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0wo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第二百零九章。喜歡相伴-cvahj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小說推薦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天才练习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在剩下两组表演完之后,毫无意外,小洛组以压倒性的优势夺得了本场公演的第一。
叶童这次依旧以极高的票数蝉联第一,但有些不尽如人意的是,即便小洛的表现已经很完美了,观众心里对她还是抱着成见。
她仅仅获得了公演第七名的成绩。
第二和第三分别是江一雪和林竹,许昭昭的表演甜到观众心里,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
第五是每场表现都很稳的黄心怡,第六则是一路稳扎稳打逐渐被观众发现喜爱的方一乔。
面对这个成绩,小洛眼底划过一抹小小的失落,但很快被她隐藏过去。
组员们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唯有叶童,她看了眼小洛,然后又将眼神撇开。
“是不是觉得不公平?”叶童淡淡的问。
叶童突然说话,小洛稍稍愣了一下,转过头去:“你是说我吗?”
叶童看着场下依旧举着牌子呐喊的粉丝们,脸上浮现一抹微笑。
“是,你的表演很棒,但只拿到第七名,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小洛脚尖蹭了蹭地板,低头道:“要说不会可能大家都不会信,不甘心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吧,但怎么说呢,这个C位是粉丝给我投出来的,我也努力给了她们最好的交代,而且排名还往上涨了两名,已经很好了,我早就习惯对任何事都压低期望值,所以这个结果对我来说也不算太差。”
小洛说着笑了笑:“挺好的。”
小洛回答让叶童稍稍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小洛会把这真心话向她说出来。
叶童微微张嘴,深吸一口气道:“如果真有人能从我手里把C位抢走,那个人只能是你,连江一雪都不行!”
“我?”小洛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明所以。
她从没想过要从叶童手里抢走什么啊?
“没什么!”
叶童虽然表面一直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可接触过她的人都知道,叶童很少会跟人交心,掏心窝子的话就更不可能跟别人说了。
刚刚的两句话说出口,叶童脸立马就红了起来。
尤其小洛的反应让她觉得自己说的话十分害臊,于是赶紧重新戴上面具,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说:“我是说,这次的表现不错,说不定你真的有机会能再次跟我争夺C位。”
小洛闻言浅笑,“叶老师你是承认我了吗?”
对此叶童倒是不吝啬对小洛的夸奖,“你的实力确实不错,天赋在我见过的同辈中能排进前三,而且心思单纯,不会想着投机取巧去得到一些自己配不上的东西。”
虽然叶童没直说承认二字,但也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叶童的夸奖让小洛十分开心,她不敢说所有训练生,但在她接触过的这些训练生里叶童的实力是最为强劲的那个,甚至比她们都要厉害好几个层次。
而且也不是谁都能从叶童嘴里得到表扬的,叶童虽然性格平和也乐于助人,但要从她嘴里套出一句夸人的话,可是比让孟星辰不笑还要难。
在排名公布之后也就意味着第三次公演的结束。
观众退场,场馆逐渐冷清下来。
孟星辰宣布所有训练生解散,各自离去之时,叶童拍拍小洛的肩膀,“加油,别放弃,我很期待成团夜那天能和你成为队友!”
叶童说完便走了,这时林竹和许昭昭朝她扑了过来,恭喜她重回前七之列。
小洛看了眼叶童的背影,笑笑说:“如果我运气够好,那就一起出道吧!”
小洛的话让两人愣了愣,原本她们还担心她会因为排名的事心情低落,但现在看来她们好像白担心了。
林竹捏捏她的脸说:“你这家伙,别说什么运气够不够好这样的话,如果凭你的实力还出不了道,那等成团夜一结束我就公开发文骂那些狗营销号吃烂钱!”
林竹说完许昭昭也举起手道:“我我我!我也是!骂她们!”
被维护的感觉让小洛觉得心里暖暖的,她道:“不要骂人啦,骂人不好,我收回刚刚那句话就是,我相信莫总,也相信我的粉丝,我没让他们失望,我想他们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这才乖嘛!”林竹说着伸手就去揉小洛的头,将她的头发揉的一团乱。
这时,耳朵里忽然又传入一道声音,小洛眼见不妙,赶紧躲开林竹再次伸过来的手转身就跑。
一路跑进房间,刚关上门转身,一道身影便出现在她面前。
小洛吓了一跳,她抬头看见莫忘初那张冷漠高傲的脸,嘴里的话不由半噎在了喉咙里。
“姐、姐、姐……”
“姐什么?”莫忘初打断她。
在小洛眼里,莫忘初实在太可怕了,原本她是想说她叫姐姐出来,可被莫忘初这么一吓,她直接呼了后气出来。
“姐呼?”
