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e5q超棒的小說 詭異入侵-第0167章 杜一峯的用意推薦-h7y6n

vue5q超棒的小說 詭異入侵-第0167章 杜一峯的用意推薦-h7y6n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车牌都没上,一看就是新车,崭新的漆面,崭新的轱辘,一切都是崭新的。
“这车怎么样?”
杜一峰笑呵呵指着车子问。
“挺好。”
江跃心头有些狐疑,不过面上却依旧云淡风轻。
他在琢磨,这杜一峰到底几个意思?又是邀请聚会,又是带他看新车。
而且看的还是上午刚买的同款车,难道杜一峰居然知道我上午去买车,还知道我新买的车已经报废?
见江跃一脸狐疑,甚至有些提防,杜一峰也不在意。
“这车送你。”
杜一峰的口气也是轻描淡写,仿佛就像送一个玩具车似的,毫无压力。
江跃眉头一皱,无功不受禄。这款顶配的陆地巡游,落地至少一百大几十万,说送就送?
他倒是不怀疑杜一峰有这个财力,可自古无功不受禄。
车虽然很好,但是江跃根本不心动。
他又不是买不起。
再说他对车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哪怕是几万块的神车,他也能开。
像杜一峰这样的大手笔,他没理由接受。
“一峰,如果你有什么话,六年同学,不妨尽管摊开来说。莫名其妙送我一个车,坦白说,我既没多大兴趣,同时也觉得这礼物送到我头上,未免有些太重了。不值当。”
江跃打开天窗说亮话。
“哈哈,江跃就是江跃,我杜某人一点都没看错。我就知道你不会接受。其实你应该也知道,送个车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一点压力。跟送一个自行车也没太大区别。”
“这我信。”江跃很诚恳点头。
“这家4S店,其实也是我杜家的产业。所以,你和韩晶晶今天到我家店里买车,我也知道这个事。”
“然后呢?”
你杜一峰是有钱人家子弟,开一家4S店也不算多夸张的事。江跃对此也没多大兴趣了解。
“然后,我听说你新买的那个车,居然报废了。”
“是有这么回事。”
“所以啊,我给你送个新车呗,就这么简单。”
“嗯,多谢好意,不过我也没有随便收人大礼的习惯。这车,你还是开回4s店卖吧。一百大几十万,虽然你家不差钱,也没必要,是么?”
杜一峰叹一口气,眼神复杂地盯着江跃。
“江跃,六年了,对你这个家伙,我还是一直看不透啊。你知道吗?有好几次,我都想挑衅一下你,看看能否找个机会,揍你一顿。不过最终,这一切还是停留在念头里。现在么?我估计这个念头是没有实现的可能了。因为我根本打不过你。”
这倒是杜一峰的肺腑之言。
尤其这两天见识了江跃的手段后,杜一峰更清楚不过。自己这个觉醒者,跟江跃比起来,那根本不值得一提。
说句不好听的话,像他这样的,江跃一个打几十个都没有压力。
“你还真别不信,我杜一峰在学业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兴趣。我的身份,对学习成绩也确实没必要做太多要求。不是我笨不会学习,而是我根本无需在学业上花那些时间。所以,我自问平时在老孙班级里,是很超然的。你这种学霸,对我来说跟学渣应该也没多大区别。可我为什么总是对你区别看待呢?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是我怕你吗?显然不是。那是为什么?你知道么?”
江跃哪知道杜一峰有这么多内心戏。
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杜一峰又叹一口气:“后来我想明白了,是因为你身上总有种气质,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气质。这种气质你要用语言来形容还真不好形容。总而言之,在你身上,好像永远那么自信,永远都是赢家的姿态。后来我才琢磨过来,你这种气质,就是赢家的气质。”
“学业上,你是学霸,这可以说是脑袋瓜聪明。可是体测成绩,你居然还是最强,这就不是脑袋瓜聪明能解释的了。这或许就是你天生的气质。所以,你不管在哪里,总能成为焦点,总能获得很多人的好感,赢得女孩子的关注,当然与此同时,也会招来很多羡慕嫉妒恨。我老杜承认,如果我不是家世出众,我估计也会跟其他人一样,嫉妒你,恨不得看你倒霉。”
“难道你现在不想看我倒霉?”江跃忽然神秘一笑,“我和邓恺闹矛盾的时候,你也没少在一旁看热闹。”
杜一峰哈哈一笑,居然并不否认。
“你居然看出来我在看热闹?”
