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1dx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563章 傳達的時間閲讀-zenpd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办公室很沉闷,彼此之间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不过随着金正冼和石东富的说话,这样的情绪似乎在逐渐收拢,隐藏起来。
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长坪县的领导核心,每一位在长坪县都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时候,忍住心里的怒气、不安、躁动,给一些时间和压力,大家也都能够做到。
“既然明天那位就到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今天就传出去?”丁丹说。大家都知道,这个消息外传,会在长坪县引发什么样的波动。
假面王妃
但如果说瞒着不外传,明天那些乡镇和行局的领导们,会更加没有思想准备,引发什么事情,都很难预测。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石东富说,“我个人认为,今天暂时不传开,特别是在省城的那些人,等他们参展之后,得知这个消息可能更有利。
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 御晨风
另外,我们开会的时间提前一些,这时候,我们可先进行说明,就可缓冲下来。你们看怎么样?”
“我觉得可行。”吴原峰说,“明天,由我来跟参会的人说吧,然后做会议纪律要求,唱黑脸。”
“那我明天也发一个言。”丁丹说,这是要给县里分担压力的做法。吴原峰、丁丹和石东富是长坪县目前实权最重的几个人,特别是丁丹负责的工作,主要是党建和人事,即使丁丹没有最后人事决策权,可他在推荐、甄选过程中,话语权比较多。
萌妻养成:帝少的贴身女佣 容小璃
吴原峰是县组织部长,所做的工作,就是专门对人事的人用、考评等等。
“我也发一个言吧,讲几句。”满晴天说,他是县委纪委书记,平时说话少,这时候主动要求来发言,也是站出来分担责任。
大決戰:遼沈戰役
明天对这些人所施加的压力,很可能成为反面的东西,如果只是某一个人出面,很可能被大家误解为就是那个人对章童俊不满,或故意这样做。
特别是石东富更是如此,之前,在张长文、高兴佳等压迫下,本身对于这些和章童俊有些动作的,如今,在出现这样针对章童俊的事,很可能让县里人误解和不满,对长坪县是最不利的。
此时,有吴原峰、丁丹、满晴天等人一起,传达这个事情,县里的干部们自然会有不同的理解。省里要塞人到县里来,下面这些人还有什么办法?
这件事情基本定下来,宣传部长毛光清突然说,“我有个问题,这件事情如何跟怀仁镇那边沟通?‘静静的柳河’影响力可不小……”
“我选择相信再新,只要我们做好工作,怀仁镇不会有问题的。”石东富说。
“我不是不相信怀仁镇和再新书记,主要是这件事情很难让人在情感上接受,包括我自己也是如此。”毛光清说,“再新书记不会意气用事,我是知道的,可这件事情,真难以让人接受啊。”
毛光清说到这一程度,其他人便不再说,知道有金正冼在这里,代表了市里领导,长坪县该有的态度,还得有。
石东富说,“各位,我和大家都情感、情绪都一样,但我在这里代表长坪县向金科长表一个态。
请市委市正府放心,长坪县所有干部都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干部,都能够为长坪县的发展大局,隐忍个人的情感。长坪县的工作会一如既往,团结协作,完成市里交给的工作和任务。”
石东富说的这些话,虽然不会做记录,但大家会记在心里。而金正冼也会到市里进行汇报,这个态度,便是长坪县目前集体的意见了。
这边散会,金正冼都不肯留下吃饭,便往市里赶时间。等送走金正冼,石东富、丁丹和吴原峰回到办公室,继续聊今天的事情。
或许我从未爱过但早已伤痛
回到办公室,丁丹说,“东富县长,明天那位来后,县里的工作会不会有偏向?我听说,市里那位的态度,对长坪县和横折县是有偏见的。”
混天大魔女 彌貍
“偏不偏向,县正府的近几年规划以及做好,不会随意更改。”石东富说,“最为关键的,刺梨种植项目和养殖产业,明显有很好的成效。这样的工作都换要再调整,老百姓会不会骂娘?”
“省里哪里会在意基层的事情。”丁丹说。
倾城之假面皇妃 清风作别
“也不能这样说,即使有些异常情况,那也是个别。”石东富说。
超級黑道特工 快樂的茄子
“你说,杨再新会有什么反应?”丁丹说。
“能有什么反应?再新书记虽然年龄不大,可你见过他情绪失控过?不是我说,这些年,见过很多四十来岁的人,对自我控制的能力,都远差于再新书记。”石东富说,“或许有人以为当初在于李家对抗时,是冲动所致,但我觉得是他深思之后做出的选择……”
“但愿,如今怀仁镇、新畦食品公司和长坪县等,都才刚刚起步,可不要因为童俊书记受到太大影响。”丁丹说。
“还得等那位到之后,才能看到以后的动向。不过,就像你所说的,市里那位的倾向以及明显,想要向之前那么顺利发展,估计不可能。”石东富也听说了市里江华军对长坪县的论调。
偶像殿下么么哒 月落馨
“市里也不能直接干预我们的发展,我们走我们的路,他干他的活。没什么了不起的,实在看不惯,将我们一起换掉,他有那能力吗。”丁丹说。
通往幸福的天台
“明天,是不是要怀仁镇的龙利群和他带来的人先沟通一下?”吴原峰说,“我觉得有必要这样做。龙利群虽说工作能力很强,但要说性子却有些冲。”
“我看也有必要。”石东富说。
“那好,明天我先找他聊聊,把事情说清楚。”吴原峰说,他是组织部长,与怀仁镇的关系很不错。
“要不,请胡部去谈估计效果更好。”石东富说。
“那行,这样可能更适合。”吴原峰也知道胡国成和于这些之间的关系,而怀仁镇那边的人对胡国成有较强的感恩之情。
这些问题都讨论好,石东富此骂一句,“这都什么事,是人做出来的吗。”
当然,这个事情与明天到来的那位,到底有没有直接的关联?谁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