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q3o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03章 靠臉吃飯推薦-2v8yi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相府内,早上的时候,倪月霜出门,到了傍晚才回来,走出相府大门的时候无比得意,可在回来的时候脸色沉的可怕。
倪莹莹听说倪月霜回来了,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相府地位是高,可相府并不是皇亲啊!
倪月霜若是成为了妃子,相府的地位也算高升!
加上,又是邹阳曜让她帮助倪月霜的,她很想将事情给办好。
她主动迎接上去,“见过二姐,二姐情况如何?”
倪莹莹满眼的期待,满脸的喜悦,倪月霜皱着眉,心里恼火。
“杨琬琰根本不在诗会上!”
她恼怒的说了一句,怒气冲冲的想回房间,倪莹莹原本脸上带笑,此时也犯糊涂了。
她快步跟上,疑惑的问:“是不是事情不顺利?究竟是什么情况?”
倪月霜现在并不想回复倪莹莹什么,她只觉得现在很烦躁。
自梳女
“你回去,回将军府,好好的问一问,杨琬琰爽约究竟是什么意思?今日我盛妆打扮,故意作诗输给那位户部家的千金,可她呢?却是觉得我真的不如她!”
“还得意洋洋的嘲讽我!我没计较,还将我最喜欢的镯子和发簪都给她了,只求一个进宫的名额!”
“可是她呢?她什么意思?嘲讽我,相府家庶女的东西就是寒酸?她一个嫡女瞧不上?”
倪月霜当时若不是为了维持形象,一定会出手打人了!
倪莹莹错愕的看着倪月霜,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所以,二姐,是因为杨琬琰没有出面,所以你今日的事情没成功?”
倪月霜不爽的看着倪莹莹,还要问的多清楚?她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倪月霜气恼的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将发簪一支支的拆下去。
倪莹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时间已经黑了,今天回不了将军府了,明天吧,明天我回去一趟!”
倪月霜沉着脸,她能说什么?
倪莹莹识趣的离开,倪月霜开始愤怒的砸东西。
凭什么倪月杉就是嫡女!凭什么景玉宸看上丑八怪倪月杉!
那个粗鲁,丑陋,又一无是处的人凭什么样样高她一等!
倪月霜动怒起来,面容开始扭曲。
府上下人不敢凑近,生怕成了出气筒。
倪月杉从二皇子府中早已经回来,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走到了窗户的位置,小声呼喊:“邵爷?邵爷?在吗,在吗,在吗?”
倪月杉在将要放弃的时候,邵乐成仿佛是蝙蝠一样,倒挂着出现在了倪月杉的面前,倪月杉看着突然多出来一个头,并且是倒着的,她一拳挥了过去。
然后传来了邵乐成痛呼的声音。
他缩回了脑袋,上了屋顶,捂着被揍疼的鼻子。
倪月杉知晓自己打错人了,有些尴尬的在窗户伸出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語言戀人
邵乐成捂着受伤的鼻子,没有离开屋顶,他抱怨:“都流血了!”
倪月杉歉疚的说:“对不起,我错了,你,你打回来吧!”
邵乐成冷哼一声,小声嘀咕:“我怎么舍得嘛……”
倪月杉站在下方的窗户边,也看不到正在屋顶上的邵乐成,她继续求着原谅。
“你下来,我任由你回击一拳!”
邵乐成在屋顶叹息一声,然后飞身而下,他出现在窗户外面,无奈的问道:“你,你找我干什么?”
邵乐成的鼻子下方有被擦掉血迹的痕迹,倪月杉内疚的说:“我条件反射,你没事吧,我错了,你打我吧!”
倪月杉内疚自责的看着他,眼神中没了以往的锐利和冷漠,倒是别有一番小女人的滋味。
邵乐成原本就没有埋怨,他笑着回应:“没事,那点小疼就像是挠痒痒一样,说吧,你唤我究竟是什么事情?”
倪月杉笑着伸手捏了捏邵乐成的脸颊:“你人真好!”
邵乐成却是瞪着倪月杉:“别捏我,我的脸可金贵了!我可是靠脸吃饭!”
倪月杉白了他一眼,明明是靠双手吃饭……
“咳咳,你去一趟二皇子府上呗?”
“干嘛,偷窥二皇子恶习么?”邵乐成一脸戒备的看着倪月杉,心里不怎么乐意呢。
倪月杉笑着说:“好邵爷,今日呢,在二皇子府中的牢房里,关押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我平生最大的仇人,你过去看看,二皇子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只敢关了人,却不敢出手教训?”
其实,倪月杉只是单纯的想知道邹阳曜是如何处置他们二人的。
如果她不这样说,或许邵乐成没有兴趣去呢?
“你平生最大的仇人?”邵乐成狐疑的看着倪月杉,最终猜到了。
豪門計:我愛翩翩虎少 橙市香馨
“邹阳曜和杨琬琰?”
