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mm8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笔趣-第一千五十四章 野蠻人閲讀-7j7i2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也难怪总部首长会如此,先不说庄建业自己撕烂衣服的不要脸行为,单说腾飞集团的家底儿难道他总部首长不清楚?
不说别的,单论腾飞集团在塔吉克、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三国投资的矿藏带来的收益就是个很庞大的数目。
要知道,这些个矿藏出产的可不止是铼,而是包含了铜、金、银、铁、铝、镁、锡、镍、钨、钼等多种矿藏,铼只不过是众多伴生矿的一种而已,而且还是产量最低的一种。
真正的大头是铜、铁、铝、钼这类大宗商品,特别是铜,每年可以向国内提供大约36万吨的纯铜。
这么大的量若是在八十年代,国内或许还很难消化,可随着1992年总设计师南巡讲话,国内开启市场经济建设,迎来经济改革的第二轮发展,国内开始对大宗商品需求日趋旺盛。
位于华东地区的“天下第一村”便是借着这股春风,低价囤入相当数量的铝锭,趁着国内对铜、铝、铁等大宗商品的持续增长,瞅准时机直接转手倒卖,赚了好大一笔钱。
快穿怎麽爽怎麽來
从而完成了这座“天下第一村”日后蓬勃发展的原始资本积累。
腾飞集团到没有搞倒买倒卖这套投机倒把的把戏,但架不住人家手里有矿啊,再加上腾飞集团巧取豪夺般的将苏联时代遗留在三个中亚国家中的铜矿冶炼厂悉数收入麾下,从而完成从开采到冶炼的全产业链把控。
除此之外,腾飞集团还利用国内的背景和政策,拿到了资源进口的免税牌照,如此这么一番操作,所谓的“天下第一村”在腾飞集面前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要知道那可是每年36万吨的纯铜,“天下第一村”再怎么倒买倒卖,能搞出36万吨的铝锭?更何况还是每年?
所以腾飞集团每年那1.2吨的铼投入不仅被36吨的铜给抹平了,而且还能美美赚上一大笔。
若非如此,腾飞集团又怎么可能每年能那么豪放的把金属铼当纸币一样狂撒,还不是这些投入已经在另一条产业链上加倍的给赚回来了。
否则,别说庄建业的腾飞集团了,就算换成波音、GE这样的超级巨头也扛不住十几吨十几吨黄金这个级别的投入,早就被拖垮了。
而这还是只是腾飞集团捞钱的一部分而已。
铁血大明劫
其余的像卫星的散热部件,已经被腾飞集团当成奢侈品在卖了,因为在这一领域腾飞集团已经完成事实上的垄断,即便欧洲和美国还有两家小公司在从事这块业务,但那是腾飞集团担忧在欧美受到反垄断调查而故意留下的。
當兵時寫的日記
武灵圣王 圣装龙帝
事实上那两家小公司无论是技术还是生产工艺根本没法和腾飞集团相比,甚至每年创造的利润,还有65%以上是腾飞集团这边提供的。
毕竟养寇自重,得有个养寇的样子嘛。
除此之外,还有高端复合材料这块,尽管前些年跟国际高端航材联盟签署协议,赋予了腾飞集团T300和T500两款碳纤维复合材料的市场准入,可架不住腾飞集团两、三年就搞一次产品升级呀。
面对腾飞集团这个年轻人各种不讲武德,美国杜邦和日本东丽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打压,为此设置了重重技术壁垒,就是想把腾飞集团的产品围困在中国境内。
然而从1984年开始仿制日本东丽的T300碳纤维复合材料算起,腾飞集团已经在该领域持续不断的耕耘了将近15年。
早就把碳纤维复合材料上上下下摸的透透的。
美国杜邦和日本东丽设置技术壁垒,阻止腾飞集团进入中端的T700和T800级别的市场。
那腾飞集团就不正面硬刚,而是转变思路用类似研制H—ZB1000超高强度\超高韧性同时兼具超强耐热性的复合材料一样,用其他思路来迂回达到T700和T800级别的性能特征。
就比如说在碳纤维中加入硼纤维或陶瓷纤维,不但提高了韧性,更能提高耐热程度。
这么一来,杜邦和东丽坚守的技术壁垒就如同二战时期的马奇诺防线,被腾飞集团绕道背后,直接变成了摆设。
等到东丽和杜邦反应过来,腾飞集团已经把T700和T800级别的碳纤维打成白菜价,逼得这两家公司不得不放弃相关领域,以便节省成本。
可还没等他们喘过气,腾飞集团已经开始对M40J级别的航天专用碳纤维复合材料发起冲击了。
如果说杜邦和东丽在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被腾飞集团撵的叫苦不迭,那欧洲铝业公司就只能无奈出局,直接扑街。
作为欧洲空客公司最大的铝产品供应商,欧洲铝业公司一直是高端铝锂合金的重要生产商,产量约占全球铝锂合金的38.7%。
正因为如此欧洲铝业公司一直将全球铝锂合金最大供应商,产量占全球41.8%的美国铝业集团视为同一量级的竞争对手。
然而就在欧美两家铝锂合金制造商为了全球老大的位置明争暗斗,杀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腾飞集团这个野蛮人不知道从那个石头缝里杀出来。
誰是神的救贖 陌清塵
这也就罢了,问题是一上来就是超级大招,高端铝锂合金价格从每吨32万美元直接打了个对折,降为16万美元一吨。
谁咬了朕的皇后
家有萌萌的松鼠
欧洲铝业公司见状便给搅局的腾飞集团起了个野蛮人的称号,随即跟进,而且还有恃无恐,因为他们背后有空客,有欧洲,还有这么多年积累的底蕴。
腾飞集团有个毛线?
然而欧洲人还是低估了腾飞集团的野蛮程度。
眼见欧洲和美国友商跟进,腾飞集团迅速调整节奏,一个月内将高端铝锂合金从16万美元一吨,一路狂泄到6000美元一吨。
而且一维持就维持了一年之久。
欧洲人当时就集体不好了,他们的各项成本高的吓人,将近2万美元一吨,腾飞集团6000美元一吨的价格等于是说欧洲铝业没生产一吨铝锂合金就亏1.4万美元。
这个时候就看出欧洲共同体的脆弱性了,当欧洲铝业寻求空客为此2.2万美元每吨的利润基准线时,被空客无情的拒绝,因为空客还要吃饭,还要跟波音竞争。
人家波音靠着低廉的铝锂合金降低了成本,空客要是不跟进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波音给掐死。
恨年轮
空客指望不上,欧洲铝业又找到欧共体寻求救助,最好是像美国铝业集团一样得到一笔国会特别补助,从而能在为此低价格的同时,保持盈利基准线。
然而欧共体打嘴炮时他们是共同体,掏银子那就是共NM的体,于是围绕如何救助欧洲铝业,欧洲各国陷入漫长而又传统的扯皮艺能。
女神的貼身小司機 點燃壹支煙
结果欧共体这边还没扯出个所以然,欧洲铝业可就支持不住了,只能认怂扑街。
而当欧洲人倒下那一刻,腾飞集团和美国铝业集团便宣布,从即日起铝锂合金售价调整到5万美元一吨。
上古戰紀
随后在半年内腾飞集团和美国铝业不是今天你着火,就是明天我断电,总而言之是状况百出,铝锂合金的价格也在这些意外中是水涨船高,很快就突破40万美元一吨的大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