莫忘初拧起眉,“你是在叫我姐夫?”

小洛眨了眨眼,她什么都没说啊?
可谁知莫忘初说完这句话原本冷涩的脸上逐渐温和了两个度。
这变化,让小洛直呼不可思议。
莫忘初道:“这几天我不在,外面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不过这些事我和你姐姐很快就会解决好,你只需要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其它你都不用操心。”
“噢……好的……”
莫忘初说完之后,小洛呆愣愣的回了一句。
她有些没明白,莫总这是在跟她解释情况吗?
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从她见到莫忘初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莫忘初用如此和缓的语气跟她说话。
平时一见他除了一句让你姐出来,就是换你姐出来见我,那样子似乎她才是占据她姐姐身体的人似的。
他态度突然转变这么多,难不成是因为他刚刚误以为自己叫了他一声姐夫?
小洛内心千思百转,最后试探道:“姐夫,要不要我现在叫姐姐出来?”
果然,在她这声姐夫叫出口之后,莫忘初的脸色很明显又柔和了几分。
小洛明白了。
原来莫总喜欢被人叫做姐夫啊!
“姐姐,姐夫来找你了!”
小洛这话差点没把洛惊茶给噎死,还不等她说话,一张熟悉的脸便已出现在她面前。
莫忘初看她眼神发生变化便知道洛惊茶已经出来了,他眼底稍稍浮现一丝笑意。
“干嘛这么看着我?”
洛惊茶见莫忘初眼神怪怪的,就像是在高兴什么,不由问了一句。
“顺眼。”莫忘初浅笑道。
顺眼……
这还真是个好说法,以前看她不顺眼的意思?
璀璨 王牌
“你……”
洛惊茶本想问他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但莫忘初盯着她看的眼神却一直没挪开,这让洛惊茶觉得有些怪异,想说的话也卡在嘴里,并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但她并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便是房门,往后一退头就要磕到门上。
莫忘初见此眼神一变,立马上前伸手护住她的头。
可洛惊茶却以为莫忘初是又想弄什么幺蛾子,莫忘初刚靠过去她便赶紧往左边侧了过去。
她这一靠不要紧,要紧的是由于两人距离过近,洛惊茶绊到莫忘初的脚,惊叫一声便往旁边倒了下去。
“小心!”
莫忘初紫眸微凝,在她倒下去的瞬间一手护住她的头,另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进怀里,但也因此重心不稳跟着洛惊茶一起摔了下去。
失重感让洛惊茶不禁闭上眼抓紧了莫忘初的衣服。
可直到摔倒在地,想象中的疼痛感也没有出现。
一睁眼,她竟发现自己正趴在莫忘初的怀里,头和腰都被莫忘初护住,而她的侧脸被紧紧按在他的胸口。
他这是……在保护她吗?
洛惊茶脸微微一红,撑了撑双手想从他身上爬起来。
突然,莫忘初胸腔里传来的两声咚咚声让洛惊茶愣了一下,起身的动作也因此顿住。
“你好像……”
“你还想占我便宜多久?”
洛惊茶刚开口莫忘初便直接将她的话给堵了回去,洛惊茶一听来气,抬头看看他一眼,只见莫忘初正用三分调侃七分揶揄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就更气了。
洛惊茶利索的从莫忘初身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没好气道:“什么叫我占你便宜,明明是你害我摔倒还强行抱我,好话没一句倒打一耙倒是厉害!”
莫忘初坐起身却没站起来,他看着洛惊茶道:“那什么又叫我害你摔倒?你要不退也不会摔,倒是你,摔在我身上一句谢谢没有就算了还要把账赖在我身上,是不是有些过分?”
洛惊茶:“……”
这说的是人话吗!
“算了,懒得跟你计较。”洛惊茶转过身翻了个白眼。
可过了一会儿还没见莫忘初站起来,侧头道:“请问莫总您还要在地上坐多久,地板也没镶金吧?”
