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x01好看的小說 御九天 線上看-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ynppn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玛佩尔的攻击宛若水银泻地、密不透风,赵子曰的路子却是大开大合、霸气十足,不管玛佩尔奇招跌出,他只是一枪!
不止是本身的攻击强横,永恒之枪本也不是普通的长枪,而是在整个刀锋联盟都叫得出名号的中品魂器!灌注魂力后更是锋利异常,挑断玛佩尔的蛛丝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金轮来枪挡,蛛丝来枪挑,永恒之枪挥舞间,一道道银色的枪气纵横,激射四方,那些遍布地下的暗线蛛丝还隔着老远就已被他直接挑断,竟是无法成阵。
坦白说,赵子曰是真的强,玛佩尔已经是竭尽所能了,可仍旧还是渐渐从一开始主攻的位置,被逼迫到了防守位上,总算地上那些蛛丝多少拖延了一些赵子曰的步伐速度,让她一时间还不至于失守。
此时四周西峰弟子们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任谁都看得出赵子曰开始越来越适应那女人的打法,攻势开始加速,拿下这场战斗似乎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可唯独赵子曰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了。
絕品貴妻 吉米
压制只是表面的,对方明知道地上的布置的暗线蛛丝没有更多的作用,却还是耗费大量魂力来布置,只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而她拖延时间的目的,就是那对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的金轮!
身为被攻击的中心,只有他自己才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对金轮……似乎在每一次的攻击中积蓄着力量,就好像吸收了攻防时碰撞的魂力,每一次回旋回来,力量都会比之前更大上一分!
之前他单手就能轻易握枪将之扫开,可现在,每震开那对金轮一次,他的整条手臂都在开始微微发震发酸。
怎么会有这样的兵器?若是再和对方纠缠,让她把时间拖延下去,这金轮难道还能没有上限的一直把威力叠加下去不成?
“老王,她怎么这么猛?”温妮也是惊呆了,她怀疑这大胸妹有两下子,但怎么也没想到能和赵子曰打成这样,这尼玛还是正面打,如果是暗杀,感觉赵子曰不是她的对手啊。
气息,外表都极具迷惑性,这是杀手的必要条件。
“重点,重点是轮子,那是本大师的灵感。”老王在场下美滋滋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玛佩尔的特点他是最了解的,甚至可能比玛佩尔自己都还要更了解,她的蛛丝可刚可柔,多线操控,是精细的控制性,暗杀是绝对的一把好手,但缺点却是没有必杀技,遇到高手难以发挥,容易被针对,攻坚打硬仗的能力也稍显不足。
因此早在当初龙城秘境里看她打血妖曼库时,老王就已经有了金轮的构思,这对金轮是他根据无双环帮玛佩尔精心打造的魂器,利用无双环轮转的特性,它的攻击不说可以无限叠加,但叠加上几倍却是毫无问题,足以弥补玛佩尔正面攻击不足的问题。
轰!
恐怖的金轮再次回转。
赵子曰没有再单手,而是双手握枪横扫,仿佛越过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那粗钝的轮子竟在永恒之枪上摩擦出一阵耀眼的火光,火星四溅!
两道金光再次被弹射开,而与此同时,赵子曰的眼中杀机毕现,全身的魂力都灌注与枪尖。
不能再拖下去了,对方的所有路数他都已经了然于心,这一枪就要你死!
金轮弹飞,对方单手枪变双手枪,似是力有不逮,而就是这双手格挡的一个变差,玛佩尔已然找到了切入一个身位内的机会!
用匕首的刺客,近身已经完全是一种本能,玛佩尔眨眼间已然到了匕首攻击的最佳位置,可匕首才刚递出一半,一股绝强的危险感知却陡然袭来,玛佩尔顾不上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借助金轮的拉扯,毫不犹豫的身体往后一个空翻,强行收手,将到手的近身优势拱手让出。
“好敏锐的感知!”长台上的傅长生和赵飞元愈发的欣赏了,能在战斗的一刹那间克制住自己的本能,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天赋来形容,简直就是天生的战争机器!
赵子曰则是一声冷哼,双手枪一个抡空回转。
嗡~~
只听永恒之枪的枪尖一震,一道银色的波纹扩散出来,赵子曰满头的长发此时竟满把扬起,魂力只在顷刻间便已经蓄积到了顶峰。
气势已成!赵子曰浑然不管飞退的玛佩尔,右脚往斜后方狠狠一踏。
嗡嗡嗡!
