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thm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六百九十一章 腓特烈.卡爾(中)-ai3jy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和卡尔.亚历山大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李骁的话太难听了。李骁几乎是在当面指着腓特烈.卡尔的鼻子说就是因为你们普鲁士军人表现糟糕才让革命党如此猖獗。
这就有点当面打脸的意思了。反正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喜欢被这么教训,而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和卡尔.亚历山大都很清楚腓特烈.卡尔的性子,这位一贯是心高气傲只认老子天下第一。如今被李骁大面打脸,这能有好脸色?
尤其是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她是心急如焚,因为她觉得李骁这个侄儿还是很伶俐的,接人待物不说如沐春风至少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怎么今天见了腓特烈.卡尔突然就失常了?果然还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
危险爱火,殿下的亲密敌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就在玛利亚.帕夫洛芙娜准备插嘴打个圆场,让侄儿和外孙不至于当场反目的时候,她旁边的亚历珊德拉却不留痕迹地拉了她一把,阻止了她插嘴。
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自然是一头雾水,不过她也知道女儿既然阻止他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哪怕是她一肚子的担心也只能暂时放下静观事态发展。
只不过事态发展让玛利亚.帕夫洛芙娜惊讶不已,因为腓特烈.卡尔不光没有生气反而还很赞同李骁的话:“您说得很对,作为军人,永远都必须追求胜利,战场上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不能成为胜利者那就只能失败者了!我们在镇压叛党上确实表现得不尽如人意让人失望!”
卡尔.亚历山大和玛利亚.帕夫洛芙娜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因为他们真心想不到腓特烈.卡尔竟然会赞同李骁的话,这忒么跟谁说理去?真是见鬼了!
但李骁却一点儿都不意外,因为他已经摸到了腓特烈.卡尔的性格特点,这位就是那种纯粹的贵族军人,做事绝对是一丝不苟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主。在他眼睛里只有对错之分,李骁说得没有错自然就要赞同,至于什么遮遮掩掩那断然不符合他的脾气。
可能几十年后腓特烈.卡尔的脾气会稍稍圆滑一点,不像现在这么棱角分明,但如今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屁孩,性格中那些倔强和坚持会特别的强烈,自然就更加古怪了。当然,就算是几十年后这位也是怪老头一个,特别执拗认死理,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回到山沟去种田
而李骁作为穿越者最大的优势就是知晓这些历史人物的性格特点,然后照单抓药,其实玛利亚.帕夫洛芙娜没有料错,李骁确实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不过他的伎俩更加高超。
比如亚历珊德拉之所以阻止她,原因非常简单,玛利亚.帕夫洛芙娜跟腓特烈.卡尔相处的时间太少不明白他的个性,但她这个母亲是一清二楚,李骁的话不光不会引起腓特烈.卡尔的反感,反而是搔到了痒处,弄不好还会让腓特烈.卡尔觉得这货是知己呢!
李骁就是想将自己伪装成腓特烈.卡尔的知己,所以他马上就接口说道:“是的,战场上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而贵国和奥地利镇压叛党的行动在我看来就是不折不扣地大失败。竟然被迫答应了这些暴民的条件,将我们身为贵族的荣誉和自豪丢得一干二净。什么时候国家大事也轮到这些泥腿子插足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骁可是咬牙切齿,那表情都跟真的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极端保守势力的代表呢!
不过他的这番表演也确实打动了腓特烈.卡尔,对于李骁的话他是心有戚戚焉,实际上虽然他镇压了巴登的革命运动,但是二伯威廉一世却依然失败了,只能流亡国外,无奈之下大伯腓特烈.威廉四世只能向暴民低头宣布改革。
这在年轻气盛的腓特烈.卡尔看来就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他们竟然被一群泥腿子打败了,对于伟大的普鲁士和普鲁士军队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当年拿破仑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竟然一群泥腿子做到了,这岂不是说他们这些后辈军人太无能了么!
反正腓特烈.卡尔一肚子的气,对于新的宪法以及内阁他是毫无好感,甚至对于军界对他的表扬,赞叹他镇压巴登起义的功绩也是毫不认可。
他觉得就算他一个人厉害有什么用?普鲁士军队还不是整体失败了,连自己的主人都护不住,只能让二伯威廉亲王狼狈逃跑,这不是奇耻大辱是什么。
反正他对现在军队中蔓延的乐观和轻松气息很不满意,觉得这帮人丢掉了军魂,他们并不是胜利者,而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失败者有什么好自鸣得意的!
而李骁的直言不讳就很对他的口味,而且李骁在言语中表现出来的铁腕和强硬也让他非常欣赏,男人就该像这个样子,拐弯抹角文绉绉地说话,那就是娘炮!
顿时腓特烈.卡尔是心有戚戚焉,立刻附和道:“是的,对待这些暴民我们的军队太软弱了,根本就没有履行自己的使命,丢人之极!对于这些丢人现眼的家伙我也是愤怒不已,有时候真想将他们统统枪毙!”
卡尔.亚历山大听得目瞪口呆,不光是因为腓特烈.卡尔和李骁越聊越投机,更关键的是这个外甥是不是脑筋有哪里不对劲?而且你这杀气腾腾的是几个意思,按你的意思最好杀个血流成河人头滚滚才好吗?
讲心里话,卡尔.亚历山大虽然也不喜欢革命运动,但是他更不喜欢屠杀,他觉得暴民一起固然不对,但是作为君主一味残杀子民更是不对。
所以他忽然插嘴道:“这不太好吧!呃,我是说,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止有杀人,完全可以用更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
只能说卡尔.亚历山大这倒霉孩子真心是不长眼睛,他这是直接触到了腓特烈.卡尔的逆鳞,顿时被喷了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