“这很难发现么?”江跃无语看着杜一峰。
“难道我幸灾乐祸有那么明显吗?”杜一峰自言自语道。
“这都无所谓了。一峰,你话题绕得有点远了。这似乎跟你平白无故送车给我没有任何关系吧?”
江跃可没闲心陪杜一峰磨嘴皮子,如果邀请他来就这个事,江跃可要失陪了。这大好时光,回家陪家人不香么?
“我说这些的意思很明显,我杜某人敬你江跃是个人物,想正儿八经跟你交个朋友。”
“你杜一峰会缺朋友?”
杜一峰摇摇头:“狐朋狗友,酒肉朋友,我肯定是不缺的。跟班小弟,也算不上朋友,他们当不起,也不配做我朋友。”
“那我直说吧,今天上午的事,我已经听到内幕消息了。你和韩晶晶,也被人袭击了,对吧?”
杜一峰话锋一转,居然直奔主题。
江跃有些惊讶。
连高翊都没得到消息,扬帆中学高层都还没得到消息,杜一峰居然就得到内幕消息了。
看来这小子背后的能量着实不小啊。
“怎么样?惊讶了吧?”
杜一峰笑眯眯道:“其实,我知道的不仅仅是这些,我还知道,你家在道子巷有别墅。我更知道,你在道子巷别墅还跟邓恺的一个堂哥闹了矛盾,车子还被那厮给砸了。那厮到现在还被关押着,听说邓家已经打算把他当弃子了,不打算出手捞他了。这小子现在别提多后悔。”
“所以,你是给邓家说项来了?”江跃语气有点冷。
“所以,这个车子是邓家让你送来的?”
江跃隐隐咂摸出一些味道来了。
杜一峰本来滔滔不绝,被江跃冷冷打断后,顿时有些尴尬。这车还真是邓家订的。
车是杜一峰家4S店的,可买车的钱却是邓家掏的。
杜一峰所谓的送,其实就是一句托词。实际上,还是邓家掏的钱。只不过,邓家通过杜一峰转了一手,既隐晦地表达了一下他们的态度,同时又保住了邓家的尊严。
这一手玩得其实还算漂亮。
如果是发生在昨天买凶刺杀之前,江跃或许会考虑接受。毕竟在道子巷别墅门口,他并没有吃亏。
虽然邓家上下很嚣张,着实说了不少骚话。不过这也并非解不开的仇怨。
可那凶手出现之后,性质就彻底变了。
邓家既敢买凶刺杀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血仇都已经结下了,还谈什么和解不和解?
杜一峰讪讪一笑:“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聪明人,通过这个车子,你也知道邓家的意思了。人家是权贵家族,星城一等一的势力。要人家明着向你低头,邓家估计也确实是拉不下这面子。这车子人家的意思很明显了,当初砸你车是他们邓家不对,这车是那车的五倍价格,人家也算是有诚意的了。”
“一峰,和事老这种活,真不适合你。你觉得我和邓家之间,现在仅仅是一个车的问题吗?”
“那还有什么问题?你不会真以为,昨天那个凶手是邓恺收买来刺杀你的吧?”
“你不会想告诉我,凶手不是邓家派来的吧?”江跃冷笑反问。
“据我所知,还真不是邓家派来的。邓家既然打算说和,这事他们肯定不心虚啊。否则的话,都结下死仇了,还有什么脸面玩什么和解?他们愿意和解,就证明在他们看来,和解是有可能的。那应该也可以反过去推断,那个凶手可能真不是邓家派的。”
“那你觉得,那些打着横幅来闹事的人,也不是邓家派来的么?”