地面震动,狂暴的力量竟将铁板一块的地面都踩踏得嗡嗡作响、余音不止。
拉枪、回旋,那稳若泰山的身影看起来好像很慢、可手中的永恒之枪却在这瞬间化为了一道白光!
極品百媚圖
恐怖的威能,还未完全刺出时已然引得周围空气震荡,宛若气浪般朝四面八方疯狂推开,一如当初黑兀凯斩杀血妖曼库的那一剑,突破了虎巅的极致,次元级战技!
长台上的赵飞元嘴巴微微一张,傅长生则是猛然喊道:“手下留……”
手下留情的情字都还没出来,长枪已若迅雷,电射星驰。
必杀——永恒龙锥闪!
招是老招,可比起在龙城和黑兀凯交手时,威能却是强横了一倍有余,赵子曰也是要脸的,输给黑兀铠表面上没什么,内心也是咬着牙,何况是名不见经传的玛佩尔。
吼!
刹那间,仿佛有虎啸龙吟之声,一条银龙呼啸而出,跨越那两米长枪的极限,朝着玛佩尔轰杀而去!
场下温妮等人、看台上的冰灵众、火神山等人此时几乎都已经屏住了呼吸,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上,都是明眼人,赵子曰的实力竟比龙城前直接上升了一个等级!如此恐怖的威能,如何能破?
挡?笑话,这是能媲美黑兀凯斩杀曼库那一剑的杀招,即便是如今圣堂排名的十大高手,面对已经势成的这一枪,那也不是人人可挡!
避?
魂力锁定,枪势已成,那银龙不杀中目标绝不会停止,这就是赵子曰身为十大给出的回应,这是必死的局面,甚至连赵飞元和傅长生都已经露出惋惜之色,可玛佩尔此时的眸子中却闪过一丝精芒。
唰唰唰!
她的双手十指飞速弹动,动作快得就好像是在高频振动,那是十根蛛丝!每一根都连接着金轮上的一个肉眼很难发现的孔洞,双轮十孔,交错在金轮中心的‘X’型中心点上,连接着金轮上所有的符文刻槽,魂力输出,符文光芒大作,符文阵螺旋绽放!
是的,蛛丝不仅仅只是起到拉动金轮的作用而已,更是一种细致入微的掌控,只有王峰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只有玛佩尔能使用这样的武器,台下的老王露出了满意的圣母笑。
当十孔齐转时……
嗡嗡嗡……咔咔咔!
一连串机括声,只见空中那两个交错袭回的金轮,竟在半途中合二为一,原本各自暗红色的符文刻槽,在金轮合一后竟是互补质变,在瞬间闪耀出无比耀眼的金光,宛若一轮小太阳。
说来迟,其实却不过只是眨眼之间。
玛佩尔眼中杀机毕现,半空中倒退的身体猛的一个U型回环,双手像操线木偶一样往下奋力一拉。
十字圣裁——落日轮回!
轰!
空中那宛若小太阳般的金轮瞬间提速了一倍有余,后发先至,在玛佩尔身前一米处与永恒之枪疯狂撞击在了一起。
轰!
空中霎时间光芒炸裂,金光与银光疯狂四射,一圈儿肉眼可见的魂力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荡遍全场,紧跟着……
滋滋滋滋!沙沙沙沙!
恐怖的刺耳摩擦声只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武斗场,让满场两万多人齐齐色变,许多实力稍差的甚至受不了那刺耳声,痛苦不堪的捂住了耳朵大声尖叫起来。
彼此的激烈碰撞,空中那幻化的光影此时已然消散,合二为一的金轮疯狂旋转着,抵在了永恒之枪的枪尖上。
嚓嚓嚓嚓!
刺儿的摩擦声中火花四溅,金轮竟将赵子曰那势不可挡的一枪强行挡了下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蜘蛛种这类特殊虫种厉害归厉害,可但凡虫种,擅长的都绝对不是正面搏杀,可是、可是眼前这一幕作何解释?
白日梦之三国
极品神医 江边傩送
那是至霸至强的永恒之枪啊!
