔弩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