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qrb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八百六十四章 暗流涌動與螳螂熱推-x4skt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英国,格罗斯特郡,卡罗家族古老庄园的会客厅内。
阿米库斯·卡罗正拿着吸满墨水的魔法羽毛笔,在一份摊开的报纸上勾画着。
在他身侧的客厅沙发边上,除了他的妹妹阿莱克托·卡罗之外,还有七八名神色严肃的中年巫师,譬如说来自亚克斯利家族的赫默托斯,来自伯斯德家族的威利……
无一例外,全都是出身于魔法界各大古老纯血家族的巫师。
“魔法部和霍格沃茨联手了,古灵阁巫师银行、莱斯特兰奇家族不过是恰好撞在刀刃上的前两个倒霉鬼而已,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讯号,诸位——”
阿米库斯·卡罗在那份几个月前的《预言家日报》上圈出了几个关键词。
“康奈利·福吉,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这些贪婪、腐朽的政客们早已背离了我们的阵营成为了另外一个势力,他们只关心自己的钱袋子和地位。至于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从来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他恨不得霍格沃茨一半以上的学生都是泥巴种——”
莱斯特兰奇家族的遭遇,让不少纯血巫师家族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在十几年前伏地魔气焰最嚣张的时期,除了少数站在邓布利多那边的纯血家族外,魔法界绝大部分的纯血巫师家族,或多或少都与黑魔势力有几分牵扯。
“那又能怎么办呢?难道你打算去试着竞选魔法部长么?”
赫默托斯·亚克斯利不耐烦地扬声打断道,嘴角浮现出一抹戏谑。
“反正魔法部也不敢太过分,除非你真的有什么证据、外援,否则就算邓布利多把古灵阁巫师银行的金库搬到霍格沃茨城堡里,我们也没有任何反对的立足点。”
事实上,类似于这样的私下聚会,并不是第一次了。
但除了抱怨之外,他们什么也改变不了,诸如卢修斯·马尔福那样的墙头草,更是来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每次都用各种生意上的理由推脱过去。
倘若不是因为阿米库斯这次信誓旦旦说有重磅消息,在场的人数可能还得少一半。
一宠成婚:妖孽总裁别太坏
“是啊,阿米库斯,说重点——”
威利·伯斯德烟斗在桌面上敲了敲,眉头挑动了一下。
最强兵痞在都市
“小矮星彼得、莱斯特兰奇家族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冒冒失失与魔法部、霍格沃茨对抗的后果就是那样,黑魔王不知所踪,我可不打算最后沦落到抄家入狱的悲惨下场。”
“伯斯德先生,你知道大致几天之前,邓布利多、纽特、英国魔法部……以及一大群顶级巫师远赴俄罗斯魔法界,一同追杀黑魔王、搜寻残存食死徒的事情吗?”
“不知道,”威利·伯斯德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吃了一惊,说道,“我在预言家日报上并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如果真是这样的国际大新闻,我们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重生之新生
“这是因为各国魔法部联合封锁了相关的报道,他们不希望人们知道太多。”
阿莱克托·卡罗抬起头,环视着会客厅之中的巫师们,低声说道。
“黑魔王并没有如魔法部所说的那样消失不见,他的足迹在悄无声息间从英国遍布到了世界各地,这也是邓布利多等人联手的原因——相比起十几年前,卷土重来的黑魔王会更加可怕……小矮星彼得、俄罗斯魔法界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威利·伯斯德望着阿莱克托·卡罗的脸庞,女人眼中闪烁着让人不安的狂热。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伯斯德先生皱起眉头,大声说出自己的质疑。
“既然各国的魔法部都希望悄悄解决这事,那我们反而更应该离这事远点!如果那位面对的是全魔法世界的追剿,无论在暗地里如何谋划,胜率也近乎于零。是吧?”
“不错,”阿米库斯·卡罗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除非各国魔法部并非铁板一块,或者说有人打算利用这个借口统一魔法界——有可能成为魔王的不止一人——渴求获得更高声望、权势的人也不止一人。诸位,你们知道今年的霍格沃茨有哪些新教授吧?”
“尼可·勒梅,纽特·斯卡曼德!当然啦——还有不少有名的巫师!但如果你说——”
“你们难道想不到吗?这些隐居了那么多年的巫师,为什么会重新复出,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这些曾经在各自领域登顶的巫师?!永生?那么,在那之后呢?”
