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un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1255再鑄鼎笔趣-第608章 李氏朝鮮 五鑒賞-coi86

yuun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1255再鑄鼎笔趣-第608章 李氏朝鮮 五鑒賞-coi86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4月9日,平壤。
“噫,怎么这么多人?”
高丽安抚使蒙哥拖着疲惫的身躯,登临烽火台向西远望,发现对面战场上举着“齐”字大旗的队伍联营数里,人头攒动,看着得有数万,绝非之前李延龄回报的“数千”,这让他很是惊讶。
前天,他就接到了齐军来袭的情报,不得不组织兵力应战。平壤虽是大城,但却大而无当,城墙年久失修,处处漏风,不适合作为依仗。因此,他干脆把兵力派出城去,去与齐军打一场堂堂正正的野战,赢了便趁势把他们驱逐出高丽,输了就……反正也都一样。
在齐军跨海来袭之前,西京一带的高丽军布置是外重内轻,主力要么在北边防备东海军,要么在南边防备林衍,腹地驻军不多,因此被齐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仓促之下,蒙哥也没法从外界抽调太多援军回来,但好处是原本平壤城就驻有三千元军,他们用起来可比普通高丽军顺手多了。这些元军再加上崔垣和其它小军阀的兵力,还有从外地紧急赶回来的援军,便有了万余,再临时从城中征召一批青壮,军力也算雄壮了。
以这支大军对抗数千齐军,本来把握不小,但到了战场一看,怎么对面这么多人?
这时,蒙哥身边崔垣气愤地骂道:“那混账李延龄,见没法力敌,竟投降了李贼!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
这李延龄的情况实际上比玄元烈还要窘迫些,玄元烈是想逃没逃掉,而他是没法逃——江西城就是他的根基之地,妻儿家财都在城里,就算能逃出去也一穷二白了。更何况,齐军的强大令他瞠目结舌,突围是难之又难,再后来玄元烈亲自带着丰厚的条件过来劝降,他思索再三后便干脆同意了。
李延龄投降李璮后,干脆顺着这同姓的优势,拜了李璮为“义父”,然后迅速转变了立场,帮助李璮招降周边的高丽军。有他和玄元烈帮忙,李璮一下子招纳了一大群降军,再加上陆续抵达的后续齐军部队,他手头差不多有了两万兵,甚至反超对面了。
这两万兵浩浩荡荡行军,今日在平壤城西的山区与元军相遇,气势上竟反压了一头,也真是令人唏嘘。
蒙哥听着崔垣的讲解,逐渐分辨出了对面营地中哪些是正牌齐军,哪些是刚入伙的仆从军,心中也是窝火,拍着烽火台的石墙怒吼道:“大汗给他们地给他们官,到了该用命的时候不好好打,竟然投降了对面那个姓李的叛徒,全都是养不熟的狗,全都该杀!”
听了这话,他身边不少高丽人顿感尴尬,你们蒙古人不也是外面打过来的?谁说谁啊。
潘阜咳嗽一声,上前说道:“不管如何,事已至此,该先设法将他们击败才是。他们初来乍到,立足未稳,我军是不是是该乘机先攻上一阵?”
蒙哥看向前方的战场,点头道:“就这样吧,据说齐军用的是东海国的火器,远远的就能打过来,不好对付。崔万户,你带人先去打上一阵,探探他们的底。”
崔垣对此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毕竟三千元军才是蒙哥的嫡系,不能轻易消耗,这打头阵的劳苦工作得自己这些高丽人去才行。他也没怎么抱怨,立刻拱手道:“遵命。”便下了烽火台,去前线带兵了。
……
两军所对垒的战场位于两山之间,西北方是山岭,东南方也是山岭,中间有一处山间平地,双方便在平地两端各自安营布寨。
平地中央又有一座小山曰“固丘”,上有堡垒,面积不大却卡住了要道,因此也就成了双方争夺的重点。东宁军占了地利,也就提前在这座固丘上布防,而齐军出营列阵后,首要任务就是派出了一部分军队前来攻取这个要点。
“嗖嗖嗖……!”
齐军派出的先头部队是高丽仆从军,而山上防守的也是亲元的高丽军,这两支军队前不久还是“友军”,如今却兵戎相见,各自拿着弓箭,远远地相互对射起来。
不过,羽箭嗖嗖射得挺热闹,但两军相距甚远,大部分箭矢半途就落下来了,少数入阵的也没力道穿透盾牌甲衣,根本没造成明显的伤亡。
显然,这些仆从军虽已投降李璮,却没打算真卖命,只是随便应付应付差事罢了。
后方压阵的一个新军千户中,百户狄广看到前面的高丽兵出工不出力,心中恼怒,打马找到千夫长柯志胜,说道:“千户,这些高丽人记吃不记打,在那偷懒呢!要不要我们上去逼他们一逼?”
