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kjl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三百一十七章你喜歡男人-80b7x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不要不开心了。”秦北穆搂着南意棠,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毛,一边凑上来亲她。
南意棠顺从的接受着秦北穆的吻,两个人的手交握着。
“秦越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你知道吗?”
南意棠的脸颊因为亲吻浮现了些许的薄红。
“气氛好好的,怎么又提他们?”
秦北穆说着,就按住了南意棠的肩膀,把人给压在沙发上。
“安知意和秦越这次是真的闹得挺严重的,你就不担心?秦越应该也跟你说过类似的事情吧?”
秦北穆和南意棠难得有这么好的时光,可以互相依偎着,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刚刚好,然而,南意棠的心里竟然装满了别人的事情,秦北穆有些不高兴,直接吻上了南意棠的唇,和她交缠在一起。
“你先别……”
南意棠的睫毛颤抖着,在秦北穆的亲吻下,她又很没出息的招架不住,很快的就没法再想别的事情了。
秦北穆总是能够直接用他的实际行动,让南意棠全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总不是他的对手。
“秦北穆,秦……嗯……”
“秦什么?”秦北穆故意使坏,在南意棠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他的有些沙哑的声音,故意压低了,呼出的热死扑在她的肌肤上,都完全像是一种挑逗,南意棠的脸更红了,秦北穆在明知故问。
“秦,秦坏蛋!”
南意棠咬着牙,被弄的狠了,便扬起下巴,在秦北穆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声音里带着抽泣,说道,“坏蛋。”
“嗯,我是坏蛋。”秦北穆轻笑了一声,含住了她的耳垂。
温热的触感,让南意棠的整个身子都忍不住一颤,她的眼睛湿润了,艰难的看向秦北穆,声音糯糯的,“你,轻一点。”
“好,宝贝儿。”秦北穆把人揽进怀里,搂的更紧了。
南意棠身体是酸软的,被秦北穆抱了起来,去洗澡。
“还要喝点牛奶吗?”
见南意棠没什么力气,秦北穆一边给她揉着腰,一边体贴的问道。
南意棠懒洋洋的依偎在秦北穆的怀里,不怎么想说话,动了动眼皮子,“不喝了,累,我要睡觉。”
“等等再睡,你晚上吃的太少了。”
“我困。”南意棠含糊的说道。
“好,那你睡。”
秦北穆给南意棠洗干净了之后,把人抱回床上去,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南意棠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覆上她的唇,甜甜的带着点奶香,那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微臣有喜 箫和
南意棠累了,明天早上定然不能早起,要是晚上不补充点能量的话,胃肯定会受不了的。
果然,南意棠起来的时候,都快要十点了。
“起来了?腰酸不酸?”秦北穆非常体贴的过来扶着南意棠起来,南意棠直接打了他一下。
“秦北穆,你昨晚上是故意的是不是?”
“什么故意的?”秦北穆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不想让我问秦越的事情,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掺和进他跟安知意的事?”
“我知道你关心安知意,但是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可以安慰安知意,然而,最好还是不要把自己牵扯进去。两个人在一起,有很多问题都是要他们自己去面对的,不能总是靠别人。况且,他们若是真的喜欢对方,哪怕没有外力的推动。他们也一样分不开。”
“你的意思是,他俩不会有问题?”南意棠问道。
“你觉得秦越适合安知意吗?”秦北穆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让南意棠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
“其实刚开始他们俩在一块的时候,我是很不看好秦越的,毕竟他以前花名在外,从来没有见他对谁认真过,我也担心他对安知意只是一时起意,日后若是看到新鲜的,见一个爱一个,又会伤害安知意,所以我不是很想他们俩在一块,但是现在看来,他对安知意是用了真心的,他们两个两情相悦,若是能够在一起,结果也算是好的。”
“我觉得你是误解秦越了,我跟他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他并不是花心,只是好玩而已,从前虽然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他从来没有付出过任何真心,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对一段感情这样认真,他是真的喜欢安知意的,否则的话也不会为了安知意前男友的事情这么伤心。”
秦北穆侧过身子,给南意棠递了她喜欢吃的东西过来,两个人就这样懒洋洋地依靠在床上说着话。
“男人会那么在乎自己的妻子原来有的前男友吗?”
“我只能说,幸亏你没有前男友,也幸亏我遇见你的早,把你初恋这么宝贵的经历给掌握在手中。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的,如果有别的男人占有的话,我想我可能会嫉妒的发疯。”
“哦?有这么夸张吗?”
“不夸张,难道你可以忍受我跟别的女人有任何亲密的关系吗?”
秦北穆扬起唇角,半开玩笑的说道。
“当然不可以,在遇到我之前勉勉强强就算了,如果是在你喜欢我之后发生的话,那我一定撕了你。”
南意棠立即正色道,“你哥哥之前跟我说,在遇到我之前你也没有过别的女人,没有谈过恋爱是吗?你应该没有在骗我吧?”
神醫 狂 妃 天才 召喚 師
“天地良心,当然没有。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有想过要谈恋爱,甚至没有想过要结婚,任何异性都没有办法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哥哥甚至以为我是不是喜欢同性?还试探过我。”
“真的吗?是怎么试探的?”南意棠觉得非常的好奇。
“没什么,都是老早以前的事情了。”秦北穆干咳了两声,对于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想提,脸色都有些尴尬,看来这是一段非常奇妙的经历,能够让秦北穆感到尴尬,那可真是不容易。
“为什么不能提?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说呀,我好好奇。你哥该不会找了男人来勾引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