赵子曰此时脸上的震惊之色溢于言表,他惊讶的可不仅仅是这至强一枪竟然被那女人挡住,而是他感觉金轮后劲十足,威力甚至还远没有达到极限!可他握枪的右手却是剧震,几乎快要把持不住永恒之枪!
这是什么怪力?这是什么怪招?!
合二为一的金轮,威力可不是一加一,而是比刚才瞬间增强了三四倍!
赵子曰目眦欲裂,切磋胜负之心此时已然泯灭,取而代之的是生死搏杀时的强烈求生欲。
啪!
他的另一只手也搭了上去,此时赵子曰怒目圆睁,额头上、手背上,粗如筷子般的青筋根根爆起,魂力功率在此时已然强行开启到了超越极限的透支层次。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顶住、顶住啊!
“啊啊啊啊!”赵子曰疯狂怒吼,浑身银光爆射,龙锥闪宛若发出了最后的悲鸣,永恒之枪已然在这相互的巨力中微微弯曲,但却开始有抬头之势!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
金轮上的符文是老王亲手设计的,可以通过不断的旋转积蓄物理力量和魂力,以达到最强的攻击力,当然维持这个过程需要高强度的精神多控和魂力稳定度,更不用说弹性的蛛丝,这是为玛佩尔量身打造的大杀器。
可以说,只要不能在短时间内秒杀玛佩尔的,最终都会被她的金轮切杀!
何谓落日轮回?当那烈阳落下,世间一切都要轮回!
双手的抵抗,恍惚间错觉般的反击,只宛若是回光返照的一瞬间。
嘭!
银光飞溅,已经快被压弯的永恒之枪突然崩飞。
赵子曰的脸上露出惊惧绝望之色,双手虎口直接迸裂,鲜血长流,身上的银光魂力也在瞬间消散,可那金轮之势不止,直冲向赵子曰的胸口!
轰!
只是眨眼间,赵子曰身上有一片金光碎裂,随即又是银芒破碎,金轮在这瞬间至少打破了两层恐怖防御。
……护心魂镜,虽然没有到黄金壁垒的那种级别,也确实是圣堂弟子的保命之物,只是一般圣堂弟子不屑于用,毕竟不是谁都像王峰的脸皮那么厚,比武切磋一般不会带的。
金轮的威力已然锐减,但仍旧不是已经到了极限的赵子曰所能抵挡的。
轰……噗!
空中一蓬鲜血喷出,赵子曰宛若断线的风筝般往后飞跌,啪嗒一声跌落在了数十米外。
此时的武斗场四周安安静静,长台上的赵飞元已然是惊呆了,赵子曰的身手他最清楚,龙城之行后突飞猛进,已然有再冲击一下更高的十大排名的资格,可没想到……
跌落下去的赵子曰直接就陷入了昏迷,这已经不需要再宣布什么结果了,毫无疑问的,三比一,玫瑰胜出!
西峰圣堂的弟子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瞠目结舌呆滞着的、有破口大骂的,更有失声痛哭的,十大圣堂的荣誉,这是每一个西峰圣堂弟子的骄傲和信仰所在,可今天,这份儿骄傲和信仰被人打破了,还是被一个被视为花瓶的女人打破,践踏得体无完肤!
宰相皇后
“赢、赢了?”场边的温妮又惊又喜,张大了嘴巴,刚才她还在担心玛佩尔会不会小命不保,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我擦,这大胸妹这么猛吗,我的天啊!”奥塔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火神山那边更是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还特么以为上次输给玫瑰是大家有些放水呢,可现在看来,是人家玫瑰放水了才是真的,这样的高手当时居然都没上场,否则火神山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三比零,而是至少得办个一两场葬礼了……
一切尽在掌握当中,王峰对于这样的结果没有太意外,只是身边的人似乎有点过于兴奋了,对着他虎视眈眈的。
“淡定,淡定!”老王的肉在笑,皮在装,淡淡的说道:“打个西峰而已,都是常规操作……小场面!”
可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被坷拉和温妮一起抱着抛了起来。
“赢了!我们赢了!”
………………
远在千里之外的玫瑰……
这是比赛后的第二天早晨,天色刚亮,魔药院宿舍楼下,一个魔药院弟子正打着哈欠拿到了今天的第一份儿圣堂之光,他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头版,然后眼睛突然就瞪圆了。
黑马玫瑰势不可挡,三比一大胜西峰!
