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lsv精品都市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四百六十二章 破碎相伴-ym7xf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夏神机去了三君主空间,如果联合三君主打通平行空间,第五大陆要面临什么还真不好说。
古月曾经耗费巨大代表只为封住这片空间肯定是有原因的。
草根大將軍
坏坏管家冒牌货
有禅老在,四方天平就算去了也没用,不敢放肆。
任何人想要找到某个平行时空很难,而自己出生的平行时空却跟灯塔一般耀眼,所以第五大陆,或者第六大陆的人一旦流落平行时空是可以找回来的,只要有能力穿梭时空,当然,这个能力并不简单,越是强大的时空,想要穿梭越是艰难,但对于祖境却没什么难度,前提是祖境也要找得到回来的路,树之星空是例外。
陆隐特意调查过,因为树之星空是从第五大陆分离出去,所以树之星空任何人都无法从茫茫平行时空中找到树之星空,同时因为树之星空已经分离出去,所以他们也无法感知到第五大陆,这也就意味着树之星空的人一旦流落平行时空,那就真是流落了。
这也是陆家找不回来的原因之一吧。
总裁蜜爱:老公操之过急
夏神机被扔去了三君主时空,同样找不到树之星空,回不来,唯一的归途就是打通三君主时空与神武大陆的通道。
禅老的破祖成功给了陆隐很大信心,这位守护了第五大陆一辈子的老人终于熬出头了,如果不是陆隐威望太高,禅老完全可以再度执掌第五大陆,不过他没这个打算。
一个个散去,陆隐重回天境宝库,身后,雾祖跟了上来。
“我会打听那片主空间的情况,陆小玄,如果事不可为,暂时隐忍为上”,雾祖提醒。
陆隐笑道,“放心吧前辈,就算我想找那片时空报仇也要能去的了”。
雾祖翻白眼,“我对你很了解,只要你想,肯定能做到,四方天平能联系那片主空间,你现在就已经把注意打到他们身上了吧”。
陆隐无语,他还真是这么想的,刚刚第一个想到了夏邢,但夏邢既然被利用,已经没有价值了,他在想四方天平还有谁能为他所用,雾祖太了解他了,毕竟跟过他一段时间。
“总之,主空间的情况我帮你打听,在你破祖前,这件事不用提了”,雾祖道。
陆隐点头,“以我的实力,就算去了那个什么主空间,也不可能报仇,白望远可是说了,那里有媲美始祖的极强者”。
雾祖不屑,“这我还真不信,不过唯一真神如果真被拖在那就不得不信了”,说完,她打量着陆隐,“夏神机哪去了?”。
陆隐笑了,“您是帮白望远他们打听的?”。
“不是”,雾祖干脆回道。
陆隐点头,“被我仍走了”。
“什么意思?”。
“平行时空啊,主空间是一个,其余还有很多个,我把他扔进了一个平行时空,很难回来了”。
雾祖惊叹,“够狠,四方天平放逐陆家,你就放逐夏神机”。
陆隐挺直腰,“对,这就是放逐,谢谢前辈,晚辈看到以后的方向了”。
雾祖无语,“我可没教你”,说完,她走了。
现如今,这片时空出现了两个对立阵营,一方是四方天平,一方,就是陆隐,曾经陆隐这方是弱势,而今未必了。
陆疯子也被打走,夏神机被放逐,四方天平的力量越来越衰弱。
雾祖无法阻止这两方争斗,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存力量,应对肯定会出现的永恒族。
雾祖临走前提醒了一句,“永恒族绝对不会放过这片时空”。
美人心计
陆隐相信雾祖的话,永恒族不可能放过这片时空,要么,他在永恒族来之前解决四方天平,同时保存应有的力量,要么,就放下恩怨,与四方天平联手对抗永恒族。
珏世王妃
抬头,看着天空,“就算我想放下恩怨,四方天平也不可能,这场恩怨,早晚要解决”。
天境宝库因为一场大战已经不稳,空间不断撕裂,很快会消失。
宝库内有一层星能晶髓,很多在战斗中被摧毁,只剩下不到千万。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陆隐还是收走了,再少也是钱。
禅老回去了第五大陆,木邪师兄去了主宰界,他们不需要跟在自己身侧了。
陆疯子消失,这片时空再无人对他造成威胁。
此刻,陆隐才真正感受到自由。
有时候越强反而越没有自由,人类修炼,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永生?永生的意义又是什么?
如果活的不自由,还有什么意义?