“那的确是邓恺搞的,他那样做,其实很幼稚。恶心恶心人还可以,但要说道德绑架,显然是太蠢了。就他在校园的口碑,想搞道德挟持,煽动民意,简直是心里没点逼数。”
不管杜一峰怎么解释,江跃却无动于衷。
“江跃,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你还是多琢磨琢磨。万一那凶手是别人利用你和邓恺的矛盾,故意整出来的一出戏,为的就是让你和邓家翻脸,和邓家死磕呢?”
不得不说,杜一峰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拽样。
不过这家伙内在里,还真不是像他表面那样玩世不恭,其实这种权贵子弟,哪一个会傻?
说白了,很多表面的东西,只是他们故意搞出来的人设而已。
实际上,杜一峰明显脑子很灵。
单从这一席话来看,就可以看出此人确实有点水平。至少能把根结的东西抓住。
江跃和邓家最核心的矛盾,无非就是买凶刺杀这件事。
其他几次冲突,无非就是意气之争,小打小闹而已。
如果买凶刺杀这件事可以证明不是邓家所谓,其他矛盾的确是可以调解的。
但是,任他杜一峰口才再好,没有十足的证据,江跃断不可能轻信。
见江跃不松口,杜一峰倒也不沮丧。
他受人之托,也并没有说一定要他办好。只要尽了力,他杜一峰问心无愧。
“江跃,这个事一时半会也没指望你能想通,不妨慢慢观察。我倒是有个私人问题想问问你。”
“啥?”
“你和韩晶晶到底咋回事?”
“你觉得是咋回事?”
“我觉得你们之间应该没事,可为什么韩晶晶就那么缠你,那么喜欢你呢。为什么她上课偷看的总是你,而不是我呢?”杜一峰苦恼问。
“……”
“江跃,你快告诉我,韩晶晶这个癞蛤蟆,吃不到你这口天鹅肉,对吧?那你可不可以高抬贵手,把那个癞蛤蟆让给我这只受伤的小天鹅?”杜一峰一脸逗比问道。
江跃再次无语。
杜一峰对韩晶晶刮目相看,这是当初老孙班级人尽皆知的事。不过大多数人都觉得,那也许只是因为韩晶晶身世不一般。像杜一峰这种风流多情的家伙,应该不可能对韩晶晶那么上心的。
怎么这会儿看上去,杜一峰似乎对韩晶晶特别在意?
是因为韩晶晶是主政大人的千金?
见江跃不置可否,杜一峰有些急了:“江跃,我猜你喜欢的是李玥,对吧?不然,你怎么会跟邓恺翻脸?怎么会有这么深的矛盾?你放心,如果你喜欢的是李玥,我一定站在你这边。邓恺这个癞蛤蟆,他也配骚扰李玥?以我看,你和李玥的体测成绩那么出众,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狗男女……不,是神仙佳侣。像韩晶晶这种肤浅高调的妹子,还是交给我来征服吧。”
“一峰,你成天满脑子琢磨的就是这些?这可让我有点小瞧你了啊。”
杜一峰忙道:“当然不是,其实韩晶晶,我杜一峰也仅仅是感兴趣而已。可架不住家族的意愿啊,尤其是我老爹,成天在我耳边嘀咕,要我追求韩晶晶,要死贴着韩晶晶。你说我难不难?我难啊!”
“韩晶晶现在中了你的魔法,哪有我介入的机会?我家老爹成天逼我表态,没奈何,我只好把实情告诉他。可他不信啊,他觉得老杜家的孩子就应该是最优秀的。韩晶晶怎么可能喜欢别人?所以,他逼我今天非得把你请到不可。今天这个聚会,其实是我老爹和一帮商界的朋友的私家聚会。还有一批年轻人也会参加,都跟我们差不多大,或者大个几岁。”
听了半天,江跃算是听明白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所谓的聚会,居然是这么回事。
杜一峰是个逗比,原来是因为他爹是个老逗比?