“猜到了,那就去吧,去看看!”
邵乐成知晓,昨天景玉宸将邹阳曜给抓了,并且还让手下的人狠狠的刺伤了他,不过,杨琬琰也被抓了,这就出乎意料了。
我欲成佛 吉吉國王
杨琬琰一个女流之辈,他还真的想不出来,景玉宸会如何处置呢?
他挑着眉,“你等着吧,我很快回来!”
邵乐成没有耽搁,一个转身隐入了夜色之中。
倪月杉手肘撑在窗户上,嘴角扬起笑来,其实来了古代,有一个明事理的爹爹,和景玉宸与邵乐成这两个朋友是最大的收获。
不对,还有可爱单纯的小任梅呀……
邵乐成的轻功不错,几个起落,已经到了二皇子府中。
他对皇城中不少大家族府中地形都非常熟悉,所以二皇子府中的牢房是在哪里也很清楚。
只是等他赶到时,惊讶了,众人围观牢房?
啧啧,那传出的声音是什么啊?让人怪兴奋的!
邵乐成一脸猥琐的笑了,然后擦了擦口水,落在更加近的屋顶上,好观望。
等凑近了发现,啧啧,果然如脑海中脑补的一样,这也太刺激了吧?
难道是邹阳曜为了被放走,所以才这么大胆的同意景玉宸的条件?
上演真人秀?
邵乐成还在看的双眼放绿光,激动的忍不住想拍掌叫好,却听见有人怒喝一声:“什么人?”
邵乐成的兴致被打搅,他瑟缩了一下,赶紧转身离开。
相府内,倪月杉一直坐在房间内等消息呢,邵乐成回来的很快,倪月杉好奇的问:“如何了?是不是用刑?”
邵乐成擦了擦已经被风干的口水,咳嗽两声才说:“何止是用刑,简直就是酷刑!让人,让人想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調教初唐
他捂着脸,被人围观那种事情,等清醒过来,可不?
一定觉得还不如死了!
倪月杉没有觉得多么解气,只觉得有些担忧,就怕皇帝看在邹阳曜军功的份上,想着保下邹阳曜,若是因此景玉宸受罚,倪月杉很不希望看见那一天!
见倪月杉沉默,邵乐成再次咳嗽一声:“看的出来,二皇子为你什么事情都敢做,我嘛,算了算了,真心觉得自己不如他,你好好的珍惜二皇子吧!”
豪门攻婚:狂傲总裁的心尖宠
“也祝你们早点成亲,早点洞房,生子啊!”
他对着倪月杉挑着眉,很是轻佻。
倪月杉眉头紧锁,想到心里郁闷的事情,整个人又开始抑郁了。
“我问你啊,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觉得你们男人三妻四妾是理所当然?”
邵乐成怪异的看着倪月杉:“难道你不这样觉得?”
血洗仇恨录 莫鸿渐
倪月杉白了他一眼:“当然不觉得!”
邵乐成看着倪月杉的眼神愈发的怪了。
“你知道,为何我愿意和你做朋友么?”
倪月杉摇头,和她做朋友不是很正常?
冷情总裁的玩宠
“因为你与众不同啊!那些闺阁千金,哪个听说我是采花贼不吓的花容失色?搞得好像本邵爷看的上他们一样!本邵爷不仅仅看不上,而且还很嫌弃!”
“一个个自恃清高的模样,看着就恶心!我可是知道不少人的秘密,入夜后什么会情郎啊,或者与小厮打情骂俏啊,偷偷养小白脸啊,层出不穷,太多了!可偏偏每个人都要立贞洁碑!”
邵乐成欣赏一件满意的艺术品一样,看着倪月杉:“你就不同了,你不做作,打人又狠,性子够泼辣!我喜欢!”
“其实当初和你不熟时,我赌你一定会回到邹阳曜怀抱的,可你没有!”
倪月杉错愕的看着邵乐成,他的内心戏可真多……
“我和你做朋友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我只觉得你不会害我,你帮了我,自然是朋友了!”
邵乐成摸了摸鼻子:“嗯……好好珍惜二皇子吧,他没有不良嗜好,有钱又帅!对你又好!真是羡慕死人了!我走了!你早点睡觉!”
邵乐成说着,已经飞身上了屋顶,倪月杉看着外面的夜空,有些发呆。
人人都习以为常,觉得三妻四妾确实是没有什么,她既然来了这个古代,没能力改变什么,就应当接受,习惯?
将景玉宸未来的正妻当作花瓶看待么?
她今晚注定又要因为这个,而失眠了……
倪月杉长叹一声,将窗户关上,走去睡觉。
冷少用过请买单
翌日,倪高飞让倪月杉带着府上的下人,亲自看倪月霜收拾东西,离开相府。
倪莹莹也匆匆回到将军府,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