莫忘初看着她,却不说话,只是极其高贵的朝她伸出了手。
洛惊茶:“说人话!”
莫忘初轻勾嘴角:“摔伤了,站不起来。”
洛惊茶:“……”
神特么摔伤了……你是个吸血鬼你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洛惊茶一脸无语的低头看着像个无赖般赖在地上不起来的莫忘初,见他确实没有要自己起来的意思,只得抬手抓住他的手腕拉他起来。
可却不想,莫忘初手往下滑了一下直接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不等洛惊茶说话,他便立马站起了身。
“这样比较好借力。”莫忘初轻笑说。
“……”这还真是个占便宜的好借口。
洛惊茶原本想说什么,但看着莫忘初那张脸,话到嘴边又给她咽了回去。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不能跟这种长的好看的无赖见识,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莫忘初见她这幅样子,眼底的笑意不禁越来越深。
他道:“你刚刚想说什么?”
刚刚想说的话多了去了!
洛惊茶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理智告诉她谨言慎行。
不过她也确实不知道莫忘初说的是哪句,她问:“什么刚刚?”
莫忘初道:“就是刚刚你趴在我身上不起来的时候说的那句。”
洛惊茶:“……”
就不应该搭他的话。
洛惊茶暗念了几句大悲咒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刚刚好像听到你的心跳了,但是你之前说吸血鬼是没有心跳的,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听错了。”
“不确定?”莫忘初问。
“嗯。”洛惊茶点点头,摆摆手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估计是我听错了。”
洛惊茶说完刚想把话题转回正题,却没想到莫忘初居然突然伸手又抱住了她的头,然后将她的耳朵按到自己的胸口。
“有没有听错,再听听不就知道。”
莫忘初的话从胸腔里传出来,让原本想躲开的洛惊茶安静下来。
听了一会,莫忘初问:“有吗?”
“好像没有。”洛惊茶说。
“再仔细听听,用心听。”莫忘初说。
洛惊茶见他似乎是认真的,于是再次附耳上去。
咚、咚咚、咚咚!
“我听到了!”
洛惊茶突然惊喜的抬起头来看着莫忘初,“我听到了,真的有心跳声!”
虽然微小,但确实在存在。
莫忘初的心跳!
“怎么跳的?”莫忘初问。
“就是咚咚,咚咚的跳,很小很轻,但是这次我真的听清了,是心跳声!”洛惊茶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满脸兴奋。
她说着摸了摸莫忘初的心口,语气好奇的道:“怎么会呢?不是说吸血鬼是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吗,我确定你之前确实没有啊,怎么出去一趟你这良心还跳起来了?”
“因为我差点死了。”莫忘初道。
“嗯?”
莫忘初的话让她一愣,但转而又露出一副这次别想骗到我的表情。
“这个世上还有人能杀死你?除非我死你才有可能死掉吧!”
莫忘初闻言浅笑一声,“这次变聪明了。”
“就知道。”洛惊茶撇撇嘴。
“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莫忘初看着她,目光沉沉。
“想知道吗?”他问。
“你说呗。”洛惊茶无所谓的道。
“心跳不是时时刻刻才有,平时都没有,只有一个情况它才会出现。”
“什么情况?”
“想起你,看到你的时候。”
莫忘初说着突然抓起她的手放在心口,目光灼灼道:“它才会跳!”
莫忘初的手有些冷,胸口也并未散发一点热量,但不知道为什么,洛惊茶却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从从前的一座冰山变成了一团烈焰,稍稍触碰他,就会被灼烧的浑身滚烫。
洛惊茶将手抽回来,转过身抿抿唇说:“是因为血契的原因吗?”
莫忘初看着她的侧脸,见她耳廓泛红,唇线不由向上扬起了些许。
“或许是,或许也不是。”
莫忘初将头探过去,凑到她耳边说,“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我心里有你的原因更多一点。”
莫忘初的声音明明低低沉沉,可却带着丝丝蛊惑,让洛惊茶原本就泛红的耳朵像是被火炙烤过一般,红的彻彻底底。
洛惊茶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了了,这个男人从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对她又哄又撩,现在居然还对她说起了情话,这还是当初那个冷面罗刹吗?