正说得眉飞色舞时,杜一峰电话响了。
电话接通,那头一通不耐烦的声音:“一峰,你搞什么鬼啊?看到你车子早就进天湖大酒店了,怎么还端上了?这么久还不上来?”
杜一峰对电话这个人居然还挺有耐心,陪笑道:“马哥,马哥,我麻利的就上来,等着。”
“你说的那个同学,也带来了吧?”
“来了,来了,马哥,咱们一会儿见。”
杜一峰有些无奈地挂了电话,对江跃道:“走,咱们先上去,我给你介绍几个圈子里的朋友。”
说白了,就是一群和杜一峰差不多的二世祖,三世祖。
这种聚会,江跃实无多大兴趣参加。首先身份上本身就跟人家不是一路的,融合不进去。
另外一个,彼此又不熟悉,聚在一起,徒增尴尬而已。
不过既然答应了杜一峰来,现在就撤,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跟着杜一峰,上了一个专属电梯。
电梯只到一个专属楼层,没有其他楼层的按键。
杜一峰刷了卡,电梯按键才能按动。
“这是银湖大酒店级别最高的楼层,这一层,只有总统套房,没有其他任何杂七杂八的房型。”
电梯里,杜一峰跟江跃解释着。
很快,电梯就到了指定楼层。
电梯门一开,格局顿时就体现出高大上的感觉。
套房内,已经有四个青年男女在里头。几个人颇为无聊,在客厅里摇着色子,各种酒水摆满了一屋。
总统套房的面积极大,豪华得一塌糊涂。这种房源,一个晚上光是房费都是大几万,乃至六位数。
更别提还有其他高端消费。
在这里,说不定随随便便开一瓶洋酒,那又是几万块砸进去了。
见到杜一峰到来,这两男两女纷纷招呼起来。
“一峰,怎么才来?”
“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个同学?”
“杜一峰,你真是大骗子。你不是说你是你们扬帆中学最帅的嘛?难道他不是你扬帆中学的同学?”其中一个女生见到杜一峰身边的江跃,顿时惊呼起来,一脸惊讶,眼神毫不回避,在江跃身上骨碌碌打量着,啧啧赞叹。
搞得江跃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对方这种眼神,就像嫖客打量着失足妇女似的。
杜一峰笑道:“茹姐,你什么眼神,难道我没他帅吗?”
“自信点,不要难道!你连人家一半帅都达不到好吧。”
一名年轻男子却道:“好看有个屁用,没准就是绣花枕头而已。一峰,和邓家结怨的就是他?什么来历啊?堂堂星城邓家,现在居然这么怂?”
“业哥,你是多久没来星城了?星城邓家可不怂。”另一个年轻人笑呵呵道,看着比那业哥年轻些,看上去也就和江跃杜一峰年龄相仿。
江跃皱起了眉头。
总统套房很好,但是这乌烟瘴气的现场,他却完全喜欢不起来。
杜一峰显然比这些人更了解江跃,见江跃眉目间有些不悦,知道他有点不爽了。
今天可不能得罪江跃。
忙解围道:“业哥,绣花枕头可以形容很多人,可绝对不能用在江跃头上。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星城今天发生了好几起袭击觉醒者事件。其他事件中,每一个被袭击的觉醒者,都被人掳走了。江跃却是唯一一个例外。我听说,袭击他的队伍,被他干死了好多个。”
那四个人,多数不是星城人。但是对星城刚发生的事,显然不会陌生。
听了这话,不由得收起了轻视,重新打量起江跃。
“一峰,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位江跃同学,还真是我们的好人选啊。这件事,没准还真能成?”
人选?
江跃越发狐疑。
到底杜一峰邀请自己来,是为了什么事?给邓家当说客,难道仅仅是开胃小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