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s75精品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721. 只是可鹽可甜?段冉:並不-e5a2q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瑞琪儿在前两个乐章所展现出了一个舞台型天才钢琴家应该具备的一切特质。
纯净的音色。
完美的技巧。
浑然天成的乐句划分。
富有想象力的舞台作品设计。
第二乐章的演绎可以说是她冲破个人舞台形象的一次冒险。
单从此时舞台上呈现出的效果来看,瑞琪儿成功了。
或许这是她的精心设计,或许这是她在舞台上的临场顿悟。
但此时这都不重要了。
她的第二乐章结束时,台下只要少数一些人还记得弗雷德在今天一开始同样演奏过这个乐章。
瑞琪儿充满现代剧情感的第二乐章比弗雷德动情勾人。
让人欲罢不能。
至少从观众的角度来说是这样。
但这不是弗雷德巴赫式的肖二输了,只是时代的需求变了。
当音乐进行到第三乐章时,瑞琪儿驾驭着古典的回旋曲穿越来到了浪漫主义。
我的五师弟是脑残
她回归了以往的冷淡演奏,她的指下不再现柔情。
她用旋转跳动的音符把人们从缠绵的爱情带到了更广阔的天地。
钢琴旋律中流淌出了一种淡然的气度。
灵巧的舞曲主题不是维也纳的华尔兹,是波兰的玛祖卡。
肖邦内心的情感在这里滋生,在弦乐顿足般的同音反复节奏型中,随着瑞琪儿跳动起的三连音越发壮大。
这是最佳的点题时机,瑞琪儿回到了肖邦音乐的民族性。
整个乐章宛如在一场盛大的玛祖卡舞蹈中。
功夫球皇 功夫球皇
现场气氛越发激昂!
宏大的乐团奏出激情的和弦伴奏,钢琴华丽的琶音如漫天烟花。
最终,在一片灿烂中,瑞琪儿结束了她的肖邦大赛之旅。
“哗—————”
“瑞琪儿!!”
“哗————————”
“brava————”
掌声参杂着兴奋的吼叫下,舞台上的瑞琪儿终于将双手从键盘上拿下来。
她起身再次面向观众。
陰陽禁咒師 柿子會上樹
鞠躬。
为她而起的掌声持续不下,但她并没有占用多一秒的舞台时间。
转身与首席小提琴握手后,她随马瑞克退场。

瑞琪儿离开后,大厅里依然没有安静下来,台下的观众们还在躁动中。
如果从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瑞琪儿俨然已经成为了结束五人中最受欢迎的那一个。
不过这也符合大众媒体决赛前的各种预测。
三轮比赛结束后,瑞琪儿依然稳坐四大夺冠大热门选手宝座之一。
这一轮上,她依然出色的让人不话可说。
评委席上,阿格里奇给出了22.4的成绩,这是她今天给出过的最高成绩。
塔里贝克给出了23.1,这个成绩距离满分只差了1.9分。
其他评委也陆陆续续给出了成绩。
爱左顾右盼的卡夫庭握着笔,他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终于在男主持人走上舞台宣读今日最后一位登台选手的信息时,他收回了目光。
又犹豫了片刻,他在瑞琪儿的分数栏里打下了19.7分。
这个分数没有超过20。
安杰依是最后一个给出成绩的评委,他写下了一个漂亮的21分。

“她将在本轮演奏的曲目是f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主持人宣读完毕,掌声再起。
马瑞克率先登台,连续挥了五场,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疲惫。

后台入口。
“加油加油小胖子!”
羽神之泪 水晶羽风
“嗯呢嗯呢,嘿嘿!”
大小拳头一撞,段冉转身走向了舞台的大门。
帅帅的背影。
‘哒哒哒哒哒’
节奏感棒极了。

段冉登场。
“哗————————————”
洁白的礼服长裙下,银色的高跟鞋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搭配着她清冷的气质,疏离的五官
犹如女王驾临。
鞠躬入座,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掌声落。
段冉调试好琴凳高度点头示意马瑞克自己已就绪。
马瑞克转回身看向乐团众人。
片刻。
他手中的指挥棒一抖,乐团动。
勇者尚武
奇异的弦乐旋律复刻般的再次响起。
轻盈的弦乐旋律溪流在定音鼓的隆鸣声中溅起一道道绚烂的水花。
这真的是奇妙的一幕。
同刚才比较,几乎一模一样的肖二前奏,只是由于坐在舞台正前方的两名女选手的气质不同,整个乐团的前奏色彩也像是有着某种不同。
瑞琪儿的绚烂多彩
段冉的自由轻盈。
在前奏尾声的最后一刻,接过小提琴在空气中画出的长虹,沉默于钢琴前的段冉抬手了。
清脆的高音如敲响山谷的翠鸟轻鸣。
一段宛如即兴的音流自上而下流淌开来。
毫无规矩,只有自由速度。

傻瓜王爷穿越妃
后台秦键看着大屏幕上的这一幕心中暗笑,“到底段冉还是段冉,哪怕是在肖赛的决赛赛场上也还是不按套路出牌。’
这一段一乐章启奏他从来没有听段冉弹过,他也绝不相信这是段冉的有意设计。
“你开心就好。”

这次秦键只猜了半对,事实上小胖段在乐团响起前的那一刻还在考虑该如何演奏这一场肖二。
但她之前确实没有有意设计过,或者说他每一轮都没有设计过。
如果非要说哪一场她是带着明确目的性的在演奏,那可能只有第二场,原因是她吃了瑞琪儿的干醋。
结果她成功的进入了第三轮,并完成了秦键赛前的期盼。
至于能进入决赛,她只当成一种意外。
当乐团响起,她忽然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于外界的束缚感。
这种感觉在彩排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过。
她觉得如果自己要按照乐团的指引弹下去,那这一场她绝不会演奏的有多开心。
所以她在落指的那一刻,拉长了第一个音的时值,至少是瑞琪儿的两倍。
同样的那一刻,马瑞克面对着乐团心里可不平静,这和他老人家彩排时的记录相差甚远。
好在钢琴一出场是solo,马瑞克想着‘你即兴的发挥一下个性也好。’
然而接下来音乐的发展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回到彩排。
当弦乐回到舞台,钢琴像是踩着小提琴开始了舞蹈。
只是这舞蹈惊险的像是刀尖上的芭蕾独舞。
任凭双簧管善意的劝说,大提琴的低语安抚。
钢琴我行我素。

里格尔曾经的苦恼,此时变成了马瑞克的苦恼。
可他没有时间来得及头疼。
第一次。
他感受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受到了挑战。
趁着音乐才刚刚开始不久,她得想想办法如何解救钢琴前的‘问题少女。’
问题不还是大问题,就怕会后面会发展成大问题。
他可是见识过她那飘忽不定的风之玛祖卡。
在圆号重起乐团动机之时,马瑞克果断一个左手横打,右手直下!
‘咚咚’两声定音鼓。
交响气势猛然从舞台后方升起。

此时,段冉只觉。
“唔,来的真好~”
随即。
“崩!!——”
她猛然落手臂!
一声将乐团盖在钢琴之下的猛烈音响震响在舞台。
蝴蝶媒
这时,听众们的记忆才被唤醒——
13号选手出手向来可盐可甜。
快准狠。
是她出手的绝对标签。
一瞬。
钢琴前,母狮被激怒一般。
像是本不应该在赛场出现的好戏开始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