取出至尊山,陆隐放出了–陆熏。
陆熏走出,迷茫的看向四周。
“眼熟吗?”,陆隐问道。
陆熏目光变了,“这里是,天境宝库?”,她陡然看向陆隐,“少主”。
陆隐与她对视,“就在这里,我跟陆疯子打了一场”。
陆熏脸色大变,变得煞白,毫无血色。
“陆家被放逐,无数的陆家遗臣死的死,残的残,我很好奇,什么原因让你背叛陆家,帮四方天平给我布下他们自认为必死的圈套”,陆隐问道。
陆熏闭上眼睛,缓缓跪倒在陆隐面前,“对不起,少主”。
陆隐淡淡道,“我没有怪你,是陆家保护不了你们”。
陆熏抬头,目光通红,“是我心志不坚,明明少主已经带着家族崛起,明明少主与四方天平达成了协议,我却还背叛了少主,少主,您杀了我吧,是我的错,是我背叛了主家”。
陆隐是真的没怪她,任何人都有弱点,有的人扛住了,有的人没抗住,他不能要求所有陆家遗臣在任何情况下都视死如归,他没有资格要求。
“这些年,很苦吧”,陆隐问道。
陆熏跪趴在地,握紧双拳,沉默无言。
陆隐叹气,“你走吧”。
空媧諾古 黑嘿之光8歲
陆熏抬头,怔怔望着陆隐,她以为必死的。
陆隐转身,踏出天境宝库,“从此以后,你与我陆家再无瓜葛”。
陆熏望着陆隐离开的背影,就这么望着,泪水流淌,主家,不要她了。
背叛主家让她痛彻心扉,然而如今被主家除名,更有一种难言的痛,这种痛比死还难受。
农易说过,唯有陆家才有魅力让万知一这些人誓死报效,这就是陆家。
天境宝库虚空不断开裂,这片空间要消失了,连带着里面的一切都会消失。
陆熏再度闭起双眼,坐了起来,没有离开,就这么坐着,看着四周。
遥想当初主家来人,就是她陪同选择资源,是她看管着天境宝库,那是主家对她莫大的信任,没想到多少年之后,她却以天境宝库算计了陆家嫡子,她不知道少主怎么活下来的,但天境宝库说明了一切,这场战斗一定很惨烈。
她忽然看到了远处点将台碎片,看到了散发着黯淡金光的封神图录碎片,想起了曾经鼎盛的陆家,蓦然发出笑声,“不该背叛的,我不该背叛的”。
声音传遍了天境宝库,却传不出去,因为天境宝库–消失了,彻底碎裂在虚空之中,里面的一切都消失了,包括陆熏。
陆隐回望,陆熏没有出来,他给了一条生路,但她却没走。
背叛,是错,她以死赎罪。
陆隐心情复杂,家族的牵绊,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友情,爱情,这才是人活着真正应该追求的,这些,才代表了自由。
他仰头,张嘴,发出一声怒吼,宣泄着这段时间的压抑。
白仙儿让他看到了将来的自己会一剑一剑屠杀亲人,朋友,这在他心中造成了阴影,以至于直到现在都不敢面对。
陆熏以死赎罪,让他看到了人活一生真正应该追求的,他不会杀死自己的亲人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是命运看到了时间长河,哪怕是未来的一角,他也要改变那个未来。
他知道未来画面内自己变成那样的原因,更知道在死神一击斩向陆疯子时,自己失去意识的原因,肯定是神力,星门破碎留在自己心脏处的那个红点,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
他不可能伤害自己的亲人朋友,玄九说的不详,白仙儿带他看到的未来永远不可能发生。
造物宗師 斤塵
想着,陆隐一步踏出,出现在狱蛟头顶,“走,噩星”。
狱蛟张牙舞爪,咆哮一声,朝着噩星而去。
噩星,属于他了。
看着那颗红色星球越来越近,陆隐没想到这么快它就属于自己。
数年前,第一次看到噩星,带来的就是点将台的镇杀,其后每一次看到噩星都没好事。
陆疯子这根刺虽然还没完全拔出,但暂时算是解决了。
狱蛟横掠星空,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下,登临噩星。
噩星的环境是少见的极端,虽然有星能与星源,但却无法吸收,更无法通过其修炼,在这里能修炼的力量只有噩之力。
狱蛟庞大的阴影遮蔽噩神殿。
噩神殿内,一个个人张大嘴,骇然望着。
陆隐轰的一声降落噩神殿前,目光看向前方。
丰蓝带领所有噩神殿修炼者站在远方看着他,眼中带着迷茫与无措。
“噩祖没了,从现在起,这颗噩星,属于我”,陆隐淡淡道。
丰蓝等人震撼,“请问噩祖究竟是?”。
一声嘶吼,狱蛟张牙舞爪瞪着他们,吓了他们一跳,脸色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