赢、赢了?
坦白说,玫瑰不是不知道老王战队昨天打西峰圣堂,但按照圣堂之光的尿性,除非是动摇圣堂根本的急事、大事,否则一般都会选择押稿一天,一来是重要稿件必须通过圣堂的审核,那叫政治把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照顾一些偏远落后地区,使其信息能做到完全同步。
像之前打御兽、火神、隆冬的时候,报道时就都是差了一天的时差,可这次居然第二天一早就直接见报了?
那魔药院弟子有点不敢置信,狠狠的搓了搓眼睛,再赶紧翻了翻前两页,却见满篇到处都是有关昨天那一战的报道。
‘赵子曰重伤、马索重伤、莫特里尔身亡!西峰圣堂全力以赴却仍旧损兵折将,黑马玫瑰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玫瑰四大真香警告!不要和李温妮耍大牌、不要让王峰放冰蜂、不要让范特西喝酒、不要和玛佩尔打对攻!’
‘无限轮斩,解读金轮的实战奥秘!’
‘新的十大强者诞生,玫瑰跟班逆袭翻身!’
……铺天盖地的新闻,篇篇都和昨天的大战有关,那魔药院弟子看得简直就是两眼放光、全身颤抖!
突然,他蹦了起来,兴奋得抓狂,这还大清早的,直接就在宿舍楼下扯着嗓门狂喊道:“我们赢了!我们赢了西峰圣堂!三比一!三比一!”
宿舍里不少魂晶灯亮起,一双双睡眼朦胧的眼睛半眯着探出头来。
坦白说,从战胜了隆冬,开始向西峰圣堂进军之后,这半个月来,玫瑰的所有人就都是紧张又忐忑的,虽说之前老王他们打出了无比耀眼的四个三比零,但面对十大圣堂之一的西峰圣堂,那种宛若神话一般被刻在每个玫瑰弟子心里的、不可战胜的烙印,仍旧是让他们无法乐观得起来。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越是临近这个时候,玫瑰弟子们反而越紧张,毕竟这不仅关系着玫瑰的荣誉,更是事关每一个玫瑰弟子的前途何去何从,前两天就有人记错了时间、又或是等急了差点发疯,胡言乱语的那种,这在玫瑰已经不是第一起了。
有人打着哈欠,在床上懒洋洋的拉了拉被子:“卧槽,又疯了一个……”
“大哥,歇歇行不行,昨天才有人在楼下喊已经打西峰三比零了,今天你又来喊三比一……消息再快也特么得明天才有结果好吗。”
英雄本色
最强老公:独宠软萌小甜妻
未解密的詭異檔案 要麽要麽
“真的假的?不会是真的吧?”
“真你妹的真,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还有没有公德心!大清早的你杀猪呢!”
宿舍里骂声一片,也有不少人从窗户上探出头来,有不爽的、有鄙视的、也有好奇的或者半信半疑的。
“都给老子闭嘴!”那魔药院弟子激动的扬着手里的圣堂之光,报纸在风中哗啦啦作响:“不信的,自己滚下来看今天圣堂之光,骗子死全家!”
宿舍安静了那么一两秒钟,有的人还在观望,有的人半信半疑,可也有成串的、撇着拖鞋的下楼声。
啪嗒啪嗒、哗啦啦啦……
脚步声、翻阅报纸声,短暂的安静后,紧跟着就是各种鬼哭狼嚎的尖叫声。
“哈哈哈!赢了,真的赢了!”
“卧槽,赵子曰都被干翻了!只输了一场,还是因为乌迪被对方算计,完全克制!”
“老王这次都没上场啊!牛逼,牛逼大发了,哈哈哈,三比一!奶奶的,老王战队真给力!”
何止是魔药院看到了今天特快的圣堂之光,很快就是武道院、枪械院、驱魔院、铸造院……整个玫瑰的所有宿舍都沸腾起来了!
所有人都在激动的狂吼着,奔跑者把消息传遍了玫瑰圣堂的每一个角落。
玫瑰赢了,战胜了十大的西峰,上帝啊!想象一下当年一次次等来洛兰那帮人在英雄大赛上一轮游的消息,此时此刻的玫瑰人幸福得简直都感觉自己快到天堂了。
“老王战队万岁!玫瑰圣堂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