柯志胜抬头看了看,哂笑着摇了摇头:“不急,先让他们一让,就这么等着吧。”
狄广急道:“等?还要等什么?”
话音刚落,固丘东北方的元军大阵中旗鼓大作,一支队伍打着“崔”字大旗走了出来。
柯志胜笑道:“喏,这就来了。”
崔垣带了大约三千高丽军出阵,从固丘南侧切入战场,试图袭击齐军的侧翼。然而齐军早已有所准备,当即停止了攻山,命一队仆从军看住山上的守军,另调了三个不满编的高丽千户前往迎击崔垣部。
与此同时,后方李璮也派出了更多兵力自固丘北侧进军,试图包抄固丘的后方并直接进攻元军本阵。
崔垣仔细辨认了一会儿,认出对方皆是高丽仆从军,心中有些不愉快,感觉被轻视了,但转念一想,又还好。“对面都是败军之兵,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干脆利落击溃他们,赢下开头彩!”
“轰!”
高丽军正要以吼声回应主将的期待,战场上却突然响起了炮声,盖住了他们的声音。崔垣心中一凛,连忙往前看去,却因为视野被对面的仆从军挡住而看不真切,只能看到远处不断有白烟升空,右前方固丘上的守军开始忙乱起来。
崔垣稍一思索,便得出了答案:“是后面的齐军开始攻寨了?真是胆大!目中无人!”
如今他正率军西进呢,齐军这时候攻山,若是他把前面的仆从军击败了再乘势攻过去,齐军不就完蛋了?可他们偏偏就真这么做了,如此托大,难道是小瞧自己?
他这火气上来了,怒道:“都给我加速行军,速速将前面那些叛贼击溃,然后去教训那些中原人!”
前方的炮声时大时小,战场上的其它地方也响起了大小炮声和爆炸声,但是无所谓了,崔垣眼前只有前面的那不到三千仆从军。
东西两支高丽军队数量相仿,气势却大相径庭。西边齐军旗下的高丽仆从军是战败后投降改编而成的,组织度和士气都很低迷,而东边则是崔垣亲领的正规军,心智坚定。这样两支军队相遇,胜负之势再明显不过了。
西边的仆从军被崔垣部的气势所涉,早早地就停下进军的脚步,就地结阵防守起来,拉弓搭箭阻滞东边崔部的行进。可是,他们这么远远的就滥射,根本打不到对面不说,还空耗臂力。
崔垣静待他们空射了几轮,见箭雨的落点逐渐后撤,便知他们后劲疲软,心中有数,当即大喝一声,道:“全军前进三十步,开始射箭!”
阵后“崔”字大旗一动,各级军官呼喊着,整个军阵便轰然向前动了起来,一步一步,给对面的仆从军造成了更大的压力。焦虑之下,西边的弓箭手以更快的速度开始射箭,然而也更快地消耗了体力。东边的崔部顶着软弱的箭雨,付出了少量牺牲为代价,前行三十步,抵达了战斗位置,然后阵中的弓箭手同样拉起了弓箭——
“放!”
随着军官的一声命令,箭矢离弦而出,在空中划出曲线,如雨般从东阵飞向西阵。
与之前的情况不同,这一轮箭雨稳、狠、准,几乎将仆从军阵覆盖了个正中,劲道也够足,当即给他们造成了惨痛的教训。而且这一轮只是刚刚开始,三连射对于高丽弓箭手来说是基本功,能一连射十箭的高手也大有人在,箭矢真的如同雨点一样,不间断地落入西阵之中。仆从军倒是有一点好,就是披甲率不错——之前齐军连战连胜,缴获了不少盔甲,他们自己火器化了不怎么用,就装备给仆从军了——所以现在还能坚持一阵子。
这时,正常的军队要么该顶着箭雨冲上去近战搏一把,要么撤退重整,可是这些仆从军既没有进攻的勇气,又因为后面没有鸣金而不敢擅自撤退,可谓进退两难,只能白白挨打。可挨打解决不了问题,伤亡不断出现,阵型很快摇摇欲坠了。
见机,崔垣意识到机会来了,立刻大喊道:“停止射箭,全军压上,冲阵,冲阵!”
他身边的亲兵很快将他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很快军中弓箭手们就停止了射击,收了弓掏出短刀待命。紧接着,以前排的长矛手为先锋,整支军阵一齐向西压了过去。
几声震天炮响从背后传来,几乎就在同时,四枚炮弹从侧后方的固丘山城上袭来,以磅礴之力撞入整齐的东宁军阵中,一瞬间就将阵型打了个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