一时间,就好像会客厅的空气突然被一口气抽干了一样。
在会客厅壁炉火舌轻微的噼啪声中,人们的目光下意识落在了手中的报纸上。
今天刚到的那一刊《预言家日报》首页正中央,康奈利·福吉正在意气风发地朝着媒体解释霍格沃茨正在进行的新课标改革,看起来宛若刚任职部长的那种兴奋。
“有人说我们这是在摧毁社会根基,我认为纯粹是胡说八道。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教育一直是支撑我们魔法界的基石,但我们绝对不能因此停下创新的脚步……”
“因为如果没有进步,就会停滞,就会衰败。当然与此同时,为进步而进步的做法是绝不应当受到鼓励的,我们的传统经过千锤百炼,往往不需要拙劣的修正的。要达到一种平衡,在旧与新之间,在恒久与变化之间,在传统与创新之间……”
“……有些旧的习惯将被保留,这是无可厚非的,而有些习惯已经陈旧过时,就必须抛弃。让我们不断前进,进入一个开明、高效和合乎情理的新时代,坚决保持应该保持的,完善需要完善的,摒弃那些我们应该禁止的……”
或许对于不少普通巫师而言,这些不过是乏味枯燥的政客发言。
但是在在座的人们眼里,这段话背后隐藏的意思和锋芒可以说太清晰不过了,而结合阿米库斯·卡罗此前的话,更是让人有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难道你是说,”赫默托斯·亚克斯利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魔法部和邓布利多……”
笃、笃、笃——
“抱歉,抱歉,我们应该没有迟到太久吧?”
还没等赫默托斯话音落下,会客厅外的木门发出有节奏的敲门声,紧接着,三名穿着灰色高领风衣的男巫在家养小精灵的引导下,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为首的那名陌生男巫礼貌地朝着客厅中点了点头,微笑着指了指胸口的徽记。
“克里斯托弗·瑞恩,美国魔法国会,海外联络处总负责人。”
“美国人?噢?”
穿越獸世:獸夫求放過
威利·伯斯德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着那几名不速之客。
“亲爱的卡罗先生,我并不认为让外国人参与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就算魔法部和霍格沃茨真有什么野心,那也是别的国家魔法部头疼的事情,对吧?这是反而是好事。”
“前提是,他们并没有背叛巫师阶级——”
克里斯托弗·瑞恩嘴角扬起,轻声回答道,然而眼里却没有任何笑意。
“诸位先生们,如果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英国魔法部正在研究‘巫师之殇’,包括它的释放方式,以及如何免疫、治愈它的方式……你们认为,它会用在谁身上?倘若说以清理伏地魔的残党作为借口,发动攻击的话,第一个实验目标又会是谁?”
伴随着克里斯托弗的声音,在场的巫师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噤。
“我记得之前有跟您提到过的吧,在我们这边,通常称呼那位为‘神秘人’、‘黑魔王’或者‘连名字都不能说的人’,如果您真的怀着想合作的目的而来的话——”
阿米库斯·卡罗有些恼怒地瞪着美国巫师,从牙缝里冷冰冰地挤出声音。
这群该死的、傲慢的,美国佬们!
他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把握,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抱歉,你知道的……我们那边黑魔王通常指另外一个人,而且我们一般叫名字。”
克里斯托弗耸了耸肩膀,摊开手,简单地解释了一句,继续说道。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英国魔法部,哦、对了……还有古灵阁巫师银行,他们正在尝试着以联盟的形式,在魔法世界形成一个凌驾于一切之上势力——伏……神秘人可能就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诱饵、靶子之一,以便于可以正当地干涉、影响任何一片土地。”
“不可能!黑魔王不可能为那些政客、喜欢麻瓜的伪善者效力!”
阿米库斯·卡罗挥了挥手,略显粗暴地打断道。
“那是当然,但如果是一种利用呢……”
克里斯托弗·瑞恩说,神情戏谑地看着阿米库斯,轻声道。
“倘若说在不知不觉间让‘神秘人’成为标靶,是不是可以顺理成章地把‘神秘人’所支持、倡导的所有理念定义为罪恶,摒弃那些应该禁止的,创新、前进……”
“那么,亲近麻瓜、学习麻瓜知识、降低纯血巫师的地位,自然也是合理的——”
“简直是荒谬!”