洛惊茶抬手覆上他的额头,睁着大眼说:“莫总,你是不是中邪了?还是出去几天被人打坏脑子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很让人费解。”
洛惊茶的反应不禁让莫忘初轻笑一声,他将洛惊茶的手拿下来说:“都不是。”
“那别告诉我你里面的芯子也给人换了。”洛惊茶撇撇嘴说。
莫忘初看了洛惊茶一会儿,想说什么,但还是把心里的那句话压了下去。
这次去R国被设计虽然损失惨重,那一刀甚至将他差点拉入永久的沉睡,但也正是因为那柄匕首,给他带了一些令他惊喜又令他忌惮东西。
这些东西来的太突然,太陌生,就算是活了两千年的他也无法立马收放自如。
当想起洛惊茶的时候,那颗沉睡的心脏竟开始跳动,而他也会情不自禁的跟着欢喜,心跳告诉他,他想见她。
立刻马上见到她。
而当见到她的时候,他感受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喜悦和兴奋。
他想靠近她。
这种情绪之前隐隐会有一些,但很微弱也很模糊,他搞不懂,也抓不住,甚至很困顿。
他只知道,每次接近洛惊茶都会让他的心情变好。
但这次回来这种情绪却变得十分清晰,他想,他可能是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小家伙了。
但面前小家伙的反应让他知道,不能太着急了,逗逗还好,要是真把她吓到那就得不偿失了。
收起心里莫名涌出的万般情绪,莫忘初恢复一贯的冷淡说:“算了,你不是想知道我这次出去为什么消失这么久吗,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虽然惊叹于莫忘初的变脸速度,但至少这样的莫忘初让她看的习惯。
洛惊茶道:“什么事?”
莫忘初抬手在她脸上抹了一把,然后道:“把妆卸掉,你的妆花了,很丑。”
“……”
洛惊茶走到镜子前,看着脸上被抹花的妆容,只觉得一阵邪火正从肚子里往上冒。
他想骂莫忘初一句混蛋,但理智让她住了口。
不要生气,这才是正常的莫忘初。
不要生气,就算生气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洛惊茶自我劝说一番后默默将脸上的浓妆卸掉,露出一张稚嫩的脸蛋。
卸完妆之后她愤愤的将手里的卸妆棉扔进垃圾桶,斜着撇向莫忘初道:“现在行了吧,莫大总裁!”
说完之后她默默在心里补了句:“臭吸血鬼!”
莫忘初点点头:“顺眼多了。”
洛惊茶:“……”
这样挺好的,正常!
莫忘初也知道她快憋不住火气了,赶紧转移话题,他道:“还记得洪章吗?”
提起洪章洛惊茶果然脸色就变了,她满脸懊悔道:“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害我跟你结契的罪魁祸首,早知道那天会发生那种事我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医院,不然也不会有接下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了。”
对于她这话莫忘初并没发表什么评论,道:“我处理洪章只是因为他暗中和人类勾结了一股势力做一些违背规则的事情,我却是没想到他手里居然会有血契这种东西。”
洛惊茶道:“洪章都死了那么久了,你现在提他干什么,那不成他死了还能给你找麻烦?”
“那到也不是。”
莫忘初道:“洪章只是个引子,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并不只有洪章,我能查到一些,但因为个中原因无法拿到全部人的名单,但在前不久我得到一个消息,这些人暗中成立了一个叫堕血盟的组织,其中不仅有吸血鬼还有三大家族的人员,而他们即将在R国举行一场会议,所有头目的会议。”
洛惊茶笑了笑道:“所以你想一网打尽,结果却是被人摆了一道,瓮中捉了鳖。”
洛惊茶说完莫忘初瞪冷眼看向她:“瓮中捉什么?”
“额……呵呵……”
洛惊茶被他看的脖子一凉,假笑两声道:“马失前蹄,马失前蹄……”
听她这么说莫忘初才收回眼神。
洛惊茶想了想道:“这个给你消息的人应该是这个堕血盟的人吧,而且应该还是地位比较高的那种,不然凭你这么重的心思不可能骗过你。”
莫忘初轻勾嘴角,“是,骗了我两次,很不错。”
不知为何,洛惊茶竟从他这声不错中听出了一丝杀意。
拢了拢衣服袖子,道:“但是我有一点不懂,就算你被他们算计了,凭你和莫起的实力想走应该很简单吧,怎么会被人围困那么久呢?”
“因为我算漏了一件事。”