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f65精品都市小說 泰坦無人聲 線上看-第三十三章 沒了展示-9533k

70f65精品都市小說 泰坦無人聲 線上看-第三十三章 沒了展示-9533k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木木?”
木木竖起食指,示意安静。
她慢慢起身,目光扫过实验室,“小梓,它在哪儿?”
“什么它在哪儿?”葛梓一愣,“你说那个杀人的微波炉?我怎么知……”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和人声,丁零当啷的,男人们回来了,刘培茄拉开实验室的隔离门,呼哧呼哧地喘气:“要我说,就这鬼地方,带登陆套装也没用,那么大的风,无人机还不给你吹散架喽?”
“姑娘们还好么?”史腾紧跟着进来,带着一身的寒气,面罩底下的老脸露出一个笑容,“室内比室外暖和多了……茄子,岱岳,卓老大,赶紧支棱起来支棱起来!”
岱岳在实验室的工作台上支起笔记本电脑,四枚通信浮标已经投了出去,史腾等人迫不及待要看结果。
“联系上地球了么?”葛梓和木木都凑过来,“情况怎么样?”
“刚刚把浮标投了出去,现在不知道它们飞到了什么地方。”岱岳伸手过来,帮木木和葛梓拧了拧头盔外侧的调频旋钮,“你们可以自己听。”
木木和葛梓按着头盔,她们的铁浮屠正在接收通信浮标发回来的信号,可以想象此时此刻,四枚通信浮标已深入泰坦狂暴的大气环境中,它们可能被狂风卷起,也可能在冰原上滚动,耳机里声音很嘈杂,电流噪音像是漆黑的暴雨,葛梓闭上眼睛,她能在漫无边际的暴雨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那是一个破锣般的嗓音,他在说:“救命啊——!”
葛梓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那是刘培茄的声音,喊给地球听的。”岱岳解释,“你可以换个接收频道,浮标有能力把它收集到的所有声音和信号传回来,浮标听到了什么,你就能听到什么。”
葛梓点点头,轻轻一拧旋钮,耳机里慢慢安静了下去,信号强度从一个波峰上下滑,进入谷底之后逐渐攀上另一个波峰,耳机中的声音再次嘈杂起来——不过这次不再是白噪音,而是呼啸的尖锐风声和沉闷的雷暴。
那枚浮标孤军深入这个可怕的星球,把它听到的所有声音都传了回来。
葛梓闭上眼睛,她在倾听这个世界的声音。
面罩不能完全隔音,葛梓仍然能听到微弱的背景音,那是身边的史腾、刘培茄、岱岳他们在说话。
“有办法给它们定位吗?”这是卓识的声音。
“没有。”岱岳的声音和敲键盘的噼里啪啦声一起响起,“没有卫星和通信基站,也看不到太阳和星星,没办法定位。”
“一号浮标的信号最弱,三号浮标的信号最强。”史腾的声音,“一号是飞得太远了吗?”
“这些浮标有效通信距离有多远?”卓识问。
“理论上来说能接通轨道上的中继卫星,但这是理想情况。”岱岳回答,“实际使用过程中影响通信质量的因素太多了,比如说掉坑里去了,或者被什么障碍物挡住了信号。”
葛梓慢慢地调频,她正在接收来自浮标的声音。
风声。
雷声。
雨珠落下来的声音。
还有什么东西尖啸的声音,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什么东西嘶吼的声音。
“木木,你听,有人在唱歌。”
木木一愣。
她皱眉仔细聆听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是歌声。”
葛梓知道它们其实都是这个星球自己发出的声音,可她仍然止不住地想象风暴中有一个变幻莫测的奇异世界,它每一秒都变化,它前一刻还是怒吼的巨兽,下一刻就是唱歌的女人。
“下一批通信浮标什么时候扔?”岱岳问。
“还有多久天黑?”史腾问。
“大概三十二个小时。”卓识回答,“三十二个小时之后我们就会进入土星的背面,接下来就是长达八个地球日的漫长黑夜。”
“那在天黑之前我们得多投几个出去,进入土星背面那更难对外联系。”史腾说,“天黑之后就不好活动了,还有,天黑之后气温肯定还会继续降低,我们得在天黑之前把卡西尼站修复成能安全住人的状态。”
史腾很担忧,接下来这长达八天的漫漫黑夜,将分外难熬。
“有结果了么?”
“没有。”岱岳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幸运的小家伙能成功联系上中继卫星,除非有一股非常强烈的上升气流,把它们推上了大气层的上沿,在几十万米的高空,在那里它就不受天气影响了。”
“这样的气流存在吗?”刘培茄问。
“存在。”卓识回答,“但是我们不一定能碰上。”
“那就多投几个浮标。”史腾说,“总有一个能碰上的。”
葛梓来回地调旋钮,四个浮标在四个不同的频段上进行广播,她已经记住了四个浮标的特点,一号的声音是咯哒咯哒的,听上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敲击浮标的外壳,其实是它被风吹着在地面上滚动,二号和三号的声音是狂风鼓动,尽管戴着耳机葛梓都能感觉到灌满耳朵的气流,就像是从高空跳下,而四号的声音……四号没有声音了。
嗯?
葛梓睁开眼睛,“史哥,岱岳,四号浮标没动静了。”
几人扭头去看电脑屏幕。
“哦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通信中断了。”岱岳上手调试,“正常情况,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恢复正常……诶?”
“怎么了?”其他人不约而同地问。
“奇了怪了。”岱岳敲了敲键盘,把滚珠揉来揉去,“四号没了。”
“啥意思啊?”刘培茄凑过来,“什么叫没了?”
“没了的意思就是没了,我们联系不上它了,彻底失去这枚浮标了。”岱岳解释,“不应该啊,它还没到有效联络距离之外啊,一二三四号浮标是同时抛的,其他三个都在,为什么就这个找不着了?”
“四号是哪个方向?”卓识问。
“北边。”刘培茄记得很清楚。
“是天气或者地形影响?”赵木木问。
“如果是环境影响,那要没大家一起没,不会就没这一个。”岱岳思索,“至于地形,土卫六上一马平川的,不存在什么阻隔信号的障碍物。”
“那就是浮标故障了。”史腾说。
“只可能是浮标出问题了。”岱岳点点头,“这么恶劣的环境出故障也不奇怪,待会儿咱们再补一个就是了。”
两个小时之后,刘培茄把五、六、七、八号浮标再次抛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五分钟后。
八号浮标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