威利·伯斯德皱起眉头,大声地反驳道。
“魔法部和霍格沃茨董事会,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这位中年男巫突然停了下来,威利·伯斯德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女儿前几天的书信,似乎有一名“不会魔法”的教授正在教她们如何数数。
“噢,真的没有吗?你们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此时霍格沃茨之中的变化,哪怕是在美国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之中,现在都有不少人在讨论那些新课程呢。”
克里斯托弗·瑞恩看了一眼忽然滞住威利·伯斯德,冷笑着轻声说道。
“看样子,我们应该初步达成共识了吧?在魔法界出现过不少迷恋麻瓜的蠢货,但是他们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因为,只要他们露出了致命马脚,铺天盖地的声讨、反对就会在顷刻间淹没他们,即使是最强大的巫师也不例外,拯救者则可以得到新秩序的助力……”
“在美国魔法国会,历任魔法部长从来都是在那些最古老、悠久、有声望的纯血巫师家族们的认可、引导下推选出来的,我认为英国魔法界失去这些传统未免有些可惜。”
“古灵阁巫师银行已经彻底堕落了,万幸的是,在美洲还有残存的火种……”
克里斯托弗·瑞恩扬了扬手掌,那两名站在他身后的巫师走上前来,从怀中取出了与客厅里人数一样的钱袋子,放在了会客厅中央的木质茶几之上。
“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作为我们友谊的象征……三千金加隆,见面礼。”
“噢,美洲古灵阁?你们那边的妖精,它们可靠么?”
誰與從容(清穿)
赫默托斯·亚克斯利伸出手,拿起一个钱袋子,若有所思地问道。
“倘若说……我打算在那边存点零花钱,你们这边有什么渠道帮我们解决么?”
“当然,乐意之至。”
克里斯托弗·瑞恩愉快地点着头回答道,满脸笑容。
在来这里拜访这些巫师之前,他已经帮不少英国巫师家族牵线了一番,这种转移资产的流程他可是相当熟练了,而作为经手人,他可是有一笔小小的佣金的。
“好吧,那我这边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缓慢的嗓音从客厅沙发角落里响了起来。
众人下意识循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名高个子、秃顶、黑皮肤的巫师坐在那里,紧紧皱着眉头,认认真真的看向克里斯托弗·瑞恩,沉声问道。
“您刚才说,神秘人可能被魔法部、邓布利多利用了,你有什么证据吗?我听说你们美国魔法国会曾在俄罗斯与那些家伙们短暂交手过,你知道具体情况么?”
“唔,请问您是……”
克里斯托弗·瑞恩有些困惑地看了眼阿米库斯·卡罗。
“噢,这位是金斯莱,金斯莱·沙克尔,同样是神圣二十八族的一员。他现在在英国魔法部长康奈利·福吉身边工作,放心,他是可以信赖的……至少我们可以确保一点,他绝对不会是阿不思·邓布利多那边的人——倘若您打算打听点什么,金斯莱很可靠。”
“沙克尔家族?当然,我听说过,这是一个历史悠久、充满荣誉的家族。”
克里斯托弗·瑞恩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笑着说道。
“没错,事实上,我就是那些曾经与他们交手过的巫师之一。因此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们,神秘人的力量、势力正在逐渐恢复。虽然蒙着面,那些‘食死徒’之中有不少欧洲口音的家伙,这样庞大危险的不法力量,正常情况下魔法部不会允许他们发展成这样的……”
“所以我怀疑,在他们背后一定有某个势力的刻意纵容……”
“那样危险的黑巫师当然不会屈从于任何人,但是他们之间肯定有某种默契,否则他不可能偏偏避开他曾经的大本营,转而在欧洲那么多地方显露出踪迹、制造混乱。”
美国巫师语气笃定地这样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谢谢。”
王爷在上
金斯莱·沙克尔点着头,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
…………
与此同时,遥远的霍格沃茨城堡。
艾琳娜把麦格教授布置的那些作业抄在日记本上,在底下写道。
“汤姆,变形术课作业的答案显示一下,错一个字我就把你撕了垫在卫生巾下面……”
“稍等半分钟!马上就好!”
————
————
咕吖~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